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213章把逼掰开,爸爸要看你的屄口……(H

第213章把逼掰开,爸爸要看你的屄口……(H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媚色撩人I【短篇高h合集】思来想去,她直接摆烂了 (NP)

    第二百一十三章  把逼掰开,爸爸要看你的屄口……(HH)
    欣柑慢吞吞将膝盖叉开,小手瑟索着,碰了下内裤,彷佛被什么咬了一口,又飞快缩回去。
    怎么湿了……她明明不乐意,心里很难受……只是被爸爸揉了揉奶儿,就流水儿了……
    欣柑迟迟未再有动作,徐竞骁眼梢垂下,投向她腿间。
    馒头似的小肉阜被纯白布料勒出肥美饱满的形状,逼口的位置居然洇开了点点湿痕,看上去更加色糜诱人。
    小骚货,玩玩儿奶就发浪。
    他头脑一热,胯骨前挺,将鸡巴再次捣入她喉管。
    “唔唔……”欣柑小手慌乱地抵着他的大腿。
    “爸爸让你干什么没听见?”徐竞骁摆臀插着她,笑问,“不肯听话,是要爸爸插烂你的小嘴,嗯?”
    话虽如此,操她嘴的肉棒其实不算粗暴,收敛着力度匀速挺送。但手上使的劲儿明显加重,两团雪嫩奶乳被抓得红痕斑斑,又勾指将她一双幼女似的粉透奶尖儿分别从乳晕里抠出来。
    不粗暴,欣柑也承受不了,咽口水都尝到血味儿。
    而且时间太长,脑子发涨,整个人都很累很虚。沙发昂贵,皮料打磨得极细腻,但对她一身娇皮嫩肉而言,还是糙了,膝盖跟针扎似的麻疼。
    她不敢再倔,阖上眼,小手指哆嗦着把裆处小片布料扯到一旁,将自己最私密的器官裸露出来。
    先是微凉,随即被身前人炙热,如有实质的视线灼得穴口抖缩。
    男人的呼吸越来越糜乱、粗重,掺杂着不断咽唾沫的声音,彷佛连空气都变得分外潮腻荒淫。
    “把逼掰开,爸爸要看你的屄口……内裤都湿了,骚屄在流水,对不对?”
    爸爸都看到了……欣柑眼眶脸皮齐齐发热,怔呆数秒,还是抖着手照做。
    她的手嫩,逼更嫩,全是嫩滋滋的皮肉。阴唇沾了些淫水儿,更滑嫩,小手指抓了好几次,才把两片湿哒哒的肥厚唇肉捏住,往左右掀开。
    她拉扯阴唇,连带那道粉幼的肉缝也被带着咧开一个小口,薄嫩的肉瓣一张一合,里面幼嫩得发透的逼肉也随之嚅缩颤动,丝丝透明汁液在徐竞骁的眼皮子底下被挤出,缓缓下滑,晕开小片潋滟水光。
    “水儿真多……里面的肉还在抖……骚屄也想吃鸡巴,嗯?”他口干舌燥,喉结滚滑着,几乎肿胀至极限的鸡巴彷佛又绷大了一圈,马眼翕张,‘噗噗’的不受控地喷出前精。
    欣柑被大股性液呛得泣涕如雨,伸手拼命推搡徐竞骁。
    “忍一忍,嘶……快了。”徐竞骁碾着她的舌根,挺腰狠狠耸动了数十下,随即抽出。
    欣柑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小山一样的身躯压下,将她仰面撂倒在沙发里。
    “爸爸……”她想问徐竞骁要干什么,徐竞骁已拽起她一条腿儿,钻到她腿间。
    “爸、唔啊……”她弓起背,又脱力似的软倒,未竟的问话化作一声娇喘。
    徐竞骁曲膝坐在地上,一手按下她试图并拢的腿,空余的手攥紧即将喷发的鸡巴快速撸动,同时抿唇将她白玉馒头似的小骚阜整个儿含住,舌头灵活地扫舔逼穴每一处软肉,把她甜腻微腥的淫水儿全都裹入嘴里。
    身下不断响起嘬吮吞咽的黏腻水声。
    欣柑又羞耻,又被无法抵御的快感激起放浪的媚吟。
