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娱小说家 作者:选择原谅它

    第二百三十二章 舞台剧人选

    (十点后修)

    之后,叶萧给制片人中川慎子问询了一下情况,外界的人不知道与佐佐木希车震的“a君”是谁,可是剧组的少部分人,例如新垣结衣、制片人、导演几乎都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

    至于其它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也基本在心中有所怀疑,只是没有明确的证据。

    “电视台那边怎么样?”

    “应该不会有影响,毕竟佐佐木桑演的女二,本来就是一位绿茶婊,丑闻的出现反而于剧中的角色重合起来,观众骂得越狠,我们的电视剧越火,收视率越高。只是佐佐木那里,我们就无能为力了,这件事明显就是杰尼斯在幕后出手,一方面是为了打击佐佐木,给二宫洗白,一方面估计也是为了警告二宫别得寸进尺。”

    中川慎子大概解释了一番。

    “叶萧,最近没事的话,你就不要来剧组了,那些粘人的狗仔真讨人厌啊!”

    中川慎子遥望着远处朝这边远远观望的记者和采访车辆,有些恼火的摇了摇头。

    明明佐佐木希已经被这些人给骚扰得停止了拍摄,只得临时请假回家,可是这些无良的狗仔记者竟然要打算长期奋战般蹲守在了这里吗?

    他可以想象着狗仔兵分两路,一路蹲在佐佐木希家门口,一路蹲在《星你》片场,只是为了挖掘更多“黑料”,以满足大众们越来越猎奇的癖好和报刊杂志的销售量,网络新闻的点击阅读量。

    现在的佐佐木希,就好像一只受伤的麋鹿,面对着一群凶恶鬣狗的暗中窥伺。

    只等待着她露出破绽,将她连骨头带渣都啃得一分不剩。

    “我明白了,总之......一切拜托您了。”

    虽然不用去片场给叶萧腾出不少时间来做自己的事,可是一想到佐佐木希目前的困难处境,叶萧就忍不住替她担忧起来。

    他想着,便给她打了一个手机。

    不接!

    ......

    还是不接!

    他想她一定是伤心到了极处。

    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呢?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的叶萧自然是明白的。

    一开始,他只是被佐佐木希利用的一件工具,用自己来气她的男友二宫和也,估计也是一早就发现了男友的劈腿,可是却舍不得离开。

    试图用两人扮作亲热的姿态激怒男友,引起男友的嫉妒和好胜心!

    可是结果呢?二宫和也却趁势将她真的给甩了!

    之后的事情就不必说了,明明率先劈腿的是二宫和也,而且佐佐木希和自己发生关系是在和二宫分手之后,佐佐木什么坏事都没有做,她只是太爱二宫,被狠狠抛弃后彻底的伤了心扉,所以昏头昏脑之下才会做出那样冲动不理智的选择吧。

    可是现在呢,所有媒体杂志,所有人,都是仅仅依靠这些八卦新闻周刊对那位无辜可怜的女人做着种种恶意的臆测和攻击。

    没有人在乎事件背后的真相,再加上二宫和也那群庞大而疯狂的粉丝群,这下有了佐佐木希的黑料,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在网络上现实里抒发着对佐佐木的不满。

    在这场八卦绯闻中,二宫洗清了之前的负面影响,电视台那边也有了可以播报的热门新闻题材,《星你》的收视率可能再创新高,无论是《周刊文春》还是转载的各类媒体网站,销量和点击都会达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数字,只有佐佐木希一个人倒了霉。

    “对不起,我没想到因为一时的冲动给你带来这样大的伤害,不过......小希,我相信你从未做过任何伤害他人的事,不管目前有着怎样的困难,也请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支持你———叶萧!”

    既然她不接手机,叶萧便只能给她发去一条安慰鼓励的短信。

    之后,他在天空之城乐队几人组建的群里发了一条语音信息。

    “乐队第一首歌已经创作完毕,我们今晚碰个头吧,大家的乐器谱子都给写好了。”

    没多久,作为闭门弟子的斋藤飞鸟便站出来第一个支持他。

    “老师,我会准时到的。”

    “我也是。”菅田将晖发了个笑脸,然后又问道,“绘梨花呢?”

