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状态,明天再修,抱歉)

    当晚,生田绘梨花回到家里就闷闷不乐,想到支配人今野义雄明天叫她家长去事务所,就感到有几分忧虑。

    就好像上学时,只有那些调皮捣蛋不遵守规矩的学生才需要请家长一样,从小到大品学兼优的绘梨花同学从未因为自身在学校的不良表现而请过家长。

    可是现在......

    难道真的要向那个坏蛋道歉吗?虽然直木奖真的很厉害,但运营需要这么谄媚吗?

    在无路可走之前,她还想努力尝试一下。

    “阿苏卡,你和......叶萧老师的关系怎样?”

    “还好吧,怎么啦?”

    正在家中做读书笔记的斋藤飞鸟没想到绘梨花会给她line上发来信息。

    “今天我得罪了叶萧,你能不能帮我说说,让他算了,别找我麻烦?”

    “听说你把老师的手咬得到处都是血?”

    “你都听说了?”

    “娜娜赛告诉我的,绘梨花姐姐,你真的不要太过分哦。”

    “我过分?”生田绘梨花气笑了,“算了,当我没说。”

    “不就是请家长吗?有什么好怕的!”

    “你不过分?老师为了综艺节目效果一直有在努力,你却一点委屈都不愿意受,还把老师的手伤成那样,现在都还在医院治。我虽然不在现场,可是今天群里都在聊这件事,大家一致觉得老师很可怜,可是绘梨花姐姐你竟然一点错误都没有意识到吗?我记得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人!”

    斋藤飞鸟替老师打抱不平。

    “你......我真是自讨苦吃,娜娜赛是叶萧的朋友,阿苏卡酱你是叶萧的弟子,你们当然都会帮他说话,我真是笨死了才会找你帮忙!”

    生田绘梨花开始后悔自己的多管闲事了。

    “感觉你很委屈的样子,老师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呢?不就是在你咬他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你的身体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生田绘梨花原本不想说的,这关乎一个女孩子的颜面还有清白,可是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他不仅碰到可我的。。,还用力的捏了一下,你说他是无辜的,是下意识的行为?我自己的身体,我当然比谁都要清楚。”

    “你想太多了吧?那种情况下,你认为还能有别的想法吗?要不你咬自己一口试试!”

    斋藤飞鸟觉得生田绘梨花真是不可理喻,难道她觉得自己很美?身材很好?老师会在那个时候占她便宜?

    太自恋了吧!

    西野七濑也让她咬自己一口试试,她试了,确实很疼,根本没法太用力,难道真的是她自己太敏感了吗?想多了吗?

    在那种极端惊恐和疼痛的情况下,男人根本不可能有邪念,记得当时她死死咬住叶萧的手不松开,男人推了她几次没有推开,会不会是迫于无奈之下才采用了那种极端的方式让她松口呢?

    也就是说,他不是故意占自己便宜的,他只是在自救。事后冷静下来看到男人手上的伤势和缓缓流淌的鲜血,她不是没有后悔过,可是只要想到叶萧欺人太甚的一面,她又觉得自己没有错。

    只是不免有些忐忑,结果那个男人借题发挥,将她陷入如此困难的境地。

    现在该怎么办呢?她真的不想请家长啊。

    “不早了,我睡了。”斋藤飞鸟见她不回复,也懒得理她了。

    “等一下,阿苏卡酱,你真的不能帮我和叶萧说说吗?”

    “说什么?”

    “我不想请家长,而且请老师回来继续录节目,不然运营那里我没法交代。”

    如果叶萧不肯回来继续录节目的话,运营一定会认为这都是她的责任。

    这样一来,得罪了运营,以后她在组合里还有好日子过吗?

    “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帮你说说吧。”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斋藤飞鸟恨铁不成钢的拨通了叶萧的手机号。

    “老师?”

    “阿苏卡酱,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此时的叶萧刚从医院打了破伤风的药出来,左手也缠了一层薄薄的纱布。

    “绘梨花给我发信息了,想让老师当做一切没有发生过,我觉得她真的实在太过分了,老师千万不要原谅她。”

    “算了,她还是个孩子,只要她肯当面向我道歉,我就原谅她吧,你知道老师从来都不是一个小气的人。”

    “老师真善良。”

    “我要开车了,晚安,阿苏卡也早点睡哦。”

    “知道了啦,老师!”

