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

    二步俢念境,的确不算弱!

    林织瑾退于林尘的身边,那林尘开口道。

    “织瑾姐,恭喜你突破至二步俢念境啊!”

    “你个小家伙,可别嘲笑姐姐了,相较于林长青那个怪物,我的天赋,简直是弱到极点了!”

    “至少比他强!”

    林尘将目光看向一边的林天意,这林天意身为林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林凌自然也是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林天意的身上,这林天意实力,才不过是三步俢念境,可是别忘了,这林天意,可比林织瑾,大了足足俩岁!

    那林尘前一刻可是将话语声刻意的放大了一分,林天意自然是听清了这句话,当下怒眼看向林尘,而在此时,那地灵碑之前,林家长老手拿着林家家谱,看了一眼林家家谱,随后开口道!

    “下一个!林尘!”

    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看向林尘,那林织瑾,抓住了林尘的手掌,随后柔声道。

    “去吧,姐姐相信你。”

    林织瑾的这句话,相较于任何的鼓励,还要来的干脆许多。

    林尘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升起了一抹笑意。

    那林严等人身居之处,林萧紧握着手掌,上一次林尘回到林家的时候,实力不过是四步凡胎境,这家族大比,若是林尘仍未达到五步凡胎境,那便也是无法参加此届的家族大比,这不仅仅会让林萧颜面大损,更会让林尘一辈子抬不起来头!

    此时,四位家主皆是将目光落向了林尘的身上,那林凌亦如他的儿子一般,看向林尘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那诸多林家后辈,看向林尘之际,眼中皆是带有鄙夷!

    对于他们来说,林尘不过就是一个放在嘴边,日日调侃所用的笑柄罢了!

    一挥袖袍,林尘大步走向那地灵碑,齐肩的长发随风飘扬,白色的道袍,散着道道的缥缈之意。

    位于那地灵碑之前,林尘看向那林家长老,恭声道。

    “大长老,可以开始了吧?”

    大长老看了一眼林尘,随即开口道。

    “开始吧。”

    这大长老的话语之中,带着诸多的希冀。

    他也希望,林尘可以突破五步凡胎境!

    缓缓地抬起手掌,悬于那地灵碑之前,忽然间,林尘将手掌落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诸多林家之人,嘴角处,缓缓地上扬起一抹微笑。

    随后,林尘的身上,轰然之间,气势暴涨!紧接着,那手掌高高抬起,落于那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疯狂的向着地灵碑之中涌去!

    那地灵碑的下方,疯狂的窜起了灵力纹路,向上,不断地向上!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最为受人瞩目的五步凡胎境界限,不带一丝阻碍的便是突破而过!

    那座位之上,林萧顿时间大喘了一口气,随后那目光,又是带着诸多的期待看向了地灵碑,那林凌,林朗等人,此时也是将目光挪向了地灵碑!

    诸多林家小辈,皆是齐齐的看向地灵碑,没有一个人敢眨眼睛!

    那疯狂向上窜去的灵力纹路,瞬息之间便是突破了八步凡胎境的界限!那下方的诸多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那灵力纹路,仍是没有停止!

    九步,到达九步了!

    可它仍未停止!

    又是一息的时间过去,那灵力纹路,终于是停了下来!

    地灵碑一侧的大长老愣住了,看着那地灵碑,又看了看林尘,随后高声喊道!

    “林尘!九步凡胎境!巅峰!”

    那大长老的喝声,回荡于练武场之中!

    每一个人,皆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九步凡胎境,巅峰!!

    林尘的心中,出现了一分惊诧,自己不过是刚刚突破至九步凡胎境,这怎么就巅峰了?

    可是一刹之后,林尘的心中,却就明白了。

    自己修炼的功法,乃是玄心决!

    这玄心决带给林尘的灵力,相较同级别的武者来说,要醇厚许多!

    这也是地灵碑误测自己为巅峰的原因!

    不过,这测试,自然是越高越好!自己这也并不算是犯规,毕竟,自己的实力,就摆着这里!

    那高座之上,四位家主,皆是愣在了座位之上,不管是林尘的父亲林萧,还是林家的大家主林严,亦或是瞧不起林尘的林凌。

    在这时候皆是愣住了!

    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代表着什么?

    上一次林尘回家之际,实力可才不过是四步凡胎境啊!

    这不到一月,林尘竟然已经是突破至九步凡胎境巅峰!

    这般的突破速度!堪称神速!

    一月横跨五阶,这在林家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若是他们知道,林尘是从二步凡胎境,一月达到九步之时,他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那高台之下,林织瑾捂着小嘴,看着地灵碑一侧的林尘,心中掀起了万千惊诧。

    林尘的突破速度,着实是让得林织瑾,心中惊诧!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在此时,仍是有着大多数的林家子弟,对林尘,抱有鄙夷!

    对于这些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讲,林尘这九步凡胎境的实力,的确就是不如林织瑾等人!

    这是事实,没得跑。

    可是知道内情之人,却皆是心生惊愕!

    看着那下方的诸多林家子弟,有的人眼带惊骇,有的人眼带鄙夷。

    林尘早已经是习惯了,一挥袖袍,林尘向这下方,缓步走去!

    这时候,高座之上,林萧的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手中紧握着的茶杯,不断地打着颤抖。

    对于林萧来说,林尘的实力,说是惊到了林萧!

    那上首位上,林严认认真真的说道。

    “尘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一月之中连跨五阶!这般的突破速度,即便是放在我林家历史之上,那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这次尘小子拿到一定的名次!那便将修炼资源,倾斜给尘小子!”

    林严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个天赋子弟,对于一个家族来讲,是有多么的重要!

    保不齐以后,这林尘,便就是林家历史上,第一个碎墟境武者!

    林严这句话落下,那一侧的林凌,眼底深处,掠出一抹杀意!

    对于林凌来讲,他才不想去管什么天赋不天赋!将修炼资源倾斜给林尘只会带来一个后果,那便就是自己的孩子,将会少很多的修炼资源!

    毕竟,这林家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倾斜给林尘,也就是从其他人的手中抽取而已!

    这种事情,林凌绝不会让其发生!

    此时,林尘缓步走回了林织瑾的身边,嘴角,扬着一抹笑意。

    那林织瑾看着林尘,不禁是笑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是不顾,待得林织瑾笑了好一会之后,林织瑾抓起林尘的手掌,认认真真的说道。

    “小尘,姐姐以你为骄傲!以你为骄傲!”

