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275章她被两个男人吃着奶,肏着逼(H,父

第275章她被两个男人吃着奶,肏着逼(H,父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二百七十五章  她被两个男人吃着奶,肏着逼(H,父子3P)
    欣柑呛得差点儿晕死过去,鼻子、喉管灌满了浆液,火辣辣地痛。
    徐昆的阴茎射精之后,仍然硬挺粗硕,他不拔出去,欣柑只好艰难地往下吞咽。
    徐昆还处于高潮的亢峰,胸膛剧烈起伏,眼下一片猩红。他手有些不稳,微抖着,一下一下地给欣柑抚背,嗓腔全是情欲的哑浊,“乖女孩,咱们慢慢来,别急。”没说准许她吐出来。他对欣柑吃自己的体液有种变态的执着。如果不是实在不舍得,他有时都想在她嘴里撒尿。
    徐竞骁暂时缓住,打着旋儿晃动阴茎浅蹭着她,侧额不落眼地注视漂亮的小姑娘吞食男人精液时柔弱可怜的娇态。
    徐昆生活习惯很好,身体强健,他只有欣柑一个女人,性生活再干净不过,精液自然没有异味,欣柑不算太抗拒,就是量太大,液质过于黏稠,她铆足了劲儿下咽,还是一边吞,一边漏,半张脸都弄得白腻腻的,又黏又湿。
    等她勉强吃完,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脸红红白白,小花猫一样。
    “好难受啊。”她扑入徐昆怀内。饶是这么辛苦,也没说出以后再不许徐昆在她嘴里射精的话。
    徐昆忙抱紧她,“宝宝,你好乖啊,老公真的好喜欢你。”低下头去舔她狼藉不堪的小脸,把沾她腮颌的精液卷入自己嘴里,勾兑上口水稀释,含住她的唇,再次哺喂给她吃。
    欣柑温驯地一点点吞下。徐昆把舌头也撬进她口腔,粗粝舌面扫刮她的口壁,让她更容易咽下。
    俩人唇舌胶缠,唇肉交迭挤蹭,热烈地吮磨,吻得啵滋作响,贴合的唇角拉出无数晶亮淫丝,粘向俩人的颈脖,并不比之前干爽多少。
    暧昧涩情的舌吻看得徐竞骁心跳加速,大手掰开欣柑两片撞得桃粉的丰满臀肉,胯骨往下一压,胀硕阴茎一路破开窄缝,迅速塞满她整只娇穴。刚才她高潮时蓄在穴内的稠热汁液又被挤出一部分,淅淅沥沥滑落二人相连的性器。
    欣柑不长毛,徐竞骁阴毛旺盛,被浇得湿透,纠成凌乱的一绺绺。淫水带黏性,欣柑光洁秀美的小粉阜也粘了不少他黑亮的毛发,看上去淫糜极了。
    “呜啊!爸爸!您、您别……”欣柑猝不及防被他撑得又胀又麻,泣音破碎,十根脚趾头都蜷起来。
    徐竞骁一插到底之后毫不停歇,茎柱深埋在她体内,碾开黏连肉褶,紧擦着甬壁,高频次高强度地反复顶戳捣撞,每一记,龟头都直怼肥嫩敏感的宫颈外口。
    欣柑有些受不了这种凶蛮的操干,胡乱扭动腰臀,“呃嗯,爸爸……好深好重啊……呜呜慢些……不要,不要了……”
    “你是不是忘了,爸爸还没射给你,嗯?”徐竞骁扣牢她腰眼,微弓着背,性器插拔的速度不减反增,“宝宝,你这么乖吃阿昆的精液,等会儿也要乖乖的,让爸爸内射你的小骚逼,知道吗?”
