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娱小说家 作者:选择原谅它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未知

    (4点后改)

    叶萧和菅田将晖联手组建这支乐队,并不带一丝功利性,纯粹就是无聊时的消遣,当然......也有可能会在某一天技艺纯熟的时候登台演出,或者某个不知名的地下酒吧,又或者六大电视台演播大厅,未来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说不定第一场演出就被轰下台,从此再也对乐队不感兴趣也说不定!

    人生的乐趣在于尝试,只有做过了,你才能知道自己的潜力在哪里?自己到底能不能够做到!

    如果未曾尝试便放弃的话,那么人生就失去了很多趣味。

    “那......好吧,我就答应了,老师你是主唱吗?”

    “我不是。”

    “那是谁?”

    “你见过的,菅田将晖。”

    “哦,就是那个瘦瘦的男生吧?在富士电视台的时候我就看老师和他很熟的样子,他是主唱?老师你是吉他手,阿苏卡是鼓手,然后我是贝斯手,是这样对吧?”

    “对,娜酱真聪明!”

    西野七濑被夸得很不好意思。

    就这样,她带着《追光者》的demo回到了东京电视台,因为待会就是《乃木坂在哪》的录制时间,年前便听经纪人菊地友透露过口风,在新年第一期的冠名番组中会宣布第五张单曲选拔成员名单,单曲名称《君の名は希望》(你的名字是希望),预计于三月初由索尼音乐发行。

    而在未来的2015年12月31日,乃木坂46以此歌曲第一次登上第66回nhk红白歌会,所以这首歌对于乃木坂46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而在正式录音前半个小时,成员之间就已经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尽管大家都已经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实际上内心的忐忑已经忍耐不住。

    第四单「制服人偶」的选拔成员比较危险的第三排成员会担心落选,而上一单「走れ!bicycle(飞奔吧!bicyder的成员当然是对第五单怀抱着希望,只等待着半个小时之后谜底的揭晓。

    而其中最不安的几人当中,当然也包括三排的西野七濑和斋藤飞鸟。

    斋藤飞鸟第4th单曲好不容从under爬出来喘口气,自然是不希望再度落到under。

    而西野七濑在上一单之后与回归成员关系户秋元真夏关系交恶,虽然表面上还可以应付一下,可是心里的芥蒂却依然如同阴影般如影随形。

    秋元真夏由于学校过于严格才导致加入了乃木坂46却不能进行活动。虽然并没有上电视、杂志等、却一直有和成员参加训练课,所以只能是在两年制料理专门学校毕业后才得以正式开始活动。

    由于和总制作人秋元康一个姓氏,而且恢复活动的第一单便进了第二排的福神位,恰好占据了西野七濑第三单的位置,所以......大家都在心中猜测秋元真夏和秋元康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迄今为止,秋元真夏本人对此都没有否认,这样一来,在乃团的每个成员心中,秋元真夏“关系户”的帽子就更是摘不掉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被占据了位置的西野七濑自然是对秋元真夏心有芥蒂,且久久无法释怀。

    如果不是心情如此悲伤抑郁,又如何会在彻夜失眠之后的第二天从书店买漫画杂志回来的路上,精神恍惚撞到了叶萧呢?

