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38章咱们一起高,好不好?(HH)

第138章咱们一起高,好不好?(HH)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一百三十八章  咱们一起高,好不好?(HH)
    奶儿好酥,低沉的声腔好像直接震颤在她的耳膜,欣柑扬起小脸打了个激灵。
    他下面动得简直堪称温柔。阴茎掼满穴腔,紧贴着肉壁匀速抽送,烫硕茎身不断蹭碾、撑张甬道肉褶,酸胀感依然明显,同时身体被充盈的满足感也不容忽略。丝丝缕缕的麻栗快意从互相摩擦的湿腻性器表皮传导至大脑皮层,渐渐麻痹了痛感神经。
    “好……徐昆最好了……我、我爱徐昆……啊,好舒服,欣柑好舒服啊……”欣柑含糊不清地应着,眼瞳水气很重,神智已经被持续上涨的快感占据。
    “我也舒服。宝宝的逼好湿,好软,跟融化了一样,裹得鸡巴好爽。”
    滑软的舌头钻入她耳洞,与占着她穴儿的阴茎同频抽插,“小逼的肉在缩,嘶……越缩越紧,爽死了……小宝宝是不是快到了,嗯?”徐昆的声音含含混混,充满潮腻湿意。
    “快……嗯哼,啊啊……欣柑快不行啦……”小人儿也似在融化,软成了一滩春水,唯有性穴与小腹不停地抽,密集地痉挛,已经是濒临高潮的状态。
    “嘶,真他妈紧!小逼不插,自己都在动,一个劲儿吸我的鸡巴,嘬我的精眼!骚货,就这么想要精液?都射给你,好不好?”徐昆凑首去吻她,俩人唇齿相抵,熨热的气息,混乱的喘息,全都搅在一起。
    “心肝儿,宝贝儿,咱们一起高,好不好?”他的语速越来越快,亢奋到浑身发抖,浓黑的双瞳布满血线,有种兽性的凶蛮恣荡,“老公的精液又热又浓,灌满你的逼。骚逼会爽到高潮,喷水儿。”骨节分明的大手用力抓揉她的乳,少女娇嫩的奶儿布满了掐痕、指印,大片裹不住的丰满奶肉从指缝溢出。
    “要不要?小婊子想不想要男人的精液?小逼想不想被滚热的浓精烫高潮?”
    “要……精液……欣柑高、高潮……”欣柑急促地喘吟,小截粉红小舌伸出,微微抖着,嘴巴闭合不拢,几线香涎自嘴角滴落,乳房被抓得很疼,“胸疼……松……”她伸手去推徐昆的臂,推不动,胡乱往下一抓,莹润的小指甲掐入他臂肌。
    “操!真他妈骚……”徐昆浑不在意,随便她挠,仍凶狠地揉玩儿她的奶子,又去吮吃她唇边的口水,后来干脆像条狗一样,伸出腥红的舌头,在她漂亮的脸蛋乱舔乱嘬。
    “小骚婊子,说出来,说清楚。”抿唇在她腻白如玉的小脸嘬出浅浅的小红点儿,“要不要老公内射你?大鸡巴插在你逼里射精,嗯?”
