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219章“爸爸想插烂你的小嫩逼……”(HH)

第219章“爸爸想插烂你的小嫩逼……”(HH)

推荐阅读: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冬岭客穿成恋综买股文里的路人beta民国小公子穿成娃综万人迷我修无情道,师尊恋爱脑王妃他总是寻死觅活瓜气纵横三万里八十年代觉醒娇媳妇大学生会除鬼很正常吧顶流男团幼儿园[穿书]

    第二百一十九章  “爸爸想插烂你的小嫩逼……”(HH)
    “没、没忘……”欣柑被背后的动静吓得啜泣出声,“爸爸,晚上再、再……”
    “急什么?现在先做一次,”膝盖往前,顶开她试图并拢的双腿,“晚上爸爸照样疼你,一定把我的小骚猫喂饱,好不好?”他低声调笑,虎口卡住阴茎根部,巨大的龟头将两片白嫩肥厚的阴唇杵翻,蹭向深处小得几乎看不清的幼缝。
    欣柑脸色惨变,“不、不要,不能进来……还没湿……爸爸,我怕,求求您……”
    他和徐昆都太大了,湿透了做,都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干涩的情况下强行插入,欣柑怕自己会被他撕裂。她怕疼,更怕受伤。
    欣柑深知自己不是天赋型的学霸、学神。每一次优异的成绩,都是持之以恒的自律与努力的结果。高二的课程比高一更难,更繁重。缺一节课,她需要付出双倍的精力才能补上,她连一天病假都请不起。
    “怕,怎么总不肯听话?”
    男人性欲勃发时总有些凌虐欲。她又生得妩媚娇弱,分外欠弄。徐竞骁叼住她一小块儿颈肉,齿根不轻不重地啃碾。
    欣柑被他咬得仰起脸,眼角逼出一滴泪。
    “爸爸原本以为,让你住宿,如了你的意,你心情舒畅,就会乖点儿,学着顺从爸爸。现在看来好像是弄巧成拙了。”  徐竞骁横在她胸脯的手,把她一粒软嫩的奶头抠起,掐住,一下一下往外扯。
    “不要扯……爸爸……呜……疼……”欣柑的抽泣声徒然拔高。
    “怎么?在外面野了半个月,又生出什么奇怪的想法?心肝儿觉得自己是躲得过,还是反抗得了?”
    “没、没躲……”欣柑吃疼不住,含起胸,又伸手去拽他的胳膊。
    “没躲你刚跑什么?”徐竞骁随便她乱揪乱拽,不将她那点子力气放在眼内。大手攫住这颗乳不放,又同时去握她另一颗跳动的美乳,“小骚货不乖乖躺在椅子里,让爸爸给你舔逼,非要跑到地上,像条小母狗一样撅起屁股挨肏,嗯?”
    她乳量太过肥硕,单掌只能将两团奶球的顶端抓住,大股白得发光的奶肉从他掌下漏出,肉波娇颤翻荡,色糜又诱人。
    两边儿的奶头被强行捏在一起的爽意让欣柑娇呼一声,身子微妙地颤抖起来。
    徐竞骁喉结一滑,“心肝儿喜欢磨奶头?”拇指与食指夹紧两粒乳珠,用力一搓。
    乳头的嫩肉薄皮,与皮上微型密集的颗粒齐齐摩擦碰撞,滋生出过电般的麻栗,瞬间弥漫整片胸乳。
    “哈啊!”欣柑无法抑制地媚哦,小腹激烈地往上一弹。
    徐竞骁抵着她阴阜的龟头立刻感觉到湿意,心中一喜,手上继续搓捻她的奶头,阴茎伞状的前端开始一点点顶戳她粉嫩幼小的屄孔。他并不急进,每每把薄嫩肉膜撞得微陷入肉缝,便立刻抽离,浅尝辄止地撩拨。
    阴茎温度奇高,烫灼欣柑敏感的性穴,马眼腺液汨汨涌出,沾满她穴口软肉,慢慢的,也勾出她穴内更多水液。
    男女生殖器研磨、碰触,彼此性液勾兑,挤搅成沫,湿腻腻的性器之间逐渐拉起无数黏亮丝线。
    胸乳和下体的快意层层掠起,源源不断。
