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底妈妈 作者:地狱蝴蝶丸

    【我的卧底妈妈】(2)

    【我的卧底妈妈】(第二章)

    作者:地狱蝴蝶丸

    2018/8/7

    字数:10702

    「先……先救深哥」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张语绮再也支持不住,眼前一黑,也晕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张语绮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缓缓张开了眼睛,头依然很疼,还

    嗡嗡作响,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坐起来,看见自己的肩膀上已经裹上了纱布,想来

    伤口是已经处理过了。

    不过怎么会来了医院?道上的人出了事怎么能来医院,真是坏了规矩,果然

    自己不在场的时候,手下这群小辈就是不会做事。

    张语绮有点心烦,皱起眉看看周围,一个穿了一身黑色的男人站在她的病房

    门口,见她醒过来了,走过来双手合十放在小腹前面,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玫瑰姐,您醒了。」

    张语绮面色清冷,爱答不理地应了一声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才抬眼问道:

    「深哥呢?」

    男子依旧低着头答道:「深哥枪伤很重,不过医生说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

    现在就在您隔壁病房,还没有醒过来,属下已经安排了专人前去照料,玫瑰姐不

    用担心。」

    张语绮低下头唔了一唔,郭深铁手的称号也不是浪得虚名,就知道他不会在

    这种小阴沟里翻船的,哼,看来那老男人胆子不小,枪法却是很烂。

    想到这里,张语绮眼睛里面慢慢沾染上血腥气,冷声道:「成子呢?抓住了

    没有?」

    那个男人回答说:「已经抓住了,派了两个人看着他,人现在在深哥家地下

    室,我们没敢把他往医院带。」

    张语绮又问:「那剩下的人呢?成子带去的那些帮手呢?」

    男人没有一丝犹豫,平静地回答道:「已经收拾干净了。」

    做这一行的,这种杀人的事情他们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可以把这件事情当成

    家常便饭轻松随意地挂在嘴边。

    张语绮听了之后,心头更烦了,就这么一下子死了十几个人,明面上怎么说

    也实在是不太好交代,看来又得费上一番功夫了,恐怕没有几千万,摆不平这件

    事情了。郭深表面上做着清白的贸易,一边开公司一边倒买国际期货,可是背地

    里却一直做着毒品生意,还开了不少的地下钱庄,不然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就积攒

    起来了这么宏大殷实的家底。幸好这样,不然这一次这么大的麻烦,真不知道该

    怎么办才好。

    张语绮暗自庆幸,幸好他们两人还有些钱,关键时刻才能派上些用场来。俗

    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张语绮觉得自己真是

    大有心得。

    算了,先出院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保住深哥平安,再回去悄悄

    要了那老家伙的命。

    想起那个恶心的男人和他毫不掩饰的肮脏眼神,张语绮就恶心得想吐,竟然

    敢对她作出那么无礼的举动,这要是不传出去,可怎么了得,以后她还怎么顶着

    血玫瑰的称号在帝都继续混迹下去,看来是不得不杀鸡儆猴了。

    张语绮打定主意之后,就起身去穿放在病床旁边的皮靴,男人还站在她跟前,

    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张语绮皱起眉头:「还有什么事吗?」

    男人站着,表情很是为难的说:「玫瑰姐,昨天晚上的事情动静太大,警察

    知道了。」

    警察?

    这老东西,惹的事竟然还惊动了警察,这下子事情就更麻烦了。

    张语绮把皮靴一脚蹬上,左看右看都觉得有点不顺眼,心里已经默默地把那

    个油腻腻的中年老男人剁成碎肉喂了狗。

    「警察现在在哪?」

    「就就在医院大厅里面等着呢」

    张语绮皱起眉头,手上动作一顿,之后就十分潇洒地站起了身,皮靴在地上

    一蹲:「你出去吧,我知道了,好好照顾深哥,其他的我来应付。」

    男人如释重负,点了点头就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张语绮看了看肩膀上包扎着的伤口,觉得有点窝囊,十分潇洒地站起身,把

