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70章“乖孩子,爹地操你,好不好?”(微

第170章“乖孩子,爹地操你,好不好?”(微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一百七十章  “乖孩子,爹地操你,好不好?”(微H)
    “不知道……你别——”
    “光溜溜的小骚逼,爹地看到你的骚豆子了,很小很嫩,真想咬一口。”他声音充满了情欲的沙哑,“宝贝儿,你连阴道里面的肉都是粉色的,很湿,水儿很多,一看就很好肏。”
    “不……你别看,不许看……呜呜……”欣柑又臊又怕,泪水缺了堤一样,汹涌而出。
    徐竞骜不错眼地凝眸,“为什么不许看?小逼很漂亮。”他膝行半步,脸凑近她臀缝,沉沉的吐息直接喷入她翕张的穴口。
    “呃啊……”湿漉漉的小逼缝饿馋了似的,晶亮的粉肉微微一抖,又吐出一小口淫汁儿。
    欣柑羞耻得小脸涨红,拼命缩着臀瓣,“伯父……伯父求您——啊!”
    徐竞骜抬手冲她果冻似的小屁股重重甩了一巴掌,“喊我什么?”  一声声“伯父”,不断地提醒他,这是自己侄子的爱人。
    羊脂玉白的臀肉立刻浮上五枚赤红指印,下一秒,赤色沾了水似的洇开,大片雪肌都染上浅浅的红痕。
    “呜啊……不要打,别打欣柑……”欣柑疼得浑身打了个哆嗦。
    “怕疼,就听话。”徐竞骜揉了揉她被打肿的嫩臀,“不许喊伯父,喊爹地。”
    欣柑抿紧唇摇头。
    徐竞骜静看她两眼,腕骨一摆,又往泛红的臀儿拍了下。
    “不乖?还想挨打?”  手劲儿不轻不重,说是打,不如说是调情。小家伙细皮嫩肉的,他也不舍得打坏她。
    欣柑没有半点旖旎心思,只是纯然的惧怕,“不、不想……爹地,呜,爹地……”
    甜软娇嗲的童音,彷佛能在唇齿间拉扯出无数糖丝。
    乖巧漂亮,娇娇滴滴的小女儿,嫩藕似的小白胳膊揽着你的脖子,甜蜜蜜地笑,怯生生地哭,一声声地喊着“爸爸”,把你看作最重要的人,她最大的依靠。
    沉鱼对她不伦的感情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她是沉鱼唯一的孩子,也是沉鱼最爱的女孩。他俩血脉相连,相貌几乎一般无二。
    “乖孩子,爹地操你,好不好?”他突兀落嗓,抚摸她臀儿的手下滑至腿心,扒开肥软润白的阴唇,塞了两根手指进去。
    “不好,不好……别碰那儿,伯父把手拿出来……”女孩儿的啼哭声一下子拔高。
    “喊我什么?”徐竞骜瘦长的手指在她汁液泛滥的逼穴翻动,到处都是滑溜溜的蚌肉,抓都抓不住,微微笑赞,“逼真嫩。”
    “啊!爹、爹地,别摸,求你……”  欣柑两条胳膊被长时间绑在背后,脖子和臂上的肌肉拉得又酸又麻,“欣柑好难受,爹地解开欣柑好不好?呜呜……”泪花飞洒,小身子簌簌发抖,可怜兮兮的。
    徐竞骜揉摩她一双抖颤的小手,也有些心疼,“不绑你也成,只要你乖乖的,别闹,让爹地疼你一回。”
    “不可以,不可以……”欣柑呜噎着摇头,扭了扭腕骨,捆得并不严实,但病中手脚脱力,根本挣不开。她无助又害怕,心里小声喊着徐昆的名字,盼着他能赶回来救自己。
    “为什么不可以?爹地会让宝贝儿很舒服的。”徐竞骜见她娇弱可怜,也不计较她三番四次的拒绝,指腹往下轻按她的逼口。那针眼似的小嫩缝正蠕动着,呼呼地冒热气,指头被烘得发烫,又像被一张无牙的小嘴嘬了下。
    欣柑激烈地喘息一声。
    徐竞骜也手指微颤。
    她小阴道的肉必然更嫩,更湿,更热,泡满滑腻的淫水儿,只是想象一番鸡巴插进去的情景,他眼底就弥起猩红血丝,“小骚逼流了很多水儿,很想要吧?”温柔地亲亲她的耳发,“宝贝儿,肯不肯乖?让爹地把鸡巴插进逼里,嗯?”
