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257章“现在低下头,看着爸爸是怎么肏宝宝

第257章“现在低下头,看着爸爸是怎么肏宝宝

推荐阅读:特种兵之二次入伍我的成就系统大有问题我能召唤历史喵我老婆竟是家母的闺蜜狂飙悠闲人生:我有万亩草原户外直播间探秘全球:从发现绿尾虹雉开始离婚后成了神豪吟游诗人混迹娱乐圈

    第二百五十七章  “现在低下头,看着爸爸是怎么肏宝宝骚逼的。”(H)
    “没……唔呃……”欣柑理智上再抗拒,但性器官被男人唇舌亲密吮舔,拿脸庞大刺刺去磨,心理与生理同时备受刺激,青涩敏感的孩子根本抵御不了。
    男人舌肉湿滑,不厌其烦地在逼口舔拨,口腔潮呼呼的热气灌入,粉透的肉孔被烘舔得紊缩嚅动,肉瓣一张一合,黏黏沥沥往外浸出蜜液。
    欣柑眼角逼出生理性泪水,咬紧嘴唇竭力扼制喉间的呻吟。
    徐竞骁唇瓣抿住穴口,津津有味地舔舐她的逼水,舌尖儿顺着穴口翕张,挤入逼缝,直接咂尝她甬道里面湿嫩的逼肉。
    欣柑清晰地感受舌苔粗粝的颗粒来回剐蹭穴内嫩肉,他硬挺的鼻梁,脸部锋薄的骨肉组织在阴阜滑动,反复碾磨着花蒂肉瓣。
    “嗯啊……”她忍不住哼吟出声,双腿酥软如面条一般,完全支撑不住身体,瘫坐在徐竞骁脸上。她身子又颤得厉害,臀肉一抖一抖的,看上去像是撅着屁股,主动拿肉逼去蹭徐竞骁的脸。
    徐竞骁沉声闷笑,“爸爸的小宝宝会自己磨逼了?”
    “我、我没……唔啊……爸爸……爸爸……”女孩儿被情欲侵蚀,语不成调,清凌凌的眼眸蒙上一层水膜,逐渐变得朦胧。
    “嗯,乖乖,爸爸在呢。”徐竞骁眼里泛起笑意,含混地应着她。
    他把口水吐在她逼穴,勾兑着她自己流出的淫液,把秀美干净的小小性器涂抹得泥泞不堪。
    整张脸贴向她臀缝,一边摆动舌根快速地抽插着她,细致地舔她逼里的媚肉,一边抿唇裹住穴口,吸吃汨汨外淌的汁水儿,同时攫紧两瓣肉臀来回摇晃,用自己轮廓分明的脸替她磨蹭黏湿淋漓的小嫩逼。
    欣柑被他玩儿得神智昏沉,微张着小嘴,娇舌伸颤,口液垂溢,咿咿呀呀不停淫叫。
    她放浪的痴态让徐竞骁愈发性欲贲张,不遗余力地讨好她,取悦她,想让心爱的女孩儿在自己身下如花绽放,心甘情愿地把自己交给他。
    如他所愿,年幼的孩子很快丢盔弃甲,尖叫着在他纯熟的唇舌下泄了身。
    徐竞骁细心地把她小逼内外的水液舔吃干净,又松开束缚她手腕的领带,将小姑娘裹入怀内。
    “心肝儿,舒服吗?喜不喜欢爸爸给你舔逼?”单臂抱着她走向一张靠背木椅,另一只手灵活地解着自己的皮带、裤腰,把早已胀硬得发疼的生殖器掏出来。
    欣柑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意识散涣,迷迷糊糊地说喜欢,好舒服。
    “爸爸让宝宝更舒服,爽到喷尿,好不好?”徐竞骁坐到椅子上,让她双腿分开跨坐在自己腿上,俩人面对面地搂抱着。
    这样的姿势,外阴唇被扯开,黏黏腻腻的小逼敞着,能隐约看到逼洞里的一点儿湿滑粉肉。
    俩人混乱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欣柑泪眼迷离,口唤“爸爸”,得到他温柔的回应,才怯怯地说了声“好”。神智不清也觉羞臊,把脸埋进他深凹的颈窝,还小声嘟呶了句,“爸爸,欣柑想睡觉。”昨晚没睡好,高潮过后身体都虚乏了。
    小家伙软得跟团水儿似的,“小乖乖,你先把爸爸睡了。”是真的很乖,没有强颜欢笑,没有委曲求全。她只有沉溺情欲时,才真正地顺从他,依恋他,肯听他的话。