    结束通话,斋藤飞鸟再度给生田绘梨花回了信息。

    “你还在吗?”

    “你联系上老师了吗?”

    “老师刚从医院出来,不过他说了,只要你向他道歉,诚心悔过,他愿意给你一次洗心革面的机会。老师说你还是个孩子,不和你计较,你看,老师就是如此善良宽容大度的一个人。”

    “谢......谢。”

    生田绘梨花回答得十分勉强,什么?道歉?诚心悔过?他叶萧算老几啊?

    要不是形势所迫,她才不会向叶萧低头呢。

    怀揣着这些烦心的事,不知不觉间已然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晚上,忙碌了一整天的叶萧再度来到东京电视台。

    “真是抱歉,因为我的管理无能导致叶萧老师受到这样严重的伤害,请容许我致以最诚挚地歉意!对不起,请老师谅解!”

    “今野桑太客气了。”见他鞠躬,叶萧赶紧一把托住他的胳膊,“谁家没有几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呢,我也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今野桑肩上的担子很重啊,日常工作实属不易,秋元老师有你这样细心负责的工作伙伴真乃是一件幸事!”

    “惭愧!赖叶君大度才没有和我们计较,绘梨花,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向老师道歉!”

    今野义雄寒着脸呵斥道。

    “我......我......”生田绘梨花已经决定低头道歉,可是听到刚才叶萧所说的话,差点再度被气死,对不起三个字堵在喉咙里怎么都没法说出口。

    为什么她要向这个可恶的男人道歉?这世界还有公理吗?

    见生田绘梨花梗着脖子不肯道歉,今野义雄感觉到一股深深的羞辱,一时气上心头。

    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昨晚听说了这件事之后,秋元康虽然表面上安慰着他,可是话里行间流露的意思一览无余。

    表面上对他劳苦功高表示赞赏,实际上责怪他管理松散,对成员管教不力,属于严重失职。

    而现在,好像要证明秋元康的意思那样,生田绘梨花当面不肯道歉。

    明明之前谈话的时候还说什么只要能获得叶萧的谅解,什么都愿意去做,可是现在呢?

    却板着脸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这是在当面打他的脸吗?

    “今野桑,麻烦你先出去,我和她谈谈,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叶萧老师,实在是太感谢了。”

    今野义雄非常感激地说道,然后再度严厉警告:

    “绘梨花,你就陪老师在这里好好说话,如果再发生什么不像样的事情,你就直接退团吧!”

    “明白了。”生田绘梨花低头哽咽着说道。

    今野义雄走后,叶萧将包着纱布的左手晃了晃,“看到没有,你做的好事。”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生田绘梨花低头道歉,一边痛苦的想着这件事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

    很明显决定权握在叶萧的手里,只有获得叶萧的谅解,她才可以安然退出。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清楚?”

    “我说对不起,这样总行了吧?”生田绘梨花崩溃般地大吼道。

    “果然是一点诚意都没有,看来我今天白来的。你走吧,我是绝对不会参加你们的节目。”

    见她完全没有悔改的意识,叶萧心里也有了几分火气。

    他站起身来往外走去,此举果然把生田绘梨花吓了一跳,要知道刚才今野义雄临走前已经说清楚,解决不了此事就将她拿出来当替罪羊,让她退团。

    可是......生田绘梨花自己则完全无法接受。

    她既不想向叶萧道歉,更不愿意退团,她的骄傲、她的理想不允许她这么做!

    “不要!不能走!”

    生田绘梨花冲上前去挡在了叶萧面前,叶萧看都不看她,伸手握住了门把。

    “不要......求你不要走!”

    一声微弱的哽咽,女孩冲到他的怀里抱住了他。

    这是什么操作?叶萧一时有些傻眼。

    在他看不到的背后,生田绘梨花将事先准备好的信息在手机上面迅速发了出去。

    “你做什么?快放开我!”叶萧本能的感觉不对劲,要知道昨天这姑娘可是带着录音笔前来,就好像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荆轲刺秦,图穷匕见,步步杀机!

    叶萧可不认为这小女生就这么对自己屈服,并且投怀送抱,可能吗?

    叶萧伸手去推她,可是就像昨天那样,很难将她推开。

    “绘梨花,你到底想做什么?”

