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33章这副样子只会让男人更想凌辱她,撕碎

第133章这副样子只会让男人更想凌辱她,撕碎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原神】联诵(旅行者荧中心向all荧中短篇合集)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

    第一百三十三章  这副样子只会让男人更想凌辱她,撕碎她(HH)
    欣柑懵然又无措地看他。
    徐昆垂首咬她丰润的唇肉,“小嘴长这么漂亮,怎么就不会说话?说得再好听些。”高凸的喉结在颀长瘦削的雪白颈脖来回滚动,看上去很性感,淫欲躁动的性感,“心肝儿求老公内射你,把又热又浓的精液射满你的小骚逼。”
    欣柑不想说这么没脸没皮的话,小脸委屈地皱成一团,紧紧抿住唇。
    “不肯说?”见她又犯倔,徐昆也不动怒,长指捏起她剔透的颈肉,像拎着一只失怙的幼兽,“那就肏你一整天。不知道心肝儿的小嫩逼耐不耐操。”
    “不要!”欣柑脸色微变,“我说,我说。”唇瓣抖着,声如蚊蚋,“徐昆内、内射我,把热热的精液射满欣柑的小、小……”太羞耻了,她急喘一声,双手揉向眼睛。
    徐昆嘴角噙笑,好整以暇地凝眸,从她哭得狼狈的脸,到她被掰得大开的腿心。原本不细看,几乎就无法看清的小幼缝被撑得很大,肉膜撕扯得透明发白,缀满了血点,像只被残忍地剥壳后,强行撕开的肉蚌。
    自己粗长的玩意儿正在这个惨不忍睹的嫩洞进进出出,逼里的肉套在棒身,一次又一次被扯出,一同出来的还有她的淫水儿,一缕缕黏连滴落,把俩人的性器和大腿浸湿了大片,泥泞不堪。
    欣柑哭了几嗓子就服软了,“徐昆内射欣柑。欣柑想要老公的精液……灌满我的、我的……小……骚逼。”声音很嫩,很委屈,娇娇滴滴,让人心尖儿发痒。
    “Good  girl.”徐昆彷佛经历了一次颅内高潮,连语腔都透出一股子餍甘,“好,给你。”他满足地呻吟,“鸡巴,精液,老子这条命,通通都给你。”
    大手松开欣柑的脖子,改扼她的下颌,两指往内一掐。
    欣柑双唇不受控制地张开,烫热浓稠的涎唾随即灌入她的口腔。
    刚被他胁迫着妥协,欣柑对这种狎昵的亲热心生抵触,脸上立刻就浮上异色。
    “委屈什么?嫌弃老公的口水?”
    “一滴都不准流出来,全部吃下去。”
    徐昆盯着她泪水涟涟的秀眸,又往她嘴里哺过去一大口唾液,“想要我的精液,就先吃我的口水。”
    欣柑的嘴太小,被堵得满满当当,铆足了劲儿下咽,还是溢出了近一半,湿腻腻挂满了雪白的下颌和颈脖。
    徐昆就是随口吓唬她,压根不在意漏没漏,还仔细帮她拭擦弄脏的地方,才抱着她往床的方向走,肉棒仍深埋在她逼里,一刻不停地抽插。
    行走的时候,里面骚动得更厉害了,各处都被摩擦,刮蹭,似燃起了数不清的小火苗。欣柑四体百骸都哆嗦起来,一边哭,一边又控制不住咿咿呀呀地媚吟,润白清透的小脸洇染上胭脂般的色泽。
    不管她是兴奋还是紧张,逼里的肉都造反似的绞动起来。徐昆被勒得头皮发麻,垂首亲她艳若桃李的小脸,低声问,“心肝儿,小逼更紧了,肉一个劲儿地缩,是不是很舒服?咱们在屋里走着,再肏一会儿?”他的呼吸也逐渐紊乱。
    欣柑不想做,又怕惹怒他,迎过去舔他的唇瓣,细声细气恳求,“徐昆射给欣柑,想要,好想要老公的精液……”
    妈的,明知道这就是个借口,徐昆还是上头得不行。
    “祖宗,你勾死我了。”徐昆忙扯了她的小嫩舌到自己嘴里含着,几步来到床前,扶着后脑,兜着小屁股把她放置到床上。自己单膝跪在床沿,另一只脚踩地,拽起欣柑一条白腿儿架到自己肩头,胯骨往前一挺,行动间脱出大半的硕烫阴茎又塞了回去,重重捅至她甬道最深处。
    欣柑尖叫一声,娇小的身体被撞得蹦起,往后窜了一大截,被徐昆手疾眼快地攥住大腿,拖回身下。
    欣柑脑海空白了一瞬,失声喊,“徐昆,我不——”她虚疲的身体受不了这样的速度和强度。
    徐昆不待她把话说完,猝然将阴茎拔出,又狠狠插入,窄臀肌肉贲绷,前耸后收,活像个电源充足的马达,速度快得晃出了残影。短短几十秒,已经迅猛地进出欣柑的花穴近百次。