    从某一点上来说,秋元真夏还是叶萧和西野七濑之间的媒人。

    乃木坂46在单曲选拔成员的公布上面,可谓是玩出了新花样,花式虐妹充分的说明了初期的乃木坂46运营是如何的惨无人道。

    5th单曲《君の名は希望》的选拔结果宣布和往期大同小异,分为三个房间,由成员们自己站起来单独前往另一个房间解开写有自己名字的名片,上面则有选拔的号码。

    当然,落选则为空白。

    进入选拔的成员再度进入另外一个房间,坐在属于自己的选拔位置上。

    总而言之,就是要成员们自己揭晓最终的命运。

    5th单曲《君の名は希望》一共有16个位置,呈现3-5-8三排,前两排3+5为福神成员,2号位为ter位置。

    至于福神,相当于akb的媒体选拔组,在镜头、cm、杂志、综艺番组等方面有优先权,第三排就基本是背景板了。

    当然第三排再惨也能上乃木坂46的冠名番《乃木坂在哪》,只要够活跃够努力,是可以逐渐积累人气的,但是落入under组的话,那就真的是惨无人道了。

    斋藤飞鸟为什么后期变成了dark鸟,与她早期这段心酸的under煎熬历史不无关系。

    小飞鸟一直熬到11单《命は美しい》(生命如此美丽),成为第三排成员之后才真正稳定在选拔位。

    那一年已经是2015年了,距离乃团 2011年出道已经过去了四年,13单入选拔第二排,15单《裸足でsummer》。

    斋藤飞鸟第一次担任ter已经是2016年7月了,距离出道已经是5年之后,也是组合里的第六位ter。

    房间内弥漫着沉重的气氛,大部分成员都低着脑袋,神情压抑。

    亦或是不安的彼此打量着。

    在一段漫长的沉默和等待后,第一位站起来的成员是生驹里奈,当她揭开名片的时候,脸上露出笃定的神情。

    没有任何疑问,从第一单到现在的第五单,这位来自秋田县的山里女孩一直都是乃木坂46运营钦定的ter。

    “充满心酸回忆的位置,但是我愿意背负ter的责任加油!”面对着镜头,经历了四单历练的生驹里奈发言坚实而有力,已经初见er的气场。

    生驹里奈站起来之后,室内的气氛稍微轻松了一些,一些成员则是偷偷地朝西野七濑的方向看了几眼。

    在此之前,成员们之间不是没有揣测,运营是不是打算换c了,所以才给了西野七濑那么多的资源。

    杂志模特、电视剧、动画配音及插曲演唱,而这些都是ter生驹里奈所没有的待遇,一时间,“换c”的言论甚嚣尘上,乃木坂46内部萦绕着一股浮躁的氛围,知道今天———

    当生驹里奈对着镜头将她的名片打开的时候,那醒目的数字2,则再次无声的宣告了一个冰冷的现实———运营并未有换c的计划,或者说是目前还未有。

    那么西野七濑的资源到底从何而来则成了一个疑问,四单《制服人偶》她仅仅只是第三排背景板,连第二排都不是,运营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西野七濑浑身僵硬的坐在原位,她不明白那些目光中的不信任和怀疑到此从何而来,一开始都很正常,直到生驹里奈解开那张2号位名片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变了。

    蓦然,右手被人抓住,她诧异的转头看去,斋藤飞鸟正对着她轻轻摇头。

    意思好像再说,姐姐不用担心,我会支持你的!

    心里油然而生一股酸涩的暖意,再然后,坐在左边墙角里的好友高山一実也轻轻的地说道。

    “娜酱,别想太多。”

    她想,即便别的成员都在怀疑她,不相信她,可是有这两个朋友在身边的话,便什么都不怕了。

    她没有错,她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老师的好心和帮助,如果拒绝的话,那老师得多受伤啊!

    生驹里奈之后,第二位站出来的是松村沙友理,第二排七号位。

    第三位桥本奈奈未,第二排五号位。

    第四位樱井玲香。第二排四号位。

    第五位白石麻衣,第二排六号位。

    一号位生田绘梨花。

    ......

    陆续有几名成员落选之后,室内的气氛就更加沉闷压抑了。

    伴随着一张张失望的脸和心酸的眼泪,有人欢喜有人忧,中田花奈更是在入选第三排之后蹲在地上捂唇压抑着哭出声来。

    随着星野南将第一排的三号位给占据,八福神名额只剩下第二排的8号位了。

    眼见再无人站出,高山一実拍了拍西野七濑的手,我先去了!

    非常幸运的结果是,高山一実得到了第三排16号位。

    在此之后,只剩下第二排的8号位,和第三排的11、12号位没有人了。

    好朋友出去之后,西野七濑随后也站起身来到旁边的房间,打开的名片上面写着数字12。

    虽然没有如愿的进入第二排,但是能够保住选拔第三排的位置已经足够心惊肉跳了。

    想想那些以前在录影结束后在走廊或者洗手间暗地里默默哭泣的成员,西野七濑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了,而且在有过上一单“不公平”的遭遇之后,个人对选拔位也看淡了许多。

    在认识老师之后,她感觉自己强大了许多,开朗了许多,已经很多心情和想法压抑在心里不敢和说,可是现在她已经可可以迎着麻衣样那锋利的视线而毫不退缩了,或者也有着老师一一直站在她身后默默支持着她的缘故,她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气和力量。

    一切都不出乎西野七濑的预料,那位空降兵秋元真夏再度占据了第二排8号最后的福神位。

    说实话,西野七濑觉得不公平,她不明白一个前三张单曲都缺席的成员,为什么可以在第四单抢了她的位置,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一直是选拔的自己现在还在第三排,可是那个人却可以福神二连。

    就因为她姓“秋元”吗?

