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273章操死你,好不好?哥哥和爸爸把妹妹的

第273章操死你,好不好?哥哥和爸爸把妹妹的

推荐阅读:漂亮NPC在无限流里挖鱼塘福德天官清冷美人手拿白月光剧本[快穿]旗袍主播上恋综后掉马了靠脸上位后我谋反了[穿书]漂亮咸鱼被邪神看上之后[无限]重生过去震八方我带龙傲天幼崽在娃综爆火了轮回殿[快穿]小团宠他脸盲啊

    第二百七十三章  操死你,好不好?哥哥和爸爸把妹妹的小嫩逼……(H,父子3P)
    “骚宝宝,老公也想操你。”他捏开欣柑的小嘴,把她粉粉软软的小舌拖到自己嘴里,像吃她奶那样嘬着,肉嫩滑无比,彷佛入口即化,还一股子婴孩似的甜奶味,他差点儿忍不住要吞入腹中。
    “宝宝,怎么身上的肉全都又香又嫩?”他一边吃她的小嫩舌,一边把自己粗大的舌头堵满她小嘴,挤压翻搅,舔刮她口腔同样软嫩的口壁,吸吮她分泌的香涎。二人唇舌厮磨,口液互换,彷佛连呼吸都融在一起。
    徐昆温柔缠绵的深吻让欣柑有些沉溺,下面没绷得那么紧了。
    徐竞骁掐住她腰臀,龟头破开肉褶紊合黏连的甬道,茎身一点点往小女孩儿紧窄的幼穴里硬挤。
    欣柑可怜兮兮一直喊疼,然而随着男人性器深入,腺体和子宫被刺激着分泌出更多淫水儿,滑腻腻浸泡花径和男人的茎根,尽管始终夹得极紧,徐竞骁倒是越进越畅快,最终顶入最深处,塞满她的身体。
    欣柑白薄的肚皮鼓出一个可怕的大包,隐约可见男人生殖器狰狞的轮廓。她下半截跟撑坏了似的,完全支棱不起来,软绵绵倒向徐昆。
    徐昆笑着接住她,手掌小心拂过她肚子,“小宝宝,老公肏你的时候也这样?再插一根进去,岂不是跟个小孕妇似的?”他在床上同样是如狼似虎,每每把欣柑折腾得死去活来。但自己上阵免不得灯下黑,这样清楚直白看着欣柑被肏穴还是第一次。
    “不……啊慢、呜呜……”欣柑张开嘴只滚出不成调的泣吟。身后的男人一插到底之后,抵着她屁股就是一通迅猛深重的抽插,两片浑圆的臀瓣被压扁,肥软臀肉溢出他大腿两侧,在他又快又狠的撞击下,颠荡起数层白花花的肉浪。
    随着男人大幅度的拔出掼入,她整个人像是套串在他阴茎上,身不由己地前后甩动。小逼外沿一圈粉嫩的穴肉被粗暴地扯出体内,又硬生生塞回穴内,磨成了殷红的色泽,连同穴口也撞得糜红一片,大量湿稠花液被推出,黏黏腻腻晕在上面,乍眼看去,彷佛已被插得血肉模糊。
    徐竞骁喉结滚滑,带着锁骨上下起伏,快感从高速摩擦的性器表皮不断导入脑颅。
    他挺腰提臀,胯骨不断撞向欣柑臀腿,脂白嫩臀被拍击得红肿,成了一颗粉艳肉桃,颤巍巍抖个不停,看上去更加诱人了。
    忍不住握在掌中,用力搓揉,把大团臀肉揉成各种淫糜的形状。
    他揭眸瞥了眼儿子,俯身挨近欣柑耳侧,柔声问,“心肝儿想不想让哥哥也进来一起疼你?”
    欣柑被他干得人都糊涂了,目光迷离睇向徐昆,杏眼泪蒙蒙,微张的唇瓣湿红油润,娇嫩的小穴插着根巨大肉棒,淅淅沥沥也在淌着淫液,整个人就跟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又无辜又骚浪,让人想疼她,更想操烂她。
    徐昆扼起她下颌,“小骚逼吃得下吗,两根鸡巴?”画面彷佛在眼前具象化,他眸色浓黑如泼墨,“操死你,好不好?哥哥和爸爸把妹妹的小嫩逼操松,操大,捅成一个肉洞,再也合不拢,嗯?以后就这么敞着个淫贱屄穴,让咱们父子俩随时随地把鸡巴插里面玩儿。”