    “叶萧老师,不原谅我,你就别想走!”

    “又想诬陷我对不对?”叶萧已经多少明白过来了。

    她肯定是做了什么准备,当有人来敲门时,她就配合着喊出救命,这样一来,自己就算浑身上下都是嘴也解释不清楚了。

    可恶......早知道就不应该和她单独相处了,现在该怎么办?

    女孩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是更加用力地抱紧了男人,感受着她温暖绵软的身子和热力,以及近在咫尺那可爱的容颜,叶萧一不做二不休的吻了下去。

    啪———

    脸上已挨了一巴掌,生田绘梨花捂着嘴唇往后退了几步。

    “叶萧,你无耻!”

    “就像昨天那样,我只是为了自救。”

    仿佛是为了验证叶萧的话,休息室敲门声顿时响了起来。

    “老师,你在吗?”

    竟然是西野七濑!

    “我在,进来吧!”叶萧说话的同时,闪身躲到了沙发后面,隔着沙发,生田绘梨花就算想抱自己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西野七濑推门进来,发现老师和生田绘梨花隔着沙发对峙着,女孩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娜娜赛,你来得正好,赶紧把这个疯子带走,不然再待一会老师可能就要被警察抓走了。”

    “啊......这么严重?绘梨花,我们走吧!”

    西野七濑来到生田绘梨花身边,一副提防的模样。

    因为刚才,正是在line上收到了绘梨花的信息,所以才来到叶萧休息室看看的。

    那条信息的内容是:娜娜赛,你不是要证据吗?现在马上来叶萧的休息室,你一个人!

    可是到了之后,却发现室内诡异的气氛,联想起一切,西野七濑多少品味出几分来。

    生田绘梨花果然是死性不改,竟然妄图再度嫁祸诬陷老师!

    只要有她在,就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卑鄙的女人!

    生田绘梨花又哭了,从前很少哭泣的她这两天已经哭了好几次,因为一个叫叶萧的男人。

    “对不起,请原谅我吧!”生田绘梨花说着跪倒在地,低着头,俨然一副罪人的模样。

    再度尝试,依旧失败,本来想在西野七濑面前演一出好戏,结果却被精明的男人提前发现,不仅计划受到了阻碍,而且就连自己的初吻也被男人卑劣的夺走了。

    她不得不认命,在叶萧面前,她毫无胜算,只能是老老实实的道歉。

    “老师,我错了,请原谅我吧!”生田绘梨花一边羞耻地说着,一边扣头道歉。

    “哦,这才知道自己错了?”

    “请老师谅解!”

    “那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叶萧拿出智能手机,给她拍视频,对付这种精灵古怪、智计百出的女生,恐怕只有留下视频才能让自己安心。

    可恶的男人,她都已经士下座了,竟然还不肯原谅自己,竟然还要羞辱自己,还拿出手机给自己拍照,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

    可是,在接连对付叶萧的过程中都失败之后,生田绘梨花心中已经没有多少对抗的念头。

    “我......年轻不懂事,我不该找老师的麻烦,我不懂礼貌,我不应该诬陷老师,这些都是我的错,请老师原谅我!”

    “好了,起来吧,老师原谅你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绘梨花酱,在往后的日子里希望你能够以此为戒、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才不枉老师对你的一番教导!”

    “明白了,谢谢老师!”生田绘梨花忍住心头勃发的怒火从地上站起身,只感觉自己的自尊和骄傲已经被这个男人践踏得粉碎。

    “娜娜赛,麻烦你带她回去,告诉pd,我马上就过去配合你们录制节目。”

    “老师辛苦了!”西野七濑由衷地说道。

    “只要绘梨花酱以后不再犯这样的错误,老师就算再辛苦十倍又如何呢?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绘梨花酱,最后再送你一句,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去吧。”

    叶萧感慨道。

    生田绘梨花不会理解,可能还会恨他,但以后她肯定会理解的,这些话会成为她往后人生中的养分。

    西野七濑一副崇敬的眼神看着老师,从那一席简单的话语中,他感受到了老师崇高的精神,高尚的人格以及伟大的胸襟。

    但愿绘梨花能够悔改吧!日娱小说家

章节目录

日娱小说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选择原谅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选择原谅它并收藏日娱小说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