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叔,你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很快。

    外面响起一道无奈的声音。

    紧随着。

    李坚便带着秦皓天,进入金銮殿。

    “恩?”

    秦皓天一进入金銮殿,便发现气氛不对,立马看向四周的文武百官。

    什么情况?

    “孩儿见过父皇。”

    然后,秦皓天便看向上方的帝王。

    但当看到帝王旁边的秦飞扬,秦皓天目光猛地一颤。

    秦飞扬也在打量着秦皓天。

    果然已经长大。

    身高一米八,目若星辰,身形挺拔,穿着一件白衣长衣,一头浓黑的长发,无风自动。

    整个人,透着成熟稳重的气息。

    这张面孔,要不是李坚带来,秦飞扬都认不出来。

    毕竟以前离开的时候,这秦皓天还只是一个下屁孩。

    “好久不见。”

    秦飞扬笑了笑。

    “是你!”

    “混蛋,纳命来!”

    秦皓天蓦地冲向秦飞扬。

    “知道你恨我,但也用不着一见面就扑上来吧!”

    秦飞扬淡淡一笑,一缕神力涌现,化为一片光幕,挡在前方,秦皓天就再也无法靠近半步。

    “我要跟你决战!”

    秦皓天一拳轰向光芒,完全没有任何反应,随即吼道。

    “小时候的你,不够格,现在的你,更不行。”

    秦飞扬摇头。

    “我不服!”

    秦皓天怒吼。

    “不服你又能怎么样呢?”

    秦飞扬淡笑。

    “哼!”

    “我早晚会超越你。”

    “因为我也已经血脉返祖!”

    秦皓天冷哼,只得无奈的放弃,连一缕神力都没办法,还怎么跟秦飞扬打?

    “好,我期待着。”

    秦飞扬点头。

    “哼。”

    秦皓天掉头就走。

    “先等等。”

    秦飞扬开口。

    “干嘛?”

    秦皓天驻足,头也不回的问道。

    “当然不会是找你来嘘寒问暖,相信你也没这么脆弱。”

    秦飞扬淡淡道。

    “知道就好。”

    “我比你想象的还要坚强。”

    秦皓天道。

    秦飞扬道:“既然如此,那就接旨吧!”

    “接旨?”

    秦皓天一愣,转身狐疑的看着秦飞扬。

    秦飞扬道:“从现在起,你就是大秦的太子,未来的帝王。”

    “什么?”

    秦皓天神色一愣。

    跪在旁边的秦励,目光也是微微一颤。

    帝王,秦老,秦升三人,以及那些大臣,也都是错愕的看着秦飞扬。

    这就册封太子?

    并且册封的还是皓天皇子?

    谁不知道皓天皇子和秦飞扬有仇?

    这秦飞扬也太大方了吧,居然把帝王之位,就这么拱手送给皓天皇子。

    秦皓天看向帝王,狐疑道:“父皇,这是你的意思?”

    帝王回过神,传音道:“飞扬,你知道为父的想法,在为父心里,你才是最合适的帝王继承人,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迟迟没有册封皓天为太子。”

    “但父亲,你也知道我的想法,我志不在此。”

    秦飞扬暗道。

    “哎!”

    帝王暗中一叹,无奈道:“那随你吧!”

    秦飞扬看着秦皓天,道:“还不领命?”

    “你让我领命我就领命?”

    “这么给你面子?”

    “再说,我也不敢兴趣,你另找别人吧!”

    “秦励不是很想要吗?你就给他吧!”

    秦皓天道。

    “给我?”

    跪在地上的秦励神色一愣,随后便抬头期待的看着秦飞扬。

    秦飞扬瞥了眼秦励,看着秦皓天道:“他不合适。”

    “我怎么不适合?”

    秦励顿时怒道。

    秦飞扬道:“我说你不合适,你就不合适。”

    “你这不是看不起人吗?”

    “好歹你也是我亲大哥,我们是亲兄弟,而秦皓天,他不过只是……”

    秦励怒道。

    “闭嘴!”

    没等秦励说完,秦飞扬便一声冷喝。

    与此同时。

    秦皓天也是看向秦励,眼中闪烁着一抹寒光。

    秦飞扬道:“你是不是想说,秦皓天他和我们不是一个母亲生的?”

    “本来就是这样。”

    秦励冷哼。

    帝王听闻也是勃然大怒,喝道:“你还敢说?”

    “我……”

    秦励低着头,委屈极了。

    本来就是事实,还不能说?

    “皓天,你别想太多,不管是飞扬,还是你,都是我的孩子。”

    帝王看着秦皓天,笑道。

    “无所谓。”

    秦皓天耸了耸肩,淡淡道:“没别的事,我先退下了。”

    “领旨了,就退下吧!”

    秦飞扬道。

    秦皓天怒道:“我说了,没兴趣没兴趣,你听不懂吗?”

    秦飞扬道:“那我也没兴趣,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

    “实在不行,你就去大街上随便拉个人过来,我相信他们肯定很乐意继承这帝位。”

    秦皓天恼道。

    “越来不像话是不是?”

    帝王脸色一黑。

    随便去大街上拉一个人过来?这是作为皇子应该说的话?