    欣柑的身体被撞得一次次弹起,后窜,又反复被他捞回。
    后来徐昆干脆单手扣住她的腰肢,把她悬空拎着狠操起来。胯骨与囊袋不断撞向她股间,丰满臀肉颤荡出色情的波浪,源源不绝的透明花液从逼缝挤刮出来,被激烈抽动的阴茎拍击成稠腻的丝沫,黏附在俩人的腿根。
    欣柑四肢发麻脱力,下体又酸又胀,头颅被迫朝下垂在床上,血液倒涌至颅顶,压迫眼膜,令她眼前发黑,泪液飙浸。
    “呜啊……不、不想做,再也不要做……好疼,好难过……徐昆……”
    她已经被徐昆发狂般大开大合的抽插干懵了,心里的话一股脑儿冒了出来。
    徐昆眉心拧起,垂眸看她,注意力却被她胸前那对乱蹦乱跳的大奶吸引。奶肉过于肥硕,颠得都变形了,满眼白花花的嫩肉,堆着挤着,滚出一圈圈肉浪。雪峰顶端,两颗肿红乳珠甩来甩去,被甩成了长条形,看上去极度诱人,又无比淫荡。
    “骚奶子,浪死了。”他心头些许不悦尽数转为肆欲,两条腿都跪到床上,庞大的身躯前倾,右臂撑向欣柑颈侧,低头咬了一粒跳得欢脱的奶头在嘴里嘬着,左手掐起另外一粒,没轻没重地往外一拽,将乳粒扯得更长,绕在指间捏玩。
    欣柑的哭声更凄厉了,“疼啊……别、啊……求你……”
    徐昆掀起眼皮朝她觑去,呼吸一颤,瞳孔猝然紧缩一瞬。
    小家伙漂亮的小脸血色全褪了,白得接近半透明,皮下纤细的淡青筋络隐约可见,表情痛苦又可怜。
    见自己看她,一只雪白的小手怯怯地伸过来,葱尖一样纤嫩的小手指,抖啊抖的,似在撒娇,又似在向他求饶。
    彷佛一只被人攥在掌心虐玩的奶猫。
    她怕是不知,这副样子只会让男人更想凌辱她,撕碎她。
    徐昆抓住她的素手搁在唇边狠狠亲了几口,屈着腰往前膝行两步,完全杵进她腿间。他体型伟岸,欣柑两腿儿被迫得左右大分,几乎扯成了一字,插在她穴里的鸡巴也被带着更往她小阴道深处挤。
    “不、不要插……不做……欣柑不想做了……”欣柑把手从他掌中抽出,细白指头揪住他的臂,薄软的指甲泄愤似的掐入鼓突的臂肌。
    徐昆睃了眼,随便她挠。
    他有些艰难地将湿淋淋的鸡巴从她几乎绞成一团的肉穴拔出,只余龟头夹在她嫩缝里,大手揉了揉她抽搐曲张的大腿肉,又凶狠地尽根插入。
    欣柑惨叫连连,疼得小腹高高拱起,又无力地摔下。
    徐昆单手掐住她腰窝,把她整个人钉死在床上,背部弓起,精悍的薄肌瞬间迸出凌厉流畅的线条。沉腰,抬胯,深埋在她幼穴的阴茎开始高速高强度地操干起来。
    欣柑徒劳地推了推徐昆的身体,简直像一座小山,纹丝不动。
    “呜啊……不、不要……好疼……徐昆,你慢、慢……”已喊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人都被干糊涂了,胡乱地抽噎、呻吟。
    她大半个身子被徐昆撞得深陷入床褥,腰肢被铁钳似的五指攫牢,下体被男人巨蟒似的生殖器塞满,感觉像只钉在实验台上,做活体试验的青蛙。
    “你他妈就没有要的时候。”徐昆抹了把她脸上的泪,腰腹激烈摆动,粗硕紫红的阴茎不断在她腿心进去,成片的水液飞溅出来,黏附去他俩相连的下体,又被快速抽送的阴茎拍击成丝沫。他瞥一眼二人生殖器之间黏连的无数腻白丝线,“嘴上说不要,骚水儿怎么这么多?老子鸡巴都被你的水逼泡糟了。”
    “你答应了射……呜呜,好胀……怎么、怎么还一直做?”欣柑被他一再挤兑,也生了些脾气,“说话……不算数……”
    徐昆还挺喜欢她跟自己拌嘴的机灵劲儿,倾身挨向她,“祖宗,不肏你,我怎么高潮?不高潮,怎么射给你?”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你以为我的鸡巴是水龙头,拧开就能射精,啊?”
    作者的话:
    别着急呀,徐昆和欣柑做完,徐竞骁就出场了。
    欣夷光的if线要等主线写完哦。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34519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