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罗曼史 > 情色天后(NP) > 楔子上感谢特典(微H)

楔子上感谢特典(微H)

推荐阅读: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冬岭客穿成恋综买股文里的路人beta民国小公子穿成娃综万人迷我修无情道,师尊恋爱脑王妃他总是寻死觅活瓜气纵横三万里八十年代觉醒娇媳妇大学生会除鬼很正常吧顶流男团幼儿园[穿书]

    “感谢特典?”顾真疑惑了,“拍什么?”
    “系列剧的反响很好,有粉丝组织投票,选出了希望你们拍的姿势和play。感谢特典就是照着票选,拍一部无剧情的AV。”导演康铎解释道。
    顾真震惊了。她和楚君杉如今位列长跃传媒总榜前五,拍的都是剧情完整的情色片,早就和AV说再见多年,更何况还是无剧情纯做爱的AV……
    楚君杉却听完笑了:“都有什么姿势和play,我看看。”
    康导给顾真和楚君杉一人发了一张A4纸,顾真看了一眼就耳朵发烧,口交、落地窗play、插进宫口……
    这都什么啊……
    康导看两人不说话,问:“你们俩有没有意见?”
    “观众想看,就这样吧。”顾真一副破罐破摔的语气:
    “可是,一句台词都没有,不会很奇怪吗?”
    康导想了想,道:“加一点生活戏过渡。”
    但关于做什么最生活化,楚君杉和顾真又起了分歧。
    楚君杉答:“吃饭。”
    顾真笑了:“逛超市,怎么样?”
    于是,公司包下了一个综合型大超市,用来拍这个长度仅有三分钟的超市戏。
    为了显得逼真,顾真拿了一推车吃的,成箱的酸奶、苏打饼干、甚至还有自热火锅……而楚君杉只拿了一罐桂花蜜和一个小汤匙。
    楚君杉结完账,顾真吐槽:“你都这么美了,还要喝蜂蜜水美容啊?”
    楚君杉笑了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买完东西,他们回到了选好的摄影棚里。
    棚是一室一厅的结构,粉红色的主色调,像是女孩子的家。卧室的落地窗前铺着一块柔软的白色地毯,还放着一把浅黄色的沙发椅和一张小圆桌。
    摄制团队都没跟进来,靠控制半空中飞着的多只小无人机拍摄。室内静悄悄的,只有顾真和楚君杉两个人。
    楚君杉在沙发椅上坐下,拍了拍自己的腿道:“过来吧。”
    顾真脱掉外套,大大方方坐进了楚君杉怀里。虽然认识好几年了,但她每次看到他,都仍旧会觉得心跳加速。
    楚君杉的五官轮廓硬朗,发色漆黑,眸色是奇异的蓝黑色,左眼的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这颗痣仿佛会随着他的眼波或者神情微微跳动,就像一幅本就艳绝的画活了过来。
    这是她这辈子唯一一个见到的,用“艳”来形容也绝不过分的男人——还是一个身高一米九,肩宽腿长的男人。
    楚君杉的手掌在她眼前挥了挥:“又看呆了?”
    顾真的彩虹屁张口就来:“唉,又是为君杉哥哥的美貌沉沦的一天,我怎么这么没出息呢?”
    楚君杉笑出声:“哈哈哈哈……”
    这时,隐藏在死角里的设备传出康导毫无感情的声音:
    “三分钟的超市戏你俩逛了一个半小时,床戏是打算先聊到明天早上再做吗?”
    顾真和楚君杉噤若寒蝉,顾真乖乖脱掉毛衣,露出里面穿的白衬衫。
    康导很快又发话了:“你们这么多年白混了?观众想看的是这个吗?”
    顾真:“……”
    楚君杉露出一个让人安心的笑容,伸手去解她的衬衫扣。他解了三颗,露出顾真伶仃的锁骨和白皙的胸口来。
    他低下头,吻在她耸起的胸脯上。顾真漂亮的浅茶色瞳仁映着他的脸,像一池净澈的湖水。
    楚君杉低笑了一声,指节分明的手解开顾真的衬衫。深蓝色的蕾丝bra包裹嫩白的乳房,他不由得咽了口吐沫。顾真的胸只有B,不算大,但手感柔软细腻,不论是摸还是亲都令人流连忘返。
    他单手解了她的内衣扣,把脱下来的bra轻轻放到一旁。一对又白又软的奶挣脱束缚跳了出来,乳尖是粉色的,像是新熟的石榴籽——他知道它有多甜。
    顾真被楚君杉炽热的目光看得身上也微微出汗,只是看看她的奶,她就能感觉到他硬了。在她这里,就连这位身经百战的总榜第一也是个不经撩的。
    楚君杉没有直接上手或者上嘴,而是拿过放在小桌子上的桂花蜜打开。
    顾真好奇地看着。只见他用小汤匙舀了一小勺蜂蜜,淋在了自己右边的乳房上。香甜可口的气息荡漾开,粘稠的蜂蜜顺着她的乳房缓缓淌下来,堪堪流过乳尖的时候,楚君杉凑过来猛地含住。
    他的舌头灵活,温度滚烫,卷着她的乳尖打圈。加上蜂蜜甜腻,他一边舔她的乳尖,一边把流下来的蜂蜜也嘬得干干净净,啧啧有声。
    “啊……”
    乳尖是顾真的敏感点之一,只这一会儿,她的乳尖就颤颤巍巍硬挺起来,涨得像熟透的小红果。
    “另一边……也要……唔嗯……”
    楚君杉非常痛快地伸出一只手,揉弄着她的左边奶。柔软的乳房被指节分明的大手肆意揉成各种形状,看起来淫乱且色情。同时,楚君杉也没忘照顾乳尖,用两根手指夹着搓揉。一时间顾真的呻吟更媚了,她不由自主掐着楚君杉的头发,仰着头露出颀长的脖颈。
    等楚君杉把淋在她乳房上的蜂蜜全部舔掉,淫水从花穴的细缝里渗出来,把内裤的布料染得透湿。穴里空虚感鲜明,她不由自主就往楚君杉鼓胀的胯部蹭。
    “现在就等不及了?”楚君杉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笑道。
    “想……”顾真搂着对方的脖子,闭着眼睛吻过去。
    不光是顾真,楚君杉也想。他哄着顾真先让她下来,除掉碍事的长裤和毛衣,再紧紧抱着她吻。
    他撬开顾真的唇齿,轻轻去吮她的舌尖,一颗颗舔过她的贝齿。顾真被吻得呼吸混乱,前额上挂着薄薄的细汗。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跨坐在楚君杉身上,他的肉棒硬着,涨得粗长,勉勉强强被内裤包裹着。而自己的花穴湿透了,内裤都被染得深了颜色,难受地粘在私处。
    而他一边吻着,一边用又长又粗的大肉棒磨蹭她的花穴,缓解着两人的难耐。顾真既觉得舒服,可隔着两块布料,身体却完全没有得到满足,又升起来一种更无法忍耐的难受。
    她抱着楚君杉,哼哼唧唧地耳语道:
    “脱掉吧,我好想要……”
    这时,康导缺乏感情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不行,现在还不到时候。”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7145/71168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