    垂首亲着她的耳发,手探入她腿心,指腹摁揉还在蠕缩的穴口,“舌头拔出来了,小骚逼有没有觉得很空,很痒?爸爸把鸡巴插进去,重新填满宝宝,嗯?”
    怀内的人懵懵地掀眸,眼里湿漉漉,水光潋滟,娇媚极了,“嗯……”
    徐竞骁瞳孔紧缩,心跳剧烈,‘咚咚咚’的,渊沉的爱意突然无法遏抑。
    “宝宝,爸爸爱你,跟爸爸一起,好不好?”再温驯一些,投入一些,别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唱独角戏的可怜虫。
    欣柑声如蚊蚋,“呃……好……”
    “乖孩子。”徐竞骁柔声诱哄,“逼太小了,爸爸鸡巴不好插进去,宝宝自己把逼口掰大些。”
    欣柑歪着脑袋,“啊?”迟钝地消化他的要求。
    徐竞骁手指卡着粗壮茎根,往上一拨。
    ‘啪’,厚沉硕大的冠首拍打在欣柑粉嫩的小穴。
    欣柑小声惊呼。
    徐竞骁牵起她的小手,带着她掰扯小逼幼嫩的入口。
    欣柑糊里糊涂的,几根细白指头笨拙地撕拉滑溜溜的逼肉,胡乱扯了几下,仰起脸跟他说疼。
    徐竞骁不由笑起来,宠溺地哄着她,“可以了,宝宝做得很好。”大手握住鸡巴在她唇肉里滑动几下,沾上湿腻的汁水,“现在低下头,看着爸爸是怎么肏宝宝骚逼的。”
    欣柑咬着指头,脸红红地瞥向他的阴茎。
    那根东西长得骇人,胀硕发紫,青色脉络密布,龟头的褶皮全都撑开了,不停地抖着,马眼贲突,腥膻浓浊的腺液一丝连着一丝滑落,把他自己的阴毛都黏湿了,可见已绷至极限。
    并非第一次见,欣柑还是惊得瞋眸。
    徐竞骁本就亢奋,被她天真直白的眼神盯着性器官,更觉后腰发热,微扯起嘴角,“想它没有?它对心肝儿日思夜想,恨不得日日都插在你逼里。”大手掐着她的臀肉,用力揉得更开,把肉穴外掀出来,“别急,大鸡巴这就来疼你。”
    欣柑震骇地看着鹅蛋似的龟头抵着小得几乎看不清的肉孔,一点点往下压,薄嫩的穴口被插得内陷,肉膜撑得透明发白,毛细血管肉眼可地接连裂开,回红,粉透的肉质眨眼就肿红起来。
    “呜呜……”她捂住嘴,眼角滚下泪。
    “逼太紧了……妈的……爸爸和哥哥白操了你这么久……”每次要她都跟开苞差不多。徐竞骁吸着气儿,“宝宝忍一忍。”一挺腰,龟头猛地破开嫩红逼缝,尽数塞了进去。
    整个穴口都被掼满了,幼小的孔缝撑成一个狰狞的肉洞,皮肉绷紧得要裂开一样,艰难地吞纳入侵的巨物。“啊啊!好胀,好疼……”欣柑哭着扑入他胸膛,“欣柑不看了,不看了……”视觉上的刺激让胀疼感更加尖锐、直接,像钢针一样扎入神经。
    “好,不看。爸爸亲亲宝宝,亲一亲就不难受了。”徐竞骁以唇贴了贴她泪湿的眼皮,往下含了她的小嘴,舌头捣入,也将啼哭呼疼堵住,极尽耐心地与她唇舌绞缠,俩人口液互换,湿淋淋的深吻,水声暧昧色情。
    同时胯腹前耸,龟头继续深入,野蛮地拓凿紧窒的甬壁,破开层层黏连穴肉,一直捅入她身体最深处,把她完全填满。
    俩人的性器官严丝合缝地密贴,绞合,不留一点儿空隙。
    “呜嗯……”
    身体的撑涨疼感与充盈的满足感互相拉扯,欣柑的神智都快被撕裂了。
    徐竞骁闷哼一声,爽得头皮发麻,握起欣柑的小手,带她去摸她自己的小腹,薄滑肚皮凸起一个可怕的鼓包,正是他阴茎的形状。
    “心肝儿,舒服吗?爸爸的鸡巴把你肚子都撑大了。”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1311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