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啊?小圣师?”太微妙兰惊讶的看着我,随后说道:“和大圣师可有关系?弟子听说过,九位仙尊,有时候都要听大圣师的,师父自称小圣师,岂不是太过招摇了?”

    “呵呵,无妨吧?”我说道。

    太微妙兰有些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是低头严肃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

    我也不理会这小姑娘怎么想的,继续极速飞向太微仙地。

    因为还要走一段时间,所以我干脆拿出了太微妙兰给我的葫芦,开始研究了起来。

    还别说,这东西其实比我做的事情招摇多了,拿出来就知道不是凡品,而我探入了气息后发现,这葫芦比我看到的要厉害得多,不只是一件厉害的空间宝物,其中还有秘密核心似乎是上锁的状态,导致了不能用来当做法宝。

    所以就是把气息搜索进入其中,也是无法控制它的状态,等于葫芦就是一个世界,而它其实是为了装着里面的秘密!

    用这个品序的空间装了一件神秘的核心,到底为什么?

    这让我很是好奇。

    为了更深入探索,我把一念脉络继续探入这葫中世界,这里面蕴含某种符文密码,可谓是阵中有阵,想要开启里面的机关,怕不容易。

    这很像是一个外置的道极空间,而且维持了葫芦的样子能够让外人接触到。

    探索了一遍这葫中世界,最终我把其核心锁定在了其中一只不起眼的鸟身上,这小鸟似乎发现我注意到了它,猛地就煽动了翅膀,快速的想要飞离我眼前。

    “你这小东西,给我发现了还跑?信不信我扒了你的毛,把你烤来吃了!”我试探性的说道。

    那只小鸟根本不理会我,继续飞快的逃离,我只能追着它在这仙葫世界中飞行,查看它到底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但飞了一圈,这小鸟除了惊恐的给我追来追去,始终就是不露半点怪异,我时间紧,也懒得跟它捉迷藏,伸手就一道气息卷向了它,结果这小东西还很精明,扑腾一下翅膀就瞬间冲出去了,仿佛无视了我的法术。

    好胜心起的我,当然继续奋起直追,不过我最后也发现,自己用尽一切手段,这东西就是不吃我这一套,无论是法术,还是各种暴力拆解它,它就像是个影子一样,摸不着,碰不到,但它仍旧是一只像极了麻雀的不起眼小鸟,在你面前乱窜,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葫芦外部而已,如果不解决这麻雀,恐怕就进不了葫芦内里。

    难道真要逼我暴力拆卸了它?

    我把这道意识抽了回来,看着手中的葫芦根本没有用常理来破解的可能,只能暂时作罢,而看向了好奇的太微妙兰,我问道:“这东西,你父母可曾打开过?亦或者有其实用的办法?”

    “有。”太微妙兰很高兴我拿葫芦没办法似的,拿出了一件玉牌交给了我。

    “有说明书都不给为师。”我心中顿时兴奋,结果将玉牌读了一遍,我就失望了:“你父亲将其用作储物袋,把东西丢里面就完事了,你可知道?”

    “我不知道呀……那时候弟子还小嘛。”太微妙兰一脸无辜。

    我拍了拍她肩膀,颇感无奈,我对她还是抱太大希望了,所以这葫芦的事,除了自己研究外,怕也是问不出别的来:“这葫芦的事,我再想别的办法,对了,这天一神诀,你可有修炼了?”

    太微妙兰一听我问起功法,犹豫了下,才吞吞吐吐的说道:“掌门师父……弟子说出来你可别怪弟子……”

    “嗯?怎么?”我想了想,随后恍然笑道:“我知道了,你小时候就修炼太微一脉的功法,所以这六道的功法,其实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对吧?”

    “啊……师父你怎么知道的?”太微妙兰顿时吃了一惊。

    “刚才拍你肩膀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异乎寻常的力量在排斥,所以我觉得你的修为可不只是现在这样子。”我说道。

    太微妙兰瞪大眼睛,但很快就说道:“是……不过没想到师父如此狡猾,居然这个时候趁我不备查看我的修为。”

    “呵呵,不过顺便罢了,所以你觉得修炼我这天一神诀没用,对么?”我笑道。

    太微妙兰有些尴尬的点头,说道:“师父,我知道天一神诀是极为精妙的功法,甚至比我修炼的太微一道的功法都好……可若是你早来几年,那就好了,现在我主修的还是太微一脉的功法……”

    “那还不好办,修炼属于你们太微一脉的天一神诀不就好了?”我笑了起来,随后拿出了一块玉牌,想了想,把沟通先天生机属性的法门给写入了其中,这当然有别于沟通六道轮回属性的,但其实区别并不大,也都是天一神诀,换的沟通符文不同而已,这对别人谁说很需要技术含量,甚至没有接触过后天沟通方式的人,肯定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符文结构会这么写,但对我来说,这些都已经印在脑海中了。

    得到了自己一脉的天一神诀,太微妙兰非常高兴,千恩万谢后就拿来研究了。

    其实这也是一种传道实验,毕竟对生机属性的理解,其实我也只是在纸面上,这次会是一次好的范例。

    太微妙兰很快潜心修炼自己理解的法门,我也趁机在她旁边很够感受到她气息的变化。

    但这不感应还罢了,一感应居然发现她从一重直达二重需要的时间,连小半天都用不到,我相当惊讶这修炼速度,说明她的资质也太好了点。

    “通过了第一重的问道,几乎没有花费多少时间,第二重亲和却只用了半天,说说你都是怎么学的么?”我好奇的问了起来。

    虽然比起我这创道者短时间内直接跑到了纵横这一关上差了很远,不过我是创道者,她是学习者,按理说她对这一属性的理解就太逆天了。

    这资质至少得上上品才行,因为换了一般资质,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才能破个第一重问道!更别说居然直接亲和这生机属性了。

    &!--over--&

章节目录

养鬼为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浮梦流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梦流年并收藏养鬼为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