    林尘的突破,对于林织瑾来讲,无疑是从小到大最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林尘,完全可以说是林织瑾带大的,林织瑾七岁的时候,便就是看着那在襁褓之中的林尘,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这林尘摆脱了废物之名,林织瑾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林织瑾满心喜悦的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一侧的林天意,带着几分酸意说道。

    “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小子,嚣张个什么!”

    “不知某人那日可是被那个九步凡胎境的小子给揍成了猪头?”

    将手掌从林织瑾的手中抽出,林尘捏了捏手指,随后,道道嘎吱嘎吱的声响,自林尘的手指关节处,缓缓地响起!

    那嘴角处,也是缓缓地升起一分狞笑!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那林天意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心中,升起了一分恐惧,望着林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家族大比!你难不成还要在这里动手!”

    “老子说了,再在小爷面前嚣张,小爷可不顾及什么林家同门之情!在这里?在这里又能怎么样!偌大个林家,小爷若是打你,你大可以看看,谁替你林天意出头!”

    说着,林尘一抖袖袍,向着那林天意,便就是大步走去!

    林尘的话语声,的确是有点响,一时间,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挪向了此处,就连那高座之上的诸位家主,长老,都是将目光挪向了这里。

    这时候,林天意的身子,打着几分颤抖,那日在武斗场门外的事情,着实是给林天意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这时候,那林尘身边的林织瑾,开口轻声道。

    “好了小尘,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今天是家族大比,莫要生了什么事端,再者说,你上次把他揍的也不轻啊!”

    那林天意脸上还未消退的伤势,但凡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皆是林尘的所为,看了一眼林织瑾,随后看着林天意开口道。

    “看在织瑾姐的面子上,小爷饶你一命,若是不服,稍后比武台上见!”

    林尘的狠话,已然是落下,周边之人皆是看向林天意,这林天意最大的特点,便就是要面子,当下狠声道。

    “哼!小崽子!比武场上,我要把你打的跪下叫我爷爷!”

    “哎!龟孙,你瞧好吧!”

    林尘冷哼了一口气,转过身子,不再去看林天意这个王八蛋,对于这个小人,林尘还真不想多花费心思,专门用来对付他!

    转瞬便就是三个小时过去,林家这三百余小辈,皆是在地灵碑之前,测试了自己的实力强度。

    三百余小辈,仅有一百四十余人,达到了五步凡胎境以上,虽然别看这还不足五成,但是这般的人数,已然是历届以来,较多的一次!

    那高座之上,林严满意的站起身子,看向那满脸都是笑意的一百四十余人,开口大声道。

    “哈哈哈,这届的家族大比,人数着实庞大,稍后,将会由大长老等人,分发竹签,序号一致者,稍后比武台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第一轮结束之后,再次分发竹签,进行第二轮!第二轮存留者,可进行家族试炼!试炼存留者!可参加最后的三大家族大比赛!”

    “明白了!”

    在这林严话音落下之后,诸多林家子弟,皆是大声地喊道,那林尘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浩浩荡荡的百余人,心中,生出了几分好笑之意,曾几何时,自己还在那二步凡胎境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想要参与进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可那是,林尘没有资格!

    可如今,林尘已然是站在了林家的最顶端,不对,现在还不是。

    只有将这家族大比的第一名,夺得手中之后,林尘,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这个位置上!

    并且,彻底的摆脱那废物之名!

    竹签,很快便就是分发而下,林尘手中的数字,为十七号。

    那身侧的林织瑾则是十二号。

    至于那林天意,则是三号。

    随着竹签全部分发而下,那大长老,点了点头开口道。

    “第一轮比赛,开始!拿到一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比武台!”

    话音落下,俩道身影掠至那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个为七步凡胎境的林升,另一个则是八步凡胎境的林末!

    这一男一女位于比武台之上,俩个人手持着武器,各自的眼中,皆是带有一抹战意!

    这林家的比武台,并非只有一个,足有八个比武台可以供人比赛。

    这时,也足有八位长老各自监管着一个比武台。

    “拿到三号竹签者,请上三号比武台!”

    林家长老位于三号比武台之上,嘴中,喝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随后,那林天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尘,随后掠至那比武台之上!而那对面,则是一位刚刚到达五步凡胎境的小辈!

    这小辈苦着脸看着林天意,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这么就遇见了一位俢念境的强者呢?

    这时候,比武台之下,林尘带着一丝好笑,摇了摇头道。

    “这林天意,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弱者了,欺软怕硬的主!”

    林尘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之间,身后掠来一道倩影,这道倩影对着林尘摆了摆手说道。

    “林尘表哥小时候可是被天意哥欺负的很惨呢,林尘表哥,你的序号是多少啊?”

    这道话音响起之际,林尘转过身子看向了这道倩影。

    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那日前来接引林尘的林静!

    林尘的眼眸,带着丝丝的冷意,看了一眼林静之后,林尘淡声道。

    “小时候归小时候,如今你这天意哥,你林尘表哥可以一只手吊着打他!”

    林尘刻意在表哥二字之上,加重了力道。

    林静的面色一僵,在这林家之中,谁人不知道,林静与之林天意的关系,有点亲密?

    这时候,林静看着林尘,冷冷的说道。

    “就算如今林尘表哥天赋再过惊人,不也还是一个九步凡胎境的凡胎境武者?天意哥可是俢念境武者!这期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侧的林织瑾摇了摇头开口道。

    “好了,小妮子,该干嘛干嘛去,在这里碍什么眼!”

    林织瑾都是如此说了,林静冷哼了一口气,刚欲转身离去,那竹签自林静的腰间掉落于地面,其上的序号,正是十七号!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醉思迁所写的《无敌仙帝系统》为转载作品,无敌仙帝系统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无敌仙帝系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无敌仙帝系统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无敌仙帝系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无敌仙帝系统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醉思迁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林尘的眼眸微皱,看着林静的背影,心中生出了些许的好笑之意,莫不成今天,自己便就要做那欺负女生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这林静也足有一步俢念境,算起来,应当是自己吃亏才对。

    抬头看向那转身准备离去的林静,林尘出声道。

    “你的竹签掉了。”

    林静猛然转身,看向那地面的竹签,随后弯腰拾起竹签,最后竟然还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尘,随后向着那远处转身离去!

    这时,林织瑾不禁是出声说道。

    “这小静未免也太不懂礼数了,这般不知道规矩,怕以后嫁出去,婆家定要好好地管教于她!”

