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盗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零六章【起士林】(上)

    白云飞居然主动替罗猎解围:“应当是误会,其实看错是常有的事情,解释清楚就好。”搞清事实之后,他也没有停留,告辞离开。

    玉满楼特地送上周日公演的戏票,让白云飞务必过来捧场。

    白云飞和罗猎两人离开之后,玉满楼的目光却陡然变得凝重起来,他没有卸妆,穿着戏服来到二楼最东边的房间前,轻轻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

    室内炉火熊熊,一位身穿灰色西装,头戴同色毛呢鸭舌帽的人坐在桌前正在削着苹果,手中锋利的小刀贴着苹果快速均匀地转动着,苹果皮宛如一条长蛇般缓缓垂落,果皮薄如蝉翼,均匀一致,握刀的手洁白细嫩,手指纤长,哪怕是一个最为细致的动作都流露出雅致的美。

    玉满楼来到她的面前隔着桌子站在那里,表情显得颇为恭敬。

    小刀突然停滞,果皮中断,轻悠悠落入纸篓之中,兰喜妹抬起一双光波潋滟的美眸,妩媚娇柔的目光望定了玉满楼,却让玉满楼感到从椎骨生出一股寒意。

    兰喜妹削了一片苹果,用刀尖插住,递向玉满楼。

    玉满楼低下头去,张开嘴巴小心地咬住了那片苹果,心跳的速度明显加快,他甚至无法确定,这面如桃李心如蛇蝎的女人会不会突然发神经,将那把锋利的小刀捅入自己的咽喉,他虽然害怕却不得不表现出对她的无条件信任。

    兰喜妹的唇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她喜欢将别人的性命玩弄于刀尖上的感觉,对方越是惶恐,她的内心就越是满足,如果玉满楼不敢吃这片苹果,就证明他心里有鬼,兰喜妹永远都有自己的一套逻辑。

    “白云飞来了?”其实兰喜妹刚才已经从窗口看到了发生的一切。

    玉满楼点了点头道:“他带来了一个人,询问汽车的事情。”

    兰喜妹不屑地撇了撇嘴:“总会有人看到,跟他一起来的那个人是谁?”

    “罗猎!”

    兰喜妹秀眉颦起:“罗猎!”

    “您认识他?”

    兰喜妹摇了摇头:“据可靠消息,方克文还活着。”

    玉满楼道:“当真?”

    兰喜妹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吓得玉满楼垂下头去。

    兰喜妹道:“想让一个人说实话并不难,不是每个人的骨头都像方士铭那么硬。”

    罗猎的目光望着窗外,看着在来来往往的人群,天空中飘起了细雪,街道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脚印。

    白云飞打开烟盒,抽出一支香烟点燃,又将打开的烟盒递给了罗猎。

    罗猎微笑摆了摆手,指了指前方的路口道:“麻烦白先生在下个路口停一下,我到了。”

    白云飞示意司机在路口将汽车停下,司机停好车之后,跑过来打开了后门。

    罗猎向白云飞道别之后下车,关上车门,白云飞却又将车窗落下,望着罗猎道:“你仍然怀疑我对不对?”

    罗猎想了想,还是从衣袋中取出阿诺此前记下的车牌号码,白云飞接过一看,脸上呈现出些许怒容:“什么人给你的?”

    罗猎道:“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他不会撒谎。”

    白云飞道:“你也看到了,那辆车不可能出去过!”

    罗猎笑了起来:“可能是我朋友看错了。”

    白云飞道:“这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情,他不可能凭空写出我的车牌号码!除非是故意诬陷!”他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罗猎道:“像白先生这样的车,津门应该不止一辆吧?”

    白云飞没有说话,静静望着罗猎,等待着他的下文,同样型号的汽车当然不止一辆,可是牌照却只有一个。

    罗猎接下来的话却和汽车无关:“白先生和玉满楼很熟?”

    白云飞从罗猎的这句话中敏锐察觉到了暗藏的意思,点了点头道:“他是梨园年轻一代的翘楚人物,这两年迅速蹿红,我请他来戏院唱戏!你认识他?”

