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99章你有名有姓,跑到天边儿,我也能把你

第199章你有名有姓,跑到天边儿,我也能把你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原神】联诵(旅行者荧中心向all荧中短篇合集)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

    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有名有姓,跑到天边儿,我也能把你捉回来(微H)
    徐竞骁是欣柑的亲生父亲就好了。
    王詹鬼使神差冒出个念头来。
    徐竞骁是欣柑的亲爹,昆哥就是欣柑的亲哥。
    自己可以做天下间最长进、最听话的男人,甚至愿意像条狗一样跪舔他们,只求二人允许自己当他们的女婿,妹夫。
    他慢慢蹲下来,抱住头。
    胸口抑闷,心脏蹂成一团,彷佛连气儿都喘不过来。
    肩头抽了下,突然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滚落在地。
    痛死了,他的心就要痛死了!
    修个狗屁的下一世。
    他等不及。
    他真的,很想很想,从今往后,每一日,都跟欣柑在一起啊。
    ……
    苏钦充当徐竞骁和欣柑的司机。
    作为国产轿车的天花板,机器运行的低频噪响被降至极低。封闭安静的车厢内,少女娇弱含糊的喘息清晰地鼓扑耳膜。
    苏钦眼角余光飞快掠过后视镜,镜面纤毫毕现地反射着后座藤曼般紧紧缠抱一起的男女。
    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儿蜷偎在高大强壮的男人怀内,双目紧闭,脸泛红潮,唇肉湿艳微张,细碎地吟喘不止。丰腴娇挺的胸脯覆着男人修长的大手,手背嶙峋凸起的骨节在单薄的校服下簌簌滑伏。
    “心肝儿,小嘴张开,含着我的舌头。”
    欣柑的下颌被扣住上仰,被迫掀开小嘴,任凭男人热烫的长舌塞满口腔,舌面湿津津地滑过肉壁,一通毫无章法的翻搅。
    她酒醉昏睡,无法像往常自如地使用鼻子呼吸,渐渐气息不畅,“徐昆,轻啊……”摇着头往后缩。
    徐竞骁眸色一沉,泄愤似的压着她的脸,唇瓣用力抿下,舌头尽根插入,柔韧粗厚的舌身绞住她软嫩舌肉,如饥似渴地厮磨吮嘬,唇舌交缠,水声咂咂肆响。
    欣柑被他吻得几乎窒息,大量口液被挤压成沫,自唇缝滑落,雪白的下巴黏腻腻湿了一片。
    她呜呜咽咽推拒徐竞骁的脸。
    徐竞骁触指拂去她眼下泪液,把舌头缓缓拔出,“哭什么,嗯?”
    欣柑软塌在他胸前,小嘴无力地敞着,被吸得肿胀的小舌吐出点樱粉小尖儿,彷佛已被他勾扯得缩不回去。
    徐竞骁嗓音发哑,“小骚货,嘴巴真嫩。这么会吃舌头,肯定也很会吃鸡巴。”白皙干净的手指捏住她舌尖儿,轻轻捻着,笑说,“回去给我口,嗯?”
    苏钦黝黑的脸皮有些泛青。往日影影绰绰的猜疑一下子揭开了迷幕;又记起他多次与同僚感叹,从来没见过徐先生待哪位堂小姐、表小姐,像对欣柑小姐那样疼爱时,同僚暧昧的态度,笑话他果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雏儿。
    他敛着眉,微微下撇的眼角高频跳动,双手仍沉稳握住方向盘。
    徐先生压根没给他一个眼神,不在乎他看到什么,听到什么。
    他确实什么都不能做,不敢做。没有立场,更没有资格。连他这条命,都是徐先生给的。
    徐竞骁直接将欣柑抱进自己卧室,放到床上。
    欣柑拽住他胳膊。
    徐竞骁俯身哄她,“乖孩子,我先去洗洗,很快回来疼你。”他今天去过不少地方,见了不少外人。欣柑体弱,不清洗干净,他不敢碰她。
    “洗……欣柑也要……好脏……”欣柑不肯躺下,怕把床睡脏。
    洗过澡肯定酒醒。
    徐竞骁还是将她抱起,溺爱地亲她小脸,“好,给你洗澡,小娇气包。”
    “头、头发……”
    “嗯,也给心肝儿洗头。”
    横竖明天醒来她都会发现。
    他不可能一辈子迷奸她。骂也好,打也好,吻她,爱她的时候,他不想再从她嘴里听到其他男人的名字,即便是他最疼爱的儿子。
    洗到一半儿,欣柑就认出人了。
    徐竞骁把她高揽在怀内,胀硕硬挺的鸡巴夹进她肥嫩的臀缝,前前后后磨着,嘴里还叼了她一粒奶头,嘬得啵滋作响。