    显然,方才的那一幕,林织瑾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林静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大家出来的闺秀。

    林尘无奈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这妮子与之林天意是一条战线上的,方才没有和我吵起来,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乎那些干什么。”

    林织瑾同样是无奈的轻笑了一番,随后将目光挪向了那擂台之上。

    此时,那擂台之上,这第一轮,已然是进行到了尾声,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便是三号擂台之上的林天意,对于一个五步凡胎境的武者,林天意自然是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不到三个回合,林天意便就是下了擂台,走下擂台之际,看向林尘的眼神,带着一分鄙夷。

    第一轮比赛,很快就是结束,第二轮的比赛,便也是宣告开始!

    不多时,那长老的声音,便就是念到了林织瑾这里。

    “拿到十二号竹签者,请登上四号比武台!”

    林织瑾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签,随后脚尖轻点地面,掠至了那四号比武台之上,与之林织瑾一同掠上比武台的,则是一个同为二步俢念境的武者,林建。

    这林建乃是林严的第三个孩子,今年,年仅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便就有二步俢念境的实力,这天赋,也是不弱。

    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握着一柄碧蓝色的长剑,长剑的品阶,足有玄阶高级,名为碧水剑!

    而那林建,则是更为粗暴的多,手中所握,那是一柄狼牙棒!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五之长,其上尖刺,锋利无比,那尖端之处,更是闪着道道的金芒!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道道的笑意,看着那比武台上的林建。

    这狼牙棒,乃是林严,亲手购置。

    黄阶巅峰品质,名为金狼牙!

    反观此时林织瑾的父亲,林朗,这时候眼中则是带有一抹担忧。

    虽然林朗膝下也是多子,共俩个孩子,其中一个如今走出了北阳镇,另一个,则就是林织瑾了。

    这大女儿林织瑾,自小到大没有受过苦,今天若是受了伤,林朗这个做父亲的,断然是要心痛无比!

    那比武台之上,林织瑾手持着碧蓝色的长剑,眼中带有丝丝的谨慎,而那林建,眼中则是带有一抹玩味。

    林建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女人!

    这时候,那监管这四号擂台的长老,开口大喝道!

    “规矩老夫就不想多多叨唠了,点到为止,开始吧!”

    随着长老的一声令下,那林建,体内灵力,瞬间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从地面上抓起金狼牙,向着那林织瑾,便就是轰去!

    林织瑾所修的轻功步伐,名为缥缈步,身形,自然是缥缈无比,在林建挥棒而来之际,林织瑾踏动这缥缈步,向着一侧躲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狼牙,顿时间轰击在了林织瑾前一刻所站的位置之上!

    那所落的位置,顿时间被锤出一个大坑!

    这时候,林织瑾身形一阵闪烁,瞬息之间便就是挪到了林建的身后,碧水剑瞬间催动这剑诀挥出,一道娇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碧波三花斩!”

    擂台之上,那林织瑾的身边,瞬间升腾起三朵碧水花朵!

    那升腾至林织瑾身边的三朵碧水花朵,不断地旋转着,在旋转了足有三十六圈之后,那三朵碧水花朵,瞬间化为三柄散着凛冽之气的古朴长剑,向着那林建,轰然斩去!

    那背对于林织瑾的林建,嘴角处扬起一抹冷笑,旋即,右手臂之上,顿时间金芒大盛!旋即,道道金色的灵力小蛇,盘于林建的右手臂之上,那所握的狼牙棒的柄把,升腾起道道的金色光芒,旋即,一道低沉的喝声,响于比武台之上!

    “狂蛇八段轰!”

    那林建脚尖似是形成一个点,在这个点之上,林建不断的来回旋转着,手中的金狼牙,瞬间轰击于地面之上!

    一道爆炸般的轰击之声,响彻于比武场之上,这时候,那林织瑾,正是向下轰去之际!

    一时间,俩人对碰之际,道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去!

    而那林建,手中的金狼牙,不断地轰击于地面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

    那高座之上,林严带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林严这几个老家伙,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一场比试,乃是林建胜了。

    林朗缓缓地喘息了一口气,林朗知道,这林织瑾虽然不敌林建,但至少,不会受伤!

    尘土消散之际,那比武台之上的情景,便也是展现在了四周人的眼前。

    比武台之上,赫然出现了俩个深坑,一浅一深!

    浅坑之中,林建位于其中,撑着金狼牙,单膝跪于地面,大喘这气!

    前方不远处的深坑之中,林织瑾同样是单手撑着碧水剑,单膝归于地面,但是那喘息之气,却是粗重了许多。

    只见林织瑾缓缓地撑起身子,随即看向那管辖四号比武台的四长老开口道。

    “四长老,我认输!”

    台下,诸多林家子弟,皆是互相的低语了起来,而那浅坑之中,林建撑起身子,看向林织瑾,拱了供手。

    随后,那台下,掠上来一道身影,身着一袭白衣的林尘,掠上比武台,扶住了林织瑾摇摇欲坠的身子,随后道。

    “明知道打不过,还那么拼?好在没有受伤,调养一番便就是可以了!”

    林织瑾苦笑了一番,对着林尘道。

    “姐姐是不是特别没用啊,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还差点落得一身重伤……”

    林织瑾苦笑之际,那林建,恰巧是从俩人身边经过,林尘的眼眸,带着诸多的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建,随后开口道。

    “若是你被他打至重伤,那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凡胎境!”

    林尘的话语,带着诸多的冷意落下,林织瑾不禁是轻笑了一番,其实这场比赛,对于林织瑾来讲,并无太大的用处,林织瑾的目的,不过也就是参与这玩玩的,输赢名次,林织瑾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轮的比赛,随着林织瑾的认输,缓缓地拉下大幕,第三轮的比赛,便也是即将就要开始,目前,正在修理那比武台,这俩轮比赛下来,这比武台的损伤,也完全不小。

    这段时间,也算是给第三轮比赛者,一段调整的时间。

    大致半个小时过去,那比武台已经是全部修理完毕,一号擂台所处,大长老看了一眼手册,随后开口道。

    “持有十七号竹签者,请上一号擂台!”

    林尘此时盘膝在地面,缓缓地睁开眼眸,站起身子之际,那同样在身边调理身体的林织瑾,抬头看向林尘,嘱咐道。

    “下手轻点,林静再怎么也是你的表妹,一个女孩家家的,给她留一二分面子。”

    “看她的态度。”

    林尘抻了一个懒腰,随即跳上一号擂台!紧接着,一道倩影掠至擂台之上,林静的手中,持有一根八节鞭!那鞭子之上,挂有道道挂钩,这若是搭在皮肤上,一拉扯之间,皮肉便就会撕扯而下!

    林静看着对面的林尘,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口气,这林静,今年不过十八岁,实力,同样是在九步凡胎境巅峰,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便就是可以登至俢念境!