    心里也满是无奈。

    最心仪的秦飞扬,对帝位完全没兴趣。

    那行吧!

    就把帝位传给皓天。

    毕竟秦皓天的血脉之力也已经返祖,并且心性不错,能力也还可以。

    结果倒好,连秦皓天也没兴趣。

    这都是怎么了?

    在别人眼里至高无上的帝位,怎么在这两个孩子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呢?

    不对不对。

    那根本就是嫌弃。

    秦飞扬看着秦皓天,道:“这么说,你只是铁了心,不要这帝位?”

    “对。”

    秦皓天点头。

    “你跟我来吧!”

    秦飞扬一步迈出,落在金銮殿的门口,头也不回的说了句,便朝旁边一个角落走去。

    秦皓天看了眼秦飞扬的背影,迟疑了会,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就让你成为大秦太子吗?”

    秦飞扬转身看向秦皓天,道。

    “不管是为什么,我都没兴趣。”

    秦皓天摇头。

    “那父亲呢?”

    “你不就关心关心他?”

    秦飞扬问。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成为太子,跟关心父亲,好像没什么直接性的关系吧?”

    姜皓天皱眉。

    “错。”

    “难道你还没看清楚当前的局势?”

    “就拿这秦励来说,对帝位是虎视眈眈。”

    “如果不断掉他的念想,保不准他还会干出些什么疯狂的事。”

    “或许最后,还会跟当年的大皇子,国师,诸葛明阳一样。”

    “你说,要真走到这一步,到时最难过会是谁?当然是父亲。”

    秦飞扬叹道。

    秦皓天皱了皱眉,说道:“现在你不是回来了吗?好像你比我更有威慑性吧!”

    秦飞扬道:“我现在是回来了,但我还会离开。”

    “还要离开?”

    秦皓天一愣。

    “没错。”

    秦飞扬点头。

    “那你究竟是去做什么?”

    秦皓天狐疑。

    “我要做的事,比守护大秦还要重要。”

    “并且生死难以预料。”

    “很有可能,这次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秦飞扬淡淡一笑。

    “死在外面更好。”

    秦皓天冷哼。

    “行,我争取满足你的意愿,尽量死在外面。”

    秦飞扬笑道。

    “噗!”

    秦皓天听到这话,忍不住笑出了声。

    “对嘛!”

    “就要经常笑一笑,别整天板着个脸。”

    秦飞扬道。

    “谁跟你笑?”

    秦皓天冷哼。

    秦飞扬摇头笑了笑,道:“你是除我和先祖外,第三个觉醒紫金龙血的人,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保护好大秦。”

    “我真没兴趣。”

    秦皓天满脸无奈。

    “又不是让你马上继承帝位,只是让你先当太子,断掉其他人的念想。”

    “以后,你要是觉得,有人比你更适合,更可靠,你可以让给他。”

    “我真的不想让秦励这些人再这么闹下去,不但会破坏兄弟之间的感情,还会直接影响到我们大秦的根基和气运。”

    “毕竟大秦,不但是先祖的心血,也是我要守护的东西。”

    秦飞扬道。

    秦皓天沉默不语。

    秦飞扬想了会,道:“这样吧,你答应我当这个太子,我也答应你一个要求。”

    “要求?”

    秦皓天一愣,抬头看着秦飞扬,问道:“什么要求都行?”

    “恩。”

    秦飞扬点头。

    秦皓天道:“你就不怕我让你去死?”

    秦飞扬道:“我相信你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没想到最了解我的人,会是你这个几百年没见的敌人。”

    秦皓天冷哼。

    秦飞扬淡笑道:“敌人也好,兄弟也罢,都是为了大秦。”

    “行吧!”

    “你答应跟我一战,我就答应你做这个太子。”

    秦皓天想了会,点头道。

    “跟我一战?”

    秦飞扬一愣。

    这小子没睡醒吧!

    “你以为我傻吗?当然是你压制修为,和我公平一战。”

    秦皓天道。

    “公平一战……”

    秦飞扬喃喃。

    “怎么?不敢?”

    秦皓天冷笑。

    秦飞扬摇了摇头,淡笑道:“你提出的这个要求,让我不由想起了当年和父亲的那一战。”

    “那一战我听说过,最后是你赢了,所以,现在我也一定能打败你,长江后浪推前浪嘛!”

    秦皓天攥着双手,坚定的说道。

    “这么有信心?”

    秦飞扬一愣,打量秦皓天少许,点头道:“行吧,我答应你,时间随便你挑。”

    “好。”

    “等时候到了,我会来找你的。”

    秦皓天说罢,便转身朝金銮殿走去,没走几步,又回头看向秦飞扬,道:“记住,我答应当太子,不是为了你,是为了父亲。”

    “只要你答应,怎么都行。”

    秦飞扬淡淡一笑,也跟着迈开脚步,朝金銮殿走去。

    简简单单的一番对话,已经足以让他重新认识这个几百年没见的弟弟。

    除了对他的仇恨外,其他方面都不错,未来必将是一位明君。

章节目录

不灭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始于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始于梦并收藏不灭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