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230章“你们兄弟,叔侄……你们三个,不是

第230章“你们兄弟,叔侄……你们三个,不是

推荐阅读:行路难长官,你抑制剂掉了她来自星际最高监狱恶龙被勇者催更了[系统]女配读心后改选禁欲太子入慕之宾带着全村隐居一万年后顶峰热恋绑定论坛系统后烂尾漫画成为神作救赎小可怜皇子之后(重生)

    第二百叁十章  “你们兄弟,叔侄……你们叁个,不是都操过我了么?”(H)
    用力咬了咬唇肉,“你不是都知道吗?”她浓密的眼睫被泪水浸湿,粘成一绺一绺,似蝴蝶的残翅,濒死般颤动。
    水蒙蒙的杏眼茫然转向车窗外。夜色邃魆,黑幕沉沉压下,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已经很晚了吧?九点?十点?她的同学这时在干什么?寒假第一天,最勤奋的学生都不会做作业,复习。明天不用上课,没必要太早睡,多半是跟父母在灯火通明的家里,一块儿看电视,聊天,撒娇……
    她被男朋友的大伯关在幽暗的车厢,抱在怀内,他的生殖器插入她的身体。
    眼角又撒落一串泪,“你们兄弟,叔侄……你们叁个,不是都操过我了么?”她才十六岁,还在上学的年龄,却跟叁个男人发生了关系。
    徐竞骜默了一瞬,直起身。
    “不乐意,嗯?”触指帮她拭泪。
    “不……”一开口,喉咙全哽住了,她使劲儿摇头。
    并不是说这种事惊世骇俗。社会风气越来越进开放,不可避免的,有些糜乱。就她们这样的重点高中,纪律严明,都有些男男女女,同时交往了不止一个情侣,校内校外的,都有。
    她不是这样的。她性子内向保守,不享受,甚至有些惧怕男人的追捧与追逐。
    徐竞骁与徐竞骜,不论外形,还是家势、身份,无疑都是出类拔萃的男人。然而她只想跟徐昆在一起。与其他男人亲近,就算身体得到快感,她心里却充满了纠结,不安与痛苦。
    “爱你,真心对你,也不行?”徐竞骜低下头去看她的眼睛。
    不是玩弄,不单纯为了满足性欲而发泄、上床。因为爱她,所以想要她,占有她,也把自己给她,与她合为一体。
    无论是他,还是弟弟徐竞骁,其实都不风流,不热衷女色。他们想要女人,要美人,只需吩咐一声,什么难得的佳人弄不到手?
    除了,眼前这个。
    “不行,不行的……我、我不想……”
    欣柑有些单纯、天真,又不过分天真。她与徐昆不一定能够从一而始,如一而终,但他俩相爱的时候,她希望彼此是忠贞的,她不愿意被其他男人碰,任何男人。现在,她连这点都做不到。
    她再次哽咽出声,“伯、爹地……您放过我……欣柑不要,不要再这样……”
    “我放过你,你爸爸肯放过你?”徐竞骜神情恢复淡然,语气也十分淡漠。
    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不需要露出愠色,只是寻常的态度,已给人很强的压迫感。
    欣柑脸色一白,觉得连空气彷佛都被抽空泰半,胸口窒闷。
    徐竞骜眉梢往下压了压,“嗯?”
    “不……”软弱地吐了一只字,已说不下去。
    徐竞骁多次明确表明,他不会放手。他甚至拿她继母继兄作胁,威逼她听话。
    徐竞骜也不再问,双手往下捧着欣柑的小屁股,骨节晰凸的长指陷入肥软臀肉,略揉了揉,雪白的皮肉就印下鲜明的指印。
    他又缓缓一笑,微叹,“肉真嫩。”抬手轻扇。
    ‘啪!’肉浪翻飞。
    欣柑屁股肉量多,弹性佳,轻飘飘一巴掌,就击打出十分清脆的声响。
