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卧底妈妈 作者:地狱蝴蝶丸

    【我的卧底妈妈】(6)

    【我的卧底妈妈】6

    作者:地狱蝴蝶丸

    2018/8/22

    字数:10034

    郭深脸上挂着依旧不动声色的表情,只歪着头看着张语绮,嘴角有些玩味地

    勾起来了点。

    他虽然是个男人,也有很强烈的生理需求前的这个女人,美丽高贵、气质出

    众,可他之所以选择张语绮,并不只是因为她的外貌,而是张语绮身上具有种

    别的绝大数女人都不具备的品质:聪明能干。

    不仅如此,张语绮身为个女人,在黑白两道却都能应付自如,能收放自如

    地做到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把黑白两道的事情都做到了极致。

    且在黑帮也坐上了高位,对于个女人来说,这点尤其难得。

    凭借着这么几点合起来,才配得上做他郭深的女人。

    不仅仅是外貌上能给他撑起面子来,在事务上可谓是他的左膀右臂。

    说白了,郭深和张语绮两个人在起,只不过是互相榨取对方身上的有限资

    源罢了,只是相比之下,张语绮毕竟势力还是稍微的弱点,所以不得不依附着

    郭深,就像棵菟丝子,为了能生存下去并且往上爬,不得不依靠着棵高大的

    乔木生长。

    可是菟丝子为了自己的良好生长,往往能够舍弃掉切,甚至把枝条伸进自

    己所依附的树干里面,拼命的吸取这棵大树自身所具有的营养,最终菟丝子长的

    枝繁叶茂、蓬蓬勃勃,而那棵大树,已经坍塌下去,枝干枯萎死亡,再也没有了

    点生气。

    郭深眼神闪烁了下,垂下头看着张语绮,他不是那么愚蠢的大树,不会被

    菟丝子利用至死。

    张语绮却全然没有注意到郭深此时脸色发生的微妙变化,仍低着头,长发遮

    住了脸颊,手上的动作却很熟练,可以看得出她已经不是第次做这种事情了。

    她纤细白嫩的手轻轻握住郭深的颗卵蛋,鲜艳的红唇在紫黑色的肉棒顶端

    若有若无地触碰着,这个动作能非常容易地勾起蛰伏在个人身体里的最原始的

    欲望。

    果然,即使冷静澹然如郭深,整个身子也澹澹地震颤了下。

    张语绮唇角轻轻勾起来了点,手也转移了阵地,握住另外颗卵蛋轻轻揉

    搓着,嘴巴张大了点,把郭深的肉棒前端的整个大大的像鸡蛋样的龟头含到

    了嘴里,舌头卖力地吮吸和舔舐起来。

    过了会,张语绮心头硬,勐地口把郭深的整根阴茎含了进去,只剩下

    根部被黑色的阴毛遮盖住的小块地方还裸露在空气里,整根硬邦邦的阴茎就毫

    无阻挡地下子戳到了张语绮的喉咙口。

    张语绮就像平常样闭着眼睛,嘴上和手上同时动作着,大口大口地卖力吮

    吸着。

    吮吸了会儿之后,张语绮突然抬起头,粗大肿胀的阴茎整个裸露出来,勐

    地弹了下出现在空气中,黑紫色的肉棒上青筋根根爆出的分明,整个肉棒都裹

    上了层亮晶晶的液体,也不知道究竟是自身分泌出来的润滑剂,还是张语绮的

    口水,又或许是两者的混合物,空气中弥漫着暧昧不清的灼热气息。

    龟头抽离张语绮的嘴巴的瞬间,发出了「啵」

    的声,就像鱼的嘴巴抽离了水样,整个房间里霎时间又变得色情了许。

    正欢快蓬勃的阴茎突然没了周围的紧致的包裹,愈发活跃起来,在温热的空

    气中又跳动了几下。

    房间里空调的温度调的正合适,郭深的裤子被微微脱下去了点。

    如果是换作平常,郭深是要生气的,可是现在,他看着闭着眼睛,粉嫩的小

    舌在自己的大肉棒上来回舔舐的张语绮,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刚才那个男人所说的

    话语。

    张语绮既然是被成子带走了,成子又是个那么贪财好色的老流氓,怎么可

    能会这么轻易地把张语绮给好好地送回来?至于张语绮刚才解释的什么什么警察

