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95章他狠龇着牙,“你他妈敢动她?”

第195章他狠龇着牙,“你他妈敢动她?”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他狠龇着牙,“你他妈敢动她?”
    欣柑快哭了。
    她上完厕所出来,狭窄的过道迎面走来个高大的男人,速度很快,她头有些晕,躲避不及,与他对撞了下。
    要说也不算是她的错,她被撞得一个趔趄,差点儿跌倒。偏偏那人正讲着电话,手机摔在地上,屏幕立刻就花了。
    她不想惹事,率先道歉,说可以赔偿他的损失。
    男子没动怒,反而温和地问她没有没撞疼,伸手想扶她。
    欣柑避开了,只问怎么赔他。
    男子就说手机不值什么,但刚才电话是他应聘公司HR的面试电话。他应聘的职位很抢手,有多个竞争对手。现在手机开不了机,这个工作机会十有八九是失去了。
    欣柑一听有些惶然。她没法儿赔他一份工作呀。
    男子就说不需要她赔钱,就跟他喝杯酒,赔个礼就成。
    欣柑解释自己不会喝酒。
    男子看出她害怕,安抚她,他坐大厅的散座,不是包间,周围都是用餐的人,他没法儿对她做什么,不会喝酒,那就喝啤酒,让服务员现拿一罐新的来。
    他这么一通话下来,闹得欣柑认为他是坏人一样。虽然欣柑心里难免有些存疑,大刺刺说出来,她脸上就过不去。赶鸭子上架似的跟了他去,发现虽然不是包间,但被厚实的移动屏风隔出一个相对私密的就餐空间,心里就发怵,然后喝了服务员端上来的啤酒,竟觉得天旋地转,视线都开始出现重影。
    酒是新的,包装完整,她亲手打开,不会有问题。她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更加惊慌失色,站起来想离开,谁知男子拉着她不放,非要索问她的手机号码。
    欣柑喝了一罐低度数的日本啤酒,就以为所有啤酒都不醉人。刚才男人点的是德国一种烈性黑啤,18%vol。酒精过量摄入,她的神智已经迷离不清。
    王詹一撞进来就看到黎卓庭攥住自己心肝宝贝儿白嫩纤细的小手,嘴都快贴她脸上,喋喋不休地表白,“小妹妹,别怕,别哭……我不是坏人,真的……就是想跟你认识一下,说说话……”
    王詹眼底迅速泛起血丝,二话不说上前拽下黎卓庭的手,将他甩到一旁。
    黎卓庭一见欣柑就昏了头,把同行的王詹忘得一干二净,此时见到他,有些发懵,“詹哥……”
    王詹揪起他的衣领,他比黎卓庭高出一头,几乎将他拎离地面。
    他狠龇着牙,“你他妈敢动她?”反手一记耳光,将黎卓庭扇翻在地。
    他不再理会黎卓庭,忙去照看欣柑。
    欣柑双臂往后撑着桌沿,吓得直打哆嗦,身子摇摇欲坠。
    “心——欣柑妹妹。”王詹承认自己怂,背着徐昆也不敢喊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儿一声心肝儿。他慢慢走过去,很温柔地哄,“妹妹,别怕,是我。还记得王詹哥哥吗?”
