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290章“小东西,好好的,你骚什么,嗯?”

第290章“小东西,好好的,你骚什么,嗯?”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二百九十章  “小东西,好好的,你骚什么,嗯?”(微H)
    徐昆给欣柑洗干净头发和身子,自己也迅速冲了个澡。
    出了淋浴间,欣柑披着浴袍,被徐昆抱到阔大的洗手台上,屁股下还垫了两层厚厚的毛巾,以免硌着她。
    徐昆打着赤膊,腰线往下随意绑着条半长不短的浴巾,正弓着背,拿起吹风筒替欣柑吹干湿漉漉的浓密长发。
    他左臂撑在欣柑腿侧,右臂懒散上抬,并未绷紧,结实的腱子肉就鼓立起来,一块块沟壑分明,粗大的淡青筋络盘布其上,显得更加健硕,强悍。
    欣柑不知怎的,就想起徐昆特别喜欢抱肏,他力气大得离谱,单手就能把她抱得很稳很牢,另一只手不是揉扇她的臀,就是捏她的乳,或是伸到下面掐她的花唇肉蒂……
    脸颊不由泛起热意,忙挪开目光。
    奈何徐昆又高又大,像座小山似的将她从头到脚拢盖住,目之所及,全是他走势夸张的肌肉群,肌理横阔纵深,跟刀刻一样。他身强力壮,又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刚洗过澡,身上就热气腾腾的,冒出一股子撩人的燥意,男性荷尔蒙简直喷薄欲出。
    欣柑觉得空气的温度都被他身体的热力烘高了,胸口有些闷,嘴唇有些干,忍不住喊他,“徐、徐昆……”
    “嗯?”徐昆懒洋洋地应着,手指插入她发丛内,还潮着,她头发厚密,轻易吹不透。
    “有点热。”欣柑细声细气地说。
    徐昆手掌在吹风筒前晃了晃,“不热,再降档,成凉风了,怕你吹了头疼。”以免烫疼她,灼伤她的头皮,他用的已经是偏低的档,温度跟自然风差不多。
    “你,是你热。”欣柑小手抵向他胸前,想把他推开,滑嫩微凉的手心触碰到男人白皙紧致的皮肉,就被烫得“啊”的小声惊叫。
    她正要撒开,徐昆已紧扣她腕骨,把她的手往自己胸膛用力一摁。肌肉坚硬似熔炉里淬过的铁块,按上去还产生强烈的反弹作用,充满了力量感和爆发力。
    欣柑被震得娇喘,身子微微打颤。
    “小手真嫩。”徐昆冷不丁赞了句,声线压得很低,彷佛也微带着喘音。
    他丢下吹风筒就去揽欣柑,“小东西,好好的,你骚什么,嗯?”
    欣柑愣了瞬,随即捂住脸,心虚得都结巴了,“没、没骚呀。”
    “还没骚?”徐昆掐起她下颌,白嫩的脸颊洇着粉晕,圆媚的杏眼微红,眼波一丝一丝的,拉出蜜汪汪的浪荡春意。
    他嗤的一笑,嗓音发哑,“骚得都出汁儿了。”
    “你好热啊。”他凑这么近,肉体散发的惊人热气,潮腻腻的炙烈呼吸,一股脑儿拂向欣柑头脸,她觉得自己要被熏化了,身子酥软,几乎支棱不起来。
    徐昆漆黑眼瞳卷着风暴,一瞬不瞬俯睨她,“欲火。老公想肏你,快想疯了。”探指不由分说地解她浴袍的系带。
    不是才给他口了一回?欣柑急急去拦,“别……你不是刚刚才、才……”小手也是软的,被他轻易拨开。
    “不够。我憋多久了,啊?”如果不是她身体实在不允许,徐昆能操她个三天三夜下不来床。
    浴袍下面是真空的,白花花的女体,娇弱稚嫩,又丰腴饱满;剔透纯净,又妩媚淫艳,如此矛盾,如此绝美,比徐昆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美,让他神魂颠倒,无法自拔。