    这般的天赋,自然不弱。

    而那林尘,这时候则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连武器都是没有拿出,因为在林尘的眼中,这林静,和一个生了气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长老看着擂台上的俩人,回想了一番林尘那日在大堂之中的所作所为,随即,开口道。

    “这规则,尘小子你应当清楚,点到为止!”

    这大长老,还真怕林尘把这林静,给打出个什么好歹来!

    林尘随意的摆了摆手道。

    “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

    如此狂傲不羁的话语落下之际,顿时间,掀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林尘如今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脓包废物!而林静,则是他们心中仙女般的存在,这些人,怎会容忍林尘这般话语呢?

    听着下方响起来的林尘,林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可是这般的动作,却是让的那林静,心生怒意!

    一抖八节鞭,一道爆响声响了起来,林静望向林尘,怒声道。

    “好你个林尘!今天,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究竟谁更厉害!”

    说着,八节鞭一抖,那林静的攻势,赫然向着林尘轰去!

    林静主修的便就是速度,那八节鞭,宛如道道幻影一般,向着林尘,疯狂的轰来!

    八节鞭迅速如幻影,台下的诸多的凡胎境子弟,皆是看不清林静手中的长鞭,是怎么挥舞的,可是那林尘,脚下甚至连雷行决都没有踏动,仅仅是踏动这清虚山外门,并且还是杂役弟子所学的轻功步伐,轻轻松松的躲过了林静的攻击!

    台下的诸多子弟,皆是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这林尘的速度,怎么如此诡异?

    要知道,林尘如今的敏捷点,那可是足有二十一点啊!

    这可是堪比三步俢念境巅峰的点数,躲林静这个小妮子的攻击,那岂不是轻轻松松的?

    数十次攻击皆是落空,林静的心中,掠起一抹狂躁,看向那林尘,怒声道!

    “你个乌龟王八,有种你别躲!一个男人,天天就知道躲,看我劈碎了你!”

    说着,林静手中八节鞭骤然停留至半空,旋即,一道娇喝,轰然响起!

    “风啸鞭!”

    林静那悬于半空之中的八节鞭,骤然之间,在半空之中不断地来回盘旋着,旋即,一道风暴,汇聚于盘旋中心处,随后,那八节鞭,向着林尘便就是劈落而下!一同落下的,还有那呼呼作响的风暴!

    林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风啸鞭,林静足足修炼了一年之久!林静自认为,在凡胎境之下,无一敌手!

    可在此时,就在八节鞭携着破空之声,伴随着风暴一同落下之际!那林尘的脚下,骤然间升腾起一阵雷电光纹,随后,林尘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凡胎境之下,无一人看见林尘的行踪!

    见林尘忽然消失,林静四处的打量着比武台,可在下一瞬,林静忽然感觉身前掠至一道人影,心头掠起一阵悸动,随后,林尘那宽大的手掌,骤然间捏在了林静的脖颈之上!

    用力之间,林尘便就是将林静给抬了起来!

    随后,道道散着冷意的话语声,缓缓响彻与比武台之上!

    “林静表妹,还用比吗?”

    林尘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玩味,林尘将手中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并不会伤及林静,但林静也逃脱不了林尘的手掌心!

    这道带着诸多冷意的话语,缓缓地落于比武台之上,下一瞬,便就是那八节鞭与之风暴轰击在擂台之上的巨大声响,风暴散开之际,狂风将林尘的白色道袍,吹得嘎嘎作响,下方的诸多子弟,这时候皆是愣住了,林尘出了几招?

    林尘好像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有出过一招!

    击败林静,好像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那下方的林天意,望着林尘,眼中窜起一抹杀意!

    而那林长青,这时候微微抬起眼眸,看着林尘,眼中,升起了一抹好奇。

    林长青想要知道,这林尘的身法,到底是如何这般迅速的!

    这时候,那大长老连忙的掠至比武台,看着林尘无奈的说道。

    “好了!尘小子,你赢了,将静儿放下来吧!”

    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将林静缓缓地放于地面,并且是放于地面不是丢在地上。

    这样算是给了林静几分面子,在林尘将林尘放下来的时候,林静的眼眸,冷冷的盯着林尘,好半晌之后,那林静的手掌之中,忽然凝聚而出一股灵力,挥拳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去!

    林尘侧身躲过这一拳,随后一掌印在了林静的后背之上,一掌之下,林静直接就是倒于地面,一双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幽怨。

    那大长老带着几分无奈,缓缓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此场比赛,林尘胜!”

    大长老的声音,似是伴随着万千音浪,缓缓地散开,台下的诸多子弟,此时仍是处于惊愕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直至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林尘是如何未用一招,便就击溃了林静!

    走下比武台,位于林织瑾的身侧,林织瑾带着丝丝的无奈,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给她留一二分面子?自小你们俩个关系就不好,此事一过,静儿怕日后,连理你都不会理你!”

    耸了耸肩,随意的开口道。

    “只要织瑾姐还理我,那便就好。”

    林织瑾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在了那比武台之上。

    这一轮的比赛之中,除却林尘刚才的那一场还算是有点看点之外,便就是没有了较有意思的比赛,大多就跟平日之中的武斗,相差无几。

    逐渐的,这第四轮的比赛,便也是拉开了帷幕!

    这轮的比赛,可谓是有着极大地看点!

    一号擂台之上,林长青对战林凌膝下第二个孩子,林天然!一个七步俢念境,一个四步俢念境,这般的比赛,似乎已经是没有了观看的价值。

    四号擂台之上,林凌的大儿子,林天卿,今年正巧二十九岁,正处于家族大比的界限之下,实力,为五步俢念境!对战的,则是一位林家子弟,所对战之人,实力为三步俢念境,虽然相差俩阶,但是比武台之上,俩人的招式,却是凛冽无比!

    那台下的林尘等人,在这一轮比赛之中,也算是知晓了一部分这些林家小辈之中,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和实力。

    林尘望着那林长青,心中,已然是有了一二分底子。

    若是自己开启完美战斗,以命相拼,完全可以战胜他!

    这第四轮的比赛,不出意外的,林长青以及林天卿俩人顺利的晋了级,随后接下来的数轮比赛,也就是没了看点。

    很快,这第一轮的大试,便也就是宣告结束。

    晋级第二轮大试的,不过七十人。

    所有被淘汰了的子弟,皆是走到外围,当起了观众。

    而那林尘等人,这时候则是居于内圈之中,比武台之下,每个人的手中,更是多了一根竹签。

    这一次,林尘手中的竹签,序列号为四十,按照先前的顺序来看,自己,应当是第五轮进行战斗的人选。

    目光挪到不远处的林天意身上,这时候,林天意正巧是看向林尘,一时间,俩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那林天意的眼中,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

    而林尘,则是如同看小孩子一般轻笑了一番。

    若是自己遇上这个家伙,定要将他抽的连他爹都不认识他!