    生田绘梨花收到了信息,但是她一直在等西野七濑的信息,见她不说话便忍不住问道:

    “娜娜赛你呢?”

    “我不去了,向各位道歉,从今天开始,我退出天空之城乐队,抱歉!”

    (西野七濑已经退出了群聊)

    ......

    “既然娜娜赛决定退出,那么作为她的队友,我也退出吧。”

    (生田绘梨花已经退出了群聊)

    ......

    斋藤飞鸟:“老师,怎么办?”

    菅田将晖:“是啊,现在怎么办?”

    ......

    叶萧苦笑,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可是真当这一切如此鲜活而直接的到来时,就好像被一辆迎面而来的高速列车撞击,瞬间四分五裂!

    “那么乐队暂时停止活动吧,阿苏卡酱平时可以自己到蒲公英琴行练习打鼓哦,我已经和那边老板说好了。”

    “知道了,老师。”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斋藤飞鸟心想,娜娜赛的突然退团,一定给了老师非常大的打击,于是她给叶萧私发了一条信息。

    “老师,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你好好的写日记,做读书笔记,然后练好打鼓就是,未来总有用到的地方。”

    “我知道了。”

    斋藤飞鸟感觉到老师语气中的冷淡,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在悄然酝酿。

    之后她给西野七濑发了信息,也同样被告知没什么事。

    这就奇怪了,既然没有任何事,那么娜娜赛为什么要突然退团呢?明明他们乐队才在一起练习了一次啊,现在连各自负责的乐器都还没有彻底掌握呢!

    生田绘梨花也没有从西野七濑那里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只是她入团的目的只是为了防止队友被心怀不轨的男人欺骗利用,西野七濑的退团对她来说反而是一个好消息,至于斋藤飞鸟,她心想也迟早会退团的。

    一个从一开始就动机不良的团体有什么理由能够走到最后呢?反正......生田绘梨花就从来不相信叶萧组建这个乐团是纯粹为了音乐!

    “为什么要退团?”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打手机也同样是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叶萧明白过来自己二度被西野七濑给拉黑了,这一次的期限,估计是一万年。

    他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约了新垣结衣,结果出乎意料的答应了他。

    又换了一家酒店,见面之后当然是好一番热情的缠绵,今晚的叶萧格外卖力,好似在发泄着心中郁积的情绪,自然是伺候得新垣结衣非常满意。

    事后,新垣结衣感慨着说:“我都不大明白我为什么还要和你约会?”

    女人的感情史单薄而悲催,年幼的时候暗恋上男神松山贵志,等到男神结了婚才不得不放弃心中的那一丝幻想,迷茫之下接受了渣男锦户亮的追求,被他形容为床上的荡妇,彻底伤心后对男人彻底失望。

    直至男神松山贵志的离婚,她才从死灰复燃中对爱情又充满了一丝新的渴望,在叶萧的怂恿下,数次的试探和努力,纷纷被男神的不解风情而毁灭。

    终于让她得到一个血淋淋残忍的事实,男神对她并不感兴趣。

    或者是对男人从未抱有希望,所以当和叶萧这样的渣男在一起时,也没有太多道德上的束缚和负罪感。

    男未婚女未嫁,一时激情难耐发生这些事情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只是心中多少感觉有些愧对西野七濑,毕竟被她那么真诚的信赖着。

    “我被娜娜赛给拉黑了!”

    有些心事无处诉说,总不能像梁朝伟那般对着一个冷冰冰湿漉漉生了青苔的树洞自言自语吧,光那副情景想起来就太过凄凉了些,生活不是电影,没有滤镜和景别、构图的雕琢设计,哪来的文艺感可言?

    文青,最起码也是建立在小资的基础之上,饭都吃不上了,还哪里来的文青小资情调,都忙着在大太阳底下,汗水飞溅的搬砖了。

    没有父母,也没有朋友,西田里香或者算得上朋友,但并非可以诉说这类心事的朋友。

    因为那个女人会在乎,会吃醋!

    也只有新垣结衣这种两人间只有激情没有爱情的朋友关系,才可以无所顾忌的谈天说地!

