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48章“宝宝乖,让爸爸看好不好?”(微H

第148章“宝宝乖,让爸爸看好不好?”(微H

推荐阅读:皇帝错绑宫斗系统后行路难痛感治愈(1v1 sm)荒诞黑夜(NPH伪骨)应召男菩萨 (1V1) H乱七八糟的短篇集( H)工具人女配重生后漂亮NPC在无限流里挖鱼塘福德天官清冷美人手拿白月光剧本[快穿]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宝宝乖,让爸爸看好不好?”(微H)
    欣柑的下巴和手上的针口都被徐竞骁捏得很疼,成串泪珠在漂亮的小脸上翻滚,妩丽杏眼洇出湿蒙蒙的一点水光,懵然又仓皇地与徐昆相对,“哥哥……”
    嗓音娇软含糊,身子控制不住地抖,一双白花花的肥嫩奶儿被带着荡起细漪般的肉波,两朵小粉花儿随之一颤一颤地跳动。
    看上去楚楚可怜,又有种说不出的妖媚勾人。
    徐昆气息紊乱,凑过去,曲指轻弹雪团顶端两抹软红,漆眸掀起,低声问,“心肝儿想要么?想不想哥哥吃你的奶子,吸你的小奶头,嗯?”
    被他吃奶儿没什么,可是爸爸还在呢,太羞人了。
    “哥哥,我……”欣柑不敢直说,泪眼婆娑地凝睇徐昆。
    徐竞骁有些不耐,叼了点儿她耳朵软骨,“没听到哥哥问你话?心肝儿别淘气,快求哥哥帮你止疼。”
    耳骨似被针刺了下,欣柑此时莫名地怕他,不敢再拖延,抽噎着看向徐昆,“哥哥帮欣柑,哥哥帮欣柑……呜呜……”
    徐昆只当她针口疼得厉害,“帮,怎么舍得不帮?现在就让你舒服。”濡湿舌头伸过去舔了舔她粉嫩的奶尖儿,柔声问,“这样好不好?”
    欣柑身子一酥,声音发颤,“好、好的……”耳畔是徐竞骁变得有些促的呼吸,她倍觉屈辱,眼角又滑下几滴泪。
    徐昆着迷地盯着她恢复些许血色的小脸,“小乖乖,别哭,哥哥让你更舒服。”双手一合,将两颗奶子挤到一处,肥腴的奶肉往内压紧,一对肿翘的奶头娇怯怯地交碰上。
    徐昆把两粒乳珠一同夹在指间,用力搓了搓。
    奶头被捏在一起,娇嫩无比的肌理互相摩擦,连上面微不可见的小颗粒都在蹭刮,碰撞!
    刹那间似有数束电流掠起!
    欣柑激烈地娇呼一声,身子软塌塌倒到背后的徐竞骁怀内。
    徐竞骁沉昧轻笑,将她紧紧拥住,凑首去吻她耳后雪肌,悄声谑戏,“小浪货,这么爽,嗯?”
    徐昆趁机挨近她胸前,唇瓣一抿,将磨蹭得更为肿艳的一双红珠同时嘬入口腔,柔韧软滑的舌头灵活地缠上去,将乳晕和肉粒舔得黏腻透湿,舌尖儿飞快地绕着根部来回勾舔、拨动。两个乳头被拔得不停地打转儿,反复摩擦蹭碰,皮下组织越来越硬,舌面渐渐触到皮表细小绵密的颗粒感。
    彷佛无数的微电在胸乳交窜游走,结成一张快感的罗网。
    “嗯啊……好酥……好麻……”欣柑像只发春的小母猫般浪叫不止,小嗓子拉得又细又媚。
    两个男人都觉销魂蚀骨。
    徐昆将湿漉漉的乳珠吐出,忍不住抬眸去瞧她
    那小娇人水润的眼儿一片迷离,殷红的小嘴一张一合,几线亮晶晶的香涎自嘴角滑落,垂挂在雪似的腮颌。
    徐昆吮干净她脸上的口水,哑声问她,“心肝儿,舒服吗?”
    “舒服呀……好舒服……徐昆……”欣柑觉得自己好像又烧起来了,眼皮很热,脑子昏昏沉沉,什么都抓不住,言行都只是顺从身体的本能。她将鼓涨涨的胸部挺得更高,往他嘴里拱。
    徐昆唇弧勾起,“想哥哥继续吃你的大奶子?”
