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37章他能轻易压制她的身体,她却能主宰他

第137章他能轻易压制她的身体,她却能主宰他

推荐阅读:[综漫] 找不到尸魂界的路[古典名著同人] 打造五讲四美新魔王[清穿同人] 崽崽能有什么坏心思呢[综漫] 在柯学世界收集库洛牌[亨利八世] 国王要离婚[HP同人] HP寂静之声[崩铁] 社恐被迫绑定乐子系统后[红楼同人] 夺下那把鸳鸯剑[综漫] 最佳自由人今天去白鸟泽了吗[咒术同人] 全咒术界都知道禅院家主被骗婚了

    第一百三十七章  他能轻易压制她的身体,她却能主宰他的喜怒(H)
    “是、是心肝儿,做徐昆的、徐昆的……”欣柑睫毛轻颤,为自己反复的态度,不坚定的立场羞臊,咬着唇说不下去。
    只要她不是存心与他对着干,伤他的心,徐昆从来不舍得让她难堪,“对,是心肝儿,一直都是我的小心肝儿。”舌头舔吮她红肿不堪的唇,“别咬,快破了。”
    欣柑不在意嘴唇的咬伤,水凌杏眼漫开一层湿薄雾气,惊怯似受到凌虐的幼鹿,“下面,里面,好疼啊,徐昆……”那根庞然大物微抖着插在穴内,暂时没有抽动。可是徐昆还没射,肯定还要做。
    欣柑记起小时候生病去医院,最怕的不是打针,吃药,而是皮试。利长的金属针头,挑刺起一块皮肤,把少量容易发生过敏反应的药物注射入内,慢慢鼓起一个圆形小丘。
    皮试很痛,比打针痛多了,是她童年最大的梦魇。
    她此刻恐惧忐忑的心情,跟幼年时,被带到注射室,等待护士小姐给她做皮肤敏感试验的情景,诡异地重合在一起。
    徐昆对她做的事,又远比皮试要痛苦得多。
    徐昆静看着她眼尾微微跳动的小块儿雪肌,感受到她的不安。
    他能轻易压制她的身体,她却能主宰他的喜怒。
    探指抵压她眼角,轻声问,“讨厌我吗?真的恨死我?”
    欣柑偏了偏脸,避过他锐利的眼神,“那些都是话赶话,无心的。”
    “分手呢?”徐昆抬腕拭去她脸上泪水,“还要跟我分手吗?”
    “不分手。”一说分手,他就发疯。欣柑垂下脸,犬齿碾入下唇,咬出疼意,“我说的是气话,当不得真。”
    “我说的是真话。”徐昆突兀落嗓。
    欣柑茫然抬头。
    “你想离开我,得先把我弄死了。”
    欣柑瞳孔收缩。她哭得太久,现在眸子还蓄着泪,看不太清他的神情,彷佛就是寻常散散淡淡的样子。
    “其实不难,”他声音也是淡淡的,甚至带着点儿笑意,“真想我死,我亲手给你递刀子。”
    欣柑后背生寒,身体本能地颤栗。
    如果徐昆拿她的命去威胁她,她只会惧惮。
    偏他拿的是自己的命。
    他似在笑,欣柑却完全看不出玩笑的样子。
    “疯子。”她小声啐骂,害怕之余,也添了些无措与心酸。
    鼻尖儿一涩,眼泪又再‘滴滴答答’地掉。
    不过是谈一场恋爱,怎么就扯到生死性命上去?
    欣柑不想,也不敢去深究,总觉得人生似是陷入了某种漩涡,她根本无力爬出去。
    “嗯。”徐昆懒洋洋地点头,“遇到你,爱上你,我就成了个傻子,疯子。”
    欣柑沉默片刻,“我早就说过,我不要你的命。你长命百岁。”两条嫩藕般的小白臂膀朝他伸出。
    徐昆慢慢递上自己的手掌。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你不是全然无辜。你也有责任。”徐昆握住她的臂,微微施力一拽,把她揽入怀内,牵了她一只小手去摸自己急剧搏动的左胸腔。
    对她生出欲念,对她生出情意,本来是他一厢情愿的事儿。
    但如果她不是这么美,这么可人疼,这么熨帖他的心意,他何至于短短时日,就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这里睡了头凶兽。你让它苏醒过来。你要负责看好它。”