    “别舔……嗯……痒……爸爸……别、哈啊……”她爽得小脸潮红,大腿、屁股都不受控地发抖,大片白花花的肉漾起涟漪般的波澜。
    “水儿真多……骚货,这么喜欢被舔逼?”徐竞骁更觉亢奋,大口吞咽着汨汨漫出的花液,见欣柑浑身瘫软,不再挣扎,便松开她的腿。
    “心肝儿,乖乖……爸爸要你……跟爸爸一起高潮……”他哑声低吼,喘息浊腻凌乱。
    马眼搐缩贲张,阴茎濒临射精,他迫切地想与欣柑一块儿登顶,下手就有些粗鲁,两指捏起绵软的蒂尖儿,狠戾地搓了几下。
    “啊啊!疼啊……不要……”欣柑失声尖叫,那粒小淫肉却乖顺敏感,很快就如徐竞骁所愿地红肿鼓胀,高高翘出阴阜。
    他并未就此罢手,仍狠狠掐住,打着转儿地快速搓捻,一下一下摁压,又将嘴堵至逼口,咬住,牙齿陷入嫩肉,直接用力吸她的逼,将逼水生生从肉洞里嘬出来。
    刺激太大了,欣柑的小腹剧烈痉挛,她凄厉地泣吟,小穴一阵颤抖,大泡水液喷进他嘴里。
    徐竞骁颈喉上下滑伏,尽数吞吃入腹,然后站起来,膝跪进她门户大开的腿心,将鸡巴抵着还在高潮紊缩的湿软肉穴,腰身一挺,残忍地贯穿了她的身体。
    “呜啊……”欣柑忍不住惨叫,弓腰蜷缩成一团,身子濒死般抽搐。
    她先被强制高潮,又被强行插入,快感与痛楚把她的意识完全撕裂。
    此时的欣柑四肢虚软,头脑混沌一片,惘然地盯着虚空中的某点,眼角淌着泪,两条骨肉无力的腿儿敞开,任凭男人彻底塞满她稚嫩的小花径。
    一番暴风骤雨般的肆虐后,徐竞骁尽情地在她小穴里内射、灌精。
    “心肝儿……爸爸好舒服……”精液在欣柑体内喷洒一空,徐竞骁久久都不舍得将阴茎从她的小身子拔出来。
    他抱着心爱的小姑娘慢慢吻着,让她拿小嫩逼含他的屌,拿小嘴含他的舌,俩人赤裸的身体紧紧交缠在一起,彷佛已密不可分。
    彼此毫无距离的亲昵让他沉溺。
    欣柑散涣的神智渐渐恢复,上下都充斥着男性体液的粘腻感和浓冽气味儿。
    “爸爸,我想去洗一下。”她往后仰起脸儿,徐竞骁宽大的舌头从她嘴里拖出,淅淅沥沥带出连串唾液,也不知是他的,还是欣柑的,将二人贴在一起的腮颌颈脖都浇湿了。
    高潮快意消退,口腔,喉咙,和阴道的不适渐渐突显,欣柑有种受刑后的痛楚虚弱,眼睛睁开又阖上,眼眶涌上泪意,她抑遏着忍回去。
    哑涩的嗓音让徐竞骁蹙起眉。
    “好,爸爸抱你去。”
    清洗过后,他没给欣柑穿衣服,把她光着身子放到床上。欣柑没有异议,她太虚弱了,身体各处都很痛,想哭,记起徐竞骁有言在先,她自己愿意的,过后不许哭闹,便继续强忍住,缩进被子里。
    徐竞骁给她倒了杯温水。
    “谢谢爸爸。”她心里存着事儿,随意喝了两口,抬眸看向徐竞骁,怯生生地问,“爸爸,我可不可以……”
    “可以。”徐竞骁不等她说完,直接应了。他坐到床沿,把她揽进怀里,捏起她的下巴,“心肝儿,张嘴,爸爸瞧瞧你的喉咙。”
    就着灯光,已能清楚看到大片红肿。
    他眼皮一跳,“爸爸等会儿就替你安排。”将欣柑放回床上,替她盖上薄被,“身体不舒服,今天就别上晚自习了。明天一早让苏钦送你去学校。”
    欣柑拽着他的手臂,“爸爸,别人会不会……”
    “不会。嘘,别说话。”徐竞骁轻轻捂住她的嘴,安抚她,“没人会觉得麻烦,没人会说你闲话,你的同学都不会知道。心肝儿明儿就正常上课。”弯腰亲了亲她苍白的小脸,“好了,快休息吧。爸爸去打个电话就回来陪你。”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0754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