    数轮的比赛下来,那林长青等人,这一次分到了前面,一如既往地,林长青等人很快就是结束了战斗,毕竟这实力在这里摆着,若是输了,那才是显得有点假!

    很快,第五轮的比赛,逐渐的拉开帷幕,那八号擂台之上,长老手捧着名册,开口喝道。

    “手持四十号竹签者,登上八号擂台进行比赛!”

    话音刚落,那林天意,脚下一踏地面,随后,掠至半空,登于擂台之后,这林天意,自认为自己很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在此时,那林尘,自原地,一步一步的向着那比武台之上走去。

    林尘甚至都没有用轻功,仅仅是迈着步伐,走上了比武台。

    虽然这种方式,会显得林尘比较没有气势,但是那些明眼人便就是可以看出来,这林尘,其实才是最为淡然的那一个。

    缓步登上擂台,林尘看了一眼林天意,随后看向长老,开口道。

    “比赛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吧!”

    这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尘,心中下意识的已经是做好了随时营救林天意的准备!

    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手持这一根棕色长棍,其上流转着道道棕色的光晕,品阶为黄阶中级,名为土云棍!这林天意所修的功法名为厚土决,土属性功法,这也正是林天意这么抗打的原因。

    此时这比武台之上,林天意拿出了武器,满眼带着冷冽,看着林尘,眼中充斥这浓浓的杀意!

    而那林尘,依旧是赤手空拳,武器?连个削水果用的小刀林尘都是没有拿出来!

    这场比赛,林尘的目的,便就是用拳头,往死里锤这个家伙!

    林天意冷冷的看着林尘,见林尘不拿出武器,心中升起一阵怒意,怒声道!

    “林尘!受死吧!”

    说话间,林天意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冲来!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不断盘旋在林天意的身子周边,一时间,这林天意的气势,倒也是不俗。

    台下,诸多子弟皆是认为,这场比赛,会是林天意获胜,毕竟,这林尘废物的形象,已然是深入众人心中。

    人群之中,林静的嘴角,携着一抹笑意,看着比武台上的情景,眼中仅是报复般的笑意!

    而那林织瑾,这时候则是在心中暗骂道,林尘这个家伙,在耍什么帅啊!?

    如此重要的比赛,他莫不成还想要不拿武器就获胜?

    高座之上,此时几位家主的心中,皆是各有所思,其实每一位家主的心中,已经是有了定数,只是明面上,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比武台之上,林尘脚下踏动这雷行决,极为轻松地躲过林天意的一击,随后掠至林天意的身后,一脚就是踹在了林天意的屁股上,一脚之下,足足将林天意踹出去三四米之远,随后,身形一动,掠至林天意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踢在了林天意的小腹之上!

    这一脚下去,险些没有将林天意给踢出比武台!

    其实,这是林尘故意而为的结果,林尘才不想就这般的放过了这个混蛋!

    一脚之下,台下顿时间掀起来一阵哗然,大多数人的心中,皆是升起阵阵的疑惑,这林天意,以三步俢念境的实力,竟然是敌不过一个九步凡胎境的林尘!?

    事实还真就如此,这林天意,还真的敌不过林尘!

    撑着土云棍,林天意强撑起身子,那小腹之处,如今宛如被人用刀不断的搅这一般,痛的林天意简直是分分钟的要昏过去,可是那林尘,此时却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白衣随风飘扬,俨然一副悠然的模样!

    林天意望着此时这满身都是淡然的林尘,心中怒意更甚,道道灵力,顺着体内的经脉,疯狂的运转了起来,那小腹之处的疼痛感,都是随着灵力的运转而缓缓地消散!

    只见林天意猛地一踏地面,紧握着土云棍,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冲去!

    道道棕色的灵力光晕,浮现于林天意的身后,那土云棍之上,更是浮现而出道道残影!林天意冲来之际,一道低沉的喝声,轰然响起!

    “裂土崩!”

    紧握着长棍,林天意跃至半空,土云棍之上的残影,似是变得犹如实质,向着那林尘,轰然劈去!

    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常人的眼中看来,似是凶狠无比,但是在林尘的眼中,却是有着万千破绽!

    脚下雷行决瞬间发动,林尘的身子,向着一侧偏去,携着凶狠力道的土云棍,瞬间轰击在了地面之上!溅起的道道尘烟以及碎石细子,向着四周散去!而那林尘,这时候竟然是诡异的闪至了林天意的身后,随后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右小腿关节之处!

    一道巨力传来,林天意的右腿,直接就是一弯,旋即便是单膝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林尘又是一脚踹在了林天意的左腿关节处,亦如刚才一般,林天意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膝处传来的无力之感,让得林天意,一时半会,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那跪倒于比武台之上的林天意,瞬间便是掀起来台下的一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林天意在林尘的手中,竟然就宛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甚至,那林尘连打都懒得去打!

    那高座之上,林凌的脸色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林尘的行为,无疑是在扇他林凌的脸!

    相反那林萧,这时候无论是眼中还是嘴角,都是带着一抹笑意,可是那嘴中,却是带着几分责怪开口道。

    “这尘儿就是太爱搞怪了,二哥你别计较啊!”

    林凌冷哼了一口气,抓起茶杯,一饮而尽!

    比武台之上,林尘带着几分懒散,走至林天意的身前,淡声道。

    “表哥,你若是现在认输,我倒也给你几分面子,这个机会,过期不候啊!”

    林尘的嘴角,带着几分玩味般的笑意,林天意抬起头,怒瞪着林尘,旋即那嘴巴,似是咀嚼了一些什么,见林天意这般的姿态,林尘那背于身后的手掌,缓缓地捏合在了一起,体内的灵力,缓慢了运转了起来!

    “林尘!我杀了你!”

    三息之后,那林天意的身上,瞬间气息暴涨!随后,那身后流转着的棕色光晕,在此时竟然是变成了红棕相间的俩种颜色!

    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至五步俢念境!

    突然实力暴涨的林天意,让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开口道!

    “这!这不是耍赖啊!”

    “是啊!这林天意,怎么嗑药啊!”

    “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在道道议论声传来之际,那高座之上,几位家主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林萧当即看向林凌,怒喝道!

    “林凌!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好歹,你看我不废了那林天意!”