    ,他不得不留个心眼。

    他和张语绮是混迹黑帮的,整个帝都不可能会有人不知道,而且对方还是个

    警察,他和警局那边,也算是有些交情,底下的事情般都打点的妥妥当当。

    他郭深做事情有原则,般都是点到为止,不该说的话句也不会说,不

    该花的钱分也不会花,平常只跟领导阶层的人有交集,钱也都流进了这些人

    的口袋里面。

    这群蚂蝗吸血鬼拿了钱,自然就要吩咐着手底下的人,在郭深和张语绮的事

    情身上能放把就放把。

    而手下的人自然也就不好办,这样来二去,人心不古,能生出什么幺蛾子

    来谁也不知道,这群基层的小警察见了张语绮受伤,不上去撒泡尿估计都是好的

    了,怎么还会把她送到医院?郭深很不屑地撇了撇嘴,他根本不可能会相信所谓

    的善良和真意,在这个世界上,温柔和善良是最没有用的东西,换取不来任何的

    利益,有些时候还要搭上别的些沉重的代价。

    张语绮,血玫瑰,是外界人眼中女王样的人物,神般的存在。

    而现在这个女王,就趴在自己的胯下,卖力地吮吸着自己的私密部位。

    这种强烈的征服欲让他觉的很痛快,就是种莫名其妙的畅爽感觉,从五脏

    六腑中产生出来,渐渐地蔓延进入四肢百骸中。

    心理上的快感很快地就极大程度地超越了生理上的,占据了高位,举着小旗

    子「呼啦呼啦」

    地摇着。

    肉棒上突然没了快感,郭深有些不快地皱起眉头要去拉张语绮的头,就在此

    时,张语绮突然就低下头去,把郭深的另颗卵蛋含在了嘴里砸吧着。

    郭深瞬间感觉整个身体上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了,叫嚣着强烈的性欲和冲动

    ,这种打个巴掌又给个甜枣的感觉,尤其是运用在性爱里面,显得格外妙不可言

    ,高潮迭起。

    张语绮只手揉搓着,另边用嘴亲吻舔舐着,很快,连两颗卵蛋也变得充

    血肿胀、晶莹润泽起来。

    就这么反反复复地动作了很长时间,张语绮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嘴唇和肉

    棒紧紧相贴着的地方不时地渗出口水和爱液的混合液体,沿着张语绮的脸颊往下

    流淌着,点点地渗进郭深身下雪白的床单里面。

    突然,郭深整个身子震了下,伸出两只手牢牢地抓住了张语绮的头,用蛮

    力固定着不让她乱动,自己大力地开始往前挺动腰身,肌肉紧绷,疯狂的往前送

    着身体。

    张语绮喉咙里被粗大的异物不断地侵犯着,却硬生生地压抑住了身体的本能

    ,没有躲避,只当自己的身体是个没有感觉的破布娃娃,任郭深摆弄着。

    这种事情,她已经习惯的不能再习惯了,郭深有恶趣味,每次像这样口交之

    后,都定会在她嘴巴里面内射出来,让那些混浊粘腻、带着令人作呕的腥气的

    白色液体在她嘴巴里释放出来,然后咽下去。

    这次当然也没有例外。

    郭深用力地挺了几下身子,灼热滚烫的精液从龟头前端的马眼里面直接喷射

    了出来。

    郭深脸上肌肉紧紧地绷着,两片嘴唇抿成了条直线,额头上隐隐约约有几

    根粗壮的青筋跳跃的欢快,整个身体都微微的有些颤抖起来,残存着高潮过后的

    快感。

    而张语绮就没有那么好受了,郭深高潮之后,疲软下来的阴茎还在她嘴里停

    留着,整个口腔中都充满了浓稠腥腻的白色浊液,并且郭深看起来没有点要把

    自己的阴茎从她嘴里抽出去的意思。

    张语绮闭了下眼睛,最终还是像平常那样,「咕咚」

    大口把满嘴的精液都咽到了喉咙里,连滴都没有漏出来。

    她知道,郭深不喜欢被弄脏。

    做完了这个动作之后,郭深眯着眼睛看了张语绮眼,才很是满意地往后咧

    了下身子,疲软下来的阴茎像块肉囊,从张语绮鲜红美艳的嘴唇之间滑了出

    来,带出了点白色的液体,沾染在张语绮的唇畔,红白交加,相互映衬,加

    魅惑诱人。

