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一百七十六章“除了她这个人,她能给我什

第一百七十六章“除了她这个人,她能给我什

推荐阅读:[综漫] 找不到尸魂界的路[古典名著同人] 打造五讲四美新魔王[清穿同人] 崽崽能有什么坏心思呢[综漫] 在柯学世界收集库洛牌[亨利八世] 国王要离婚[HP同人] HP寂静之声[崩铁] 社恐被迫绑定乐子系统后[红楼同人] 夺下那把鸳鸯剑[综漫] 最佳自由人今天去白鸟泽了吗[咒术同人] 全咒术界都知道禅院家主被骗婚了

    第一百七十六章  “除了她这个人,她能给我什么?你能给我什么?”
    他展臂回揽欣夷光,“你等我……可能要很久,我会拼了命去争取,争取在阳光下,光明正大地牵你的手。”现在的他给不了欣夷光婚姻,家庭,名正言顺的身份。以一己之力,与整个世道对抗,看似孤勇,何尝不是鲁莽愚蠢,一个不慎,就会给心爱的人带来灭顶之灾。
    他敛眸与他对视,“我不会碰其他人,我不会有自己的子嗣。沉鱼,你原谅我。”他需要与乔茂结婚。不是乔茂,也是其他同等门第的女人。没有沉鱼,他可以拖延,可以拒绝;他要与沉鱼在一起,就必须对父亲做出一定的让步。
    徐竞骜其实算是个方正磊落的君子。但君子偏执起来,有时候比疯子更可怕。
    如果欣夷光是个正常人,此情此景,兴许就被感动,或是被震慑。
    可惜欣夷光是个无心的浪子。
    他不想正面回应徐竞骜,也不敢再刺激他,青凌杏目凝着湿润的水气,“下辈子我投生成女孩子,好不好?”他脸一偏,凛冽微热的呼吸落在徐竞骜耳侧,低声笑着,“阿骜天天肏我,嗯?”
    水晶吊灯暖黄的光影投下,他拓利的眉骨,高挺的鼻梁,薄翘的嘴唇,紧致的下颌,拉成一道跌宕流丽的金线。
    徐竞骜眸色幽昧,低哑嗓腔迸出一丝颤抖,“好……是男,是女,其实,都不碍事儿,只要,是你……这辈子,下辈子,我与沉鱼……”
    欣夷光瞥向他白皙颈侧,修长指尖儿抚上浮突的脉搏,跳动凌乱急促。
    徐竞骜不由仰头呻吟。
    欣夷光垂首吻上他淡色唇瓣。
    离开徐竞骜的住处,欣夷光立刻联系了自己的导师。他家境不显赫,却也是十分殷实的书香门第,出门在外,父母自然为他购置了移动电话。
    他打一开始就忌惮徐竞骜,捏造了假的个人信息。当时在美留学的华人圈子很小,因为徐竞骜的缘故,他甚至没对乔茂透露真实的姓名。
    导师在国内外都有些人脉,不然当初也不能只凭个人偏爱,就把欣夷光塞入学校的国际学生交流计划。
    她仅花了一天时间,就安排人帮爱徒办理了离境手续,签证和机票。
    自此,犹如掠过头顶的飞鸟,穿拂指间的凛风,徐竞骜与欣夷光的人生轨迹短暂碰撞,往后漫长的岁月里,再不复相见。
    ……
    徐昆不知道如何评价欣夷光。
    欣夷光的所作所为,就是大写的一个渣字,漂白剂都洗不白。可是想到他那张脸,又总让人觉得他应该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忍不住要撸起袖子上场替他分辩分辩;就算明知道他根本没苦衷,就是纯渣,偏连嘴上骂他一句,都于心不忍。
    长得太美了,彷佛做了什么,都可以轻易被原谅。
    再想一想自己那小祖宗,就算被她气得暴跳如雷,他照样是不舍得动她一根指头。
    “伯,您恨欣世伯是正理儿,但心肝儿——”
    徐竞骜打断他,“我不恨他,我只需要他兑现自己的承诺。”
    “啥意思?”欣夷光死了快十年,就剩骨灰了。
    徐昆徒生不详的预感。
    “他亲口答应,下辈子投生成女孩子,让我天天肏她。”
    “人死如灯灭……”
    他伯连欣夷光这辈子都没闹明白,费了二十多年都没逮着人,还惦记起人家下辈子来。
    徐昆宁愿他在胡言乱语,心内燥火再次燎起。
