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后必修,真没办法,抱歉)

    桥本奈奈未开始后悔参与这次行动了,看着两人剑拔弩张,彼此敌视的样子,好心劝道:

    “你们要不还是回去吧?吵成这个样子做什么?怎么说也是一个组合的队友,你们这样以后还怎么相处?”

    一席话说得两人都不吭声,line上收到叶萧发来的房间号。

    桥本奈奈未带着两人进入电梯,直接上到20层,2046的房间开着。

    三女犹豫了一下,还是先后走了进去。

    叶萧将菜单递给她们,让两人通过客房服务点餐。

    他则趁机对桥本奈奈未使了个眼色,两人来到卧室内。

    “怎么办?”

    “你还问我怎么办?”

    “我也没想到她们会突然上车啊。”

    叶萧也极端头疼,外面两位那就是炸药桶,一点火星就着。

    “你干嘛往酒店送啊?”

    “我也不知道啊,本来我和你就要来酒店开房的啊!”

    “那是我和你,现在是四个人了,我还以为你想———”

    桥本还以为叶萧发疯了,不然怎么会带她们直接来酒店,却没想到叶萧自己根本就没有过这种经验。

    和多个可爱女生相处的经验,而且全部都是那种暧昧或者实质的关系,这世界上也很少有男人能够拥有这种宝贵的经验,那一般都是从小到大无论在学校还是出了社会进入职场都属于出尽风头的那群人。

    永远的人生赢家。

    叶萧也是穷人乍富,一时来不及适应和沉淀,心里很慌啊。

    一边是极端膨胀的**和扭曲的情感,一边是符合逻辑思维的冷静思考。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简直是水深火热啊。

    “怎么可能?我还没那么变态好吧?”

    “不行了,我要先走了,管不了你了。”桥本已经完全不想参与叶萧的风流韵事了,“随便你了。”

    “喂,你别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

    叶萧说着一把拽住她的胳膊,“你在还能缓和下气氛,不然她们逼我做选择怎么办?”

    叶萧可不想跳进自己亲手挖的坑。

    “老师,你要吃什么?”西野七濑拿着菜单走了进来。

    “娜娜敏,你们拉拉扯扯的在做什么?有这么饥渴吗?”

    白石麻衣进来就看到两人拉拉扯扯的样子。

    “没什么,我看看菜单。”

    叶萧说着朝西野七濑走去,随后打电话给餐厅点了牛排、沙拉、罗宋汤,还有两瓶红酒。

    一瓶怕不够,两瓶应该可以把她们灌醉了,要不然今晚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等待的时间里,时间过得非常缓慢,桥本不止一次的想开溜,脱离这修罗场的恐怖气氛,可是都被叶萧用威胁的眼神给制止。

    “我们来玩扑克吧。”眼见气氛越来越僵,叶萧开始建议玩点小游戏。

    “扑克?我......不会。”西野七濑犹豫的说道。

    “扑克你都不会你还会什么?”白石麻衣闻言立刻打击道,就知道装作一副小白兔柔弱可怜兮兮的模样吸引男人!除了这些她还会什么呢?

    “老师,她欺负我!”西野七濑可怜巴巴的说道,泫然欲泣的样子。

    “麻衣样,你也别欺负人。”叶萧见状提醒道。

    “我欺负她?我敢欺负她吗?”白石麻衣恨得牙痒痒,暂时也拿西野七濑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打扑克的话玩什么呢?”桥本奈奈未出言打岔。

    “抽鬼牌,比较简单的一种卡牌游戏,娜娜赛,我给你说明一下......”由于游戏实在太过简单,西野七濑很快就理解过来。

    “那好,我们开始吧。”叶萧见成功的将她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卡牌游戏上,心里多少松了口气,待会吃饭的时候再故意给她们灌点酒,今晚应该就可以安然度过了。

    “等一下。”白石麻衣突然举手。

    “怎么啦?你不是很会玩吗?怕了?”

    “我怕?我只是觉得这样玩没有意思,我们加点彩头吧,输的人......真心话或者大冒险选一个,怎样?”

    “麻衣样,和气生财,就好好的玩个游戏不行吗?弄这些做什么?”叶萧劝阻道。

    “是啊,麻衣样,老师说的很有道理。”桥本奈奈未也不想玩这个啊,一定会出事的啊。

    “怎么?你们怕了?还是心虚?”白石麻衣瞪视着二人。

    “心虚?不存在的。”叶萧尴尬地笑了笑。

    “玩就玩,谁怕谁啊!”西野七濑初生牛犊不怕虎。

    “赶紧发牌!”白石麻衣一声令下,叶萧没有办法,洗牌发牌一气呵成。

    正待发牌,白石麻衣走突然出声,“等一下!”

    “怎么啦?”叶萧一喜,“不玩了吗?”

    这见鬼的游戏,他是一刻都不想玩了。

    “不是,娜娜赛你和娜娜敏换位置。”

    “为什么?”西野七濑不服气的说道。

    “我怕老师作弊。”白石麻衣注意到叶萧的位置,正是西野七濑的下家,也就是说,叶萧每次都要从西野七濑那里抽牌。如果叶萧作弊的话,那么每当西野七濑抽到鬼牌(小王),那么叶萧都可以帮她抽走,这样一来,西野七濑就永远都不可能输,白石麻衣怎么可能那么笨,在她眼前还想玩这种瞒天过海的游戏?