    欣柑被他撞得浑身乱颤,宫口不断被刺激,整个下身酸软乏力,“不要……这么、这么用力……呜唔欣柑站不住……”
    “老公抱你。”徐昆跳下床,攫着她屁股把人举高,揽到自己身上,拽起两条腿儿环盘在自己腰间。
    穴里的性器脱出大半,徐竞骁跨前一步,将狰狞的肉棒硬塞回女孩儿尺寸完全不配套的紧嫩幼穴。里面空间不足,成片花液又被推出,这回儿将三个人挨贴一起的下身都淋湿了,形景越发淫秽不堪。
    欣柑难耐地呼气缓解身体的不适。
    徐昆托起她软弹圆臀,“心肝儿,这也算是抱肏了。”抱着她给他爹操。
    欣柑赤身裸体,像块儿夹心饼干似的困在两个男人中间,把生殖器掼入她性穴抽送的人,正是自己未婚夫的父亲。这种事过于放浪形骸,她只觉得羞耻,摇摇头,拼命忍耐不呻吟出声,脸憋得通红。
    如果可以,徐昆当然不愿意与任何人分享欣柑。但木已成舟,如果他表现出不甘与嫉妒,除了让欣柑更别扭难过,于事无补。
    他低颈舔她胸前一只甩动的乳。
    徐竞骁自下而上顶操着她,她娇小的身子也随之一颠一颠,被抛起又坠落。
    徐昆没有刻意稳固她的身体,只是托起护着,不让她跌下地。他实在爱极了小家伙胸乳屁股乱甩,大团嫩生生的软肉跟果冻似的,抖出一圈圈淫荡的肉浪。
    欣柑急促娇细地哼唧。
    “奶头翘得真高,骚了,嗯?”徐昆掀眸睨视她。
    欣柑不应声,咬着唇,碎碎密密的,压抑地喘吟。
    徐昆喜欢听欣柑叫,但她这副羞怯隐忍的模样又着实勾人得很。他笑着盯她水雾迷离的眼眸,“宝宝给老公喂奶?”
    欣柑眼皮都羞红了,垂着长睫点头。
    徐昆侧额细巡她沾染了情欲,越发媚态横生的眉眼,语气缱绻微哑,“宝宝自己把小奶头塞老公嘴里?老公双手抱着你呢,不方便。”十指收紧,用力揉捏她的臀肉。
    欣柑不止一次被他单手抱着操。明知徐昆糊弄自己,她还是瑟索着手,捧起一颗沉颠颠的乳儿,喂到他淡粉的薄唇上。
    乳粒艳红肿胀,擦着他的唇肉微微颤着。徐昆眼底发热,立刻张嘴叼住,用力往内一嘬。
    “啊……”又疼又酥,欣柑身体打了个摆子。
    耳畔响起一声轻笑,“小宝宝,爸爸也要。”
    欣柑转头看他,神情懵憕,嘴唇湿肿散着香甜的热气,眼眸湿溻溻洇开潋滟水光。
    她被两个男人吃着奶,肏着逼,胸前、腿间全是黏黏糊糊的水声,整个人跟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骚得不行。
    徐竞骁倒抽一口凉气,眸色暗昧无比,“宝宝也给爸爸喂奶?”苍白瘦削的锁骨随着喉结上下起伏,凹弧深邃,性感得出奇。
    他手臂前绕,揉她另一颗奶,抓裹不住的绵软奶肉跟水似的溅出,嫩滋滋,在他指缝颤了又颤。
    “奶子真大,奶水一定很足。”手松开,腕骨轻摆,一掌扇上去,白花花的肉漾起波澜,迅速泛粉。
    欣柑娇软地呼疼。
    “小骚货。”徐竞骁声线低沉带笑,“以后怀孕了,天天喂爸爸和哥哥喝你的奶水,好不好?”
    埋头在欣柑胸前嗦着奶的徐昆肩骨耸动,也闷笑出声。
    “呵,哥哥也很想呢,宝宝怎么说,嗯?”徐竞骁笑意更深,探手往下,把欣柑两片桃臀掰得更开,硕长阴茎迅猛地捣插。
    肥硕的臀被他撞得晃荡不止,臀肉又多又软,层层挤压,堆在他大腿外侧。股缝深处,筋络盘布的紫红肉棒碾着奶白腿肉进进出出。殷红的小穴被插得紊缩,穴口湿嫩肉瓣绞咬茎身,稠腻汁水从肉缝汨汨浸出,又被茎棒撞开,四处黏洒。
    欣柑羞臊极了,想哭,又被俩人弄得酥爽不已,羊脂玉白的身子红晕漫布,粉粉白白,艳得出奇。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1533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