    林萧这句怒喝落下之际,那上首位的林严,面色都是黑了下来,看着林凌,开口道。

    “二弟,这爆气丹,可是你给天意的!?”

    林凌此时愣住了,连忙的回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这爆气丹,别说给了,我压根也就没有啊!”

    其实这爆气丹,还真不是林凌所给,这是林天意自己,从那特兰尔拍卖场之中,偷偷购买而来,目的,便就是在这比武台之上,废了林尘!

    这爆气丹的功效,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一时半刻的,最为主要的功效,便就是力量以及速度,暴涨一大截!维持三分钟!

    这般的提升,足以让一场战斗,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当然,这般恐怖的功效,自然也是有这不小的副作用,那便是,使用之后,最少也会迎来长达半月的虚脱期!

    这半月之内,别说打架了,就算是下床,那都是困难至极!

    可是林天意,此时却甘愿用这半个月之久的虚脱期换来三分钟的实力,用以摧毁林尘!

    林尘的眼眸一眯,心中已然是知道林天意所吞服的,是何丹药。

    可即便林天意吞服了丹药,但他在林尘这里,依旧还是会被碾压!

    实力的提升,仅仅只能是带来强上一截的力量以及速度,并且,林天意还无法掌控!而林尘的力量,可谓是随心所欲!

    “林尘!去死吧!”

    只听一道低沉的爆喝声,轰然响起!那林天意,瞬间自地上站起了身子,拳头之上,携着万红棕颜色的灵力光晕,向着那林尘,便就是轰然砸落而去!

    “哼!该死的,是你才对!”

    林尘的拳头之上,顿时间升腾起道道乳白色的灵力光晕,如今的林尘,灵力没有的属性,毕竟未达俢念境,仅仅是纯粹的灵力而已,可是在此时,这纯粹的灵力,确实比之俢念境武者的灵力,还要具有杀伤力!

    轰!!

    只听一道炸响响起,俩只拳头,轰然间对撞在了一起,汹涌的灵力波动,向着四周,轰然散去!

    下一瞬间,林尘瞬间发动八合斗技!

    每一拳,每一腿,甚至,拳膝肘脚,在此时都是化为了林尘攻击的利器!

    近乎是一道攻击落下,下一道攻击便就是会迎上前来!

    一轮比一轮快!仅仅俩轮攻击之后,这林天意,便就是有了抵御不住的迹象!

    十息的时间,林天意一直处于林尘疯狂的攻击之中!

    随着最后一道攻击的落下,这林天意向着后方退了足有十余步!紧接着,林尘猛地一踏地面!低沉的爆喝声,响彻于比武台之上!

    “十六寸劲拳!”

    “云千羽!!”

    望着那已然是消散了的紫色光门,月主捂着小腹,看向那紫色光门的方向,高声怒喝着!

    沙哑的怒喝之声,回荡于山崖之上,那后方的千位暗卫,在这时候皆是单膝跪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散着一抹肃穆!

    不多时,那月主捂着小腹,缓缓地撑起身子,仍是带有几分怒意的话语缓缓响起!

    “若是还查不到那女人的下落,我便将你们通通丢去化骨池!我月轮殿,如今也该换人了!”

    散着凛冽之意的话语轰然落下,那月主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原地。

    随后,那千位暗卫,皆是齐齐的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暗渊山脉之中,那林尘姚云溪刚刚撑起身子,那云老的身影便就是自那即将消散的紫色光门之中掠出,掠出的那一刹那,正巧是紫色光门消散的那一刻。

    在看到云老之际,姚云溪连忙的跪下,向着云老行礼道。

    “参见师父!”

    姚云溪行礼之际,那林尘则是看着云老开口道。

    “老头,你怎么在这?”

    林尘这般不客气的话语,那姚云溪连忙的抬起头,瞪了一眼林尘,随后,林尘便也是缓缓地跪于地面,向着云老,极为的恭敬的叩头行礼,随后开口道。

    “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云老的脸上,携着一抹怒意,看着林尘道。

    “这么大的乱子,为师不给你擦屁股,莫不成,看着你死在那月轮殿之前!?”

    没等林尘开口回话,那姚云溪便就是开口道。

    “师父,此事都怪溪儿没有管教好师弟,若是师父处罚,那便罚溪儿吧!师弟年纪尚小,不懂分辨是非黑白,不可罚啊师父!”

    姚云溪说话之际,那云老冷哼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

    “你们俩个起来吧,此事,谁也不怪!那女人,的确神秘,尘儿,日后离那女人远点就是了!”

    那日在山洞之中一见,云老便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来历不简单,果不其然,今日,便就是有仇家,寻上了门来。

    林尘苦笑了一番,随后道。

    “那女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好久了……”

    “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云老呐呐自语般的落下这番话,林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问些什么,那一侧倒与地面的楚柔儿,捂着胸膛,轻咳了几声,面色,越发的苍白。

    连忙连忙的撑起身子,走到楚柔儿的身边,摸出一枚疗伤丹药递给楚柔儿道。

    “服下吧,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这楚柔儿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受到了这番惊吓,纵然楚柔儿实力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如今的身体,已然是虚弱到了极点。

    恐怕不调养半月是无法恢复到巅峰之状。

    云老抚着胡须,看了楚柔儿一眼,随后便是看向林尘道。

    “尘儿,今日之事,你便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暗月楼,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那月主,也不过是一时怒起罢了,溪儿,带着你师弟,返回清虚山,为师便先走了!”

    话音落下,一只丹顶鹤,缓缓地自天空之上飞落至地面,云老架着丹顶鹤,向着那远方,便就是行去。

    “恭送师父!”

    见云老离去,姚云溪看着云老的背影,恭恭敬敬的喊道。

    那林尘则就是没有那般肃穆,仅是看向云老喊道。

    “师父慢走哈!过俩天的家族大比!师父你可一定要去啊!一定啊!”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那云老,已然是远去。

    这时候,那林尘怀中的楚柔儿,抬起头看向林尘,轻声道。

    “你怎么…会来救我?”

    “我不救你,莫不成元昊那个废物就会来救你?”

    “你!哼……”

    听林尘这般说,楚柔儿当即怒哼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林尘,姚云溪这时候撑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开口道。

    “好了,你们俩个也别斗嘴了,我们先启程,返回清虚山再说。”

    姚云溪说完这话,那一侧的黑喙鹰,这时候凑上前来,鹰头蹭了蹭姚云溪的身子,嘴中,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姚云溪一愣,看向黑喙鹰道。

    “你还能飞?”

