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51章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处境是何等不堪

第151章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处境是何等不堪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一百五十一章  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处境是何等不堪
    “怎么的?老公一根鸡巴满足不了你?”徐昆掐过欣柑的下颌,让她看向自己,“我爸的鸡巴不比我小。骚货,你确定自己的小屁眼吃得下两根,嗯?”埋她体内的手指指节曲下,在紧窄娇嫩的肠道旋动一周。
    “呜啊……”拓展的宽度加大,欣柑下身剧烈搐搦,难受得差点厥过去。
    徐竞骁瞥向她额角豆大的冷汗,很是心疼,轻斥儿子,“你悠着点儿。”大手拭抹她满脸的泪水和汗水,又问,“不是说就在外头磨一下发泄出来,怎么又改变主意要动她后面?”
    徐昆瞅着欣柑的难受劲儿也心疼起来,插在她菊穴的手指不再乱动,只是不徐不疾地小心做着扩张,嘴里有些散漫地应他爹,“舔着舔着,性致就上来了。早晚要弄的,也就疼一回儿。”
    在外面隔靴搔痒地磨蹭,哪有真枪实弹操穴来得痛快。
    有最好的,他为什么要将就?
    低头去亲欣柑的脸蛋,“心肝儿乖乖的,别怕,也别闹,咱们慢慢来,不会很难受的。”觉得她小脸的温度沁凉,不由把自己的脸贴上去替她捂一捂。
    “不要,我不要!”
    欣柑脑子再迟钝这下也听明白了,除了害怕,更多的是愤怒,伸手推开他的脑袋,“你今天已经做了好久……我身上还好疼,你、你欺负人……”
    她实在气得狠了,细细的血管在她薄嫩的颈脖皮肤突起,十根手指抖啊抖的,连两只小拳头都握不住。
    徐昆被她异于往常的反应吓了一跳,鸡巴都蔫了一半,忙把手指从她后穴抽出来。
    动作急了些,欣柑疼得两眼发黑,劈头盖脸朝他打去。
    徐竞骁扬手扣住她双腕,蹙起眉,怜惜她身子柔弱,一再遭罪,语气仍然温蔼,“有话好好说。心肝儿乖,不可以对哥哥动手。”
    两个都是他的祖宗,心头肉,头疼地揉了揉额角,看向儿子,“她后面是没受伤,可她还病着呢。再开一次苞,不怕她又烧起来,病上加病?”
    徐昆其实已有些悔意。
    他原本是要抚慰欣柑,让她别对自己弄伤她的事儿心怀芥蒂。谁知道精虫上脑,正事儿没办成,反倒把她给惹毛了。
    但欣柑刚才分明又想扇他耳光,徐昆懊悔之余,也有些难以启齿的,隐秘的委屈。
    不过他再怎么着,还是先牵过欣柑左手,仔细查看没有继续出血,才半打趣半抱怨地对她说,“祖宗,不带这么冤枉人的。时间长,那能全赖我吗?等你洗澡,帮你放松、舔湿,就花了一个多小时。动真格的时候,也是怕你疼,怕你受伤,做做停停,你自己算算,对不对?我他妈统共就射了一次。”跟伺候真祖宗似的,结果倒好,还是把这小祖宗给弄伤了。他找谁说理儿去?就他妈冤,比窦娥还冤。
    “胡说,你、你明明……那个……是、是两回……”欣柑更生气了,然而当着徐竞骁的面谈论性的话题,又让她倍感羞臊,小脸红红白白,语气娇娇怯怯,不显跋扈,倒是别样的娇媚俏丽。
    徐昆的火气全下去了,把半硬的鸡巴塞回裤子里,凑近她小脸,亲昵地逗她,“咱们是第一回做,可我也不是第一次在你逼里射精,怎么迷迷糊糊的,连我射了几次都数错?以后是不是连谁在操你,都会弄错,嗯?”
    徐竞骁眸光一闪,垂下眼睑。他不后悔肏了欣柑,但让儿子替自己背锅,难免有些心虚。
    欣柑越听,眼睛睁得越大,眼眶已然通红,唇抖得厉害。
    徐昆暗道不妙,未等她发难,就率先认怂,“好了好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心肝儿说几回,就是几回。”她年纪小,又单纯,被自己操得神志不清,搞错了也不稀奇。他一个大男人,跟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这就是天下大部分男人的通病。不耐烦与女友掰扯,直接认错了事,偏又不够走心,把敷衍和糊弄都写脸上了。
    欣柑气得头目森森。
    她怎么可能记错徐昆做爱和射精的次数。
    第二次时,他依旧插得那么凶,把她给疼醒了。这人在床上跟头发情没有节制的野兽差不多,又狠又蛮,做的时间长,射精持久,量还特别多。两回肚子都高高鼓起来,跟怀胎几个月的孕妇似的,里面装不下,流了一部分出来,又弄得她屁股和大腿都湿淋淋,黏糊糊……她印象特别深,想忘都忘不了。
    长辈在场,这些话梗在喉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她憋得身子都打起战栗。
    “别急呀祖宗,”徐竞骁忙拥了拥她,笑着开解,“都是小事儿,记没记错都不要紧的。哥哥是不对,不过既然他知错,道歉了,心肝儿就原谅他,嗯?”