    至于傻白桥三女,就更不可能谈心事了,将自己的弱点展露在别人面前的后果,就是一团乱麻,事态彻底的崩坏!

    他必须在那些女人面前展露自己的强势和掌控力让她们始终对自己保持敬畏、服从的态度。

    “活该吧,都这样了你还想着挽回?是不是没有得到所以不甘心?”

    新垣结衣曾和西野七濑彻夜畅聊,自然明白两人之间的关系到底发展了什么程度,在她想来,渣男或者是没有得到,所以打从心眼里感到不甘心罢了!

    “我也不知道,总之......第一次见娜娜赛的心情,迄今依然清晰的保留在心底。”

    “恶......我要吐了!”新垣结衣鄙视道。

    “怀孕了?没这么快吧?来,让我听听孩子的声音!”叶萧说着把脑袋朝她的小腹蹭去。

    “别,痒,叶萧,我生气啦———”

    ......

    “gakki,你说小濑什么时候才会原谅我?”

    ......

    “gakki?”

    在昏昏沉沉之中,新垣结衣再度在心底感慨着渣男的无耻真是没有底线了。

    不知何时,女人已经一脸满足的缩在他怀里睡着了,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冲绳女巨人才有一点小女人可爱的感觉。

    时间过了午夜,从昨天到现在,他一直处于某种恍惚的状态之中,做出的事情自然也只能是用疯狂失去了理智等等词语来描绘,然而误打误撞的又和原本不可能发生关系的gakki搅在了一起。

    这让他意识到无论如何坚硬坚强的女人也有一颗柔软的内心,重要的是,你要先将她那层坚硬的保护壳给剥开。

    手掌贴着女人圆润的曲线肆意滑动着,偶尔他会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在触摸着的女人是曾经在b站中无数弹幕呼喊着“老婆”的女人,是一位人气极高的日本女明星。

    这让他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梦,美梦一旦醒来,一切都将成空,或者这穿越也是梦?

    最后在新垣结衣光洁饱满的额头上亲了一记,伸出食指在她娇嫩的红唇间轻轻的摩挲着......一切都是真实无比的体验,绝对不可能是梦。

    如果不是梦的话,那么他又怎么会接连和女神佐佐木希、新垣结衣同床共枕呢?

    通宵熬夜、放纵享乐带来的后遗症开始初步的体现,他坐在柔软的大床上,身边躺着人人渴望的国民女优新垣结衣,可是自己却头疼欲裂.......他开始想念西野七濑那略带羞涩和拘谨的笑容来。

    他想除了娜娜赛的笑容,即使是经典的gakki smile也无法将自己从这不见底的罪孽中救赎出来。

    在愈来愈放荡和堕落的生涯中,他需要一种透明、温暖、温柔的东西来提醒自己,拯救自己,以免自己向更深处的深渊坠落。

    他清醒的意识到了那一点,所有的人,所有东西都很重要,但最重要的,只有她。

    只有西野七濑,能够照亮他那一颗黑暗浑浊的心。

    “你在做什么?”新垣结衣半夜醒来,原本只是想去卫生间,结果却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她疑惑着来到客厅,发现卫生间的灯亮着,走近之后才发现,男人垂着脑袋坐在马桶盖上,一根手指上滴落着鲜红的血液。

    “我只是在想,这一切到底是不是梦?”

    “然后呢,你得到了什么结论?”

    新垣结衣皱着眉头将他流血的手指用毛巾紧紧裹住。

    男人抬起头,用那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她。

    “gakki你,我,都是真的。”

    “大半夜说什么傻话呢?”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觉得这一刻的男人有种神经质般的危险,但新垣结衣还是义无反顾的用自己柔软的胸怀拥抱了他。

    “谢谢。”男人说。

    新垣结衣笑了笑,在男人赤裸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一口。

    那一口很深,深到若干年后叶萧偶尔被妻子不经意的追问,到底是谁咬的?

    但始终,新垣结衣都成了男人心中一道不愿碰触的伤口。

    及隐秘。

    第二百三十二章 舞台剧人选

章节目录

日娱小说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选择原谅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选择原谅它并收藏日娱小说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