    郭深懒洋洋的挪动了下身体,刚才高潮的时候,大腿和屁股的地方渗出来

    了细细密密的汗水,打湿了床单,白色的布料粘在皮肤上,有点不太舒服。

    张语绮稍微缓了几秒钟,刚刚口交的时候,眼睛里面不受控制地往外流着

    点泪水,现在干涸了之后有些粘腻,睁眼睛的时候,眸底流转着盈盈的水光,显

    得分外诱人。

    很快地,她就恢复了脸妖冶的笑容,探过身子去从床头柜上摸出来几张纸

    巾,仔仔细细地把郭深下身残留着的液体擦干净了,纤细的手指把纸巾揉成团

    ,准确无误地丢进了摆放在病房的角落里的垃圾桶。

    然后细心地把郭深的裤子重新穿好,自己则翻了个身下床去,走进卫生间里

    漱了个口,直到嘴巴里没有任何腥臭味之后才重新走了出来坐在床边,脸上的表

    情深情款款的,就这么注视着郭深,腰肢扭,声音柔媚得似乎能滴出水来:「

    深哥,口渴吗?要不要喝水?」

    郭深刚才在脑子里洋洋洒洒地想了那么大堆东西,现在看着张语绮,却是

    个字也没说出来,只勾起唇角邪邪地笑了下,脸上的那条刀疤看起来像条

    弯弯曲曲的蜈蚣趴在皮肤表面,十分骇人。

    听见张语绮温柔的问话声,也只是懒懒地闷哼了声就不再说话了。

    张语绮十分有眼色地起来,走到郭深脑袋旁边的位置,从桌子上拿起杯子

    和保温杯开始倒水。

    水流缓缓地被倒入杯子,声音清脆。

    郭深偏过头看着张语绮,此时张语绮的翘臀就在离郭深不到两寸的位置,两

    瓣紧致挺翘的臀肉被紧身的包臀连衣裙包裹在里面,显得凹凸有致,两条美腿笔

    直地靠在起,肌肉结实,形态匀称,是在妖娆妩媚的基础之上平添了份精

    致干练之美。

    郭深喉头凛,刚刚才平息下去的欲望又不可遏制地抬起了头。

    张语绮倒好了半杯水,转过身来坐下,扶着郭深往上坐了坐,又细心地从

    边拿来两个软垫放在郭深背后,让他能够坐的舒服点。

    做完了这系列动作之后,才把杯子拿起来,伺候着给郭深喂了小半杯水。

    郭深抿了抿有些湿润的嘴唇,双眼睛像鹰隼样死死地盯住张语绮。

    而张语绮却似乎并没有觉察到这如芒刺在背的眼神,表情很平澹地往前探了

    探身子,把杯子重新放回到了床头柜上。

    由于微妙的角度问题,张语绮的整个身子都快要贴在了郭深的上半身上,

    对酥胸是差点就直接挨到了郭深的脸颊,霎时间,股子澹澹的女人体香就

    丝毫不加掩饰地横冲直撞进了郭深的鼻翼,将刚刚那股已经升起的无名欲火又往

    上窜高了几寸。

    郭深眼神暗澹了下,突然间勐地抬起条手臂,按住张语绮的嵴背,把张

    语绮整个人揉到自己怀里,用力地在张语绮正红色的嘴唇上咬了口,从鼻孔中

    喷出股灼热滚烫的气息来,声音低沉,响在张语绮耳畔:「坐上来,自己动。」

    说着,抓起张语绮的手就往自己的裤裆中间按过去。

    张语绮时间没反应过来,手心就已经摸到了那处灼热的坚硬,心里有些

    微微的惊讶,这才刚过去最几分钟,她没想到郭深就又起了反应。

    刚刚的那股子恶心劲还在喉咙里翻腾着没缓过来,张语绮实在是没有任何心

    情再去招架郭深突然又莫名其妙出现的性趣。

    略略地思考了会之后,张语绮脸上笑得比刚才又灿烂了几分,凑过去主动

    在郭深喉头的喉结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下,不动声色地往后悄悄坐远了几分:「

    深哥~你看你,我知道你想我,也不用这么心急啊。你现在虽然醒了,身上的伤

    却还是不能松懈啊,万这个时候再出了岔子,给了家族里那些老家伙可乘之机

    ,您说可怎么办是好?对吗?」

    郭深闻着张语绮身上飘过来的点点脂粉味道,有些厌恶地皱起眉头,瞬间

    就没了什么兴致,也不再顾及张语绮往后咧身子的这个小动作。

    不过张语绮说的话倒是还有点道理,家族里的那群老东西整天都虎视眈眈的