    “我不会作弊的。”叶萧真是无语了,在麻衣心里他的形象就这么糟?玩个扑克还需要作弊?

    “反正我不换。”西野七濑赌气道。

    “我们剪刀石头布,输的让位置,怎么样?”

    “好啊,还怕你不成?”

    于是两人剪刀石头布,白石麻衣的运气稍逊一筹,于是座位就没有换成。

    就这样,桥本和叶萧相对而坐,西野七濑和白石麻衣在叶萧的邻座。

    第一副牌发好了,每个人将自己牌中的对子抽出去扔在桌面上,剩下的牌全部凑成对子最先完成的就是赢家。

    剩下最后一个手中握有鬼牌(小王)的就是输家。

    叶萧凑了两个对子打出去后,手里剩下九张牌。

    第一张牌发到白石麻衣手里,所以她比别人多一张牌,这个时候由桥本奈奈未从她手记抽走一张牌。

    刚好凑成了一对j,扔到了台面上。

    接着西野七濑抽牌,没有凑成对子,她一脸遗憾的摇头。

    叶萧波澜不惊的从西野七濑手机抽走一张7,刚好凑成一对,这下他手里只有8张牌。

    轮到白石麻衣从他的手里抽牌。

    叶萧将牌的顺序调整了一下,举起来给白石麻衣抽牌,她正犹豫不决。

    “鬼牌在你那吗?”

    叶萧淡定的摇头。

    白石麻衣从叶萧的手里抽了最左边第一张,结果到手就大惊失色,没想到第一张牌就抽到了鬼牌。

    老师真喜欢骗人!她恨恨的想道。

    接下来又过了三轮,叶萧手里只剩下三张牌了。

    轮到西野七濑抽牌,只见她抽到牌之后面色突然大变,看来鬼牌应该是到了她手里。

    然后叶萧抽牌,不动声色的抽了西野七濑最右边的牌,同时手指不经意间的碰触了一下。

    两人眼神瞬间交汇而过,一瞬间明白了彼此的想法。

    叶萧刚好抽到6,凑成一对,这下他的手里只有两张牌了。

    白石麻衣又抽走一张之后,叶萧就成了现场牌最少的玩家。

    又转了一圈,这次叶萧先把手放在西野七濑最左边,却见到她眼里的焦急,于是故技重施从最右边抽取了一张牌。

    果然是鬼牌!

    现在他的手里就剩下鬼牌(小王)和3。

    轮到白石麻衣抽牌。

    “在你那里吧?”她有些紧张的问道。

    叶萧点点头,这个时候也没有瞒着的意义了。

    一开始鬼牌就在他的手上,后来被白石麻衣抽走,流落了一圈,最后又到了他的手上。

    目前桥本奈奈未只剩下一张牌,白石麻衣三张,西野七濑三张牌。

    白石麻衣犹豫了片刻,50%的概率把那张3给抽走了,运气不错。

    桥本奈奈未差一点,没有配成对。

    西野七濑抽牌,刚好走了一对7。

    叶萧抽牌之后,西野七濑手里也只剩下一张牌了。

    叶萧自己手里的牌则变成了鬼牌和k。

    轮到白石麻衣,又到了最紧张的时刻,这一次白石麻衣运气不错,抽走了k,走掉一个对子,同样只剩两张牌。

    桥本奈奈未又抽了一张,还是没能成功走掉。

    西野七濑反而是幸运的凑成了对子,第一个成功,成了最大赢家。

    西野七濑走掉,叶萧无牌可抽,而此时他手里还剩下最后一张牌。

    白石麻衣脸色都黑了,大家都知道叶萧的最后一张牌就是鬼牌。

    然后鬼牌毫不意外的到了白石麻衣手里。

    “好,我先走了。”

    叶萧轻轻的吐了口气,他也不想输,不能输。

    现在剩下白石麻衣和桥本奈奈未了,看两人的表情,桥本奈奈未明显想放水的,结果不知道两人默契不对,还是发错了暗号,桥本并未抽到鬼牌,反而是有惊无险的过关。

    于是白石麻衣成了最后的输家。

    “麻衣样,你输了哦。”西野七濑幸灾乐祸的说道,要不是叶萧在场,顾忌着自身的形象,她已经兴奋得满地打滚了。

    “不公平,叶萧你作弊,故意把鬼牌放给我。”白石麻衣委屈的说道。

    “你看......我说别玩了吧。”叶萧趁机说道,想打消几人继续玩这游戏的想法。这时候客服刚好按响了门铃,叶萧让三女去卧室避让,他自己去开了门。

    整整一个推车的食物,还有两瓶红酒。

    客服走后,叶萧喊她们出来吃东西,正好大家都饿了,于是快乐的用起餐来。

    “来,张口。”

    西野七濑将一块切碎的牛排送到面前,叶萧受宠若惊的张嘴吃了下去。

    “谢谢,很好吃。”他说。

    白石麻衣不落下风,也同样叉起一块牛肉送到了叶萧嘴里,眼见得她们还要继续。叶萧心想自己又不是猪,有这样喂食的吗?

