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35章你给老子老实点儿,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第135章你给老子老实点儿,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推荐阅读:特种兵之二次入伍我的成就系统大有问题我能召唤历史喵我老婆竟是家母的闺蜜狂飙悠闲人生:我有万亩草原户外直播间探秘全球:从发现绿尾虹雉开始离婚后成了神豪吟游诗人混迹娱乐圈

    第一百三十五章  你给老子老实点儿,别他妈给脸不要脸(HH,爆粗,略变态)
    阴蒂没再被粗暴地玩弄,欣柑终于从窒息般的刺激中缓过一口气。
    一双奶儿被乍松乍紧地揉裹,奶头被搓捏,不能说温柔,但徐昆明显控制了手劲儿,甚至让她觉得有些舒服。
    男人别有用心的,施恩般的反差对待,让单纯的小孩心理防线节节溃败。
    “小母狗,我、我是小母狗……”欣柑再次屈辱地低泣。
    “嘿嘿,祖宗,别哭呀。宝贝儿,大宝贝儿,嘘,这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徐昆听得性致高昂,抱紧她,有力地抽送着阴茎,将她的臀肉撞得‘啪啪’脆响,每一次插拔茎柱,都有晶亮的水丝被茎楞刮出,淫汁儿四溅,嘴里吐出的话更加情意绵绵,“我保证,只是Dirty  Talk,就算有些Domination  and  Submission,也仅限于Oral,玩儿些无伤大雅的情趣。我这么爱你,你有什么好怕的?宝宝相信我,嗯?”
    不信又能怎么样?欣柑只求他别真的伤害自己。
    她含泪点了点头。
    徐昆牵起她的小手去碰两颗肿亮的巨大阴囊,“不是想要精液?”
    “我、我要……”
    就这么两个磕磕巴巴的字,都能让徐昆兴奋,“我的卵蛋里蓄满了精子。你乖,取悦我,就射给你,都是你的,你一个人的。”
    “心肝儿,肯不肯乖?要不要老公内射你的小骚逼,嗯?”
    男人炙热燥乱的气息近在咫尺,暧昧煽情的低语像流水一样洇进耳内,烟熏过似的喉腔远比寻常男性更加低沉沙哑,不断震颤耳膜,性感又缠绵。
    欣柑早被肏得丧失神智,脑子浑浑噩噩。
    徐昆不厌其烦地哄劝,引诱,懵懂的小姑娘为了快点儿解脱,说出了平日绝对不肯启齿的淫词浪语。
    “要精液,要被徐昆内射……”只要他射了精,她就能解脱,能休息。好疼,好累啊,而且胃空得难受。她早饭吃得不少,论理不容易饿,这是过饭点了?徐昆到底折腾了自己多久?
    “呵呵,又不乖了?说清楚,谁要?”
    “骚婊子,小、小母狗要被内射小逼……”
    “小婊子是谁的?”男人的呼吸越来越粗重。
    “徐昆的……我是徐昆的小婊子,小母狗……”
    “对,你是我的。记住,你是我徐昆一个人的婊子,母狗,性奴,只有我能碰,能玩儿,能操。”徐昆眼底烧得猩红,大手用力抓揉她的奶子,把奶头揪长,绕在指间又捏又掐,不时往外一扯,同时疯狂挺腰耸胯,把阴茎一次次顶戳入洞,塞满她水液泛滥的幼穴,“小骚婊子,水儿真多。爽不爽?喜不喜欢大鸡巴操你的小嫩逼?”
    “疼、轻点儿啊……”
    “怕疼就听话。说,喜不喜欢被我的鸡巴操?”
    “喜欢……小逼……喜欢被、被鸡巴……”
    徐昆扼住她的下颌,眸色很黯浊,布满色欲,“被谁操?小母狗喜欢被谁的鸡巴操,嗯?”
    “你的……徐昆……慢、啊,穴儿疼……呜呜……”
    “小母狗……喜欢……被徐昆的……鸡巴操……”
    妈的,跟吃烈性春药一样,简直比射精都要刺激。徐昆嘶着长气儿,修长的颈脖扯出狌狞的弧线。
    阖了阖目,“心肝儿,”几乎贴到她脸前,四目相对,喉嗓有种被胶合的沙涩感,“喜欢被我的鸡巴操,那我呢?喜欢我这个人吗?爱我吗?心肝儿,小乖乖,爱不爱徐昆,嗯?”
