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不好意思。”
    王雨莹咽了咽口水,并不是因为花痴,而是因为紧张,瞧着马克扭捏又别扭的背影,余光瞥见了洗漱间门口缝隙的一双偷窥之眼,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申大鹏,身上刚刚散发出女生温婉的气息登时消散,一个健步冲了进去。
    “申大鹏……”
    “啊呀……女侠饶命……”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可惜如今洗漱间狭小的空间,哪怕一男一女也生不出一丝情愫,宛若侠女的王雨莹,但凡受了欺负,又怎会让仇怨隔夜。
    “咦。”洗漱间里惨叫声阵阵凄惨渗人,马克直觉得背后冒凉风。
    “什么情况?”
    杰森被惨叫声吵醒,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懵懵噔噔的看向马克,见马克冲着洗漱间努嘴,这才缓缓从起床气中回过神来,“大鹏和王总?”
    “嗯嗯。”马克不知是幸灾乐祸还是觉得好笑,咧着大嘴呲着牙的点点头。
    “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nono,纯属私人感情,跟咱们俩没关系。”
    马克阻挡住了好奇心迸发的杰森,把衣架上的衣服扔到床上,“起床,洗漱,吃早餐,估计今天是要见一见申大鹏的小姨了吧。”
    “见不见都一样,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他们在青树县的实力很雄厚。”
    杰森先前来过一次,亲眼见到了食品厂、成宇地产的发展项目,虽说跟一些大公司、大财团没办法比拟,但是作为一个县里企业,已经算发展的不错,至少暂时来看,供给一个环保实验室和科技工作室的资金不成问题。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时候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是正确的,你了解我这人,没什么太大的梦想,短时间内唯一的想法就是让伊娜生活的开心,既然她想做环保实验室,我就陪着她做,但是……我不会让她成为别人手中的工具。”
    “我觉得,小姨不是那种只在乎利益的商人,她……与别的oss不一样。”杰森只能察觉到小姨并没有其他大oss那般强势,但却不知其中原因,如果他知道申大鹏才是幕后大老板,或许就能想得通了。
    “杰森,你为什么从罗伯特的团队离开,这不是一样的道理吗?有句成语叫过河拆桥,还有一句叫卸磨杀驴,华国人可以形容的如此简洁透彻,至少说明他们很了解这其中的手段与手腕。”
    马克走到窗边,轻轻拉开窗帘,从窗口向外眺望,俯视着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群和车辆,身上没有了平常的淡然与无所谓,取而代之,眼中闪着精明与睿智
    “和大鹏接触了这么久,你还是觉得他不可信?”
    杰森穿好了衣服,拿了两瓶矿泉水,慢步凑到窗边,递给马克一瓶,“我倒是觉得,他比罗伯特那些人值得信任,最起码他不会一开口就是钱,钱,钱。”
    “伊娜的目标和梦想,就是我现在的目光和梦想,不管是是原因,我不会接受任何一次失败,我会把一切不确定因素提前剔除在计划之外。”
    马克接过矿泉水,在手中来回揉搓到快要变了形,并非他不相信多年的挚友,只是从杰森口中说出的话,他想要得到切身体会的证实,这次来青树县,他不仅要看看小姨公司的实力,更要看一看小姨对待环保实验室的态度。
    环保实验室是小姨全额出资的不假,但真正把精力和感情投入实际工作人是曲伊娜,把感情付诸于实验之中的人也是曲伊娜。
    投资的资金可以有无数种办法从无数个人手中得到,可是,一个不计较个人得失与利益,单纯愿意为了环保事业而付出、并且拥有足够实力和学识的‘理想主义者’,在如今的社会中,已经很难遇到了。
    …………
    酒店餐厅。
    早餐时间是七点到九点,干净整洁的一排餐台上摆满了各色菜肴,有荤有素、有咸有淡、有酸有甜、有苦有辣,包子馅饼粥、青菜肉食饭。
    唐巍、李泽宇、孙大炮子还在睡懒觉,昨晚喝了太多,完全没有起床的动力,申大鹏、王雨莹、曲伊娜、马克、杰森、小姨,六个人围坐在一个大餐桌前,各自面前摆着各自喜欢的食物。
    或许有心,或者无意,申大鹏坐在离王雨莹最远的对面位置,连座位都向外拉出半米远,好似吃饭的时候,随时准备逃跑一般,右手拿着筷子,左手始终捂着自己左边脸,从房间间出来那一刻开始,他就不曾移开手掌。
    “大鹏,你怎么一直捂着脸,牙疼?”刘凤霞细嚼慢咽的喝着粥,筷子夹着一张牛肉馅饼,递到了申大鹏的碗里。
    “嗯?嗯,牙疼。”申大鹏先是瞥了王雨莹一眼,随后才无奈的点头应和。
    “楼下有治牙疼的要,等我让服务员送点来,牙疼不是病……”
    “扑哧!呵呵!!”小姨还不疼说完话,王雨莹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马克和杰森面面相觑,也是憋不住大笑连连。
    “怎么了?”笑声总是有莫名的感染力,哪怕刘凤霞不清楚状况,只是几人单纯爽朗的笑声,足以让她嘴角泛起笑意。
    “没事。”申大鹏尴尬摇摇头。
    “申大鹏,吃包子,接住。”王雨莹使坏,朝着申大鹏抛去一个肉馅包子,高高的抛物线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只等着申大鹏完美的接住。
    “雨莹,你……”
    申大鹏本就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捂脸,根本没想到王雨莹会突然扔来一个包子,眼见着包子就要砸到自己的脑袋,完全下意识的双手接住,当他接住包子的一刻,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赶忙把包子放下,重新捂住左脸。
    他的动作虽然迅速,可惜众人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当他手掌离开脸颊的一刻,大家眼中除了飞去的包子,便是他左脸上两道清晰可见的抓痕,痕迹并不深刻,只是淡淡的粉红色,但是在他干净的面庞上,却显得格外突出。

章节目录

重生似水青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鱼人二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人二代并收藏重生似水青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