    “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
    徐昆眉心拧作暴戾的一团,却沉默着没插话。
    徐竞骜不咸不淡地继续说,“她长得跟她的父亲一样美,她是他嫡亲的血脉。沉鱼欠我的,由他女儿补偿一二,难道不应该?”
    图穷匕首。
    “道歉,弥补,都可以。我是她的男人,她的事儿,我都负有责任,只求您别动她。”
    “阿昆觉得你伯缺什么?”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世人孜孜以求的东西,他唾手可得。
    徐竞骜凌厉的眉骨下敛,气息危险,饱含嘲意,“除了她这个人,她能给我什么?你能给我什么?”
    徐昆寸步不让,“她的心是我的,人也早就是我的了。她从头到脚,连根头发丝儿都属于我。”
    徐竞骜记起欣柑被撩拨亵玩时,天真又淫荡的反应。显然,她不单被男人肏过,玩儿恣了,还被调教得很好。
    “沉鱼?欣世伯告诉伯,他叫沉鱼?”徐昆若有所思。
    “江沉鱼。”徐竞骜侧额,眸光投往床上弧度曼妙的隆起,注意到不规则的起伏,嘴角就勾了下,“他真正的名字是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他半生,此刻问得漫不经心。
    隔断了生死,很多曾经在意的事儿,现在已经无关紧要。
    徐昆敲下“欣夷光”,发信息给他大伯,鬼使神差补充了句,“心肝儿的亲祖母姓江。”他说完就后悔。人都死了,除了徒添困扰,没什么别的好处。
    徐竞骜盯着那三个字,喉结滚伏。
    欣夷光,施夷光。
    西施,沉鱼落雁。
    所以他真的是沉鱼。
    彷佛在满嘴玻璃渣子里尝了一点儿糖味,没让血肉模糊的伤口好受半分,反而更显讽刺。
    再开口,声音有些哑涩,“我答应你,不会强迫她。你停车,联系家里的司机和保镖护送你回来。”
    事情并未得到解决。徐昆明白这已经是他大伯目前能做的最大让步,默了片瞬,他轻声,带着成年人的疲倦与无奈,“伯,我没诓您。我很爱她,我俩是要过一辈子的,死了,也得埋到一处。”
    上穷碧落下黄泉,他徐昆对欣柑的爱,生死不渝。
    “知道了,她是你的,没人跟你抢。”他原先不认为阿昆对欣柑的感情如何深厚,打算先把事情坐实。阿昆年轻气盛,为了面子也好,亲戚情分也好,兴许二人就分开了。
    既然阿昆油盐不进,表明了非欣柑不可,他不可能真的将他逼上绝路。先不提他将阿昆视为亲子,唯一的血脉传承,压根就狠不下心;阿昆的亲爹,自己那个阴狠难缠的弟弟,就得找他拼命。
    不是口口声声要补偿自己吗?他只是要分一杯羹,不为过吧。
    挂断了电话,徐竞骜来到床前,俯下身,“宝贝儿,什么时候醒的?”
    欣柑慢慢把头从被褥里仰起,灯光下,脸庞晶莹透白,美得惊心动魄。
    徐竞骜呼吸一滞,双眼有些发直。
    欣柑微垂着脸儿,“伯父让徐昆减速,责备他拿性命赌气的时候。”徐竞骜担心侄子出交通事故,大发雷霆,把欣柑惊醒了。
    初时气氛剑拔弩张,她吓得不敢动弹,后来涉及父亲欣夷光,她听着听着就入了迷。
    “喊我什么,嗯?”徐竞骜忍不住坐到床上,将她抱起来。
    怀内的人体温好像比她原先要高些。他顿了瞬。毕竟这辈子没照顾过人,一时也没多想。
    欣柑手软脚软,挣了几下,反而被勒得更紧。
    徐竞骜仍然光着上身,欣柑手上摸的,脸上贴的,都是他线型深纵流畅的肌肉,一块块鼓突搏动,散发着惊人的热力。
    她被烘得脸皮发热,哆嗦着身子不敢再乱动。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75784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