    欣柑眨眨眼,拂落睫毛上一串水液,仔细辨别他的脸。她只见过王詹两次。
    皮色稍暗,体型魁梧,脸部轮廓跟刀刻似的,五官其实很英俊,就是看着有些凶。第一回见面,他喝多了,表现得又莽又怪异,她很怕他。第二回他对她却十分亲切、友好,她就不怕了。现下的处境再遇王詹,他是徐昆的发小,欣柑仿若见到亲人,跌跌撞撞扑入他怀内,“哥哥,我害怕,我头好晕,走不动……”
    王詹几个月来对她魂牵梦萦,哪里禁得住心爱之人一副乳燕投林的姿态,一时什么都顾不得了,迎上前去,紧紧抱住她,“别怕,别怕,哥哥在呢。”揉着她淳浓如瀑的秀发,“宝贝儿……妹妹,没事了,哥哥疼你……”凑首深深嗅着她发顶,少女的气息干净稚嫩,袅绕着一丝婴儿甜甜的奶味儿,娇小的身子丰若有余,柔若无骨,正是天生的尤物。
    他呼吸都乱了,手臂越勒越紧。
    欣柑不适地扭了扭腰,“唔……松……”
    王詹声音沉糜,略微发颤,“乖……妹妹……听话……”头越垂越低,凑近她湿艳饱满的唇瓣,突然嗅到带麦芽焦香,略呛鼻的啤酒味。他眸色一凝,瞥向桌上翻倒的空啤酒罐。他跟黎卓庭喝的是白兰地。
    “詹、詹哥,”黎卓庭爬起来,衣襟扯得皱巴巴,脸颊高肿起,很是狼狈。眼前俩人亲密熟稔的态度,让他心头生出的恼怒尽数转为惶恐,“我不知道她是你的……”王詹是独生子,这个女孩要么是他堂妹、表妹,要么就是情妹妹,哪个都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妹”字尚未脱口,就被王詹垮下的难看神色吓得不敢吱声。
    “她不是我的。”王詹阖了阖目,慢慢松开胳膊,只是恰到好处地环扶欣柑,目光阴狠,直勾勾落在黎卓庭身上,“你知道她是谁的?”嘴角不怀好意地勾起,一只字一只字往外蹦,“她是昆——哥——的——女——朋——友。”彷佛在报复黎卓庭惊醒自己的美梦,还饱含恶意地添了句,“徐世伯让她喊自己爹,当众承认她是徐家的未来儿媳妇。”
    黎卓庭差点儿摔回地上,汗毛倒竖,身上直抖,想到王詹与徐家的渊源,眼巴巴哀求他,“兄弟……”
    今日的事儿可大可小。严格来说,他没有违法犯罪。但惹徐家父子不喜,一句话就能断了他这辈子的前程。
    “可别。”王詹抬脚将他踹一边儿,“兄弟?谁他妈是你兄弟?找死别拉上我。”他捏起欣柑下巴细致端详,一双漂亮的杏眼湿漉漉,脸颊晕开红潮,神情懵懂,确实是醉了。他该担心她,怜惜她,鸡巴却越来越硬。他对欣柑的爱与欲从一开始就相生相息,纠缠不清。他越对她痴迷,就越想操她。
    亏得今天穿的是宽松的过臀黑T恤和略粗厚的牛仔裤。
    他居高临下睨视黎卓庭,“你想跟她交朋友?你还灌她喝酒?她没成年呢。你真他妈不知死活。”低颈,换了副面容,柔声询问欣柑,“妹妹觉得怎么样?自己走得动吗?”
    欣柑摇头,“腿……软的……”她眼前的东西全在晃,脑子胶成了一团浆糊,只好闭上眼,难受地抽泣起来。
    王詹心疼了,拦腰抱起她,“不哭,哥哥在呢。”大步往外迈。
    “兄弟,詹哥,”黎卓庭不敢拦他,抢在他身前半鞠着腰,“你信我,我真没想拿她怎么样。我一见她,就跟着了魔似的,哄她喝点儿酒,只是想让她别这么怕我。”他视线聚在欣柑脸上,眼眶发红,“我连她名字都不知道,脑子里,就、就连以后俩人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疯了,我他妈疯魔了……”
    王詹脚步一顿,冷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到底生出点儿同病相怜的怅然,“同事一场,”平日也算投契,不然他也不屑得跟他一块儿吃饭喝酒,奉承巴结他的人海了去了,“跟着,老子捞你一把。”
    他轻轻扳下欣柑的肩头,让她将脸全部埋进自己胸膛,离开这处半封闭的就餐区,抬腕滑指,随手招来一名领班服务员,“认识我吗?”
    领班满脸堆笑,口称“詹爷”。
    “腾出两个包间。拿瓶酒来,不拘什么,玻璃越薄越好。”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0531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