    欣柑的小穴儿,奶乳和脸庞,都被他弄得又麻又疼,又好受又难受,整个人就像在冰里火里不断翻滚沉溺。
    身体早就到了极限,快感仍然能够源源不断地被感官神经接收。小腹和穴儿里的肉跟翻江倒海般,蠕动、缩搐。之前哭得太久,喉头干涩,嘴里发苦,下面的水儿却一直没停止过往外淌。
    “要内射……欣柑里面,逼、逼里……”明明是自己嘴里说出的话,落在耳内,像是离了很远。
    “谁?让谁内射你?叫我什么?”徐昆提臀用力插了她两下。
    欣柑尖叫着打了个摆子,小屁股都抖着缩起来,“疼,呜呜……徐昆、徐……”
    徐昆狭眸危险地眯起。
    欣柑哆哆嗦嗦地改口,“老公,是老公!老公内射欣柑,老公给欣柑喂精液……”她仰起脸儿,扑棱着眼睫把一串串凝结成珠的泪液扇下去。
    不是不爽,但真的太累,太疼了,“我真的不行了……好酸啊……徐昆,求求你……”眼前有黑白光斑交替闪掩,视线渐渐一片模糊,脑子沉得从脖子上耷拉下去。
    徐昆满意地亲了亲她的唇,“乖女孩,现在就给你,都射给你。”胯骨一挺,肿胀到极致的巨大生殖器碾开层层融结一起的软烂逼肉,径直捅到她阴道最深处,撞向宫口。
    “不、不要!”欣柑回光返照般,两只雪白小手激烈异常朝他打去。
    徐昆将她双腕扣住拉到她头顶,“乖,射了。”抵着她宫颈口软荡肉瓣,猛捣深操了数十下,窄臀一抖一耸,一波波灼热精浆在她体内飙射着。
    “啊……好烫……呜呜……”
    欣柑窒息般急喘,已经完全无法视物,眼睛和脑子只剩下无数飞掠的白芒,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体里面接二连三地绷断,四肢与小腹都在自发地扭搐,痉挛。大股水液从失去控制的红肿花穴和针孔般的尿道涌出,淋湿了俩人交媾的下体,她身下的床褥染出大片深色的水迹。
    “床湿了……”她气若游丝地低喃。被热潮渥着,小屁股难受地扭了扭。
    “骚货,水儿真多。”  何止湿了床,他的大腿,小腹,全都沾满了她的淫液、尿液。
    徐昆把欣柑抱起来,让她趴伏在自己怀内,阴茎小幅度往上顶操,极缓慢地在她仍然剧烈绞咬的嫩穴里抽送射精。
    “宝宝,逼好紧,还一直在缩。”徐昆感觉不是自己向她喷射,而是被她造反似地收缩的逼肉把精液从鸡巴里勒出来。
    他撩开欣柑汗湿的鬓发,吻她的耳朵尖儿,低声问,“心肝儿,小逼被灌精爽吗?”
    “爽呀……好、好舒服……”炙热浓液持续高速射入,猛烈击打高潮中的肉壁,欣柑整个心神都被无法抵御的快感挟裹,红唇半启,粉舌外伸娇颤,水色嫣嫣的秀眸似蒙上一层雾气,没有半点儿焦距。
    徐昆侧头仔细巡着她被肏干过度似的痴态,一眼都不舍得眨,“那以后安全期,心肝儿都乖乖给老公操,让老公内射你。”
    他喉结滚了下,“咱们把心肝儿馋嘴的小骚逼灌满热乎乎的精液,好不好?”下流的话,说得旖旎缠绵,呼出的热气一团团洇进欣柑的耳蜗,“每次都让你这么爽,让你小逼喷水,嗯?”没提她两次喷尿的事儿,怕小姑娘脸皮薄,害羞。
    欣柑身子微抖,娇怯怯地“嗯”了一声,仰起头,脸上的红潮越来越艳,眉尖儿也蹙起,“好多,好胀啊……”
    徐昆抖了抖鸡巴,把最后的余精都射给她,笑问,“那舒服不?”目光一瞬不瞬,痴灼地欣赏她一身绯色漫染的细皮嫩肉。
    “舒、舒服……就是、就是……”欣柑觉得身体被塞得很满,有被完全充盈的满足,更有填撑过度的胀痛,“太多了……”白薄肚皮鼓起一个明显的,不规则的包,能清楚看出徐昆性器的轮廓,他灌进去的精液微微流动,引起肚子沉颠颠的下坠感。
    “嗯,全都是老公对心肝儿的爱。”徐昆的手掌覆在她腹部,慢慢摩挲,“肚子被老公干大了,像个小孕妇。”沉沉地笑,喉间滚出闷喘,“以后怀孕了也要让我肏。揣着我的种,露着小逼让我插,心肝儿喜欢吗?”
    “不喜欢。”欣柑蹙起眉。怀孕了怎么能有性生活?太淫乱了,而且伤到宝宝怎么办?
    “不喜欢也得照做。”
    “我不止要干小孕妇的逼,还要吃小孕妇的奶水……”
    ……
    他儿子还挺会玩儿。
    门外的徐竞骁默然转身,抬腿就走。
    徐昆之前说饭菜搁他房间外头,当然不是指放在地上。
    五层除了父子俩的卧室,他们各自的书房,还有公共卫生间,多功能休闲厅和起居室,午饭暂时就搁在起居室。
    他过来提醒俩人用餐。谁知都到饭点了,阿昆还没折腾完。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48983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