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204章你就这么瞧不上爸爸?

第204章你就这么瞧不上爸爸?

推荐阅读:背刺太子后我死遁了保命要从娃娃抓起特种岁月之弹道无声镇抚大秦空中楼阁经营无限流副本的第一步再遇男神,佛系糊咖在娱乐圈杀疯悔婚后死对头他后悔莫及裙臣现代才女穿古代

    第二百零四章  你就这么瞧不上爸爸?
    徐昆来电的铃声是特别设置的,与其他人不一样。
    欣柑涣散的瞳孔渐渐聚焦,秀长颈脖闷出一声啜泣,泪液滚落眼角,打在徐竞骁乌黑浓稠的发顶。
    他直起身,几缕涎沫拉得很长,亮晶晶自嘴角挂垂,越扯越长,然后无声地断开,末端粘附到欣柑白如凝脂的奶肉上。
    手机铃声这时戛然而止。
    欣柑清澈的眼珠子动了动,转身扑到枕头上,小声哭起来。
    徐竞骁俯身,勾头舔上她纤薄的背脊,肌肤寸寸透白,欺霜赛雪。他迷恋不已,一点一点蜿蜒咂尝。
    “痒……”欣柑扭了扭腰。
    “是阿昆,嗯?”徐竞骁含混地问,鼻尖儿弥漫着她身上奇异的,带幼儿奶味的干净甜香。喉结微滚,眸色暗沉下来,他又想肏她了,就怕她吃不消,不管心理上,还是身体上。
    徐昆……欣柑嘴唇抖了抖,喉咙一哽,又呜呜咽咽地掉泪。
    手机再次铃声大作。
    “要接吗,宝贝儿?”徐竞骁扳过她的脸,枕头都浸湿了一大块儿,探指抹去她眼下泪液。
    “我、我不敢……”
    她没有通奸,没有偷情,尽力反抗过,她其实没有做错什么事儿。可是她仍然觉得无地自容,甚至不敢听徐昆的声音。
    铃声第三次响起,不依不挠,跟徐昆这个人一样。
    欣柑浑身直抖,心脏透过胸腔,‘扑通扑通’,加速跳动着。
    只要是徐昆认定的事儿,认定的人,他就一往无前,不肯接受任何拒绝的理由。
    “我不会变,要我放手,除非我死了……”
    “没有分手,只有丧夫……”
    “你想离开我,得先把我弄死了。”
    “这辈子,你哪儿也不能去。”
    “我不会允许你离开我。”
    ……
    曾经令欣柑惴畏的偏执性情,此刻她只感到心酸。徐昆会很难过吧,最敬爱的父亲,与自己的女朋友……
    她最不想做的事儿,就是伤徐昆的心。他那样爱她,全心全意对她好。
    徐竞骁跳下床,从桌上握起欣柑的手机,“要告诉阿昆吗?”他盯着屏幕上熟悉的号码,“咱们的事儿,嗯?”
    “……不是……”欣柑摇着头,眼中泪光点点,“没有……没有‘咱们’,不是我愿意的……”
    徐竞骁回头静看着她,片刻之后,淡淡笑说,“成吧。心肝儿要不要告诉阿昆,爸爸强迫你的事儿?”
    欣柑也抬眸看向他,“告诉了他,你、您会罢手吗?”
    “不会。”徐竞骁转身,慢慢来到床前,抬手抚上她的脸,拇指指腹摩挲她细嫩的脸皮,“也不要试图说服我,宝贝儿,你办不到。”他决定的事儿,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
    他捉过欣柑的小手,按下手机开锁指纹。
    “别让他知道。”女孩儿娇糯的嗓子扯得异常尖利,带着很浓的泣音,如水眼瞳惊恐地睁大。
    徐竞骁心一软,揉了揉她的头发,“放心,爸爸会处理好。你以前跟阿昆怎么样,往后,照旧怎么样。”
    欣柑眼睫一扇,滚落一滴泪。
    她怔怔地注视空气中,飞扬在灯影下的微尘。
    爸爸不肯罢休。以她对徐昆的了解,如果他不愿意,自己定然无法与他分手。日后,三个人,要怎么跟两个人一样?
    徐竞骁已经接通了徐昆的来电,率先开口,“阿昆,她上床休息了。”
    那头的徐昆一愕,意识到欣柑与父亲在一起,悬起的心终于放归原位。今天国内是周六,之前两次拨过去都无人接听,他既烦躁,又担忧,正憋着气儿呢。
    欣柑默然听着徐竞骁从容地与大洋彼岸的徐昆对答。
    “她跟室友聚会,喝了罐啤酒,不方便一个人回宿舍,打电话给我。我就把她接回家。”
    “只是有点儿上头,身体没事儿。”
    “爸会照顾她,你放心。嗯,快去上课吧,别迟到了。”
    徐竞骁挂断电话,上床就去抱欣柑,“心肝儿,怎么谢爸爸?”
    欣柑瞪着他脸上若无其事的笑容,身体深处有什么东西‘圪崩’一下绷断了,抬手一巴掌扇过去。
    ‘啪!’
    徐竞骁被她打得怔了瞬。
    不疼。一场狂风暴雨般的性事肆虐,欣柑已虚弱乏力,加之小手又软又嫩,如果不是哭得可怜兮兮的,他还以为她在跟自己闹着玩儿。
    只是没想到这么娇怯听话的孩子居然会动手打人。
    他没发怒,欣柑反而骇着了,神色张皇,瑟着十根指头,缩到床角,身子还在簌簌发抖。
    “对不起……我不该打爸爸……”这跟打徐昆不一样。无论如何,她都不该对长辈动手。
