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208章你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就能让爸爸觉得

第208章你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就能让爸爸觉得

推荐阅读:行路难无边际。[GL|FUTA|3P]皇帝错绑宫斗系统后冷冰萃云(包养|伪骨科1V1H)深夜发疯病娇脑洞合集综影视普女的黄油世界(np)苏台(古言)蜜桃成熟时她是我所有余生猎人游记[3p,剧情,肉渣]

    第二百零八章  你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就能让爸爸觉得快活
    阿仑一步步朝欣柑走近,体型庞大健硕,样貌威武凶猛,投向她的眼神却分外温柔。
    “阿仑。”欣柑轻声唤它,搁下笔,几步迎过去。
    阿仑低沉地鸣吠一声,淡红舌头舔了舔她的手背。
    欣柑没有心情吃饭。
    她抚着阿仑光滑的皮毛,看向徐竞骁,见他不错眼地盯着自己,有些慌乱地移开目光。
    “阿仑跟我们一块儿吃吗?”迟疑着问。
    论理阿仑一日三餐都是在它自己屋里吃的。寒假春节那几日,徐竞骁和徐昆回老家过年,欣柑让阿仑留在楼里陪她用餐。
    欣柑觉得阿仑孤零零一个吃饭,太可怜了。
    徐竞骁蹲到她跟前,抓起她的小手捏在掌心,“你是家里的女主人。阿仑是我们养的宠物。你想让它在哪儿吃,它就在哪儿吃。”
    欣柑抽了抽腕,被攥得更紧了。
    “跟爸爸去吃饭,嗯?”徐竞骁站起来,依旧握住她的手不放。
    阿仑亲昵地倚在她身侧,脑袋拱了拱她的背。
    它在催促她,担心她饿着了。
    欣柑抿着唇,终于点了点头。
    饭菜都摆好了。
    徐宁见阿仑跟进饭厅,忙看徐竞骁的意思。
    徐竞骁淡声吩咐,“把阿仑的食物拿过来。以后它一天三顿,都在这儿吃。”
    阿仑使劲儿摇着尾巴,围着徐竞骁转了两圈,显得很高兴。
    欣柑润红的小嘴也翘起来。
    徐竞骁垂眸睨她一眼,唇角弯了弯,领着她坐到自己左手侧。
    徐宁把阿仑的餐垫和餐具摆在俩人身后的地板上,得了徐竞骁示意,就自去吃饭了。
    偌大的饭厅就剩下一家三口。
    欣柑面前是一碗蟹黄云吞和一碟蟹黄豆腐,颜色鲜亮,香气扑鼻。
    阿仑的午餐当然有黄油蟹,拆好了,就两只的量。螃蟹肉中含有大量嘌呤,犬类过度食用的话,会对胰脏、肝脏和肾脏造成负担。照顾它的保姆只敢让它尝个味儿。
    桌上也有蒸好之后拆出来,整齐码着的一道蟹黄蟹肉。徐竞骁抬手就给欣柑夹了一大筷子。
    “谢谢爸爸。”欣柑小声道谢。
    长辈夹的菜是不能不吃的,往自己的姜醋汁碟子里蘸了蘸,就搁嘴里。喉头滚动,太鲜美了,抑郁的心情都阻挡不了味蕾在舌尖儿爆炸。
    她舀起一颗云吞。云吞是用蟹黄、猪肉和虾仁剁碎,拌匀上劲儿,放清鸡汤里煮熟,不及纯蟹肉蟹黄鲜,但细腻脆嫩,别有一番风味。
    注意到桌上就这么一碗,她也没多想,拿公筷夹了一颗,放徐竞骁手边儿的空碟子里。
    “爸爸尝一尝,脆爽脆爽的。喜欢的话欣柑这里很多。”
    她正要给阿仑也分几颗,腰间一紧,被徐竞骁腾空抱起,挪到自己腿上。
    欣柑惊呼一声,慌慌张张望向饭厅门口。
    “没人会进来打扰,就咱俩,放心。”徐竞骁手臂收拢,将她揽进怀内。
    欣柑下意识去掰他的臂。
    徐竞骁捏住她的小手。
    细软得像没长骨头,这是一双娇生惯养,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
    他的手修长,瘦削,一根根骨头在白皙的手背支棱,瘦,却不弱,骨节很粗,青筋鼓突,蕴藏着强大的力量,彷佛在蓄势待发。