    罗猎微笑道:“听说过他的大名,白先生对他肯定要比我了解。”他说完这句话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白云飞却皱了皱眉头,望着罗猎渐渐远去的背影,目光有些迷惘。

    罗猎没走出几步就发现白云飞的汽车再度跟了上来,超过了自己,然后在前方停下,司机为白云飞拉开车门,又帮他披上灰色的毛呢大衣,白云飞摆了摆手,示意司机将车开走,原地等着罗猎走到自己的面前,然后道:“我请你吃饭。”

    罗猎道:“不好意思,我约了朋友。”

    白云飞道:“这件事很重要,除非你不想救人!”他说完举步走向一旁的起士林西餐厅。

    罗猎对起士林闻名已久,知道这是津门乃至整个中国最早的西餐厅,相传老板起士林是随着八国联军入侵津门一起过来的德国厨师,最早以制作面包、糖果著称。后来起士林扩大经营,在菜品上精心研究,再加上她店堂装修布置考究,对各国客人服务礼貌周到,所以很快就在津门扬名立万。

    前来起士林的食客众多,难免良莠不齐,最初起士林开在法租界,一天,两名衣冠不整的法国大兵进入起士林,看到两人粗俗不堪,言行无状,老板阿尔伯特气得上前理论,最终扭打起来,从而导致整个餐厅中所有的法国人对他展开群殴。这一事件闹大之后,法租界官员本想罗织罪名将起士林赶出津门。幸亏这里的常客白云飞出面斡旋,方才让法租界官员手下留情,不过起士林仍然难免离开法租界的命运,搬到了德租界中街,也就是现在的位置。从选址到开业,白云飞都帮了不少的忙,所以他在起士林始终被视为最尊贵的客人。

    两人来到餐厅内落座,白云飞点了奶油杂拌、红菜汤、鹅肝酱奶油蘑菇汤、炸猪排、烟熏三文鱼,叫了瓶法国红酒。

    从罗猎对刀叉的熟练使用,白云飞已经判断出他很可能有过留洋的经历,他端起红酒和罗猎碰了一杯,优雅地抿了一口放下道:“有什么话不妨明说,穆三爷让我帮你这个忙。”

    罗猎右手握住水晶杯,刚刚添满的红酒在手中熟练地摇曳着,宛如杯中游走着红色的丝绸,听到白云飞的问话,他嗅了嗅洋溢着杜松果香味的葡萄酒,然后轻轻将酒杯放下,目光于虚空中和白云飞相遇,微笑道:“不知白先生刚才有没有留意车旁的脚印?”

    白云飞道充满嘲讽道:“你不会是说有人将汽车从那里偷偷抬了出去。”

    罗猎道:“汽车可能始终在那里,可是车牌却未必。”

    白云飞端起红酒,习惯性地翘起了兰花指:“原来你也留意到了,车牌干干净净,没有一丁点儿的积雪。”

    罗猎目光一亮,他发现这一细节的时候并没有当时点破,毕竟他并不了解白云飞,白云飞凶名在外,他和玉满楼究竟是怎样的关系?这出戏到底是不是他在背后导演?所有这一切罗猎都一无所知。其实在离开和平大戏院之后,罗猎的内心就有些犹豫,以白云飞的精明应当不会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荒唐事,很可能玉满楼将他也一同瞒过。

    在白云飞追上来一问究竟并点破关键之后,罗猎决定将心中的疑点说出,其实相信白云飞也发现了其中的破绽,罗猎道:“汽车旁边有脚印并不稀奇,可是循着脚印刚好走到车牌处,咱们到和平大戏院之前并没有下雪,但是此前多日都有降雪,按照常理车牌的上缘或是正面理应有一些积雪,可是只要稍稍留意就能够看到那车牌非常的干净。”

    白云飞点了点头,双目中流露出欣赏之色。他本以为发现这一点的只有自己,想不到罗猎也留意到了这一细节,刚才他始终在悄悄留意罗猎,罗猎并未对车牌表现出特别的关注,这厮居然连自己的眼睛都骗过了,足见他的心思何其缜密。

    罗猎继续道:“汽车虽然不能开走,可是车牌却可以拆卸,有人开着型号相同的雷诺牌轿车,在火车站劫走了小桃红母女,明目张胆地将这件事推给了白公馆。”

    白云飞抿了口红酒道:“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罗猎道:“目前我还不清楚,不过应该有借刀杀人的心思在内。”借白云飞的刀干掉自己,这手阴谋玩得极其漂亮,自己一开始也被误导,冒险前往白云飞住处要人,如果不是打着穆三寿的旗号过去,只怕已经在白云飞的手上吃了大亏。

    白云飞道:“除了宋秃子以外,你表姐在津门还有没有其他仇家?”

    罗猎摇了摇头,他并不了解小桃红,现在不由得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小桃红母女的失踪会不会和方家有关?方克文仍然活在世上的秘密会不会已经走漏了风声?

    白云飞道:“在津门和我同样型号的车并不多,只要我想查,这件事不难查出来。”

    透露一个秘密,白云飞一直都是男的,所以没什么姬飞花二世……

    第一百零六章【起士林】(上)

    -

章节目录

替天行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石章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章鱼并收藏替天行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