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日”好(H) 作者:想吃多多肉

    重生之被男神扑倒了21-25

    好痒,痒入骨髓的痒!被快速捣弄了十数下就痒到了颠峰,穴内一绞一麻,像是数以万计的虫蚁从深处钻了出来,四处奔散乱咬……

    她浑身发软,身子却被那酥痒到极致的感觉逼得不停扭动,她觉得下身不再属于自己,坏掉般不停的收缩痉挛,一阵阵的酸麻不断传到身上每一处。她意识中一片混乱,不应该,怎么会,这究竟是什么感觉。啊,好难受,却又好舒服。她快要溺死了。

    岑米米何曾见过这种架势?就算是前世最亲密的未婚夫,相亲认识的,两人都是慢吞吞的性子,男方又是温文尔雅的正人君子,哪会这般凶狠又强势地对她?

    湛蓝在她胸前抬起墨眸,盯着她明艳的俏脸,女孩在她手下妩媚迷离,分明是欢愉到极点了。他双眸更红,下腹一片火热,只想狠狠的肏她、干她,贯穿她!含吮着乳肉的薄唇‘啵’一声松开,浑圆的乳肉被舔得一片湿润滑腻,乳波晃荡不休,被吸肿的艳红乳珠上上下下的跳动,在她体内刮扣媚肉的三只手指抽出来时,一大滩蜜水喷洒乱溅出来。

    “米米,给我好不好?”湛蓝搂着岑米米的身子,是说不出的强势。“你也很喜欢不是吗?”

    岑米米初碰情欲,遇到就是湛蓝这种野蛮霸道的狠角色。心口微微一颤。

    湛蓝见着岑米米恍恍惚惚地也没当回事。趁机解了自己的裤子,再次压了上去。湛蓝不否认自己这时候有乘人之危的嫌疑。

    男人然后抓着她的腿,摆成了一个“m”型。这个姿势,她再也无法夹紧下身,蜂拥而至的蜜液,瞬间就把内裤打湿大片。湛蓝的目光注视在那里,视力优良的好处就是,可以清晰的看见内裤中心印出花穴的形状,肉贝合并处的细缝,探出头脑的肉芽。甚至是花穴里蜜液往外翻滚时,两片小肉芽张合关闭的蠕动趋势,都完美的呈现出来。

    岑米米的腿心在抽搐,被湛蓝看着慢慢泻出蜜液,有种对方看着自己小解的感觉。那是一种极为令人羞耻的举动,.就算拼命去忍耐,去抵抗,也不能阻止蜜水变成溪流,滚滚流出,反而越来越汹涌

    “湛蓝……不要看……”岑米米极尽全力想要收紧下身,但是根本无济于事。湛蓝的目光太过直白,仿佛已经化作坚实的肉棒,在不断的强奸她的身体,还有理智。

    “羞耻?那你下身的水,为什么越流越多?怎么会有这样敏感的身体呢?”湛蓝的瞳孔极暗,连光线都隐没了。他边说话,手指顺着花穴处的细缝摩挲。是刺激着她的身体,不断分泌出湿滑的蜜水,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在岑米米身上蔓延。

    “嗯……别……疼……”岑米米极力压制住自己的声音,湛蓝四处点火的行为,她根本无力阻止。身下也传来了令她颤栗的快感,呻吟声已经涌上唇齿之间,就要阻止不了了。

    重生之被男神扑倒了(二十二)

    湛蓝血气方刚,直接抬起洛子维的两条腿分开身体两侧,因为打开的动作,细缝裂开一道缝隙,可以清楚看见,蜜液滚滚流出的时候,两片小肉芽在拼命的蠕动。湛蓝一手探到她的下身,将穴口的两片嫩肉分开。坚硬的热铁抵上去,然后一下子插到最深。

    湛蓝只觉得自己的小兄弟被千万团软肉包裹着,那花道紧得不可思议,想要直直往前沖,却根本找不到道路,只能自己一寸一寸去开垦。岑米米却是痛的深深皱起了眉头。

    又粗又长啊,一下子顶到子宫口啊,要是遇上那些性事老手绝对是享受,岑米米只能难受的份。

    湛蓝见岑米米好似受不来,在穴里停顿了两下。轻细的喘息渐渐沉重,急促与悠长相间,断续游离在耳畔。手开始在女孩身上乱摸,乳尖的敏感点被夹在指间搓揉着变形,小小的红豆渐渐硬挺,粉嫩的光华中透出贲张的血色,丝丝战栗从其中蔓延开来,诱发微小的悸动。

    “嗯……”细若游丝的低吟渐渐变得模糊,手指一寸寸下移,摩挲至小腹,在凌乱的毛发中穿插而过,最终碰上湿软的花唇。透明的媚液在指尖裹了一层亮光,两指一搓就是一线淫靡的银丝。指腹在花唇沟壑里一上一下地搓滑,勾捻着顶端脆弱的阴核,电流般的触感自下身荡开,欲火丛生,簇簇点染至四肢百骸。