    赶紧举起酒杯,“我们一起干杯吧!”

    “干杯!”

    美食、美女、美酒......不知道两个女生是不是在拼酒,没一会一瓶红酒就已经下肚,正好遂了叶萧的意。

    他正愁怎么把她们俩灌醉呢,结果她们自己就先醉了。

    红酒喝起来不觉得,实际上后劲很大。

    “麻衣,上把你输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西野七濑好不容易抓到一次反击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白石麻衣?

    “真心话。”

    “她不敢选大冒险,不然西野七濑让她裸奔该怎么办?”

    “你和老师......怎么在一起的?”西野七濑突然问道。

    ......

    白石麻衣求救似的目光看向叶萧,要知道两人最初在一起的时候,是因为姐姐白石丽奈想要叶萧的作品《胰脏》,用妹妹作为交换。

    纯粹就是一场交易,后来白石麻衣又被姐姐骗了两次,从叶萧这里借走3500万。一来二去,日久生情,两人就这么在一起了。

    可是对白石麻衣来说,这是她人生中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更是不能说给情敌西野七濑听。

    不然肯定会被她看不起,被她嘲笑的。

    “怎么?不想说还是不敢说?”

    “我......”

    “等一下,还是别玩真心话大冒险了吧。”叶萧打断道,为了维持住白石麻衣最后一丝自尊心。

    “那玩什么?输家总得有个处罚吧?”西野七濑生气的说道,老师又开始帮这个女人说话了。

    不过......到底隐藏着什么?让白石麻衣如此的为难呢?

    她不是应该借此机会好好的秀恩爱吗?人与人最初的相遇相知相爱不是这个世间最浪漫美好的事情吗?

    为什么白石麻衣不敢说,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隐情?应该是很丢人的那种吧?

    “换个玩法吧,输家按照赢家的要求做一件事,不违反法律和道德。”叶萧补充说明,真心话大冒险是玩不下去了。

    “麻衣你的意见呢?”西野七濑目光咄咄。

    “我没问题。”白石麻衣向叶萧投去感激的眼神,看着西野七濑一阵窝火。

    当着她的面眉来眼去,当自己不存在吗?不知羞耻的女人!

    本来已经决定放人一马的西野七濑当即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无法原谅!

    绝对无法原谅!

    她将自己的腿伸了出去,“麻衣样,你来舔我的脚趾吧!”

    “什么?”白石麻衣大惊失色,“怎么可能,你太过分了吧?”

    “不违反法律和道德,老师,是这样吧?”西野七濑转头看向叶萧。

    “是这样没错,但舔∠趾也实在是......太羞辱人了。”后面几个字叶萧没法说。

    “说好的真心话大冒险不玩,现在又要毁约?麻衣样,可真是有你的!”

    “娜娜赛———”叶萧正待相劝,让生性高傲的白石麻衣去舔西野七濑的脚趾,这种事,想起来就有几分别扭。

    “老师,别说了,我舔就是。”

    说着,白石麻衣屈辱的低下头,将西野七濑那晶莹粉嫩的大拇指含在了嘴里。

    “麻衣样你———“桥本奈奈未没想到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

    足足过了十秒钟,白石麻衣才停止。跑到卫生间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干呕声。

    “娜娜赛,你太欺负人了!”桥本奈奈未看不下去了。

    “愿赌服输。”西野七濑冷冷的回了她一句,“玩不起就不要玩!”

    “你说谁玩不起了?”白石麻衣从卫生间出来,脸色苍白。

    “老师,请发牌!”

    叶萧没辙,只能继续发牌。

    不过这一次,他为了保护西野七濑,见义勇为牺牲了自己。

    “又作弊?”

    “说话要讲证据!”

    “不玩了,老师就知道帮着她来欺负我!”

    “你和娜娜敏还不是一样?还有脸说别人?”

    “就说了怎么啦?”

    眼看着两人就要打起来,一边的叶萧弱弱的问了一句。

    “我就不用了吧?”

    “不行,老师你输了,你要来舔我的......”白石麻衣刚想说脚趾,可是这样好像不尊重老师,于是临时改成了手指头。

    “不要!”西野七濑看不下去了,老师是为了保护她才故意抽走鬼牌的,“麻衣样你这个变态,竟然要老师舔你手指,你还是人吗?你还要脸吗?”

    “我变态?我不是人?我不要脸?”白石麻衣怒极反笑,“刚才是谁让我舔她的脚趾?这么快就得了健忘症?”

    “反正......绝对不可以!”西野七濑说着一把扑上去抱住了叶萧。

    “我不允许!”

    无论如何,西野七濑也没办法接受在她的面前,看到老师和这个臭女人亲热!

    这个臭女人刚才还舔了她的脚趾,真是臭死了!日娱小说家

章节目录

日娱小说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选择原谅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选择原谅它并收藏日娱小说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