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86章你要孩子,我就给你孩子。你想生几个

第186章你要孩子,我就给你孩子。你想生几个

推荐阅读:[综漫] 找不到尸魂界的路[古典名著同人] 打造五讲四美新魔王[清穿同人] 崽崽能有什么坏心思呢[综漫] 在柯学世界收集库洛牌[亨利八世] 国王要离婚[HP同人] HP寂静之声[崩铁] 社恐被迫绑定乐子系统后[红楼同人] 夺下那把鸳鸯剑[综漫] 最佳自由人今天去白鸟泽了吗[咒术同人] 全咒术界都知道禅院家主被骗婚了

    第一百八十六章  你要孩子,我就给你孩子。你想生几个,咱们就生几个(HH)
    欣柑身子一颤,激喘出声。
    徐昆没等她适应,埋在穴内的舌头快速抽送捣戳。甬道窄隘,舌面紧贴着细嫩肉壁,每一次来回,都是舌肉与穴肉湿腻腻的摩擦,连上面一颗颗粗糙的舌苔都在欣柑的感官里无限放大。
    她急促地喘息,小腹的抽搐越来越密集,淫水儿像缺了堤似的淌,被徐昆的舌头接连挤刮出穴口,然后又被他尽数吸入嘴中。
    欣柑身体的快感早已峰迭至临界点,被他舌操吸逼双管齐下,不过几十个来回,逼肉剧烈收缩,无法抵御的酥爽快意从性器导入脑颅,小腹挈搐成一团,大股透明潮液喷溅而出,淅淅沥沥浇了徐昆一脸,胸膛也洒湿了一片。
    徐昆毫不在意,也懒得去拭擦,赞了一句,“宝宝喷得真漂亮。”控着阴茎在逼口反复滑动,将龟头和茎身都蹭得水亮,糊上一层滑溜溜的腻沫,大手托高她的臀,冠首抵着还在不断吐水儿的逼缝,用力一挺,破开层层黏连软肉,一杆入洞,再次贯穿她的身体。
    欣柑的身子正经历高潮,怎么受得了这样粗暴的插入,尖叫一声,四肢虚软,烂泥似的瘫倒在床上。
    “啊、呜呜……徐昆,我不要了……不要……”  她的意识濒临溃散,身体能承受的刺激已到达极限,再多的快感对她而言,与折磨无异。
    自己还没射精呢。徐昆不为所动,俯身捋了捋她汗湿的鬓发,安抚地吻了下她额角,“乖点儿。”
    他任得欣柑趴伏,只捞起她肥腴的小屁股,横竖此时他要使用的就这一部分。男性深红近紫的生殖器死死楔入女孩儿粉嫩的逼穴。
    他紧窄的腰胯急速顶耸,打桩机般高频撞向欣柑股间,两颗夯沉的卵蛋也摇摇晃晃地不断拍击欣柑的臀腿细肉。
    她桃粉的臀肉迅速转为嫣红,下方娇小的阴阜受力更猛,颜色已经接近深红。阴唇外翻,穴内湿红逼肉被高速插拔的阴茎反复扯出体外,穴口粉膜撑得透明发白,大量毛细血管爆裂,血点密集遍布其上,像一朵强行催熟的花苞,有种让男人血脉偾张的凌虐美态。
    徐昆眸色幽暗,倒映出心爱的女孩儿纯洁又放浪的性穴。幼缝已绷成圆洞,艰难地吞含他硕大的鸡巴。画面淫乱,又极其诱人。
    他膝跪在欣柑身后,背、臀、腿的肌肉块块鼓突,迸起张力强劲的线条。
    硬硕的性器高频进出欣柑的身体,快得已出现了残影。俩人始终相连的下体粘附着越来越多的浊液,拉出了无数白腻丝沫。
    密闭的内室,除了欣柑娇弱破碎的咽泣和徐昆混乱的喘息,全是糜烂不堪的操逼声。
    “真的……好难受……徐昆,求求你……”欣柑被他撞得头都晕了,脑海里不停炸开白光。身子如同波涛中的一叶轻舟,又颠又颤,摇摆不定。穴儿一个劲儿地收缩,逼肉跟疯了似的蠕动,小腹都被带得剧烈痉挛。说不上多么疼,然而过多的快感持续冲击神经,强制性地延长她的高潮,整个人被过度消耗,虚得厉害,她恨不得能晕死过去。
    “快了。”徐昆突然将鸡巴往后抽出,只堪堪留下龟头,冠状沟就卡在逼口,随即又往内尽根塞满她的腔道。
    他的动作其实很快,但鸡巴过于粗长,身子离空又掼满的轮换彷佛也被无限拉长,感觉清晰无比。空虚与撑胀的巨大落差让欣柑喉间滚出一声尖泣。
    “心肝儿,爽吗?”徐昆俯身舔她拱起的后颈,低笑着问,“谁在操你?”
    “啊,啊……是徐、徐昆……徐昆操欣柑……”欣柑急促地喘息,带着明显的哭腔胡乱应他。
    “我是谁,嗯?”徐昆挺胯拍向她红肿不堪的臀,被淫液浸得浆沫淋漓的阴茎再次抽离又贯入,大开大合地肏弄她的嫩逼。
    他的气息也是凌乱粗促,“让小骚货爽得喷水的人是谁?”