    徐竞骁展臂将她揽回怀内,“手疼不疼?”摊开她蜷成拳头的小手,掌心泛红微肿。
    他低头就舔,“爸爸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怎么就较真儿上了?”
    “爸爸……”欣柑有些意外,也有些伤心。
    他一点儿都没怪她,还关心她的手是不是打疼了。
    他强迫了她是真,待她的好也不作假。
    欣柑自小缺爱,父母辈的爱。从六岁开始,身旁就没有了关爱她的长辈。
    沉莲禅对她恪尽了一个监护人的职守。她本来就不是个温情柔软的女人,再者一见继女与亡夫相似的脸就伤心,又因着欣夷光与儿子沉星津对欣柑过度的关注,她心底始终存着些无法启齿的嫉妒,更加无法与她亲近。
    她并非不爱欣柑,然而她对欣柑的感情太过复杂。欣柑年幼,心思简单,完全无法理解这种糅杂着情怯与敌意,不纯粹的母爱。只当沉莲禅完全是看在父亲的情分抚养照料她。
    徐竞骁心藏千沟万壑,花费时间精力,与欣柑建立了真真切切的父女之情,就是看准了,欣柑就算割舍得下,也硬不起心肠与自己反目。
    “爸爸,你、你放过我……我不怪你……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不好?”
    徐竞骁心底一松,面上叹息,“心肝儿,你瞧,你不止生得招我稀罕,性格也这么可人疼,你让爸爸怎么舍得放过你?”
    欣柑脑子一热,软声软气地冲他吼了句,“可我喜欢的是徐昆,我只想跟他在一块儿。”人一急,有些歇斯底里。
    “好好,你别急。”徐竞骁拥着她哄,轻轻帮她拭泪,“没不让你跟阿昆在一起。不过是多了个男人爱你,这么抗拒做什么,嗯?”
    欣柑听得发懵,“这是不对的,违反社会伦理道德。”她日后与徐昆结婚,徐竞骁就是她的father  in  law,他俩存在法定的人伦纲常。
    “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谁来决定?”  徐竞骁不以为然。
    “生产方式决定生活方式,物质决定精神,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在母系氏族制社会,子女跟随母亲生活,无父无夫;封建社会,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我国现在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但还有很多国家,一夫多妻制是合法的,比如你们年轻人熟知的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就算在我们国家,藏族、门巴族和部分纳西族,到今时今日,有些地方还保留着一夫多妻制。”
    “咱们边境一个小国,尼泊尔,更有意思,是一妻多夫制。在尼泊尔,一个女性同时嫁给家族的几个兄弟是常事儿,这几个男人都是她的丈夫。”
    欣柑被他说得一楞一楞,一时都忘了哭。
    “生活方式不是一成不变的,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适合不适合。”当然,很多时候,受限于物质条件,其实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一夫一妻自然是最人性化的两性关系。但他上哪儿再寻一个欣柑?
    他捏起欣柑的下颌,微微笑着,“爸爸是长得不好看,还是把你肏得不爽?你就这么瞧不上爸爸,嗯?”
    作者的话:
    好多读者私下问我,欣柑的归属里能不能加上徐竞骜。
    我之前提过,会在番外让他如愿。现在我是真心这么计划着。但是吧,我这人有前科。
    上一部小说《空赋倾城色》,我也是答应了读者正文完结,补上方瑾儒,小狼王,凯兰哥哥的番外。等真的写完,我对这本书的灵感一下子就干涸了,并非不想,而是不能。
    就跟那些出轨的渣男一样,不是不想睡自己老婆,真的是兴趣全无,睡不下去。
    徐竞骜与欣夷光的情况不一样。欣夷光在小说一开始,就注明他已经去世,所以他的线,真的是只能开个if章。
    徐竞骜还活着,以他身份,以及他和徐昆、徐竞骁的关系,其实可以在不崩人设的情况下圆回去。
    所以这里最后一次问询一下亲爱的各位,到底要不要把1v2,改为1v3?
    尊重你们的决定。
    不可以骂我。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0654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