    “这辈子,你哪儿也不能去。”
    “我不会允许你离开我。”
    遇见欣柑之前,他感情上其实是个冷淡克制的人。身体进入青春期就性欲勃发。身边各式美人唾手可得,他宁愿用手解决。到了恰当的年龄,就按照长辈的意愿与门当户对的人家联姻,一如他的伯父,父亲,以及其他徐氏子弟。
    欣柑让他迷恋,让他痴狂,让他理智全无,不顾一切。
    她把他变成了一个不安的疯子,她当然要负责。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欣柑太疼太累,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没事儿,说着玩儿。”徐昆笑笑,正在操穴呢,不适合讨论这么感性的话题,黑眸看向俩人紧密相连的下体。
    欣柑娇幼的逼缝被撑得很大,缀满血点的粉透肉膜艰难地咬含他硕红肿胀的鸡巴。穴口的肉蠕动着,微微往外紊张,沁出丝丝晶莹的花液。整只逼穴被带得像颗果冻一样巍巍颤抖。
    真嫩。
    他小姑娘的逼真他妈极品,晶莹肥美,润腻无毛,里里外外嫩得要命,操起来也是真的能要男人命。莫说射精,射尿,连魂儿都想射给她。
    “小逼被鸡巴肏得很疼,嗯?”徐昆大手揉着她圆翘的蜜臀,将两片丰满的肉瓣掰开,惬意地欣赏她肥厚白嫩的外阴唇被自己的鸡巴撑起,湿淋淋地紧贴茎身,与阴蒂、小阴唇、小嫩穴一块儿,像个绝美的肉套子,熨帖无比地包裹着他的生殖器,供他肆意玩弄,奸淫,最后射入自己的种子,将她彻底侵染,占有。
    欣柑点点头,“好疼,像、像裂开了。”知道他又要继续做,吓得哆嗦起来,小阴道缩得更紧了。
    “没裂,不会裂。宝宝,别绷着。”徐昆被她夹得头皮发麻,朝她同频收缩的臀肉轻扇上去,“逼放松,差点儿废了你老公。”
    欣柑眼泪汪汪哀求他,“真的很疼,轻点儿,好不好?”
    “嗯。”徐昆安抚地吻了吻她的脸,略托起她的小屁股,提臀开始缓慢抽送阴茎。
    欣柑没想到他这次这么痛快,一时都怔神儿了。
    徐昆当然痛快,他的射意已经按捺不下去,没几分钟的功夫。他拿理所当然的事儿去讨好欣柑,也自觉没品,态度更加缱绻,小心地抓起一团奶儿,细细地揉搓,又伸出舌头去舔她的奶尖儿。
    穴儿疼得比之前轻,乳房酥酥麻麻的,极大地缓解了下体的不适,欣柑甚至发出了带些许快意的娇吟。
    “心肝儿,这样好不好?是不是很舒服?”徐昆垂着眼皮,黑沉沉的眼瞳一瞬不瞬盯着欣柑秀美绝伦的俏脸,淡色薄唇叼着一颗嫩红奶头,嘴角滑落几线晶亮湿沫,一直黏连至修长的颈脖。
    欣柑掀起乌睫,视线从他转折锐利的下颌角,移向清晰流畅的颈颌线,存在感十足的喉结在白皙如玉的薄肤下鼓突,来回不停滚动。
    雄性荷尔蒙喷薄欲出,看上去十足淫靡,又极其性感涩情。
    她心尖儿一颤,咬着唇,爱娇地“嗯”了一声。
    媚眼如丝,小嗓子甜糯婉转。
    徐昆脊椎尾一连哆嗦数下,已经是射精的前奏。
    他直起身,亲她敏感的耳后雪肌,大手各握住一颗腻白大奶抓裹,薄韧指甲来回刮拨两颗艳肿乳珠,嗓音因强忍射意而分外压抑,嘶哑,“我呢?我好不好?爱不爱我?心肝儿,祖宗,爱不爱徐昆,嗯?”
    作者的话:
    晚上再更一章,肉就结束了。
    这会儿还没写完。
    一定会更,但说不好时间呀。
    晚的话,大家可以明天早上看。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48983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