    父子俩那套爸爸、哥哥、妹妹的恶趣味又来了。
    欣柑一时也顾不上羞耻,先被徐昆下流可怖的浑话吓一大跳,“不要一起……插……呜啊疼……会疼、疼死的……”
    小穴被塞得很满,既胀疼,又酥酥麻麻的,不断涌上爽意。她身子软烂,哭声娇糯滴沥,两个男人听得骨头缝都发痒。
    徐竞骁在她耳畔凌乱地喘息,又喘又笑,“傻孩子,你哥哥逗你呢。”胯腹急耸,龟头茎身陷入壁肉,一下一下打桩似的往她甬道深处狠撞。
    徐昆掬着她潮红的小脸,一边舔她的唇,一边撸动自己的性器,“妹妹的逼又小又嫩,吃一根鸡巴都费劲儿,真插两根,铁定撕裂。咱们可不舍得这么玩儿妹妹。”
    想到什么,眼皮敛着往下压了压,轻声问,“操屁眼好不好?一前一后,把妹妹填满,肏开了之后很爽的。”
    上一回后穴开苞的痛楚,以及受伤之后种种的不适与难堪浮上心头,欣柑目露惊惧,“不、不喜欢……太疼……”
    这是被操过后面了。徐昆轻易试探出来,心情颇为复杂,不过还是对欣柑的怜惜占据了上风,“好,听你的,不同时插你小逼,今儿也不肏你的屁眼。”探指揉了揉她唇瓣,撬开唇缝往里塞,慢条斯理地搅动她的口壁和小舌,“小嘴给老公含含屌。”
    用口比用后面好太多了,不怎么疼,也不用担心被弄伤,耽误她回去上课。欣柑乖乖配合,腮一鼓一鼓地吮吸他的手指,脸蛋挤得肉肉的,憨态可掬。
    她的反应像个小婴孩,从徐昆的角度看,模样也比往日更显幼态,再别提鼻尖儿始终弥绕着丝丝稚嫩香甜的奶味。徐昆怜爱地唤她“小心肝儿”,“小宝宝”,把手指换成性欲勃发的硕大阴茎,“先给哥哥舔鸡巴。”
    张牙舞爪的一大根东西直怼到面前。欣柑温顺地伸出淡粉小舌,一点点刮扫绷得肿亮的龟头。
    舌头水水嫩嫩,与性器直接碰触,舌肉与腻滑的褶皮几乎黏连在一起,每一下摩擦,都掠起过电般的酥密爽意。
    徐昆舒服得叹息,“妹妹好乖,”宠溺地揉着她发顶,“这么久没给哥哥口,教你的都忘光了?舔舔马眼,就是中间红色的小肉孔,哥哥会更爽。”
    “呃嗯……”欣柑睫毛颤动,听话地把舌尖儿钻进去,湿淋淋的小软舌细致地咂啜里面鲜红的嫩肉。那里跟她的穴儿有点像,一兴奋就流水儿。这件事儿欣柑之前没少做,记忆回笼,一边卖力地舔弄,一边还把不断涌出的前列腺液吮入嘴里。
    那些东西微咸,带点腥甜,不算难吃,就是太稠了,黏黏腻腻,胶在口壁,艰难地往食管下咽。她的口腔很快就充斥着徐昆体液浓冽的气味儿。
    徐昆“嘶”的长声呻吟,爽得腰椎颤栗。
    欣柑塌腰撅臀,头抵着徐昆的胯裆,后面被徐竞骁扣住腰眼肏穴,娇小的身子被牢牢夹在两个男人中间。
    徐竞骁压着她的股缝,一下一下,凶狠地在她穴内挺送鸡巴。欣柑身体被撞得一颠一颠,舌尖儿也被带得胡乱顶戳徐昆的马眼。
    “唔。”徐昆压抑地闷哼,额角青筋跳动,“妹妹舌头操得哥哥好舒服。”
    大手捞起她一团沉甸甸晃动的乳。鸡巴太爽,手上没轻没重,手背粗大的骨头高凸起,瘦长五指深陷入软嫩乳肉。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1511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