    黑喙鹰高傲的抬起了鹰头,一双翅膀猛然扇动,道道劲风,横扫四周!

    林尘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大破鸟还傲娇呢,既然大破鸟还能飞,那我等,便就启程,返回清虚山!”

    黑喙鹰震了震双翼,嘴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随后,林尘等三人蹬上了鹰背,宽厚的鹰背,三个人位于其中,一点也不感觉拥挤。

    更多的,那林尘更是怀抱着楚柔儿,占用的空间,自然就是更小。

    即便楚柔儿红着脸颊,但是那林尘怀中散发着的阵阵热气以及独有的安全感,却是让的楚柔儿,舍不得松手。

    黑喙鹰的飞行,极为的平稳,但是其中一只翅膀受了伤,速度,自然就是慢了许多,可即便如此,那也比御剑,快上了许多。

    当几人飞回清虚山之际,已然是凌晨三四点钟,这期间,除却楚柔儿小睡了一会之外,林尘以及姚云溪,那都是处于警惕之中的。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暗月楼,是否还会派人前来偷袭!

    好在,行程安稳。

    飞进清虚山之后,林尘将怀中的楚柔儿叫醒,开口道。

    “天还没亮,你是去我那在小睡一会,待得天亮回去,还是现在便就飞回素心门?”

    楚柔儿的眼中,掠过一抹挣扎,可随后,楚柔儿仍是抵不过羞涩,轻声道。

    “我还是先回素心门吧,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你跟我还提什么谢…真虚伪,就不能拿点实际的行动?”

    看着楚柔儿,林尘调侃道。

    这时候,俩人身后的姚云溪,带着丝丝的无奈道。

    “喂,你们俩个,就不怕暗月楼的人再来,把你们俩个直接杀了?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俩人皆是一笑,并未多说,不多时,黑喙鹰便就是落于地面,姚云溪御剑飞往了自己的住处,而林尘,则是将楚柔儿放于地面,楚柔儿不过刚落在地面,那林尘便就是架着黑喙鹰,向着远方掠去!

    楚柔儿看着林尘的背影,小拳头紧握着,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定……

    转瞬之间,一天一夜,便也就是过去,今天,便就是北阳镇之中,各大家族一同举办的家族大比!

    早晨七点,林尘早早的就是起了床,梳洗了一番,将生长出来的胡须尽数刮掉,换上一身白色道袍,齐肩的长发落于身后,一时间,倒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这一天之中,那空天元曾数次前来小院,询问了几番关于暗月楼的消息,毕竟,林尘以及姚云溪,算是这百年之间,唯一见过暗月楼真实模样的几个人!

    这空天元的疗伤手段也是厉害,在一手医术之下,那楚柔儿的伤势,已然是痊愈,并且,这黑喙鹰的翅膀之上的穿透伤,也是逐渐的愈合,最多三天,便可痊愈!

    走出屋子,看了一眼仍在院子之中睡着懒觉的黑喙鹰,林尘几步上前,抓住黑喙鹰的鹰头,而后左右的晃动了俩下,吓得那黑喙鹰直接就是睁开了鹰眸,一双鹰眸之中,尽是锐利!

    可是在当看见林尘之际,黑喙鹰鹰眸之中的锐利,竟然是化为了一抹平和。

    如今这黑喙鹰,已然是如同那四翼千焱龙一般,在心中,早已经是将林尘,给当成了自己的主人!

    拍了拍黑喙鹰的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今天就是小爷功成名就的时候了!这一次的家族大比!小爷定要大放异彩!让以前那些瞧不起小爷,看不起小爷的人都看看!小爷,并不是一个废物!”

    虽然躯体之中的灵魂,仅是一个转生之人,但是那躯体的记忆,全是已然刻近了灵魂之中。

    林尘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这废物之名!

    自己上清虚山一开始目的,不也就是拜托那不举之人的名号,让家族之人看得起自己吗?

    如今,这个机会,已然是来临!

    林尘话语落下之时,黑喙鹰撑起身子,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那黑喙鹰,似是也在为林尘,加油呐喊,鼓励助威!

    翻身蹬上鹰背,怕了拍鹰头,林尘开口道!

    “大破鸟,启程!北阳镇!”

    随着一声低喝落下,那黑喙鹰赫然震动双翼,向着那北阳镇的方向,便就是急速飞去!

    此时,北阳镇林家之中,那林家大堂,已然是集聚了林家所有的年轻子弟!

    粗粗算去,足有近三百人!

    那大堂所居的院子之中,站满了充满朝气的林家之人,以辈分排列,那林织瑾,以及脸部淤青还未消散的林天意等拥有直系血脉的子弟,位于最前端,后方,则就是各大小分支的子弟。

    那大堂之中,此时坐满了林家职权最高的一些老家伙。

    例如几位家主,以及那诸位长老。

    今天这般大的日子,那招进林家的各大客卿,今天也皆是在此!

    一时间,这大堂之中,也算是有点拥挤!

    坐落在上首位的林严,看着外面院子之中那满是朝气的林家子弟,极为满意的点着头笑道。

    “哈哈哈!我林家之人,就该是这幅样子,哈哈哈!”

    看得出来,今天林严的心情,的确是不错!

    位于一侧的林家二家主林凌,这时候端起一杯热茶,拱手对着林严笑道。

    “哈哈,大哥,这时辰已到,这林家祭祀仪式,是不是也该举行了啊?”

    林凌说话之际,那左侧的林萧,开口道。

    “我家尘儿,还未到呢,这祭祀仪式,还得推迟一刻半刻。”

    林萧说话之际,那林萧身侧的林朗,附和着说道。

    “是啊,尘儿还未到,这祭祀大典,的确得推迟一刻半刻的!”

    上次在林家大堂之中,林尘为了林织瑾所做的一切林朗这个做父亲的,可都是看在眼里,这时候,自然也是要替那林尘,说上一分好话。

    可在此时,那林凌则是冷哼这说道。

    “哼!那个逆子,恐怕如今早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清虚山之人,何时还将自己当成林家之人!?我等,何必等他!”

    “你!林凌你个王八蛋!上次若不是有尘儿在,那本青雷决,怎能到我林家?你那儿子,又怎能修习那青雷决!你可莫要忘恩负义!”

    一听林凌在诋毁林尘,那林萧的脸上,顿时间窜起一抹怒意!作为一个父亲,都是有这一个通病,那便是护短!

    林凌被林萧一语噎的没有说出话来,那首位上的林严,忍不住的摇着头道。

    “你们俩个,小时候便就吵,吵到如今,还没吵够吗?等一会又能有什么,祭祀大典,也不急于一时!”