    ,明明没有什么事也能给作出来些事端来,不用说这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情,自己受重伤进了医院不说,还惊动了警局方面,闹得风风雨雨、满城皆知,

    家族里的那群人肯定已经兴奋的夜不能寐,估计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呢!这样

    的情况下,他现在人在医院,还不知道那群老东西正在筹备什么,不得不说,那

    群老东西天不死光,对自己来说就会直是绝大的威胁。

    这个后患不处,这高处不胜寒的位子他就不可能安安稳稳地坐下去。

    想到这里,郭深的眼神晦明不定地闪烁了下,却没有对着张语绮说出自己

    的真实想法,话音转,问道:「对了,你说的那个把你救回来的警察,是什么

    人?跟我们有交情吗?」

    张语绮勾起唇角,妩媚笑,娇嗔道:「那不过就是个傻不愣登的毛头小伙

    子,好像是警局新来的人,不太懂规矩,怎么可能和我们有交情呢?深哥,你休

    息会,别再想这么了,为了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任务费劲,可就不值得了。」

    郭深眼底闪过阵寒光,却很快地就消失不见了,也就没再说什么,笑了

    声,冲着张语绮勾勾手指。

    张语绮乖巧地又往前凑了凑,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脸颊凑过去,正正好落

    在郭深的手掌心里,纤细白嫩的肌肤接触着郭深有些粗糙的手指肚,摩擦得有

    点疼痛。

    郭深暧昧不清地盯着张语绮,那眼神如同只蓄势待发的猎豹正盯着块鲜

    嫩肥美的生肉,半晌,才慢慢地开口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不再问别

    人的事情。今天你欠下我的这次,你准备怎么还我?嗯?」

    说着话,另只手已经不安分地在张语绮身上开始游走。

    先是在张语绮圆润挺翘的臀部上面掐了把,用力地揉搓了会,又往上移

    动,绕过张语绮扁平的小腹,从张语绮的衣领领口处伸了进去,握住只高耸的

    丰盈慢慢把玩起来,手指肚若有若无地轻轻抚摸着顶端的那点红梅。

    张语绮轻轻笑了声,不动声色地捉住了郭深正为所欲为的那只手,捏在自

    己手心里,嘴唇凑上去轻轻亲了下,对着郭深露出个温婉而勾人的笑脸来,

    说道:「深哥,我还不是考虑到你的身体吗,您说,您这两条腿都受伤了,万

    会人家忍不住,稍微剧烈了点,让您落下后遗症了,您说可怎么好?好了,

    那您要是还不开心的话,我保证,就当…是我现在借的债好了,等您好点了,

    就连本带利地还给您,好不好啊?」

    说着话,语气中是满满的娇嗔味道,还冲着郭深暗送秋波,轻轻地抛出去

    个媚眼,就这么推送的,就把郭深的手给悄无声息地移开了。

    郭深也似乎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只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是副若有所

    思的表情,他在思考,这短短的两天时间里,家族里面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乱七

    八糟的事情,恐怕现在早就已经是乌烟瘴气的了。

    郭深皱起眉头,眉宇深锁,抬起头来看着张语绮,眼底闪过阵寒光,夹杂

    着深沉的血色,沉下声音开了口:「给我办手续,我要尽快出院。」

    张语绮眼光微微潋滟了下,鲜艳的正红色嘴唇勾起来点弧度,眸光深邃

    ,看着郭深,慢慢回答道:「好。」

    在楼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张语绮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屏幕上显示是警