    皮衣往自己肩膀上一甩,转身就走进了病房的卫生间

    张语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总觉得看上去倒是还不错,揉了揉蓬松的长发,

    头发依旧很有光泽,发尾微微有点蜷曲,显得既知性又干练,很好,她十分满意

    自己现在的面貌状态。

    于是,她又从刚才的包包里面继续拿出了一包还没开封的丝袜,干脆利落地

    拆开来,脱下黑色的那一双直接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自己把新的一双白色的

    打底丝袜蹬到了脚上,雪白的丝袜顺着光滑紧实的腿慢慢滑上去,一寸寸滑过结

    实紧致的小腿,没有一丝赘肉的大腿,最终提了上去。

    张语绮的身材非常好,丝毫不比那些女星差少,反而更胜一筹。

    收拾好了之后,张语绮又打电话让人送来了一双乳白色的高跟鞋,搭配上珍

    珠项链和珍珠耳环,显得十分相得益彰。

    张语绮看着镜子里焕然一新的自己,很是满意地抬起头,昂首挺胸地走了出

    去。

    经过隔壁病房的时候,张语绮停下来往里面看了一眼,郭深安静地躺在医院

    的病床上,嘴唇上没有一丝血色,脸上的刀疤都似乎没有那么狰狞可怕了,躺在

    一片白色中间,连素来以狠厉著称的郭深也显得有些柔弱起来。

    张语绮强迫自己收回心神,夹着精致的小皮包往前摇曳生姿地走去。

    现在固然她很担心郭深,但是警察那边一旦惹急了也很麻烦,不好处理,实

    在没办法,只能先去处理那边的事情了,但是她张语绮是谁啊,怎么会被这么一

    点事就给轻易打倒,她要坚强起来。

    这么想着,张语绮往医院大厅走去。

    我叫陈海凌,今天是我上任的第一天。

    一夜美梦,清晨我醒来的时候,姑妈已经像平常一样去公司了,偌大的公寓

    里面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还是被闹钟吵醒的,一会儿就要去警察局上任报到了,心里还有一点难以

