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这般一来,想要截断这一方天地的时光长河,显然就并不是只承受这一方天地的时光长河的反噬而已。

    而还要承受更高一层,甚至几层的时光长河的共同反噬!

    虽然,这终究只是支流的支流而已,那反噬再怎么强,也不至于和上一层时光长河,也即是无尽天地的时光长河的反噬相同。但,其却必然是远强于单独一方天地的时光长河的反噬!

    而显然的,这便是难点所在了。

    对于正常的举世超脱者来说,无尽天地相对于他们来说,显然还是太大太大了。

    无尽天地时光长河的反噬,也实在是太惊人,太恐怖了。

    由此造成的结果便是,哪怕是无尽天地的时光长河的一部分反噬力量,也并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

    所以,这便造成了,他们即便是面对自身的天地,也难以做到,将时光长河截断一段这种事情。

    只能够,靠着时光长河自身来抵抗那种反噬,对其进行一定的扭曲而已。

    正是因为如此,面对着此时此刻那超脱者的手段,玄湃真人的面上方才会如此震惊。

    在这震惊过后,他对于超脱者的任何不满,任何怨恨,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所在意的一切,都已经重新归来了,还有什么好怨恨,有什么好不满的?

    正要对这超脱者进行感谢,忽然间,他便发现,自身已经是进入了一处难以形容的所在。

    一处似乎无比狭小,又似乎无比宏大,似乎拥有一切,又似乎什么都不存在的所在。

    那飞升机制在这瞬间完全褪去,哪怕是他有心想要挽留,都无法让其停留半点。

    “这是哪里……”玄湃真人喃喃着。

    此时,他只觉得自己与无尽天地的联系已经近乎完全消失。

    原本能够给自己带来巨大威胁,让自己时时刻刻感受到一种庞大压力的,那无尽天地的意志,更是在这瞬间完全消失在他的感应之中。

    这一切的一切,显然都代表着,他已经是超脱成功了!

    “这便是超脱吗……”

    他这样想着,发现自身的生命本质开始渐渐的提升,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更是随着他的这种提升而同样发生难言的蜕变。

    “终于回来了。”这时候,那超脱者面上却是显现出一种如释重负之色。

    紧接着,他的身形一震,便消散于无形之间。

    与此同时,在这超脱者自身的天地之中,这超脱者的真身碎片开始快速汇聚。

    只是转眼间,便已经是从原本无数碎片的状态,重新汇聚成为一个完完整整的身躯模样。

    一种久违的,强大的感觉,随着重新回到他的心中。

    “哈哈哈……”在这瞬间,这超脱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随着这大笑,他所在的天地开始快速的扩张,周围那无穷无尽的飞升机制,更是开始随着向其汇聚而来,慢慢的推动这一方天地,向着更高层的,那道尊之路第七层而去!

    显然,这种被打落凡尘,再重新恢复的状态却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好处,让他领悟到了许多以前所领悟不到的玄奥,在这时候具现出来,使得他的天地,得到了这样巨大的变化。

    只可惜,这种变化虽然强烈,但因为他的认知依然没有被扭转,在他心中,依然认定这间隙是无比广阔的。

    所以,他哪怕是提升了这么多,却依然是处于这间隙之中,依然无法冲入道尊之路第七层,无法真正摆脱这种半超脱的状态!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是一种新的限制,需要他再一次的超脱。

    对于这样的变化,这超脱者却是心知肚明,此时此刻对于自己依然是在这间隙之中,却也并不感到失望。

    毕竟,这种事情,从他自身对自身的理解上就已经能够知道了。

    而且,对于现在的状况,能够恢复过来,他已经足以让他心满意足了,哪里还能够奢求更多?

    “不过,为何会如此强大呢……”这时候,他方才有心思去看上方那凌驾于这间隙之上,如同桥梁一般横跨间隙两端的那庞大存在。

    那,便是无尽天地。

    相比于他的天地,无尽天地的体量显然是庞大了不知多少亿兆倍。

    但,那无尽天地现如今却已经是有一部分探入了道尊之路第七层之中,或者说,那更上层的存在之中,但他的这一方天地,这时候却依然只能够在这间隙之中厮混,只能够无奈的选择,一点点的扭曲自我的认知来一点点的超越这间隙!

    甚至,他之前之所以会真身崩溃,也只不过是因为承受了那存在的反噬而已。

    若不是自己试探了那存在,怎么可能会有那样不可思议的攻势落在自己身上,怎么可能让自己的真身碎裂成为那么多个部分,甚至让自身不得不迂回的回归这间隙。

    “只希望,他不要步入我的后尘吧。”这时候,这超脱者的心中一动,闪过这样的想法。

    他所想的他,自然便是第二名更进一步超脱者,玄湃真人。

    而他所说的步入其后尘,当然便是去试探那凌驾于间隙之上的,那无尽天地了!

    若是玄湃真人去试探那无尽天地,等待他的,最好的下场,也是他的下场。

    但,他之所以能够保住自己的最后一点生机,其实却是因为在无尽天地之中,他有着无数痕迹化身,痕迹投影存在着。

    因为有着这些,他才能够在真身被彻底覆灭的瞬间,便在化身、投影之处重生回来,这才守住了最后一点生机。

    而显然的,为了回来,他也已经是将这后路斩断了。

    现如今,在那无尽天地之中,他已经是再无任何投影,任何化身存在了。

    便是他在其中所开辟出来的另一方天地,也已经是在无尽天地的意志之下,彻底的覆灭消亡了。这便使得,现在的他,相比于以前,已经是脆弱了太多,却是连他都不敢再去挑衅那无尽天地了。

    相比之下,玄湃真人的状态,其实就类似他现在的状态,只是比他现在的状态要弱小许多许多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玄湃真人若是胆敢去试探那无尽天地,那么,等待他的下场,显然就只有一个,那便是被彻底的抹去!