    林严说完这番话,这林凌才是哼了一口气,喝着杯中热茶,不再多语。

    那大堂之外,林织瑾这些位于前端的子弟,自然是听见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林织瑾的眼中,带有丝丝的焦急,这林尘,未免也太没有个时间观念了吧?这林家大比,历届都是早六点就是准备,七点便就是祭祀大典,而这林尘,如今竟还是未到,恐怕一些有心人,又要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时候,林织瑾身边的林天意,冷哼这开口道。

    “小王八蛋,现在有人替你说话!待得到了比武场上,老子定要把你给打的落花流水!”

    说话间,林天意的手掌捏合在了一起,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断地响起!

    林织瑾听着林天意的这番话,心中,出现了一分无奈,这林天意,自小便就是欺负林尘,自己其他时候可以护着林尘,可今天,自己却护不到林尘!

    家族规矩在此,林织瑾也不敢造次!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无论是大堂之中,还是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这时候皆是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这如今已经是七点半了,林尘,怎么还未到?

    林织瑾不断地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林尘的身影,可是甚至连个影子,林织瑾都是没有看见!

    这时,大堂之中,林严抿着嘴,过了几息之后,林严缓缓地站起身子,一张老脸之上,升起一抹肃穆,随后,低沉的话语,缓缓响起!

    “我宣布!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林严一语落下,那院中的林家子弟,脸上皆是升腾起一抹严肃,可在此时,一道划破天际的鹰啸之声,轰然响起!

    随后,那半空之中,向着下方,落来一道身影!

    只见那一席白袍,长发披肩的林尘,落于地面,向着那大堂之中的林萧,跪拜而下,随后,带着一抹肃穆的声音,缓缓响起!

    “林家第四脉!林尘!来迟了!”

    带着诸多庄严肃穆的话语,回荡于林家大院之中,那天空之上,黑喙鹰不断地来回盘旋,道道撕裂天际的鹰啸之声,回荡于天空之中!

    那林尘身后不远处,林织瑾大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来了!

    可是林织瑾身侧的林天意,这时候牙齿都是咬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林天意如今看见林尘,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此时,那林尘向着大堂之中的林萧,重重的叩了一头,随后沉声道。

    “父亲,尘儿来迟了!”

    林萧的脸上,前一刻林萧的脸上还有这一抹怒意,可在此时,这抹怒意已然是化为了一抹和蔼,带着诸多的笑意,开口道。

    “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行礼,这其余的几位家主呢?”

    林萧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林尘笑着站起身子,冲着其余的三位家主弯身行礼,随后,那首位之上的林严,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既然尘儿已经到了,那便举行祭祀大典吧!”

    随着林严的一语落下,林尘向着后方,缓步退去,退至林织瑾的身边,那林织瑾伸出白玉般的小手,抓住林尘腰间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林尘不禁是低声哀嚎了一声,随后,微弱的声音,响于林尘的耳边。

    “小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祭祀大典过去,姐怎么收拾你!”

    随意的打个哈哈,也算是将这件事情翻过去。

    此时,那林家大堂之中,走出来一位苍老的老头,这老头的腰肢,向下弯曲,似乎是直不起来腰一般。

    老头的手中,握着一根雕刻着龙头的权杖,走到林家大堂门口处,抬起那龙头权杖,重重的敲响地面!

    在龙头权杖敲向地面之际!一道灵力波动,向着四周散去!

    所有身负林家血脉之人,在这一瞬间,皆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

    就连那大堂之中,那几位家主,也是不例外!

    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子,看向那林家大堂尽头,由红布笼罩的一片区域。

    权杖再次敲向地面,那红布,瞬间跌落至地面,随后,道道灵位,位于那金丝楠木制成的桌子之上,这些人,全部都是林家先祖!

    老头苍老的手掌一挥,三根香便就是冒起了白烟,随后,老头恭敬地开口说道。

    “林家祭祀大典,现在开始!所有人,叩拜先祖!”

    说完,这老头也是双膝一弯,跪在了地面,向着那灵位,跪拜而下!

    所有的林家之人,这时候皆是向着那灵位,叩拜而下!

    一连串的礼仪下来,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过去了。

    当这祭祀大典结束之际,这老头便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那林家家主林严,看向那院中的诸多林家之人,开口道。

    “所有人,前往林家练武场!”

    这林家练武场,居于林家中心之地,所有的林家武者,皆可在此处习武,并且,这练武场之中,立有一块地灵碑!可用于检测实力!

    而这林家大比,所有三十岁以下的五步凡胎境以上的小辈,皆可参加!

    此时的林尘,掩盖了自己的气息,所以,周边的林家之人,皆是感受不出林尘的实力,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皆是还认为林尘,就是当年那个二步凡胎境的小子。

    所以在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看向林尘的眼神,皆是带有一抹不屑!

    很快,众人便就是赶到了这林家练武场之中!

    身负林家直系血脉的林尘,林织瑾等人,自然是第一批检测实力之人!

    那练武场的边缘,放着诸多座位,那中间的上首位之上,林严坐于其上,带着丝丝的笑意,开口道。

    “开始吧!”

    随着林严的一声落下,那林严的儿子,林长青,第一个站了出来,身着青色的林家服饰,走到那地灵碑之前,手掌落于其上,随后,道道灵力光纹,顺着地灵碑底部,向上窜去!

    大约十息的时间,那灵力光纹,在七步俢念境此处,停了下来!

    这般的结果,令的众人,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步俢念境!这林长青,可才二十五岁啊!

    这般的天赋,放在北阳镇之中,绝对是上上乘!

    林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般的结果,让得林严,极为的满意!

    坐落于林严身边的林凌,带着一分称赞道。

    “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七步俢念境,这般的实力天赋,即便是张家的那群老狗,年轻之际恐怕也没有达到这般地步!”

    林朗同样是赞叹道。

    “是啊,青儿的天赋,果真惊人啊!”

    这时,林萧则是闭嘴不言,一句话没说!

    大大小小几轮下来,便也是到了林织瑾,林织瑾迈着步伐,走到那地灵碑之前,将手掌落于地灵碑之上,道道灵力光纹,向上窜去!

    不多时,这灵力光纹,位于那二步俢念境之处,停留了下来!

    这段时间,林织瑾,也是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林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那林凌,这时候则是啧啧道。

    “织瑾的天赋在女孩之中也不算弱,可是这实力,啧啧!”

    林朗看了一眼林凌,并未讲话,可是那诸多小辈聚集之处,却是对林织瑾的实力,感觉到几分惊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