    抑制的小激动。

    洗漱的时候,我嘴里叼着一根牙刷,满嘴白色泡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

    禁抓了抓蓬乱得像鸡窝一样的头发,砸吧砸吧嘴,这个模样可不行。我往出走,

    看见衣帽间门口的衣架上已经挂了一身熨烫的十分妥帖的正装,我伸手上去摸了

    摸,似乎还残存着一些淡淡的余温,沾染着一些姑妈身上的乳香味道。

    餐厅的桌子上放了一杯还留有些余温的牛奶,旁边有一盘新鲜烤好的黄油面

    包片,中间夹了两片烤的恰到火候的培根,上面撒了一些坚果果仁,简单的早餐

    让我浑身舒畅起来。荤素搭配,是姑妈一向的风格,从小到大她都是这样照顾着

    我,生活起居、衣食住行都为我考虑的妥妥帖帖。

    我觉得很温暖,也很幸福,这么年都过去了,没有父母对我来说也不是什

    么大事了,只是偶尔提起来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有点不好受罢了。姑妈就是我在

    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我遇到了什么,姑妈都是那个为

    我遮风挡雨、为我提供一个温暖的避风港的最后靠山。

    我振奋起来精神,提醒自己道:「陈海凌!振作起来!」

    年少的时候你为我遮风挡雨,等你年纪慢慢大了,我就会是你最后的行李。

    收拾完自己之后,我就跑出家门,正好跳上一辆到派出所的公交车,还顺利

    找到了座位坐下。

    清晨的小风从窗口徐徐吹来,抚在面上很是舒服,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每

    一件事情都似乎进展的非常顺利。

    走进派出所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一群群衣冠楚楚,穿着干净的警服,带着警

    帽的人,这些人未来都会成为我的同事,我心情又好了几分,往里面接着走去。

    同时我心里也有点庆幸,幸好姑妈有先见之明,给我准备了正装,不然的话,如

    果我穿了平常的大套头衫和运动鞋来,夹杂在一群衬衣整洁雪白的人之间,肯定

    会显得非常尴尬而且格格不入。

    我拦住一个中年男人,挂着一张笑脸问道:「你好,我是新来的,咱这儿领

    档案和制服是在哪儿啊?」

    那男人虽然长的油腻,想来年龄应该是不小了,但也倒还算客气,也回了我

    一个笑脸:「就在二楼拐角,档案室,门上挂有牌子,挺好找的。」

    「哎,谢谢。」我真诚地报了他一个感激的笑脸。

    听了我这一句感激的话,男人笑了笑:「小伙子是刚毕业吧,还挺精神的,

    那个警校毕业的啊,说不定我们还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呢,以后有什么就找哥帮忙,

    哥一定尽力帮忙。」

    我也乐了,这还挺幽默,自我感觉倒是良好的很,凭他这张脸,我叫他叔叔

    都不为过,于是也打趣道:「那行,那我就先谢谢您了。」

    互相又说了几句,我没忘了正事,就上了楼,领东西交档案一气呵成,一切

    看起来都进行的很顺利。

    下了楼之后,领完档案出来,我去更衣室找到了自己的柜子,把早晨穿的正

    装小心翼翼地脱下来叠好放进去,又把警服穿上,走到楼道里一照镜子,别说,

    还真是人靠衣装,这么一收拾,我整个人都显得精神了很。

    正对着镜子臭美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喊声:「哎,前面那位同志,过

    来一下!」

    我转过身,一看,乐了,是刚才那个中年男人。

    我觍着脸笑道:「在呢,您叫我。」

    那个男人似乎也有点儿惊讶,眼神在我身上上下打量了一回,语气有点儿不

    可思议地说:「怎么是你啊,别说,这么一穿还真是比刚才看着精神了不少,我

    差点儿都认不出来了。

    我指了指胸前的铭牌,双腿一用劲夹紧了,抬起手敬了个不怎么标准的军礼。

    那男人看了我一眼,一巴掌拍在我头顶,他个子本来就不太高,踮着脚尖也

    才到我肩膀,手劲却是挺大,一巴掌下来,我吃痛的缩了一下。

    我嘿嘿一笑,自知理亏,没敢在说。虽然面前这个男人让我有点恶心反胃,

    但是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在警局已经待了很长时间,我以后说不定还要仰仗他

    在这立足。

    于是我继续觍着脸问道:」那,您刚才叫我有什么事儿吗?「

    男人隔着金丝眼镜片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迟疑,半天才回答我:」昨天晚

    上出了点儿事,领导今天安排让去做个笔录,任务是交给我了,但是我家里刚才

    打电话说家里也有点儿事情,我得去机场接一个亲戚,实在忙不过来,想找个人

    替我去做一下笔录,以后我再还他。「

    话说到这份上,我也完全理解了,反正我在这也是闲着没事干,如果帮了男

    人的忙,既能迅速的熟悉业务,还能顺水推舟做个人情,百利而无一害,何乐而

    不为呢?

    这么想着,我自告奋勇地拍拍胸脯:」我去吧!你有什么事就先去忙,这一

    趟我替你跑。「

    中年男人又看了我一眼,一脸很不放心的样子。

    我以为他是觉得我初来乍到就想出风头,实际上没什么真本事,一急,又嚷

    嚷道:你放心,我陈海凌虽然年纪小一点,但是在警校上学的时候那也是数一数

    二的好学生,格斗擒拿都在行,我肯定能做好,不会拖你后腿的你放心。」

    男人笑了:「你还挺厉害的,还格斗擒拿,这是让你去做笔录,又不是让你

    去抓犯人,用不着你这样。」

    我挠挠头发,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问:「那你刚才怎么看起来一脸不放心啊。」

    男人又在我身上拍了一下,我有些不自在地往后缩了缩。

    「傻小子,我这是不放心你。昨晚上出事的是帝都酒店,我们接到报案说发

    生了枪击案件,就派人赶到了医院去,谁知道竟然还牵扯到了铁手,这事情可就

    棘手了。」

    我看着他忧心忡忡的模样,有些疑惑:「铁手是谁啊,连警方都不能收拾他?」

    「傻小子,铁手就是郭深!」

    我恍然大悟,郭深这个人我还是知道一点儿的,他是整个帝都最大的生意大

    亨,手下管着许大大小小的生意,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被卷进枪击案里面呢?铁

    手又是怎么回事?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耐心的给我解释道:「铁手是郭深的绰号,他这个