    “爸爸……出、出去……求你……”欣柑躲开他,缩进浴室一角,哆哆嗦嗦环抱自己赤裸的身子。
    淋浴的花洒从头顶哗哗泼落,透明的液体在她惨白的脸上纵横流泻,分不清哪些是水,哪些是泪。
    徐竞骁居高临下静看着她。乌黑的短发被水打湿,贴垂在他雪白的前额,与汨汨水幕连成一片,遮住他半张脸,往下高挺的鼻梁,薄淡的嘴唇,利落的腮颌,扯出冷酷疏离的线条。
    他支肘撑膝,蹲到欣柑跟前。
    欣柑浑身抖索,后背已贴着墙面,退无可退。
    他抿了抿唇,伸出的手慢慢折回。
    “爸爸在外面等你。”
    ‘叭哒叭哒’,一阵踩水的声音。
    淋浴间的门无声地拉开又阖上。
    欣柑肩头耸动,小声地哭起来。
    徐竞骁擦干身体和头发,打着赤膊,叉开长腿坐在床沿,嘴里咬着根烟,火星明暗不定。卧室的窗户全部打开,晚风贯入,将垂下的窗帘吹得噗噗作响。
    欣柑没有故意耽搁,吹干长发就从卧房配套的浴室出来,短款的男式浴袍松松垮垮几乎垂至她足踝。
    徐竞骁阴沉的脸色在看到她穿着自己的衣物时多云转晴,将夹在指间的半截香烟摁灭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
    “乖孩子,过来。”他抬腕勾了个指。
    欣柑揪紧宽松的领口摇头拒绝,“我想回徐昆房间休息,可以吗?”徐昆房里,她的日用品一应俱全,全是徐昆亲手置办的。
    “什么我的房间?这是咱们的房间。你要是不满意,按照你的喜好,推倒了重新装修。”徐昆最不喜欢欣柑动不动跟他分清“你的”、“我的”。他之所有,都可与欣柑共享;而欣柑这个人,都是属于他的。
    徐竞骁眉骨挑起,却没说什么,朝掩阖的房门比了比下颌。
    他肯放人,欣柑如释重负,小跑过去,握住门把手往下掰。
    把手纹丝不动,腕骨反而被反冲力震得发麻。
    她小声惊叫。
    一只骨骼瘦长的大手无声无息搭上她肩头,“怎么不开门?不舍得走?”
    “锁、锁住了。”欣柑身子微颤,不敢回头。
    “呵。”炙热的呼吸喷在她后颈,“平时都不锁,怎么今天不巧就锁上了呢?”湿淋淋的舌头毫无预警地舔上她颈脖,“心肝儿,你知道为什么吗?”
    “啊……”欣柑的小手按着门板,腿一软,慢慢滑落在地,带着哭腔求他,“不知道……爸爸,爸爸放我走……”
    “走?走哪儿去?”徐竞骁细致地吻她柔嫩颈肉,恶趣味地把自己的唾液涂开在无暇的雪肤上。
    “这栋房子每一扇门,我的掌纹,想锁就锁,想开就开。你藏到阿昆的屋里,有什么用?就算你躲回学校,只要我一个电话,他们就得乖乖把你送到我面前。”
    “你不能……”欣柑想起关于他,关于徐家的传闻,又说不下去,颓然咬紧下唇。
    “心肝儿也知道爸爸可以,对不对?”徐竞骁曲膝坐在地板上,将欣柑往后搂到自己腿间,“你也别试图联系家人带你出国。你有名有姓,跑到天边儿,我也能把你捉回来。况且,”他笑了笑,一边伸臂到前面解她浴袍的系带,“心肝儿是个好孩子,不会希望破坏你继母和继兄平静富足的生活,嗯?”
    欣柑心下剧震,猛然回过头,一副难以置信,狼狈惊恐之色。
    拿她重视的家人作胁,是有些卑劣,彼此脸面上也过不去。但她冲动之下,真闹到沉莲禅跟前,万一沉莲禅把继女看得比自己的事业重要,逼着他不得不使用雷霆手段,那时才是真的伤了两家情面,更伤了这大半年来,他按捺欲望,处心积虑,与她培养起来的情分。
    他甚至强忍相思之苦,允许她在阿昆出国后,搬回学校寄宿。他是个精明的商人,一番苦心,不可白费。
    即便是口头上的威胁,欣柑已觉胸口胀闷。
    强权赤裸裸,不加掩饰的压迫,让涉世未深,一派天真的孩子难受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抽泣出声,泪液滚珠似的乱掉,“我、我不告诉别人……爸爸不要打扰我妈妈和哥哥……”
    “只要你乖乖的,我保证他们只会越过越好。”两家以后要结儿女亲家,他自然不吝送他们一场荣华富贵。
    他把个娇嫩丰满的白玉小人从敞开的浴袍剥出来,扳着肩将她转过身,俩人面对面抱着。
    “小乖乖,”低头去舔她颤巍巍抖个不停的奶子,含混地问,“在这儿,还是去床上,嗯?”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0603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