    “真是令人讨厌啊!”她想,甚至看着她哭泣的连都觉得厌恶。

    本来以为今天选不上的,走到这里时真的很害怕。

    秋元真夏发言完毕,便只剩下第三排的最后一个选拔位11号。

    斋藤飞鸟不服气,她想尝试一下,于是在能条爱未落选之后,她也去了那个房间,结果令人悲伤。

    白板。

    她再度落选了。

    压抑不住悲伤的情绪,14岁的斋藤飞鸟同学当即便泪水狂涌。

    “现在回想起来能够让自己在5th里留下的事情什么也没做,今后我想在under中继续磨练,希望能够更加成熟。”

    最后补了11号的是长得像港岛明星张曼玉的井上小百合。

    至此,第五单选拔阵容揭露落下帷幕。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整个休息室的气氛就别提多紧张了。

    入选的成员还好,只需要稍微整理一下情绪便可,可是对于落选的成员来说就如同地狱般煎熬。

    斋藤飞鸟同学坐在墙角偷偷的抹眼泪,从刚才结果出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没有停过,而且落选的话,从这一张单曲到下一单的时间,她都不必来《乃木坂46》的录音棚了。

    under嘛,顾名思义,下面的,从属的,无法参与表题曲pv的拍摄,也很少有在媒体镜头前曝光的机会。

    除了那些死忠饭,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们的存在。

    在地底下待久了,会生霉、会腐烂、会绝望。

    会看不到希望。

    就算艰苦等到下一单,可能等待着自己的依然是失望。

    斋藤飞鸟开始怀疑坚持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西野七濑来到了她的身旁,从后面轻轻的拥抱着她,感受着姐姐的温暖的体温,斋藤飞鸟原本冰凉的心一点点的暖了起来。

    在地底下待久了,会生霉、会腐烂、会绝望,但如果有爱和温暖的话,熬过寒冬,或许会开出新芽,绽放出美丽的花。

    “阿苏卡,你没事吧?”

    “没......事。”

    斋藤飞鸟正准备拿出手帕擦眼泪,却恍然发觉手帕已经在过年的时候送给叶萧老师了。

    “给你!”西野七濑将自己的纯棉印花手帕递了过去。

    就算艰苦等到下一单,可能等待着自己的依然是失望。

    斋藤飞鸟开始怀疑坚持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西野七濑来到了她的身旁,从后面轻轻的拥抱着她,感受着姐姐的温暖的体温,斋藤飞鸟原本冰凉的心一点点的暖了起来。

    在地底下待久了,会生霉、会腐烂、会绝望,但如果有爱和温暖的话,熬过寒冬,或许会开出新芽,绽放出美丽的花。

    “阿苏卡,你没事吧?”

    “没......事。”

    斋藤飞鸟正准备拿出手帕擦眼泪,却恍然发觉手帕已经在过年的时候送给叶萧老师了。

    “给你!”西野七濑将自己的纯棉印花手帕递了过去。

    就算艰苦等到下一单,可能等待着自己的依然是失望。

    斋藤飞鸟开始怀疑坚持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西野七濑来到了她的身旁,从后面轻轻的拥抱着她,感受着姐姐的温暖的体温,斋藤飞鸟原本冰凉的心一点点的暖了起来。

    在地底下待久了,会生霉、会腐烂、会绝望,但如果有爱和温暖的话,熬过寒冬,或许会开出新芽,绽放出美丽的花。

    “阿苏卡,你没事吧?”

    “没......事。”

    斋藤飞鸟正准备拿出手帕擦眼泪,却恍然发觉手帕已经在过年的时候送给叶萧老师了。

    “给你!”西野七濑将自己的纯棉印花手帕递了过去。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未知

章节目录

日娱小说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选择原谅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选择原谅它并收藏日娱小说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