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罗曼史 > 情色天后(NP) > 楔子下事后烟(H)

楔子下事后烟(H)

推荐阅读: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冬岭客穿成恋综买股文里的路人beta民国小公子穿成娃综万人迷我修无情道,师尊恋爱脑王妃他总是寻死觅活瓜气纵横三万里八十年代觉醒娇媳妇大学生会除鬼很正常吧顶流男团幼儿园[穿书]

    顾真吃软不吃硬,她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终于肯往前走了。楚君杉把顾真的手指含进嘴里,一根一根手指地把她手上残留的蜂蜜舔掉。他的口腔很热,侧着头眼睛微阖,神色温存,顾真有些难为情。花穴却因此更湿了,咕咚又冒出了一大包淫水。
    “别舔了……”顾真哼唧着。
    “想我插进去吗?”楚君杉低声问。
    “嗯……进来……”顾真的手攀上他胯间硕大的肉棒,往自己的肉穴里送。
    “等等,傻瓜。”楚君杉拍掉顾真的手,从小圆桌上拿了套戴上。
    ——长跃传媒规定片场拍摄男艺人必须戴套,这是铁则,违反的人一律辞退。
    顾真的脸有点红,她怎么连这个也忘了……
    楚君杉的阴茎太大太长,安全套也只能裹住前面一小段。顾真双手搂着楚君杉的背,饱满的龟头抵在她的花心上。小穴湿答答的,内里痒得她快疯了。虽然楚君杉进去她会涨得有点痛,但也比痒要好多了。
    楚君杉摸了一把顾真的花穴,摸到了一手的淫水。他没再犹豫,用龟头破开那条细缝,艰难地挤进穴里。
    “呜……”
    顾真发出一声轻吟。好大,好烫,简直把她身体里所有的褶皱都撑开了。她不痒了,取而代之的是酥酥麻麻的酸胀感。
    楚君杉进到底的时候,两个人都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顾真高高瘦瘦的,骨架也小,但穴很深,饶是楚君杉这么大的阴茎,也能完完整整地吞下去。而且这么多年过来,不论他什么时候插进去,都还是那么紧。
    楚君杉也早已忍到了极限,甫一进去就快速抽插起来。顾真扒紧了他的背,指甲陷进肉里,呻吟声就响在他耳边。
    “君杉哥哥……嗯……太、太快了啊……”
    这种时候,她越抱怨他就越艹得快。顾真的穴水淋淋的,只要插进去了,动起来根本毫无滞涩。他每次拔出来,顾真的小穴还要吸着贴着挽留他,嫩红的媚肉被他带出来一小段,再狠狠地捣回去。
    他们俩是多年的合作伙伴,楚君杉早就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他一下一下都顶在顾真的敏感点上,又深又快,顾真仰着脖子胡乱地叫着。
    花穴分泌着更多的淫水,顺着两个人的交合处丝丝缕缕地滴在地毯上。噗呲噗呲的水声淫靡,响彻在安静的房间里。
    “爽不爽?”楚君杉用龟头研磨着顾真的敏感点。
    “嗯嗯……好爽……好喜欢……”顾真面色潮红,眼睛水盈盈地看着他。
    楚君杉情动会眼角泛红,而此刻他的眼角通红,就像打了两道眼影一样:
    “你喜欢的是我,还是只喜欢艹你的大鸡巴?“
    这真是一道送命题……顾真顿了两秒,答道:
    ”我……我都喜欢!“
    楚君杉听了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从来只肯在床上说喜欢他,今天也是。更过分的是,她还犹豫了。
    他一把把顾真抱起来,凌空插了几下后,把她放在了落地窗前的地毯上。她撑着玻璃趴在前面,他用后入的姿势从后面上她。这样去看,顾真的腰细得盈盈一握,挺拔的奶在空气里一晃一晃。
    他看了眼角更红,用的力气比刚才更大,没几下就把顾真的屁股撞红了。粗大的肉棒上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水,快速地在被撑到极限的花穴里进出。穴肉在紧紧地吸吮他,颤颤巍巍地讨好着他,让人恨不得把这骚穴捅穿。
    ——对了,他想起来,观众还想看宫交。