    人可不止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虽然明面上他是个正经的商人,其实他还同时

    混迹在黑帮里面,混的有头有脸的,同行人送他了个外号叫做铁手,就是因为他

    心狠手辣。我们虽然是警察,说起来也是政府正儿八经的工作人员,但是也没有

    几个敢惹他,毕竟他手上人脉太广,权力太大,连局长都不敢拿他怎么样,我就

    是想让你长个心眼,到了医院做笔录的时候,走个流程就行了,别太较真了,不

    然吃亏的肯定是你自己。」

    我恍然大悟,同时也有点儿担心,头一天来上班就给自己接了个这么大的麻

    烦,想起刚才拍着胸脯满口答应下来的样子,我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就当刚

    才的事没发生过。

    但是世间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已经满口答应下来的烫手山芋,打掉牙和着血

    也非得咽下去不可了。

    他已经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转身准备往更衣室里面走了,突然又好像想起

    来了什么,转过身对我交代道:「对了,听说铁手受了重伤,这会儿应该还昏迷

    着,一会儿的笔录应该是他女人去做,你也小心点,这个女人也不怎么简单。」

    说完,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就没再说,匆匆忙忙地走开了。

    我唾了一口,暗骂了几句往门口走去。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得填完啊。

    开着警察局的警车,一路上路边的各种车辆都纷纷给我让路,几乎是没有一

    点儿阻碍就到了医院门口,我的心情又稍微好了一点,果然成了公家的人就是有

    点儿好处。

    到了医院,停车场的保安客客气气的给我找了个地方,让我把警车停进去。

    我停好了车之后,用力把衣服下摆扯了扯,整件衣服看起来都立即服帖了不少,

    定定心神,我就走了进去。

    医院里面似乎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白色的墙壁和地板,灯都是那种白色的荧

    光灯管,干净的桌子,来来往往的,表情各异的人群来来往往,匆匆忙忙,似乎

    没有时间停下来说一句话。

    我夹着个笔记本形单影只地走了进去,刚走进去,就看见了几个穿着一身黑

    色西装的魁梧大汉站成一排,我咽了咽口水,猜想着这应该就是郭深的手下,虽

    然有点儿胆怯,但是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应该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这么想着,我壮壮胆子走过去,咳咳嗓子问道:「你好,我是xxx派出所