    明白这一点,这超脱者却只是摇摇头,却是半点去提醒他的想法都没有。

    之前的那一番遭遇,早已是让他对玄湃真人的印象差到极点了。

    自己好心好意的去帮助他,他居然会因为自己没有更早去帮助他而心生怨恨。虽然,这是人之常情,只是代表着玄湃真人没有免俗而已,并不代表其卑劣。但,这种事情发生在这超脱者身上,这超脱者当然不可能毫无意见。

    当时不得不借助玄湃真人的更进一步超脱来踏入这间隙之中,重新拿回自己的真身,自己的天地。

    所以他可以无视这种不爽,甚至更进一步帮助这超脱者来完成超脱。

    但,现如今,他已经再不需要借助那玄湃真人来回归这里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并不需要再压抑自己心中的不爽。

    因此,这时候,面对着玄湃真人可能遭遇的危机,他却直接选择视而不见,完全没有提醒他的想法。

    相对于那超脱者的娴熟,这时候玄湃真人却是感觉处处新奇。

    他在这时候,开始渐渐的收敛自身的身躯,将自身与自己天地的联系渐渐的重新分裂开来。

    虽然并非是完全斩断这一方天地与他的联系,但这一方天地随着这种变化,却已经再非他的身躯,他的身躯,却是重新从这一方天地之中脱离,重新凝聚成型。

    此时此刻的他,只感觉自身好像是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眼中的世界,眼中的天地,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这便是超脱之后的所在吗……真是宏大浩瀚……”感应着周围的间隙,玄湃真人心中充满了震撼。

    眼前这间隙,在他的眼中,却是无比的广阔,无比的宏大,无比的浩瀚。

    一眼望过去,根本看不到任何边界。

    那无穷无尽的飞升机制,成为了最好的遮掩,将原本的虚无给遮掩住了,让他根本看不透这飞升机制背后到底有什么。

    只能够感觉到,在飞升机制之中,似乎隐藏着无穷无尽的事物,包含着无穷无尽的道理,更拥有无穷无尽的玄奥!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他的心中,这间隙,自然便不是空旷,而是无边广阔,拥有无比丰富的内涵了。

    只是,很快的,他就发现了,在这间隙之上,有着庞大的阴影,遮掩了一切。

    那阴影,给他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之前一直是存在于他身边的存在。

    只是,这样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却是有着难以言喻的压抑。

    让他恨不得将其立马掀开。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这玄湃真人心中却是充满了警惕。

    相比于之前的超脱者,玄湃真人对于这一处所在显然是有着更多的敬畏。

    对于那凌驾于这间隙之上,阴影覆压着这整片间隙的那无尽天地,他也充满了更多的戒惧。所以,在这时候,哪怕是他对于这无尽天地无比好奇,哪怕是他极度渴望去试探这存在,看看其到底有什么不凡之处,有什么特质。

    但,他却依然是压抑住了自己的冲动,依然不敢这样大大咧咧的就去试探。

    毕竟,他现在将自己的地位看得极为清楚,他现在进入这个间隙之中,他就是完完全全的新人!

    对于他来说,这间隙之中的一切,都可能拥有足以将他覆灭的危险!

    在这样的所在,他若是不小心谨慎,说不定下一瞬间,自己就要被那间隙之中的某种看起来极为简单的事物给抹去了。

    更别说,那看起来足以覆压这整个间隙,无比恐怖,但又让他感觉莫名熟悉的那种庞大存在了。

    他得有多胆肥,才敢在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甚至对于这间隙的一切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去试探那存在?!

    在这个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这玄湃真人却是比起那超脱者想象当中的更加安全。

    甚至,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将会安全很久很久……

    除非,等到他实在找不到出路,实在无法突破,无法前进的时候,他方才会起心去试探那无尽天地。

    但,那个时候,显然将会是很久很久以后。

    以这玄湃真人的耐心,哪怕是亿兆年,对于他来说,都可能只是一晃眼之间的事情。

    即便是亿兆年时间没有进步,他都可能安然若素,在这样的情况下,要等到他完全失去耐心,等到他觉得需要冒险了,那说不定就是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了。

    而显然的,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这无尽天地怎么可能还在?!

    即便是其还在,罗帆也必然已经不在其中了。而一旦罗帆不在其中,那么,这无尽天地的危险程度,显然就已经不可能再如同现在这般恐怖了。

    说不定,到时候他还真的能够通过这种试探获得某些收获也说不定。

    至于为何到时手罗帆怎么样都不再其中,那更不用多说,在这间隙之中,时光流速已经是和那无尽天地再无联系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里的时光流速虽然不至于和外面道尊之路第六层或者第七层的时光流速等同起来。但显然的,没有了无尽天地的引导,这种时光流速,却是会渐渐的相互靠拢的。

    而一旦相互靠拢的话,最终的变化,必然便是这一方天地的时光流速减慢,而不可能是的道尊之路第六层的时光流速或者道尊之路第七层的时光流速加快到这一方天地的层次的……

    而这样一来的话,这一方天地的不知多少亿兆年之间,再怎么样,都不可能会少于一亿年。

    外界的一亿年。

    而外界的一亿年,显然已经是远远超过罗帆要踏入第八次大劫的时间了……

    换句话说,等到他开始准备冒险的时候,罗帆已经是在大劫之中不知道多久了,哪里可能还在这无尽天地之中?!

章节目录

非凡洪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我自非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自非凡并收藏非凡洪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