    欣柑难以抵御,情潮涌动。
    她动情,徐竞骁更是欲念与爱意汹涌。
    “嗯唔……”少女的娇吟声,与男人越来越粗重的喘息交织在一块儿。
    徐竞骁把唇移到她耳侧,呵着气儿,哑声问,“心肝儿,舒服吗?喜不喜欢爸爸玩儿你的奶子,用鸡巴磨你的小骚逼?”
    “唔……好、好舒服……喜欢……啊……爸爸……”
    欣柑半眯着眼,意识朦胧似蒙了层细纱,不自觉地抬起小屁股,往后迎合他磨逼的动作。
    “小骚猫,又骚又乖。”徐竞骁夸赞地亲她的耳发,额角,手探入她腿根,摁着穴口揉了揉,像颗汁水儿饱满的浆果,一丝腻液被挤压出来,染湿他的手指,“好宝贝儿,水儿真多。”小丫头内外都湿漉漉的,骚透了。
    欣柑的身子丰肉微骨,软韧敏感,堪称尤物。她现在年纪小,略嫌青涩,再过几年,长开一些,发育成熟,在床上怕不是活脱脱跟只狐狸精一样销魂蚀骨。
    往后漫长的岁月里,她都只属于他们父子二人,如同最绚烂的花朵,在他们身下妩媚绽放。
    占有她的欲念蓬勃袭来,再也无法抑遏。他曲指扒开粉薄的肉膜,指腹往内直接碰触穴肉,濡滑,湿热,在他指下蠕缩抖动,嫩得让人心尖儿发颤,彷佛一碰即碎。
    “呃、疼……别……”穴儿被他扯得有些疼,欣柑扭臀躲缩。
    “心肝儿不喜欢爸爸的手指?换成鸡巴怎么样?”徐竞骁早就迫不及待,掐紧她腰眼,猛一挺身,龟头破开湿嫩逼缝,硕长惊人的阴茎一寸寸贯入她的身体。
    恐怖的胀裂感充斥下体,直窜头颅。
    “啊……”欣柑忍不住尖叫,泪液瞬间滚落。
    娇稚如玉的小肉花被男人的生殖器插得外翻,本该羞藏幽处的性穴赤裸裸露出,粉嫩的皮膜撑得发白,透明,可怜兮兮地吞纳狰狞的茎柱。
    细小的红点肉眼可见地滋泛。
    随着徐竞骁抬臀耸胯,阴茎挤开层迭黏连的壁肉,越插越深,血点很快遍布穴缝内外,红得糜艳又刺眼。
    “呃啊……轻、轻点儿……”欣柑不断哈着气,调整呼吸,努力消化下体无处不在的钝疼和酸胀感。
    “会疼?也是。小逼都让爸爸肏肿了。”
    她实在太嫩,又小又嫩,像朵纯白羸弱的小雏菊,既惹人怜惜,又引人采撷。
    徐竞骁眸色幽沉,一瞬不瞬盯着俩人连成一体的性器。少女花穴的皮扯得透薄,穴缝紧咬胀紫茎身,嫩肉紊缩,花液外沁,艰难无比地往内吞含插着它的巨物。
    欣柑人嫩,逼更是嫩得不可思议,彷佛不是固体的,甬壁起伏,穴肉像潮水一样涌上来,无孔不入地缠裹他的性器。
    他舒服得长嘶一口气,“妈的……怎么这么嫩?”逼道紧窒,逐寸绞勒,但肉软嫩得一直在颤。
    低沉男音带着肉欲贲张的沙哑,“爸爸想插烂你的小嫩逼……”腰身狠狠一沉。
    “啊!”欣柑忍不住惨叫出声,幼小的花径被完全破开,塞满,撑成男人生殖器狰狞可怕的形状,每一寸娇嫩无比的肉褶都被撕扯,拉伸至极限。
    身体过度扩张产生的胀裂痛感与女性腔道被完全填满的充盈快感同时冲击大脑皮层。
    她无力支撑身体,虚软着手脚往地上坍塌。
    徐竞骁连忙将她揽住,“站不稳了?”
    一手仍掐着她两颗奶,空余的那只手,肌肉强韧的臂膀绕过她内膝窝,抱小孩儿似的,轻易将人托起,肘抖了抖,两条白腿儿往左右垂下,露出那只被自己插得红肿软烂的小肉逼。
    “心肝儿不怕。”他低笑,大手揉玩着奶子,阴茎尽情地在她汁水淋漓的嫩穴里搅动
    “爸爸抱着你肏。”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0819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