    的,请问你们是郭深的家属吗?」

    那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穿着一身警服的我,沉声道:「请你先在

    这里等一会,我们去通报一声,马上回来。」

    虽然我个子不低,怎么说也有一米八几,但是现在站在这群人面前,显得身

    影就太过单薄了,有点儿弱不禁风的意思。

    果然是讲究人,还要通报。

    我暗自在心里腹诽了几句,面上点点头没敢说什么。

    然后我就去坐在大厅那边的长椅上静静地等待。

    等了一会,我感觉自己差点睡着的时候,鼻子前面突然飘来一阵淡淡的冷香。

    我一下子惊醒了。坐起来看着面前一点点向我走来的女人。

    好漂亮,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

    美丽,高调,嚣张。

    穿了一身十分得体的包臀小羊毛白裙子,将凹凸有致的身材优点凸现的一览

    无余,嘴唇饱满,口红的颜色很正很好看,妆容精致得体,上身松松垮垮的穿了

    一件小小的白色绒毛外套,短裙下面是一双笔直的长腿,粉白色的丝袜包裹着腿

    部,现出非常流畅而和谐的线条来。

    两条腿尤其引人注意,肌肉很紧实,形状很漂亮,几乎没有丝毫赘肉,两片

    嘴唇像是在风雨中沐浴过后的玫瑰花瓣,新鲜饱满,让人忍不住有一种想要上去

    咬一口的感觉,仿佛能想象得到花瓣在唇舌之间光滑细腻的触感。她似乎还喷了

    一点点香水,我分辨不出来是什么牌子,也不知道究竟是哪种香味,我只知道闻

    起来很舒服,是那种能勾人心魄的冷香味,轻易地就能勾起一个男人内心最原始

    的兽欲。

    我默默的咽了几口口水看着这个女人摇曳生姿地向我走过来,最终两只高跟

    鞋都在我面前站住了,正红色的嘴唇轻轻弯起一点弧度,伸出一只葱白的纤纤玉

    手:「你好。」

    这难道就是郭深的女人?

    我来不及想,也立即站起了身,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心因为紧张出

    了一点冷汗,有一点儿滑腻,一下子捉住这么一只手,我立即就不好意思起来。

    她的手皮肤非常细腻,就像是刚刚从牛奶里面滑出来一样,却并不是特别的

    柔若无骨,相反,我能感觉到很有力。

    「你好,我是xxx派出所的,昨夜接到群众报案,帝国酒店发生了枪击案

    件,现在特地来了解一下相关情况。」

    我结结巴巴地说明了来意。

    女人显得十分从容不迫,淡然地说:「在医院大厅里做笔录恐怕有些不合规

    矩,门口就有一家咖啡厅,我们边喝边聊如何?」

    我愣了一下,没缓过来神的工夫她已经踩着她的乳白色高跟鞋走出了医院大

    门,从身后看,显得整个人的身材更加美好,两瓣臀肉形状非常漂亮。

    我赶紧跟着跑了出去。

    她挑了一家非常有情调的咖啡厅,暗黑风格的装修设计,空气中弥漫着恰到

    好处的咖啡的苦涩和奶油的香甜,混合在一起,十分相得益彰。窗帘和桌子都是

    那种很高级的木头纹路的颜色,显得端庄厚重,非常正式。中间还站了一个穿着

    燕尾服的身材纤细的男人在歪着头拉小提琴,美妙的琴声如同流水一样从他手下

    流淌出来。

    她给自己叫了一杯焦糖玛奇朵,给我叫了一杯卡布奇诺,顿了顿,又对服务

    员交代了一句,卡布奇诺加糖加奶,双份糖浆。

    我一时奇怪,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我的口味?」

    女人浅浅一笑,小巧的耳垂上面精致的珍珠耳环衬得脖子更加白皙动人。

    「我猜的,希望还合警官的胃口。」

    我咳咳嗓子,从兜里掏出笔记本:「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开始吧。你怎么称

    呼?」

    「张语绮。」

    张语绮?