    “米米,你看,你流水了~”湛蓝似是讨好般用力揉捏着岑米米的花核,或许是这身子太敏感,没一会儿就汁水蔓延。有了花液做润滑,火热的进出就更加方便了。

    女孩微闭着双眼,朦胧望着额头冒汗的男生,看着他在自己身上起起伏伏,在身体里一进一出,想了想,拱起身子,勾住了男人的脖颈。

    男生的速度越发迅速,冲撞的岑米米全身发麻,身体早已完全适应了他的动作,一直被操弄着花穴,让她的蜜液不停涌动,一波接着一波。两人的结合处一片糜烂,泥泞不堪。害怕,紧张,欢愉,让她的身体已经敏感到,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在战栗。

    “嗯嗯啊啊~”女人的娇吟在耳边响起。她凤眸微眯,鼻头上泛着几滴小小的汗珠。紧紧咬着下唇,像是难受至极,又像是正在享受极乐。时不时溢出一两声低哼,好似刚出生的猫儿,奶声奶气,气若游丝。如同棉花糖,糖丝缠缠绵绵绕人心弦。身下人嘤咛声取悦了湛蓝。诱使他的动作越发迅猛。

    男人的腰好似不会停歇的永动机,如同打桩一般一下一下重重顶在岑米米的敏感处。男人动作凶猛,冲击之下,挺翘的胸部蕩漾出一阵阵诱人的乳波。没一会儿,岑米米便被抽插的身体一阵痉挛,花穴抽搐不止,里面喷出大量的透明蜜液。喷涌而出的热液,被湛蓝的肉棒堵得死死的,小腹微涨,内壁剧烈痉挛。

    重生之被男神扑倒了(二十三)

    昨晚的激情算得上是半强迫,这不一大早,湛蓝就瞧见身边女孩的委屈样。眼皮还是肿的,红唇被蹂躏的微微嘟起,女孩却不愿意正眼看他,这让湛蓝有几分无奈。

    湛蓝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东西,赶忙从床上爬起来。岑米米见他扯了一条浴巾围住下身就匆匆往外走了。这是吃完就不认账吗?岑米米觉得有点头疼,还有点委屈。

    两分钟过后,男生再次进了卧室。带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我知道昨晚我是冲动了,可是米米你知道吗?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的画面心里就跟被虫咬似的,隐隐的心痛。”湛蓝一边说着一边往岑米米面前走。

    湛蓝光裸着上身,他的躯体已经稍稍有了男人的样子,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尤其是昨晚,岑米米清晰体会到了那肌肉之下的蕴藏的力量。

    “即使这样,那你也不能……”岑米米越想越难受,他凭什么呀!

    “我错了。”湛蓝往前走了一步,跪在女孩床边。

    “你干什么?”岑米米惊了。自古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何况湛蓝又是那么清高骄傲的人。

    “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保证以后绝对考虑你的感受,再也不会这么任性了。”湛蓝脸上带着丝丝的疲惫与悔意。

    虽然昨夜对他来说是享受的,是快乐的。可是难免有点不尊重米米,毕竟她一开始是抗拒的。虽然后来也顺从了,由着他动作,嘴里哼哼唧唧的,一看就是舒服的。可是她的脸皮这么薄,湛蓝是不会存心招惹她的。

    岑米米也不知道自己想怎么样。看到他这么慎重自己面上倒有几分顾不住了。一想到自己跟个荡妇似的,双腿勾着他的劲腰,一个劲儿往他身下凑的模样岑米米脸就红的不行。不可否认,她对于湛蓝没那么抗拒。

    “你先起来。”岑米米伸出手去拽他。

    湛蓝不动,反倒一个劲儿瞧着她。岑米米不得已用了更大的力气。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凉意。

    薄被顺着女孩顺滑的肌肤滑落,露出了白皙圆润的肩头和雪白浑圆,顶端被蹂躏过甚,还是一片红肿。肌肤上零零碎碎挂满了青紫的指痕和啃咬的痕迹,一看就是被人狠狠疼爱过。

    “流氓!”岑米米一把拉过被子盖住了春光乍泄的身体。

    “呃……”湛蓝本想说她太美了,又怕被她认为是调戏。只好闭着嘴,承受着她指责的目光。

    “对了,你看,这是我给你礼物。”湛蓝将自己给她准备半个月的礼物拿出来。当然,顺便将昨天那个陈皓送的扔进了垃圾桶,他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他人觊觎。

    “别以为你给我礼物我就能原谅你。”岑米米将头埋在被子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湛蓝的眼睛好像有十足电力,每次看着她,自己心里就砰砰的小鹿乱撞。

    “我不敢。你先看看吧。”湛蓝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被之外传过来。

    岑米米沉默了半秒。

    重生之被男神扑倒了(二十四)