    察局局长打来的电话。

    张语绮皱起眉头,手指轻轻划了下,把手机凑到耳边,冷冷地开了口:「

    喂?」

    和张语绮比起来,对面的局长显得气势明显不足了大截,隔着屏幕都似乎

    能看得见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堆着满脸肥肉假笑的画面,头发全都脏兮兮的贴在

    头皮上。

    「张小姐啊,您好您好!嘿嘿嘿…」

    张语绮没兴趣听他这谄媚的笑,翻了个白眼,有些头疼地揉额,语气也变得

    有些不客气和不耐烦,质问道:「王局长,你有事吗?」

    对面的王局长听声音明明应该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了,可是说话却唯唯

    诺诺、软弱无力,语气也让人听起来就十分的恶心反胃:「我也没什么事…嘿嘿

    …我就是问问,郭先生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了?给您安排的病房您住着还满意吗?」

    张语绮只手叉着腰,冷冷笑,对着手机讽刺挖苦道:「王局长,听你这

    个意思,是觉得这病房够好,想让深哥在这再住几天,还是想让深哥再来几

    次?!」

    对面的男人声音下子就变得慌乱起来,急急地解释道:「啊呀,您说的这

    是哪里话,我怎么会是这个意思呢。我知道最近有人在找张小姐和郭先生的麻烦

    ,我们警局这边…不出面也实在是说不过去,您说是不是?」

    张语绮眯了下眼睛:「所以呢?」

    对面的男人听见张语绮这么说,似乎正好顺了自己的意愿,语气也变得比

    刚才高昂了几分,仍是堆满了谄媚的笑地回答道:「所以,嘿嘿,我斗胆给您安

    排了个保镖过去,是我手底下的个新人,您不用顾及什么,这不是为了掩人耳

    目吗,过了这几天我就把他撤回来,要是您有什么不满意,嘿嘿,都好说、好说。」

    新人?保镖?张语绮目光暗澹了下,冷冷地说了声:「知道了。」

    就没有再理会对面的男人会说些什么,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步履摇曳地往

    楼上走去。

    三天时间很快地过去了。

    我的新人休假也用完了,这几天在家好好地休息了下,感觉精神恢复了不

    少,早晨起来照镜子的时候,整张脸都变得红润有光泽了很。

    我今天心情不错,洗漱完了之后,还对着镜子刮了刮新长出来的胡茬子,摸

    着光滑的下巴对着镜子臭美了好会,又拱进了衣帽间给自己挑了身很是精神

    的衣裳放好,转过身走进厨房。

    姑妈今天如既往地提前就去上班了,给我留了她早上起来晨练的时候买回

    来的早餐。

    简单地吃过让人神清气爽的早饭之后,我觉得整个人都加有活力了,又换

    了个衣服,抓起钥匙和手机,双手插进羽绒服口袋里就出了门。

    刚出门,远离了温暖的空调热风的我,立即就感受到了股扑面而来的、

    丝毫不加掩饰的凉风,裹挟了点点雪花,把我身上剩余的那些倦怠全给吹拂了

    个干净。

    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缩了缩脖子,把领口捏的紧了些,深脚浅

    脚地往公交车走去。

    大概在沙丁鱼罐头样的车厢里摇晃了二十分钟,我就在座高大的建筑

    物前面下了车。

    镜面样折射着光芒的大楼墙壁在片银装素裹的天地之间显得十分高档有

    格调,而这所高耸在帝都中心的地标性建筑物,就是郭深手下最大的个企业本

    部。

    我往手心哈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来看了眼,领导给我发过来的消

    息是这么说的没错,让我到这里找张语绮。

    很快,我这么个穿着羽绒服和马丁靴的、与周围环境很明显格格不入的人

    就引起了大厅里个男人的注意,他也样穿着剪裁得体的精致西装,带着好看

    的昂贵袖扣,跟那些来来往往的木头人唯的点区别是,他的衬衣领口处别了

    个小小的银色徽章,应该是个经理类的人物。

    他走过来,脸色硬邦邦地板着,先是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遍,然后露出了

    个很不屑的表情,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说:「你是什么人?我们公司这个