    我顿了顿,倒是挺好听的,字如其人,高贵典雅,却隐隐约约给人一种很危

    险的感觉。

    我应了一声继续问道:「你和郭深先生是什么关系?」

    张语绮面不改色地直视着我:「目前还是恋人关系,不过我们感情很好,有

    结婚的打算。」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要嫁给一个黑帮老大,我有点

    儿感慨,突然,我想起了今天从派出所出门的时候,老家伙对我说的话,她说过

    这个女人也不简单。

    我心头一紧,确实应该小心一点。

    张语绮看着面前的毛头小子有点儿好笑,她还以为警察那边这次会有什么大

    动作,白白紧张了一回,没想到竟然只是派来了一个初出茅庐的臭小子过来问话。

    刚进咖啡厅就一直盯着柜台看,鼻翼还不停的扇动着,一脸陶醉在这「甜蜜蜜」

    的气氛里的表情。她倒是突然来了点儿兴趣,想看看这个小孩子能问出个什么来。

    我默默给自己捏了一把汗,继续问道:「昨天晚上枪击事件突发的时候,你

    在什么地方?」

    「我就在帝国酒店大厅里,和深哥站在一起。」

    「你为什么要去帝国酒店?」

    「深哥接到了晚宴邀请,我们没有任何防备地就去了,没想到刚一进门就遭

    到了枪杀。」

    「据目击者证明,当时酒店大厅里面并没有别的宾客,为什么他会只邀请郭

    深先生一个人,这晚宴是谁举办的?」

    「我不知道是谁举办的,深哥的事情我从来不过过问,至于为什么只邀请

    深哥一个人,这种私人晚宴是很的,当然不方便对大众公开放,这个道理,警

    官你难道不明白吗?」

    我脸上一热,没想到竟然被她摆了一道!好吧,我不得不承认了,是贫穷限

    制了我的想象。

    我有点儿尴尬地咳嗽了几声,正好这个时候咖啡端了过来,服务员慢慢放下

    咖啡,轻声细语地说了句希望您用餐愉快,就转过身快步离开了。

    张语绮不紧不慢的翘起二郎腿,是那种很优雅的淑女做派,很是养眼,两条

    腿在昏暗的灯光下更加诱人,像是裹了一层高级丝绸。翘起腿之后,又伸手把咖

    啡杯端起来,却并不喝,只拿了个金属的银色小咖啡勺轻轻搅拌着,一张美丽的

    脸庞在淡淡的白色雾气笼罩之下若隐若现。

    我看着面前的咖啡,没有一点儿想喝的念头,于是我继续往下问:「郭深先

    生在平常的生活中有结过什么仇家吗?」

    张语绮自然是挂着淡淡的笑意:「都是做生意的商人,谁还没有个得罪谁的

    时候,不过要是说起来能憎恨到痛下杀手的,还真是没有,我想不到会有什么人

    这么恨深哥。」

    我看着依然一片空白的笔记本,觉得有点儿棘手,好聪明的女人,说的每一

    句话都如此滴水不漏,真叫人找不出一点破绽来。

    我咬了咬牙,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下去:「既然是郭深先生受了伤,那凶手应

    该是冲着郭深先生来的,那为什么现场却出了十几具别人的尸体?请问你知道

    什么具体细节吗?」

    张语绮抿了一口咖啡,面色平淡地回答道:「我当时为了保护深哥,也受了

    伤,之后就昏倒了,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医院,别的我也不太清楚。」说着话,

    竟然就突然脱下了身上的小外套,露出肩膀上裹得层层叠叠的纱布:「这下总该

    相信了吧。」

    我看了一眼,脸上有点发烫,肩膀和锁骨曲折有致,线条流畅,好…好漂亮。

    肩膀上确实有纱布,从纱布里面也隐隐约约透出一点血迹来,反而显得更加

    妖冶动人。

    我再次敬佩了郭深一回,竟然能找到一个这么精明能干的女强人作为自己的

    贤内助。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冷静下来,拿起咖啡也喝了一口,丝滑

    的液体滑进喉咙,唇齿之间留下了很重的香甜味道。

    我镇定了下来,看着面前妆容精致得体的女人,说:「好,关于你和郭深先

    生受伤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医院那边取出来的子弹送到了鉴定科,经过鉴定,

    用的是直径六毫米的子弹,初速度一千米每秒左右,有效射程400米,能穿

    透三毫米厚的a3钢板,杀伤力很强,可是从郭深先生的伤势来看,似乎伤的没

    有理论上那么重,我们现在怀疑,你们当时很有可能是有所准备的,能请你解释

    一下吗?」

    我虽然来的仓促,但是在等待的时候也是做足了功课,在警校学的那些刑侦

    课程全是没白上,不至于无话可说,被猎物反过来捏在手心里玩的团团转。

    张语绮眯了眯狭长的大眼睛,略略有些惊讶,错愕地看着对面这个身材有点

    单薄,个头甚至比自己还要稍微小一点的男孩子,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能说出来

    这么一番头头是道的分析来。

    不过血玫瑰到底就是血玫瑰,临危不乱,仍然是轻轻地一笑,身子往后面的

    软垫上一靠,从容不迫地回答道:「深哥毕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商场如战场,

    明争暗斗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所以深哥出门一向都是穿着防弹衣的,这也是为了

    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没有伤害市民,也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警官,你不