    接着被子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里头探出来。

    “你先打开我看看。”岑米米说道,她已经不相信湛蓝了。

    “礼物当然是自己拆比较有惊喜。”湛蓝将手里的白色长形盒子递过去。

    岑米米伸出手接了过来,解开了上头的包装。将白色盒子打开,眼前的物品惊艳到了她。

    是个水晶雕刻。一个晶莹剔透的女孩,穿着简简单单地校服,巧笑倩兮。

    “这是你雕的?”岑米米惊讶道。

    “嗯,我学了一阵时间,雕刻的比较简陋,不过这是我做的最好的一次了。”湛蓝摸了摸手上已经结好的痂。

    “你之前没来找我就为了这个?”不用说,岑米米心已经软的不像话了。

    “嗯。”湛蓝点点头。“给了那个小子可趁之机。”

    岑米米不理会他扫兴的话。“我很喜欢。”她白皙的手指抚上了水晶,触到的一片温凉。

    “那就好。”湛蓝如释重负,她的一句话这段时间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以后你喜欢什么我也可以学着做。”

    岑米米点点头,目光还在水晶上流连。

    “咚咚咚!”门被敲响了。

    “我去开。”湛蓝这时才站起来。膝盖因为长时间跪着红了一大块。脚也有点麻木了。

    湛蓝随意踢踢脚让双腿不那么酸麻。

    透过猫眼,湛蓝又看到那个令他扫兴的人。他的手里还有一束红玫瑰。这不是明摆着挖墙脚的意思吗?湛蓝很少对一个人这么看不顺眼。

    “搭”地一声。门开了。

    “早上……”那个“好”字陈皓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他本来期待的是和心爱的女孩道一句早安,可是伫立在门口的光裸着上身只围了一条浴巾的人是怎么回事?

    陈皓呆住了。

    湛蓝扯了扯嘴角。“你有什么事吗?”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可惜他们俩不是势均力敌,而是胜败早有分晓。

    偏生陈皓还有几分侥幸。

    “米米醒了吗?你是她的哥哥吗?”陈皓也不愿相信岑米米那么纯洁的女孩会跟男生这么快在一起……可是目光扫到男生身上被指甲刮出来的红痕。陈皓的心凉了半分。

    “我是湛蓝,她的男朋友。”湛蓝说的气定神闲。

    听得人却不那么淡定了。陈皓费尽力气才握住手里的捧花。甘心吗?他还是不确定?或许有什么误会?他不相信湛蓝的一面之词。可是这个名字,他已经多次从同学嘴里听到。他的成绩,家世,能力,以及和米米的传言。

    “我能见见米米吗?”陈皓觉得自己离崩溃只差一步。

    还不死心?看来对米米挺用心啊!可是陈皓越是倔强他心里越别扭。

    “米米,有人找你!”湛蓝对着里头喊。

    他这么做陈皓其实已经明白了。“抱歉,我有点事先走了,别告诉米米我来过。”陈皓语气有些许低沉,隐隐还有颤抖。不等湛蓝回应他就转身离开了。

    这么可怜,若不是情敌,说不定湛蓝还会同情。

    重生之被男神扑倒了(完)

    “谁啊?”岑米米赶紧穿好衣服。刚刚被感动过头了,就让湛蓝去开门了。若是她的同学,被看到了岂不是很尴尬。到时候怎么解释得清?

    等到岑米米出来的时候湛蓝已经在厨房煮面了。

    “人呢?”岑米米问道。

    “弄错了,不是来找你的。”湛蓝若无其事说道。继续手边的动作,将蛋壳敲碎,将蛋液倒进干净的碗里。

    “哦。”岑米米也没多想。又开始看那个简单却意义深刻的小玩意儿。说不上多精巧,却非常传神,简单的表情也能看出雕刻的人就是她。足以见得雕刻的人有多用心。

    湛蓝瞥见她对着自己的作品爱不释手,勾了勾嘴角。

    传了几个月的风言风语终于从两人的嘴里落实了。湛蓝这朵高岭之花终于被人摘下了,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这让不少花痴少女扼腕叹息。

    唐华华没少来向她八卦湛蓝的小癖好,甚至还提出要求,要和岑米米一起睡。这样就能近距离接触男神了。可惜这个白日梦直接被白成思给打破了。就算你和岑米米住在一起,湛蓝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白成思是个毒舌的。唐华华忙着和他唇枪舌战也顾不得打探岑米米的私事了。

    只不过今天的陈皓有点怪。从岑米米一进门就没有正眼看过她。岑米米刚想和他打招呼,正好遇见他抬头,四目相对,岑米米一句“早”还没说出口,陈皓就把头转过去了。

    岑米米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不再自讨没趣。

    一上课陈皓就举手,要求调换座位,理由是视力不佳。班主任也答应了,陈皓的成绩还不错,这种学生比较能得到老师的偏爱。

    一个月之内,陈皓都没有开口她说过话。岑米米和湛蓝倒是华丽丽秀了一把恩爱。消息都传到老师耳里了。偏偏两人的成绩都是上升的状态,也没有被怎么样。

    “哎,你的男朋友来找你了。”唐华华对着岑米米使眼色。

    重生之被男神扑倒了21-25

    -

章节目录

春光“日”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想吃多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吃多多肉并收藏春光“日”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