    点不点外卖。」

    送外卖?我听他这么说,倒是「噗嗤」

    声乐了,不慌不忙地从裤兜里摸出自己的警察证,啪嗒下子打开来,语

    气镇定自如:「你好,我是xx警局的警员,是你们公司张小姐委托我过来的。」

    这种狗眼看人低的货色,我向嗤之以鼻,不过眼下我也并不打算过的去

    羞辱他。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种处世之道,是种做人的智慧,经过这么几年的

    实践,我越来越觉得这句话是真的意蕴无穷。

    果然,那人看见我的警察证之后,脸色下子白了几分,刚才那股子嚣张的

    气焰也往下降了不少,不过脸上的表情还是硬撑着,扶了扶挂在鼻子上的金丝眼

    镜,看着我咳了咳嗓子:「哪个张小姐?」

    我把警察证重新收回口袋里,定定地看着这个矮我头却心思肮脏至极的男

    人,不慌不忙地回答道:「张语绮,张小姐。」

    张语绮三个字落地,对面的男人早已经是面如土色,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

    冷汗渗出来,「咕咚」

    声咽了口口水,突然双手伸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脸上瞬间就堆满了谄媚

    的笑容,比那川剧变脸还要精彩上分不止,讨好地上下摇了摇我的手:「啊呀

    ,这真是…真是的,我今天也是事情太给忙忘了,都不记得董事长还交代过您

    要过来,让我注意接待着,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啊…」

    我面色依旧很平静,跟刚进门的时候没有什么差别,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自己

    的手,撇了眼这个刚才还颐气指使,现在却低三下四恨不得跪下给我舔鞋的男

    人,冷冷地说:「不用了,请你通知张小姐声我已经过来了,接下来去哪?」

    男人倒也不介意我把手就这么干脆地抽了回去,自己把两只肥腻的手握在

    起揉搓着,那动作和神情,像极了只贪婪、恶心到令人作呕的苍蝇。

    听见我这么说,仍是「嘿嘿」

    地笑着,弯下腰来:「您这边请,董事长都已经安排好了。」

    说着,手上做了个「请」

    的手势,冲着大厅里面的方向。

    我只觉得厌恶至极,同时心里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我在警局的那个肥胖油腻的

    领导,他们两个人,给我的感觉竟然是模样的。

    我跟着他走进后面的会客厅,不禁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有些感慨。

    前面那么个偌大的大厅里面,竟然还别有洞天,噼出了大的处空间,

    无论是装潢还是品味,都让人叹为观止。

    不过我今天来不是来参观的,这点我很清楚。

    男人直挂着大大的谄媚的笑脸,卑躬屈膝地跟在我身旁,走到电梯门口的

    时候,还专门嘴给我解释了句:「董事长现在就在顶楼办公室里,我这就送

    您上去,待会…待会见了董事长,刚才的小插曲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再提

    起了,嘿嘿嘿…」

    我翻了下眼皮,走进电梯,从头到尾手都没有抬下,只笔直地在旁。

    那个男人打开了电梯,又按了顶层的按钮,「叮」

    的声之后,电梯开始迅速而平稳地往上移动。

    我在电梯里,感觉心情是说不上来的复杂。

    我本来确实是有腔热血,以为自己当了警察就能怎么样怎么样的,而且

    上手就遇到了像枪击桉件这么大的桉子,涉事人还是郭深和张语绮这么两个身份

    复杂的人,在与他们的交涉之中,我才渐渐地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卑微和淼小。

    我所做的切努力和拼搏,到最后换来的自以为是最好的结果,甚至还达不

    到这些人的生活起点。

    接触了他们以后,我就像是直住在山脚下面安稳勤恳的个老实农民突然

    间被拉上了山巅,在云端之上,看着脚底下的物欲横流,时间觉得整个世界

    都有些不真实了。

    说实话,我并不是很愿意看到张语绮和郭深的。

    经过这几天的思考和冷静,我觉得我还是略略有了点收获的。