    欣柑脸泛热意,羞臊,又难耐。
    不是很痛,但他的动作不可避免地带动俩人连在一起的性器。小穴塞得太满,肉挤着肉,细微的动静都能带来鲜明刺激的感觉。
    她咬唇忍下差点溢出口的喘息,怯生生地揪徐竞骜的臂,“等他……等爸爸玩腻了,也许、也许就……”徐竞骁总不能一直与儿媳妇鬼混,等他新鲜感过去,说不定连再看她一眼都厌烦。
    “玩腻?”徐竞骜眯起眼,逡巡她秀美绝俗的眉眼,娇嫩丰盈的身子,轻啧一声,“那宝贝儿也等爹地玩腻你,怎么样?”大手揉开两团丰满的桃瓣,胯骨往前一挺,阴茎紧擦穴壁,一滑动,茎身与软肉黏连刮蹭,扯得汁液淋漓。
    “呃啊……”欣柑颤着身子,压抑地吟哦,细软指头掐入他臂肌。
    “舒服吗?”徐竞骜吻着她的前额,“逼真紧,水儿又多,随便磨一下就很爽。”他扣住欣柑腰臀,将她从大腿提到自己胯裆上方,阴茎往后拉出大半截。茎身黏附了一层湿亮淫液,此时还没怎么抽插翻搅,流动性尚可,缓拉出长长的水丝,挂落徐竞骜腿根,将黑浓的阴毛洳湿了一块。
    欣柑逼口太小,过度扩张,大量毛细血管破裂,此时已经充血红肿,但逼里的肉仍然粉嫩发透。肉壁勒得太紧,一圈半透明的粉肉被强行扯出体外,颤巍巍跟果冻一样,动人极了。
    很难想象有人能生得这么嫩。虽然惹人怜爱,但也容易激起男人潜藏的兽性与凌虐欲。
    徐竞骜眼底一热,抬臀上顶,阴茎犹如一柄巨大的利刃,破开穴内层层软肉,径直插到她身体最深处。
    这一下比刚才重多了。
    “啊呀……”欣柑娇小的身子弹起,屁股被撞得往后高撅,甩出大片白花花的肉波,同时甩起来的还有两只奶子,沉颠颠,上上下下晃个不停。
    她花容失色,还没反应过来,徐竞骜手指收紧,牢牢攥住她的屁股,就这样将她拎起来,提臀挺胯,一下接着一下,又急又狠地顶操她。
    他的阴茎太长,就算没有尽根插入,还是不时撞击她的宫口,那块稚嫩的外颈肉被撞得肿软,上面针眼似的小肉孔一边儿吐着汁水,一边紊阖着往内收缩。
    欣柑从小穴到腹部都酸软无比,腰肢都直不起来。偏她这时身体悬空,只得徐竞骜一双手支撑。
    “啊啊……爹地慢、慢……轻点儿呀……”
    她身子上下左右颠荡不休,找不到可控的着力点,唯有交臂去搂徐竞骜的脖子,也把两颗白嫩大奶凑到他脸上。
    徐竞骜立刻裹了一粒奶头进嘴里,脸颊微陷,用力地嗦着。
    身上那宝贝儿激烈地娇呼,小腰款摆,叫声饱含哭腔,穴内本就又紧又湿,这时被刺激得狠了,层层肥嫩逼肉跟扭毛巾似的死命绞勒他的鸡巴。
    他“嘶”的呻吟一声,爽得尾椎打颤,舌头卷着唾液,湿哒哒涂满她的乳头乳晕,再吸,淋淋漓漓,水声‘啵滋’。也不知有意还是意乱情迷,过多分泌的口液不再往下咽,任凭粘腻的液体漫过唇缝滑落,全然粘附在欣柑剔透无暇的奶肉上。浊白泛光的涎唾在乳根密密堆了一圈,显得分外色情。
    欣柑连声呻吟。
    他吸得太凶了,奶头胀大了两倍不止,颜色艳得刺眼,很疼,但也酥麻得厉害。她低头瞥向自己胸乳攒动的头颅。
    男人左右换着吸,殷红的奶头被拽成长条,在他淡色薄唇间拉扯甩动,真好似婴儿吃奶一样。
    可是,他明明是个年龄足可充当自己父亲的大男人……
    血一下子往脸上冲。
    “嗯哈……吸……轻些……别、别咬呀……奶头……疼呜……”
    她脚弓绷紧,十根精致的脚趾头都蜷起来。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0931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