    男人单只宽大有力的手掌就将女孩儿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完全覆盖住,指头微动,轻轻地摩挲她白嫩的肌理。
    犹如猛虎嗅蔷薇。
    他俯下身,嗓音低哑,也似水般温柔,“心肝儿,别怕爸爸,也别恨爸爸,好不好?”唇贴着欣柑耳侧,炙热的呼吸喷向她敏感的耳肉,“你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就能让爸爸觉得快活,非常,非常快活。你明白吗?”
    欣柑身子微颤,显然还是怕他,对他示弱的态度,又心生不忍,“我不恨爸爸的。”就算是昨晚被他强迫的时候,欣柑也谈不上怨恨,更多的,其实是恐惧与伤心。
    “爸爸……”她回过头,欲言又止。
    “嘘。”知道她又想与自己撇清关系,徐竞骁以指轻压她的唇,“好孩子,让爸爸再开心一会儿,嗯?”
    他仍将欣柑抱在腿上,拿起勺子亲自给她喂食。
    欣柑开始不自在,但两道菜实在太合她的胃口——顶级的食材,一流的手艺,专门针对她的喜好制作,渐渐的,就被食物分了神,人也放松下来。
    徐竞骁笑问,“喜欢?”
    “嗯。”欣柑含着口豆腐,脸皮微微泛着热意。
    徐竞骁不忘哄她吃了些猪脚姜里用黑醋炖得甜烂微辣的姜块驱寒。
    阿仑风卷残云一样把几大盘食物吃完,饭桌上螃蟹的香味一个劲儿往它鼻子里钻。
    两个还不够它塞牙缝的,颇有些意犹未尽,便在徐竞骁脚边打转儿。
    徐竞骁这辈子唯一细心照料的人就是欣柑,连宝贝儿子徐昆都是粗养,何况家里的狗。给欣柑再夹了几筷子蟹黄,冲阿仑抬了抬下颌。
    阿仑会意,把一个空盘子叼过来。
    徐竞骁可不管嘌呤不嘌呤,直接整碟儿倒它盘里。
    徐宁进来收拾饭桌的时候,欣柑已经从徐竞骁腿上下来,俩人斯斯文文坐着说话,阿仑趴卧在他们旁边打盹儿。
    徐竞骁见欣柑今日吃得明显比往日多,他是个溺爱孩子的家长,忖度一回两回,也寒凉不到哪儿去,就吩咐徐宁,晚上让厨房给欣柑做道蟹黄面。
    欣柑谢过他,“爸爸和阿仑也吃。”
    徐宁正要告诉她,很多调味料阿仑都不可以食用,会引发肾脏问题。
    徐竞骁侧额瞥向欣柑,五官秾丽的脸上笑意吟吟,“好。”
    徐竞骁发了话,徐宁自然不敢再有异议,迭声应下,端起盘子往外摺�
    “宁姨。”欣柑跳到地上,又回头看看徐竞骁。
    徐竞骁搁下茶杯,“想怎么着,嗯?”
    欣柑被他看穿心思,顿了瞬,提出请求,“我、我想早点儿吃晚饭。”
    “没吃饱?”徐竞骁将她拉到身旁,摸了摸她平坦的小腹,手掌往上,挪向丰乳之间胃的位置。
    欣柑连忙抓住他作乱的大手,“饱了……”偷瞄了眼徐宁,她低着头,貌似在把手里的碗碟摞整齐。
    欣柑舒了口气儿,脚往后退半步,“我怕路上堵车,早点儿吃完,可以早点出发回学校。”她想赶上第二节晚自习,预习明日上午的课。
    “回学校……”徐竞骁眉梢垂下,盯着俩人交握的手。女孩儿十指纤纤,如刚生出的鲜嫩笋芽,让人握住,就不舍得放下。
    “几点?”淡声问。
    “四、四点半可以吗?”
    对晚饭而言实在太早。话音刚落欣柑就悻悻然,正要找补说其实自己随便吃些牛奶点心应付就成。
    徐竞骁笑了笑,“有什么不可以的?两点、三点都没问题,只要你高兴。”
    他朝一直等他发话的徐宁点点头。除非主人家提前通知,徐宅一日三餐的时间基本是固定的,下午茶和宵夜视徐竞骁父子的需要而定。
    徐宁一离开,徐竞骁就把欣柑揽住,这会儿也不装模作样摸她的胃了,大手一罩,握住她一只胸型挺括漂亮的乳儿。
    怀内之人呼吸一下子变促。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0711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