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235章你忍一忍,让爸爸给你漂亮的小屁眼开

第235章你忍一忍,让爸爸给你漂亮的小屁眼开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二百叁十五章  你忍一忍,让爸爸给你漂亮的小屁眼开苞
    “可以。”徐竞骁转过身,“只要她本人愿意。”他可以强占欣柑,强迫欣柑跟自己在一起,但不会违背她的意愿,逼迫她顺从其他男人。
    徐竞骜仰头望向他拾级而上的颀长背影,短暂地失去了语言能力。
    尽管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欣柑的反应,他弟的反应,今晚该发生的事,都按部就班地一一发生。
    胸膛似卷起一场声势浩大的飓风,“如果早知道……”出其不意问了半句,又戛然而止,笑了笑,脸上带着些许嘲意。
    没头没尾。
    徐竞骁也没有深问。
    这世间就不存在早知道。
    如果早知道徐竞骜会遇袭,险些丧命,他打一开始,也许就不该插手他跟欣柑的事儿——不推波助澜,不阻止,顺其自然。
    但倘若此事不发生,他又绝对不能容忍有第叁个男人碰欣柑,包括亲兄长在内。所以,这其实是个悖论。
    俩人来到欣柑休息的卧房门前。
    “我跟你大嫂的事儿不要声张。”徐竞骜提醒他弟。
    “知道了。”破坏军婚属于触犯刑事责任。他哥离婚,当然是为了保护欣柑。
    离婚后秘而不宣,恐怕是夫妻二人的共识,也能很好地掩饰他哥与欣柑的来往。
    他握上门把手,突然又回过头,“你打算怎么跟爸说?”他指的是徐竞骜遇袭受伤一事。
    徐戎是老当益壮,但毕竟沾上个老字。徐竞骜这个长子在他心中的地位非比寻常。然而想长期瞒住,以徐戎的身份地位,根本不可能。猝不及防从别处得知,受到的刺激更大。
    “过两日,你跟我一块儿回老宅。”徐竞骜颇觉头疼,斟酌着,“透露一部分,隐瞒一部分吧,尽量往轻里去说。”
    他们的爹可不好糊弄。徐竞骁眉心紧锁,再添一层隐忧。
    ‘拉哒’推开房门。
    欣柑早睡沉了。
    兄弟二人的脚步放得很轻。
    徐竞骁跨上床,将她抱起搂在怀内,低头细细端详她恬静的睡颜。
    “自己擅自答应了,嗯?”指腹来回摩挲她小巧的耳垂,“胆子不小。问过爸爸吗?”顿了瞬,唇角提起又落下,“你到现在,都没有心甘情愿答应过爸爸一回。”
    徐竞骁很清楚,欣柑每一次貌似乖顺的迎合,都是他威迫利诱下的委屈求全。但凡有机会,她会毫不犹豫地逃之夭夭。
    他眸光幽深,似落在欣柑身上,又似涣散在虚空中的某点,“是不是因为……爸爸没有去鬼门关走上一趟?”
    徐竞骜眉心蹙起,“胡诌什么?”
    徐竞骁不置可否,大手探到欣柑衣摆下面,摸到她的臀,满手温腻销魂的嫩肉在掌中颤,多得兜不住。
    他笑叹,“肉真够多的。”欣柑四肢纤细,小腰不盈一握,身上每一块肉都恰如其分地长在该长的地方,或者说,长在男人的喜好上。
    他自然喜欢得不得了,干脆侧过她的身子,掀起下摆,不需要蓄意摆弄姿势,少女丰腴的肉臀已高高撅起。
    徐竞骁抬腕轻轻往上一扇,‘啪’,响声清脆,圆臀跟颗果冻似的颤晃摇动,大手又懒洋洋地揉上去。
    徐竞骜眼见白花花的软肉在他指缝溢出,中间诱人的深缝不时被揉开,大片白得刺眼的臀肉里,一点剔透欲滴的粉褶若隐若现。
    他眸色一暗,呼吸蓦地变重。
    徐竞骁低声笑起来,斜睨过去,“好看吗?”