    他和稀泥的态度不啻于火上添油,欣柑忍无可忍,“哇”一声大哭起来,“你们、你们欺负人……”她推扯他环揽自己的胳膊,踢着腿儿,要从他身上下去,“我不要留在这儿……我要回家……”
    坐对面的徐昆眉心一紧,轻易握住她虚软的手腕,往上拽过她头顶,“回家?”他语气压抑,扼着股要泄不泄的戾气,也是真的疑惑,“你他妈打算回哪个家?”
    她的亲人都不在国内;四中是全寄宿学校,假期确实可以申请留校,但需要提前一个月报备,让学校统计人数,安排食宿,方便管理。欣柑寒假要跟自己回家,自然没有报备申请。
    欣柑眼怔怔望向他。
    是啊,她能回哪儿去?学校要到开学才能提供住宿;亲生父母早已去世;继母继兄远在大洋彼岸。无论是她与继母继兄原本住的房子,还是继母为她买的房子,虽然持有门卡和钥匙,里面都空无一人,她自己一个,怎么敢住……
    “嗯?发什么呆?”徐昆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视线不自觉瞟向她白得扎眼的胸膛。
    欣柑的双手被他扯起过头,一双滚圆的奶儿往前挺起,因太过夯沉,微微垂下,惯性作用,仍在一摇一晃地摆动。白花花的奶肉软腻如融雪,泛着细碎的,涟漪般的肉波。两粒奶头肿硬翘立,也微微抖着,被他吸得狠了,颜色殷红似血,鲜妍夺目。
    “心肝儿,奶子比咱们刚认识那会儿还要大。”他目眩神迷,情不自禁揉上一颗,两指往上夹住奶头,“勾死我了。”怎么都玩不腻,吃不够。他俯身伸出舌头去舔另一粒。
    猩红的舌尖儿与艳红的奶尖儿颤悠悠地贴上。
    欣柑娇喘一声。
    徐竞骁呼吸微滞,一眼不眨地谛视儿子把玩欣柑的奶子,清了清嗓,笑问,“你们认识才几个月,你揉大的?”
    徐昆咂咂有声地嗦着欣柑圆鼓鼓的奶珠,指尖儿施力,一下一下地将另一粒反复往外扯。
    欣柑吃疼,含胸后缩,徐竞骁肌肉紧致的胸膛紧贴着她背脊。
    徐昆含糊地应,“除了我,学校里还有哪个男人敢碰她?”笑了一声,“不过她奶子原本就大。”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把大团奶肉像揉面团似的抓了几下,“确实又大了不少……妈的,再过几年还得了?要了你男人的命。”
    “徐昆——”欣柑涨红着脸儿打断他的胡言乱语。
    “怎么?”徐昆从她胸起抬头,打量她的神情,“不乐意了?担心?”
    欣柑一愕,她担心什么?
    “心肝儿,你奶子长再大,老公都喜欢。别瞎想,啊?”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别说了,不许你再说!”欣柑摇着头小声抽噎,
    徐竞骁在她耳畔沉沉地笑。
    欣柑扬起婆娑泪眼,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处境是何等不堪。
    徐昆与他父亲仍然衣冠楚楚。
    她的睡衣散开,胸罩推起勒在腋下,裤子直接被剥了,下身光溜溜裸着,就这样在两个大男人眼底下,恬不知耻地敞着奶儿,露着小穴儿。
    可是,这也不是自己愿意的呀。
    俩人非要这样,她力气小,根本反抗不过。
    她明明说了好多次不要。
    是因为自己的亲人都不在身边,无依无靠,所以他们才罔顾她的意愿,肆无忌惮地欺负她?
    如果她的爸爸还在,她必然不会置身如今的境地。
    爸爸会陪着她,保护她,骄纵她,儿时的记忆里,他对自己爱如珍宝,千依百顺。
    在爸爸身边长大,她也许会调皮一些,没那么乖,可是也会更开朗,更果敢,不想做的事儿,有勇气说不,有胆量去拒绝。
    那么她就不会在这么小的年龄谈恋爱,遑论心不甘情不愿地与男人发生关系。
    悲伤,无助,惘然,愧羞……种种情绪窜上心头,在混乱的脑海激烈撕扯。
    欣柑病弱的身体也到达极限,双眼往上一插,仰面晕厥了过去。
    作者的话:
    大家端午节快乐!
    没法儿加更,写不完呀。不过这章比较长,算是加更了半章?
    上一章的章节数写错了,谢谢提醒哦。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92835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