    顾真撑在落地窗前,楚君杉一直在顶她的敏感点,她舒服得连脚趾都绷直了。但慢慢她觉得不对劲起来……楚君杉开始只蹭过敏感点,往她身体更深的地方去了。
    “你……啊……”
    顾真的呻吟忽然断了,楚君杉在撞她的宫口。因为过度的快感,她的宫口也是湿软的,那层瓣膜就像纸糊的一样。楚君杉刻意收了点力气,但对她来说刺激还是太大了。除了疼,她的身体还有一种过电的感觉。
    撞了几下后,楚君杉猛地加力,龟头硬生生破开了宫口。子宫口如同一张小嘴,紧紧地咬着龟头的冠状沟,柔软的子宫壁则含住整个龟头。
    楚君杉舒服得闭上了眼睛。他稍微拔出来一点点,然后再次捅进宫口里。
    顾真的身体在颤抖,她连呼吸都放轻了。太深了,痛苦和要命的快感同时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她。楚君杉发现她不叫了以后,每次进来都不忘先狠狠刮过她的敏感点,然后再进宫口。
    这样一来,顾真的穴水流得更欢,甚至打湿了一小块地毯。
    “呜呜……嗯……”
    顾真的呻吟里开始有哭腔了。该死的,这家伙怎么还不射啊……
    龟头再一次进到最深,顾真忽然整个人都停住了。
    ——一位挂着安全绳的工人忽然从高空降了下来,用手上的工具清洗着玻璃幕墙。顾真睁大了眼睛,甚至觉得工人盯着她看了几秒。
    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吓,顾真的宫口和花穴都收缩到了最紧。楚君杉被咬得腰眼发麻,想往外拔都拔不出来。他看了一眼吊在外面的工人,轻轻地拍了拍顾真的背:
    “玻璃是单面的,不要怕,他看不见我们。”
    顾真哭着摇头,身体还是崩得死紧。
    楚君杉把她拉起来抱在怀里,动作轻柔地捂住她的眼睛。
    “看不见就不害怕了,好不好?“
    顾真一边啜泣,一边紧紧抓住他的另一只手。
    经历了这个插曲,顾真却更敏感了。楚君杉第三次插进宫口的时候,她高潮了,水喷得楚君杉整根阴茎也湿答答的。楚君杉射的时候也没忍心拔出来,而是转着圈还在顾真的穴里厮磨,享受着她持续的收缩和吸吮。
    顾真的腰软得很,楚君杉抱着她去了棚里的浴室,两个人一起洗干净才出来。
    楚君杉看见顾真眼睛微肿的样子,有些不忍:“我送你回家吧。”
    顾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楚君杉又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顾真摇头:“没事。”
    看到主人回家,肥猫奶茶立刻跑来顾真面前打滚翻肚皮。顾真禁不住露出笑容,伸手在长着一层脂肪的猫肚子上揉了揉。
    楚君杉感慨:“送给你的时候,它还只有三个月大,现在简直跟野猪有得比。”
    顾真笑了:“它本来就是大型猫,加上你送它割了蛋蛋,它就更横向发育了。”
    楚君杉也笑:“一转眼竟然过了这么多年。”
    顾真掰着指头算完:“五年了。”
    楚君杉的笑意更深:“我记得我们俩第一次见面,你跳比心舞给我看,宣布成为我的无脑颜粉。”
    顾真捂住脸:“停停停……太社死了。”
    楚君杉掏出烟盒比了比:“要不要去阳台抽根事后烟?”
    “好。”
    顾真打开阳台的窗户,接过楚君杉递给她的烟。楚君杉先把自己嘴里的烟点着,又伸过来打火机给她点。
    顾真推开打火机,一把揪过楚君杉的衣领,凑过去用他嘴里的烟点燃自己的。
    烟着了以后,她又飞快地放开对方,悠悠地吐出烟圈。
    楚君杉嗤笑一声:“还敢撩?你是不是还没被……”
    顾真忽然问:“楚君杉,你后不后悔来长跃?”
    楚君杉停了很久,才说:“后悔过。你呢?“
    过去的事像飞速疾驰的列车从她脑海中闪过,顾真的脸上闪过很多神色,最终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来:“我不后悔。”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7145/71168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