    “要啊……哥哥快吃欣柑奶儿……”
    “骚货。”徐昆爱得不行,心里更是欢喜,立刻顺着她的意,低头就含了一粒奶头。
    徐竞骁眼眸眯起,近距离欣赏儿子跟小孩吃奶似的轮流嗦着欣柑的奶头,彷佛是怕奶水溢出浪费,含着一粒的时候,他总是将余下那粒紧紧捏住,堵住出奶孔。
    尽管二人都知道欣柑并没有奶水。
    视觉上却分外刺激。
    小小的乳珠被反复地含吮又吐出,颜色越来越深,肉粒越来越胀,最后成了两颗鲜妍夺目的熟葡萄,与脂白肥嫩的乳肉一起,在徐昆浅红的唇缝吞吐不休。
    淅淅沥沥的涎沫自他的嘴角滑落在欣柑的奶儿上,堆了白腻腻的一圈。
    徐昆的鸡巴硬得几乎把裤裆捅破了。
    他在他爹面前向来肆无忌惮,仍旧叼着欣柑一粒奶头,伸手往下拉开裤链。
    阴茎猛地弹出,铃口大开,涎露凝结太快,呈丝线状往外滑落,龟头已经肿到发亮。
    徐昆修长的指骨卡住茎身,用力撸了几下缓解胀意。
    双手都被占着,抬眼瞥向他爹,“爸,把心肝儿睡裤脱了,内裤也一块儿脱掉。”
    徐竞骁勾指捏住欣柑外裤裤腰与内裤的一角,一同往下拽,淡声提醒,“里面还没痊愈,不能插进去。”
    “我是禽兽吗?怎么舍得再弄伤她。”徐昆看向美目朦胧的欣柑,“心肝儿别怕,我就磨磨逼,不会弄疼你的。”
    腿间一凉,裤子被迅速扯到臀下。欣柑涣散的瞳孔终于聚焦,大颗泪珠滑落脸颊,“不要,不要脱……”小手揪紧自己的裤子,怕徐竞骁再次动怒,并不敢用力,目光怯生生地转向他,哀求地喊,“爸爸……”
    “怕我?”徐竞骁摸了把她滑嫩的小脸,“还是怕我看见?”
    欣柑抽噎着摇头,“别、别看……欣柑害怕……”
    徐昆也顾不得玩奶儿撸屌了,安抚地吻了吻她的脸,“怕什么?我爸这么疼你。心肝儿不喜欢我爸,嗯?”叁两下把她内外两条裤子都拽掉,扔到床下,又去掰她夹得紧紧的腿儿,“乖乖松开,让我先看看小逼还有没有流血。”
    “没有不喜欢爸爸……但、但不行,不行的……徐昆,求你……”欣柑忍不住又伸手推他。
    徐竞骁这回眼疾手快攥住她左手腕,不让她再磕碰针口。
    欣柑张惶抬眸,撞入徐竞骁眼内。
    他茶色眼瞳笑意掩映。
    欣柑那句“没有不喜欢爸爸”,令他十分愉悦,轻轻挠了挠她的下巴核儿,“可是爸爸都看过了呀。下午是爸爸给宝宝洗的澡,不记得了?”
    欣柑先是震骇,继而满脸惘然,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你身上的睡衣裤还是我爸给你换的。你当时还谢我爸来着,都忘了?”徐昆漫不经心地补充。
    欣柑张了张小嘴,脑子乱糟糟。
    爸爸和徐昆都没必要骗她。
    小时候,父亲欣夷光每天都替她洗澡穿衣服。
    可是,她现在已经长大了呀……
    徐竞骁狭眸眯起,细细巡着她秀美稚气的眉眼,凑近她脸颊,“爸爸也担心宝宝的身体,让爸爸也陪着你,好不好?”
    欣柑侧着头瞋眸。
    有点呆,很可爱。徐竞骁嘴角噙笑,“宝宝乖,让爸爸看好不好?”
    “爸爸要、要看……爸爸看欣柑?”欣柑舌头打结。
    “爸爸是阿昆和心肝儿最亲近的人,不是吗?你们做的事儿,为什么不能让爸爸看见,嗯?”
    他脸色平淡,彷佛这是一件吃饭喝水般稀疏平常的事儿。
    欣柑有些迷怔,反而不知所措起来。
    徐昆见她一脸懵懂,怜爱地亲了亲她,“宝贝儿,你真是招人稀罕。”
    一低头,目光落在她腿心。
    “心肝儿的小逼跟心肝儿一样可爱。”他伏低身,也亲了下恢复白嫩的小肉阜,指尖儿挑开弧形肥美的外阴唇。
    小东西除了还有些红肿,看上去真是漂亮极了,连小唇上一点儿透质的肉褶都齐齐整整,秀美无比,像件巧夺造化的艺术品。刚才被玩奶儿,小家伙叫得那样,已经是湿了,果冻似的蚌肉此时俨然水意淋漓,随着主人急促的呼吸,一抖一抖地颤动,泛起潋滟的腻光。
    “心肝儿,你人长得美就算了,逼也生得这么好看,就他妈离谱。”他掐起欣柑的下颌,“说,是不是狐狸精变的?跑来勾引老子,嗯?”
    作者的话:
    日常来一句《让子弹飞》的台词:你给我他妈的解释一下,你他妈的到底写的是他妈的什么玩意儿?
    真的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玩意儿。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84765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