    欣柑看了他几眼,咬了咬牙,点头,“爱……欣柑爱……爱徐昆……”唇被她自己啃得斑驳肿红,缺氧般翕动,青青白白的小脸汗水泪水横溢,实在狼狈极了。也就颜值在那儿撑着,换个人,跟鬼也没啥区别。
    徐昆却看得如痴如醉,一双冷长风眸迸发出异样的光彩。
    “我也爱你,小心肝儿……好乖……好漂亮……”轻轻咬住她的耳朵尖儿,“Good  girl,现在就给你。”身体的重心与力量都集中在胯腹,往下施力,欣柑下半身被他压得完全陷入床褥。
    像只被粘在蛛丝里的小虫,欣柑心生惊惶,慌不择路地将臂肘支向床面,把上半身撑起一点儿。
    “慢、轻点儿……”她把手搭向他肩膀。
    徐昆沉默着将阴茎往前一挺,挤开幼窄逼缝,破开一层又一层绞连穴肉,长驱直入,撞向敏感异常的宫颈外口。
    尖锐无比的酸胀感冲击头颅,随后如跗骨之蛆,席卷了欣柑全部感官。
    她的小腹激烈往上一弹,又脱力般跌下,喉间滚出凄厉的尖叫,“啊啊!好疼,欣柑好疼……不要,怎么又……饶了我,啊、徐昆,呜啊,求你……”四肢百骸都在搐搦,小手无力地从他肩头下滑,落在他胸膛。
    茎身外抽,茎楞硬梆梆地逆向刮蹭肉褶。
    欣柑疼得五指猛抓,指甲在徐昆白皙的胸肌划下数道粉色肉楞。
    徐昆闷吭一声,也不去阻拦,任凭她发泄,只是伸臂拥紧她腰肢,安抚了句,“乖乖,听话,忍一会儿,马上射精给你。”一边摆动阴茎,不管不顾地抵着她脆弱的宫门狂捣猛操。
    宫口被撞得蠕动收缩,针眼大小的圆孔在暴力冲击下微微外阖,大股浓滑热汁争先恐后地涌出,淋在他龟头上。每次相触,那个肥嫩湿腻的小骚孔儿都热情地吸吮他的马眼。
    徐昆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被她淫荡的小小宫口吸进去了。
    欣柑酸疼得像有人拿把刀子刮她的骨头。
    她难受得快疯了。
    这一幕不就是刚才的历史重演?
    一而再,再而三……
    彷佛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炸开。
    她已经完全听不进徐昆说的话。
    “不要,我不要了!太深、疼……出去,滚出去……”
    “快了,乖点儿,别乱动。”徐昆眉心拧起,扣紧她的腰。
    “我不啊、啊!骗人,你是骗子!”
    “疼死了,不要再插我……我讨厌徐昆,我恨死你……救命,妈妈,哥哥……”
    “爸爸!爸爸救救欣柑!好疼,呜呜,欣柑好疼啊……”
    每一句话,都精准地戳中徐昆的肺管子。
    “闭嘴。叫也没用,没人能听见。谁他妈都救不了你。”他低斥。
    五层就他跟他爹。他爹的卧室在另一头。欣柑的亲生父亲?要是投生得早,这会儿就是上小学的年龄。
    他白皙的额角无数青筋蹦起,长呼了好几口气,才勉强把火气压下去,松松攥住欣柑胡乱挥舞的手腕,“这回真的快了,没骗你。乖,为我再忍忍。”
    “我不!你现在就出去!”那根东西还在不停地搅,不停地戳。欣柑觉得他把自己穴儿都撑裂了,把里面的肉都搅烂了,不然,为什么这么胀,这么疼?她已经濒临崩溃,大哭着,使劲儿抽回手,反手一巴掌呼他脸上。
    ‘啪!’
    声音很响。
    她小手又软又嫩,人还虚乏,其实不疼,但侮辱性极强。
    “你他妈……”徐昆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才抑遏住没有扇回去,“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阴着脸掐起她腮颌,“你给老子老实点儿,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你打我好了,有本事,你打死我!”小嗓子喊得变了调,稚气未脱的小脸滚满泪珠。
    徐昆心口一窒,像被人往心窝戳了一刀,“谁说要打你了?别老把生啊死的挂嘴边,老子他妈最烦这个。你三番四次把我当孙子似的抽,我动过你一下吗?”
    欣柑歇斯底里地吼,“那是你活该!你活该!”
    声音软糯糯,还带着哭腔,其实没什么气势。徐昆没见过她情绪这么失控,愣了瞬,被她挣开一条腿。欣柑膝盖曲起,用尽全力朝他胯骨踹去。
    大腿刚抬起半截,就被徐昆伸手扣住。踢腿动作扯动红肿的穴口,欣柑疼得浑身直抖,身子蜷作一团,冷汗透体而出。
    徐昆抿住唇。
    是,他是活该,他徐昆犯贱,上赶着爱她,跪舔她,活该被她抽。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42071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