    欣柑又被激出一阵细弱啼泣,“呜啊……老公,你是欣柑老公……”乌密长睫被泪水扑得软塌在眼下,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爱我吗?”窄臀急耸,“爱不爱老公?心肝儿爱不爱徐昆,嗯?”
    “爱……嗯啊……爱老公……欣柑……好爱……徐昆……”
    “我也爱你。”徐昆满意了,“乖女孩,老公马上完事儿。”
    欣柑高潮中的花穴儿就像一台绞肉机,穴壁寸寸绞紧。置身其中的阴茎被无数湿热逼肉疯狂缠咬,连盘布茎身的粗大血筋都被勒出血流不畅的窒滞感。徐昆又再抽插了数百下,射意汹涌而至。
    一波波澎拜的激爽如电流般自微疼的性器往四肢百骸窜流,精浆上涌,马眼贲张。
    徐昆在最后关头,将鸡巴猛地拔出欣柑体外,自她丰满的臀缝插入。
    他用力抱住欣柑,紧擦着她肥嫩,沾染着湿滑淫液的臀肉、唇肉,耸胯狠挺了几十下,尽数喷射在她腿心。
    欣柑被大股浓稠热浆烫得双腿抖瑟。
    “……宝宝……好舒服……”释放完,徐昆仍不舍得放开欣柑,翻身改为侧躺,将她背靠着自己拥在怀内,一下一下地亲着她软嫩的小耳朵。
    略平息一会儿,又低喘着叹,“还是想内射你,让你的小逼和子宫都装满我的精液。”他喉头狠狠滚伏着,“心肝儿的逼不止紧,还特别馋。每次在你逼里射,小骚逼都会使劲儿嘬我的精眼,把精液嘬出来,爽死了……”
    欣柑晕晕乎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徐昆射精过后,嗓音饱含情欲,比往常更加低沉。她耳蜗被震得发麻,后背皮肤都泛起痒意,便娇娇滴滴地叫了几声。
    惹来身后人一阵宠溺的轻笑。
    欣柑发着烧,徐昆不敢给她洗澡。温存过后,端来一盆热水帮她拭擦狼藉的身子。
    欣柑被他塞在被子里,双腿敞开,把腿根和穴儿大刺刺露出来。
    温热柔软的毛巾覆在上面,轻轻抹去粘腻白浊的浆液。
    “为什么射在这里?”欣柑扯过被子把光溜溜的腿也盖住。身体回复清爽,顿觉轻松多了。
    “不然呢?”徐昆把头钻被窝里,吻了吻她白玉馒头似的小粉阜,探指挑开肥软的阴唇,鼻尖儿凑过去,精液麝香般腥膻的气味儿并没完全消散。
    那是他的味道。
    他餍足地眯了眯眼,这才直起身,帮她把睡衣裤一件件穿回去。
    “射你逼里?今天不是安全期,怀孕了怎么办?”徐昆可舍不得让欣柑吃紧急避孕药,副作用太大了。
    “你不想我怀孕?”欣柑条件反射地问了句。
    徐昆心底打了个突,抬眸瞥向她。
    欣柑也朝他侧过头,天真秀美的小脸红潮未退,一双清凌凌的杏目皮褶粉肿,还带着潋滟水光,一看就是被男人狠狠疼爱过。
    这么小的孩子,就被他占了,心里不安是正常的。
    徐昆怜爱地凝睇她,“我当然想。”一边用给她清理身体的水随意擦了擦下体,毛巾拧干往桌子一扔,便跳上床,将欣柑连人带被揽到怀内。
    “我想要你的孩子,也只要你的孩子,但不能是现在。要等你成年,咱们结婚之后。”手伸进被子里,抚摸欣柑的小腹。没给她灌精,小肚子扁扁的,皮软肉嫩,“心肝儿还太小了,我不舍得。”他俩的孩子,也不能是私生子。这话倒没必要告诉单纯的小姑娘。
    他掐起欣柑的下颌,盯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瞳,“一定会让你怀宝宝的,别担心,嗯?”
    欣柑其实就是随口一问。
    徐昆态度郑重,她懵懂之余,也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要孩子,我就给你孩子。你想生几个,咱们就生几个。”徐昆将下颌抵着她发顶,沉沉落嗓,“你听话,留在我身边,不许离开,更不许爱上其他男人。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0466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