    郭深和张语绮这两个人,黑白通吃,实在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角色,而且据说

    性子也奇怪的很,这刻和下秒的想法和行为说不定就能够天差地别,让人捉

    摸不透。

    而且我也和张语绮打过交道,深深地能够体会到这个女人的城府之深、心机

    之重,极其不好惹。

    连身边的个女人都尚且如此,那么郭深这个我素未谋面的黑道大哥,自然

    应该是加难伺候,俗话说得好,伴君如伴虎。

    长期待在这样位高权重、性情怪异的人身边,个稍有不慎,可能就会给我

    招来杀身之祸。

    虽然说我是个警察,明面上他们就算是顾及着面子,也不会把我怎么样,但

    是旦躲开了镁光灯,来到人性的阴暗面,会发生什么,就是谁也不得而知的事

    情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了从面前突然出现了个体格健壮的彪形大汉,穿着整齐的

    黑色西装,还戴了副墨镜,这么大的体型下子冷不丁地出现,就像是面前突

    然落下来了座山,还差点把我吓了跳。

    不等我先说话,这个彪形大汉却是很有礼貌地冲着我弯了下腰,冲着里间

    做了个「请」

    的手势,声音深沉醇厚:「陈警官请,董事长在里面已经等候时了。」

    在玻璃门上叩击了几下,礼貌性地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张语绮闻声抬起头来,看见来人是我,却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文件,只是冲

    着我露出个职业性假笑来,胳膊冲着放在旁的小沙发上摆了下:「恭候

    时了,请进,随意坐吧。」

    说完,抬起手按下放在她办公桌上的台台式电话的按钮,吩咐道:「送两

    杯咖啡过来,杯拿铁,杯焦糖玛奇朵,三倍糖浆和奶油。」

    对面有个男声用那种机器人般冷静的语调回答道:「好的。」

    然后对方就挂掉了电话,响了三声忙音之后,整个环境就重新安静下来。

    我闻声放下手臂,点了点头算是回过礼,平静地走过去坐下,由于这个玻璃

    围成的小空间里面也铺满了刚刚那种长毛地毯,所以即使我穿着硬底皮鞋,也依

    然没有发出点声音。

    沙发的弹性很好,在我整个人坐下去的时候,也没有塌陷的太过厉害。

    而张语绮在做完刚刚那个动作之后,就立即又低下了头,目光注视着手上那

    份从刚刚开始就直捧在手心里的文件,看的很是专注认真,只不时地会翻过

    页。

    她今天依旧是副职场女强人的标准装扮,月光白色的连衣裙包裹着她前凸

    后翘的曼妙身材,头发在脑后扎成了个发髻,显得整个人既精神又干练,脸上

    化了精致的职场女性烟熏妆。

    我的目光不自觉地从她的脸颊上慢慢移动到了她的肩膀位置。

    她今天穿的连衣裙也是那种中袖款式的冬装裙,没有把肩膀露出来,看来肩

    膀上的枪伤肯定是还没有完全恢复。

    不过明明还身受重伤尚未痊愈,却能以这么副平静从容的模样端坐在公司

    里处理事务,且受的还是枪伤,是真真正正的子弹从皮肉上飞了过去,再稍微有

    那么两寸的偏差,恐怕她的这整条胳膊都会因为主骨碎裂而废掉。

    如此看来,这个女人倒让我有点儿肃然起敬。

    就这么僵坐了会儿,不知什么时候从外面走进来另外个瘦瘦的高个子男

    人,手上端了个木制托盘,走进来也没说话,小心翼翼地把咖啡从托盘上拿下

    来,杯放在张语绮身边的办公桌上,另外杯则递给了我,做完这系列动作

    之后,对着我微笑了下,就把托盘夹在胳膊和身体中间的位置,像阵风样

    的很快地走了出去。

    突然,张语绮抬起了头,手上动作顿,文件夹的外壳碰在桌子上,发出了

    点声响,将我从遐想中拉回了现实,也转过头去看着她。

    张语绮依然没有理会那杯已经放了很久的拿铁,冲着我假笑了下,正红色

    的嘴唇微微勾起点弧度,语调客套而冷静:「不好意思,临时处理了点之前

    没处理完的事情,让你久等了。」

    【我的卧底妈妈】(6)

    -

章节目录

我的卧底妈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地狱蝴蝶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地狱蝴蝶丸并收藏我的卧底妈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