    会觉得这防弹衣穿的也有蹊跷吧?难道非要深哥被当场打死了,才算是顺其自然

    吗?」

    这一番话说得堪称完美。

    我努力平定下心神,按照自己已经设计好的问题接着说下去:「恕我直言,

    二位既然是恋人的关系,那么郭深先生身受重伤,现在已经生死未卜,可以说危

    在旦夕,张小姐显得却很是淡定,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郭深先生和您真的只是

    单纯的恋人关系吗?如果你们还有别的商业关系,我希望你能如实一一说来。」

    直觉告诉我,张语绮不会只是郭深的女人这么简单,她精致美丽的外表下面,

    一定还隐藏了另外的更加庞大的身份。

    张语绮调整了个姿势,紧身的冬季连衣裙胸部的位置更加呼之欲出,轮廓已

    经非常鲜明,却偏偏一点点儿都没有露出来,这种欲拒还迎的效果,搭配上明明

    灭灭的灯光,两个乳房的位置像是涂了一层甜美的蜂蜜的可口的点心,让人想要

    上去咬上一口。

    我努力别开眼睛不去看她,手上往笔记本上记着观察到的张语绮的一举一动。

    张语绮眼睛轻轻抬了抬,嘴角露出一抹难以觉察的浅笑,这个男孩子,倒是

    很有趣,她开始有点儿感兴趣了。

    但是即使如此,张语绮还断断不会糊涂到神志不清的地步,她依旧非常清醒

    而且明智,又抿了一口焦糖玛奇朵,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既然警官

    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和深哥确实是通过商业活动认识的,

    后来一见钟情,就很快地在一起了。但是这些年我也就只知道深哥是做生意的商

    人,至于具体做什么,我确实也不太清楚,我一个女人家,不喜欢插手这些生意

    场上明争暗斗的事情,从来没有干涉过深哥平时的应酬,更谈不上有什么商业上

    的活动了。」

    今天的焦糖玛奇朵做的很好,表面的拉花也非常好看,有点淡淡的焦香味道,

    口感顺滑,不错。

    我明明是坐在开了空调的咖啡厅里,且今天天气实在算不上热,可跟张语

    绮说话的这一小会儿工夫,我就能清晰的感觉到背上渗出来了细细密密的汗水,

    将我的衬衫打湿了,现在就贴在皮肤上。

    跟这个女人对话,让我感觉到有点儿可怕,似乎有种很危险的感觉,可是也

    说不上来,表面上看起来依旧很是含蓄温婉,相貌堂堂。

    我们就这样默不作声的坐了一会儿,我脑子里飞快地想着对策,总不能一直

    这样下去吧。

    突然,张语绮站了起来,冲我礼貌的点了点头:「警官,如果没有别的问题,

    我就要回医院去照顾深哥了。」

    我慌乱地也跟着站了起来,吞吞吐吐地应付道:「嗯,好的。」

    张语绮从旁边的位置上拿起她那个米白色的皮包,拿着十分潇洒地往门口方

    向走去,背对着我,两条美腿交替着往前一步一步走开了,两瓣臀肉十分挺翘,

    包裹着白色的连衣裙,如同一大朵含苞待放的百合花。两条腿依旧笔直结实,包

    裹在肉白色的打底丝袜里面。

    我看了一会工夫,默默咽了咽口水,往笔记本上咬牙切齿地写了两个字:狡

    猾!!!又点上了三个感叹号。

    我在心里不动声色地唾了一口,狠狠地把笔记本用力合上,把圆珠笔挂在笔

    记本封面的硬壳上面就准备离开,又突然想起来刚才点的咖啡还没给钱,于是抬

    手叫了一声:「服务员,结账。」

    刚才送来咖啡的女服务员走过来,冲着我浅浅一笑,婷婷袅袅地说:「这位

    先生,张小姐已经把账结过了。」

    我不解:「什么时候?我怎么没看到?」

    女服务员依然保持着礼貌的假笑:「张小姐是我们这里的黄金vip客户,

    她的年卡一直保持着消费,不用单次结账。」

    【我的卧底妈妈】(2)

    -

章节目录

我的卧底妈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地狱蝴蝶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地狱蝴蝶丸并收藏我的卧底妈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