    徐竞骜从沙发站起来,彷佛被什么牵引着,身不由己,一步步走近。
    矮身坐到床上,目光凝在欣柑股间,“很美。”抬眸觑了眼徐竞骁,“你不会只想让我一饱眼福吧?”他的态度转变太快,徐竞骜并未感到受宠若惊。
    “有一件事儿,我一直想做,怕小东西炸毛,迟迟没下定决心。”徐竞骁又在欣柑臀上轻拍一掌,爱极了她臀肉颤颤巍巍地抖动的样子,“她今日有些不听话。你呢,无论如何,毁约在先,你就陪着背这个锅。”
    徐竞骜约莫猜到他的心思,眉梢敛着,不作声。
    “别看阿昆平日又冷又傲,谁都瞧不上,在她跟前,真他妈成了头舔狗,半点儿原则都没有。”徐竞骁手上施力,掰开欣柑两瓣臀肉,粉嫩精致的小菊眼被粗暴地扯开一个肉孔。
    欣柑似是觉得不适,且下体被两个大男人灼灼的视线盯着,即便在睡梦中,也心生紧张、不安,身子微搐微颤。小肉洞像张无牙的小嘴,被带得一下一下地色情紊张,薄褶翕开又阖拢,内里嫩得粉透的肠壁时隐时现,剔透肠肉彷佛也在抖,晕着腻润的湿意。可以想见,她的肠道必定是极其紧致,又滑嫩非常。
    画面太过美好,兄弟二人四只眼睛,目光幽深专注,彷佛要钻进女孩儿淫糜勾人的身体里去。
    徐竞骁喉头发紧,清了清嗓,“阿昆好几次都想动她这儿,她一哭一求,或是主动给他口,这小子就回回都半途而废了。”指尖儿小心地挑拨穴口嚅动的薄嫩肉褶,欣柑小屁股一扭,娇媚地哼唧了声。
    要命。
    二个男人骨头缝都泛起痒意。
    “小骚货,真够敏感的。”徐竞骁哑声笑着,“也是,她这个洞还是处呢。”他低下头去,在欣柑耳边轻喃,“心肝儿,爸爸今儿很不痛快。你忍一忍,让爸爸给你漂亮的小屁眼开苞,嗯?”
    欣柑被他嘴里喷出的热气烘得耳朵痒,小手递起去挠脸侧,又摇了摇头,看上去像在拒绝。
    徐竞骜伸手捻她耳朵尖儿,替她挠痒,“那儿本来就不是正常性交的地方。她又娇气,怕疼得很。如果她实在不愿意……”徐昆再宠疼欣柑,骨子里却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多次尝试,多次放弃,证明欣柑每次都十分激烈地反对。
    其实徐昆之所以没狠下心,一是自己即将出国,对欣柑既愧疚又心疼,也就分外宽容;二来,俩人之后长达数年异地恋,本就是对彼此的一个重大考验,他不愿为了脐下叁寸的享受,令他与欣柑的感情产生裂痕。横竖以后机会多的是。
    徐竞骁不以为然,“就她在床上别扭的性子,这辈子都不可能自愿。”
    他用被子把欣柑裹得密不透风,抱着她下了床,准备打道回徐宅,“你也可以选择不来。”他哥当然可以不与他同流合污,但也意味着之后很长一段日子,他没法儿再碰欣柑。
    “我跟你们一道儿。”徐竞骜拎起西装外套搭在肘上。他不放心欣柑。怕徐竞骁下手没轻没重,把她弄伤了。
    他的本意是约束他弟。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定力,同时低估了欣柑对男人而言,近乎邪异的吸引力。
    后穴被塞进第叁根手指时,欣柑硬生生被疼醒了。
    作者的话:
    就像我之前说的,大伯的内容是往前挪了,兄弟3p就连带挪在父子3p前面了。
    都会写,不用着急。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0968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