    欣柑徒生一股反感与躁戾。她抗拒地别过脸躲避他的唇,“我说了好多次,不要碰我,我不跟你做!”小嗓子拉得又尖又细,只觉脑子夯沉发烫,耳蜗里嗡嗡作响,彷佛有什么激烈的情绪在心底酝酿。
    徐竞骜眯了眯眼,脸色阴冷。
    他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见状不再言语,指尖儿往下一沉,挤入她幼窄的穴缝。
    第一感觉是泡进了一汪黏稠滑腻的热水,指头搅了搅,她里面比他想象的还要嫩,肉跟能流淌似的,让人一时分不清哪些是她流的水儿,哪些是她逼里的肉。
    指头瞬间被无数湿滑逼肉严丝合缝地包裹。
    肉虽然很嫩,很软,却多,又肥厚,夹阻力大得惊人,肉壁彷佛有自主生命,颤抖着,蠕动着,一圈一圈,一层一层,不断绞缠,寸寸勒紧,让人头皮发麻,后腰战栗。
    太紧了,一根手指就夹成这样。
    他“嘶”的呻吟一声,指骨必须加大力度,才能往内深入。
    身下的孩子已经疼得放声啼哭。
    “不要……出去,不要再插了……好疼啊,欣柑疼……”徐昆怜惜她病弱,这段日子都没动过她下面。小花径骤然被拓开,对象并非自己喜爱的人,心理上极端抗拒,痛楚就被无限放大。
    她体内的感觉太过美妙,徐竞骜的心情略有好转,耐着性子哄她,“宝贝儿放松,你别夹这么紧,就不难受了,不扩张直接做更疼。”这么小的孩子,阴道尚未发育完善,过于稚嫩紧涩,贸然把性器插入,他怕撑裂她。
    另一只手把鸡巴从裤裆掏出来,越摸她的逼就越硬,差点把裤子怼破。
    又粗又长的一根,胀硬至极致,颜色已接近乌紫,连褶皮都全部撑开了,盘布茎身的肉筋充血贲张,像无数条恶蟒,一鼓一突地蠕动,十分狰狞骇人。
    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阴茎撸了几下,鹅蛋大的龟头也胀得油光水亮,马眼翕合,前列腺液一丝丝地奔涌而出,快赶上射精了,可见主人有多么亢奋。
    徐竞骜虎口卡住茎柱根部往上一拨,‘啪’,紫胀肉棒弹动着打在欣柑玉白的大腿内侧。
    欣柑愣了数秒,随即意识到这是什么,短促地“啊”的叫了一声,浑身僵硬。
    徐竞骜一边继续用手指抽插她的嫩穴儿,一边把龟头抵向翘出薄皮的粉润蒂尖儿,下流地一下一下戳刮,并把自己的前精涂在上面。
    欣柑不知道那日下午跟自己一起的是徐竞骁。在她心里,她只跟徐昆发生过关系。
    徐昆是她的初恋,是她的男朋友,是她唯一喜欢过的人,他俩只属于彼此。
    被徐昆之外的男人把生殖器与自己最私密的性器官直接碰触,这个可怕的现实像惊雷一样打下来,有什么绷到极致的东西,‘嘎噔’一声,在欣柑脑子里断裂了。
    她肩头急耸,两只小手拼了命地绞扭,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不要……不许你碰我……救命,徐昆……你在哪呀,我怕,欣柑好害怕……”。
    她的睡衣是100%蚕丝素缎面材质,十分柔软,徐竞骜绑得也不紧,奈何她的肌肤真就跟小婴孩一样薄嫩,才蹭了几下,皓腕肉眼可见红了一圈。
    她彷佛不知道疼痛,疯了似的挣扎,红痕越鼓越高,迅速转为肉楞,连成一片。
    徐竞骜又惊又疼,忙两指勾开活结,几下拉扯,把她内衣和睡衣一股脑儿往下一挎,褪下来甩到身旁,伸手扳过她的肩胛,把人扶起来,揽进怀内。
    “乖,别叫了,我看看勒得严不严重。”他低颈去查看她的手腕,羊脂似的雪肤被磨掉了一层油皮,虽未出血,却肿得厉害,看上去颇为惊心。
    他心脏猛抽了下。
    欣柑这时才觉出剥了皮似的剧痛。
    痛楚反而激发了身体的潜能,她抽回手,反手一巴掌扇到他脸上。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60556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