    “小逼流水了没?”他喉腔暗哑,手掌往她腿间插。
    欣柑下意识并拢大腿。
    ‘啪!’徐昆扬手一巴掌扇下去。
    “好疼。”欣柑尾音发颤,带着哭腔,腿肉被打红了一片,火辣辣地疼。
    徐昆趁机掰开她双腿,并将自己一条长腿卡入。
    “怕疼就听话。”他揉了揉粉嫩的小肉阜,塞了两根手指入内。
    欣柑不敢再拦,咬唇小声喘息。
    里面都是嫩生生的肉,滑得甚至很难判断出水了没有。徐昆将指腹下挪,摁按明显还肿着的逼口,往内缓缓沉入半个指节。
    “呃……”欣柑秀气的眉毛蹙得很紧。
    逼更紧,手指被湿滑肉环死死嘬住。徐昆瞥她一眼,轻啧了声。也不知再过两、三个月,可以肏她的时候,小逼得紧成什么样子,小家伙怕不是要大哭大闹,跟最初开苞似的。
    到底还是心疼她怀孕辛苦,把手指拔出来,举到她面前,两指岔开,拉出几缕透明的腻丝。
    “咱父子仨一块儿都没喂饱你?”他连眼里笑意都染着腥欲。
    欣柑羞得眼角都是湿的,别过脸去,“不、不是……是、是徐昆……”
    徐昆狭眸微闪,把她的脸扳回来,“说清楚,我怎么着你了?”
    “徐昆……好、好看……”飘忽的眼神掠过他光着的,肌理性感紧致的上半身。
    徐昆抬起她拼命内缩的下颌,“见了老公的肌肉才湿了逼?”
    欣柑点点头,唇瓣咬出了发白的齿印,耳畔男人的气息倏的变重,扣着她腮颌的手后挪,抚了抚她的长发,五指微收,扶着她后脑勺,湿软的薄唇覆下来。
    彼此唇肉激烈地蹭迭,连鼻息呼吸都融在一起。
    “张嘴。”沉厚的男低音,带着情动的沙哑。
    欣柑乖乖照做,他的舌头立刻就捣进来,缠上她娇幼的小舌,密不透风地绞住。
    俩人湿淋淋的舌肉紧紧贴合,每一次拉扯,厮磨,都口液黏连,摩擦出缠绵的热力。
    欣柑眼神渐渐迷离,喉腔不时滚出细碎娇吟。
    徐昆眸色愈发幽黯,手指绕了她一束头发在指间,微施力往后一扯。
    欣柑甚少被他这样粗暴对待,俏脸高仰,眼瞳放大,神色难掩惊惶。
    “别怕,嘴张开,张大些。”徐昆沉声命令,声音压抑。
    欣柑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里很抗拒,又不敢不听他的话。
    唇缝刚抿开,大团温热唾液自上而下,黏连着从徐昆的嘴,吐进她口腔。
    欣柑眼角浸着泪,艰难地吃下不断灌入的热液。
    徐昆胸膛起伏渐缓,籍由这种凌虐似的亵昵,终于把贲张的欲望遏捺下去。
    把唇移至欣柑耳侧,勾舌舔着她细白耳肉,轻声问,“就这么喜欢老公的肌肉,嗯?”
    他恢复缱绻的态度,欣柑心里稍安,“喜欢的……”身子仍在控制不住地发抖。
    “一直喜欢?不会变?”
    欣柑怯怯点头,“嗯。”
    “我呢?喜欢我吗?也会一直喜欢徐昆?”
    欣柑掀起眼眸。
    徐昆正目不转睛地注视她。
    感受到他平静面容下的不安,欣柑环搂他的腰,认真地允诺,“喜欢,不会变的。”
    徐昆慢慢点头,一字一顿,“好,不能变,不许变。”再次探手至她腿心,“我对你的心,也不会变。徐昆是你的。”指尖儿缓缓往她濡湿的幼穴里送。
    “呜啊……”欣柑小手抠紧他腰身。
    “心肝儿,你也是我的。无论我爸和我伯肏你哪儿,肏你多少回,你都是我的,我徐昆一个人的,听明白没有?”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82120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