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 作者:枫芝舞所写的《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为转载作品,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而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枫芝舞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挽狂澜,只能想办法挽回一点颜面了!”

    冷迪非站起身来,三人坐在了冷迪非房间里的沙发上,冷迪非开口道:“爸,其实,我昨晚遇见了我喜欢的女孩,她是北国的歌手,就是北国欧家的女儿,叫尹依彤,我和她在一起喝咖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早上我醒来才发现我身边睡着一个女人!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冷展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这个儿子,从小看起来听话,其实肚子里的想法鬼点子多得很。

    去年要不是冷思晨因为兰若影的死,一蹶不振,颓废不堪,他是不会放心让了冷迪非接管公司的,如果自己不安排自己的儿子做代理总裁,那么其他的股东就会举荐他们自己!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的冷展成,自然是想将大权揽在自己人的手里。

    “就这么简单?”冷展成撇了一眼冷迪非道。

    “是的,爸,事情就是这样的!”冷迪非语气笃定的回答。

    “哼!你是不是以为你爸老了,好糊弄是吧?”

    “不不,爸我说的的确是实情,我可以对天发誓!”冷迪非说着,还举起了手来。

    冷展成冷哼道:“那你意思是,欧家的女孩陷害你?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是,我敢确定不是她做的,可能,可能是另有其人!”

    冷迪非不能说,是自己找人想占人家的便宜,反而害了自己!

    冷迪非压根不怀疑兰若影,在他的眼里,尹依彤怎么可能会是兰若影呢?只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罢了,兰若影几辈人的家世背景,他可是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会和北国的欧家扯上关系!

    “另有其人?”冷展成反问道。

    “哎呀!展成啊!既然儿子都如实说了,咱们先不追究是谁陷害儿子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挽回名誉啊!我们冷家这几年好不容易被公认是最值得信赖的企业,这回,迪非出了这种事情,肯定以后会影响到公司的!”

    戈玉婉连忙岔开话题,她说的也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挽回颜面!

    兰若影回答:“我随意,冷先生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很多种口味的咖啡,我几乎都可以!”

    “哦,是吗?我喝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你也要吗?”冷迪非笑着问。

    兰若影微笑着回道:“好啊,我也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服务生上前来,帮他们点好了咖啡离开后,冷迪非继续道:“难怪尹小姐是魔鬼身材,原来喜欢喝黑咖啡,听说,经常喝黑咖啡的人,身材都特别好!”

    “冷先生,过奖!”

    “尹小姐稍坐,我出去接个电话!”冷迪非拿起震动的手机朝外走去。

    几分钟后,冷迪非再次进咖啡馆,满脸歉意:“抱歉,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一些事情!”

    “先生,女士,这是您们点的咖啡,请慢用!”

    冷迪非刚坐下来,服务生便将咖啡送了上来。

    咖啡香气四溢,因为烫还冒着浅浅的烟雾。

    “这苦咖啡虽然喝着苦,但是闻着香!尹小姐,回头我送你一些上好的咖啡豆,你可以在家自制咖啡,那些咖啡豆是我上次去国外买回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在家煮咖啡!”兰若影笑着拒绝道。

    兰若影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背影。

    冷迪非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尹小姐,那个人你认识?”

    兰若影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回道:“那个女人,好像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看岔眼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前面的咖啡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味道很正!冷先生,你应该经常都来这里喝咖啡吧?”

    “嗯,我来过几次!”冷迪非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冷迪非放下咖啡杯后,目光落在兰若影的脸上,真诚的语气道:“尹小姐,我很喜欢你,从现在起,我开始追求你!”

    “我有男朋友!”兰若影微笑着道。

    冷迪非自信满满:“呵,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都可以追你,我和你男朋友公平竞争,不过,尹小姐可否告诉我,我要竞争的对象是谁?”

    “这个,我现在不方便透露。”兰若影抿唇道。

    冷迪非直接跟兰若影说,他喜欢她,他要追她,而兰若影除了那句不方便透露,也没有说其他。

    冷迪非又开始转弯抹角的打听起她和高万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这兰若影从北国飞到南国来参加高亚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就是因为她喜欢高万。

    他认为,就今晚兰若影拒绝高万,而要他送到酒店来,也不难看出,兰若影对他会比较有兴趣。

    俩人聊了十几分钟后,兰若影看着冷迪非已经喝了一小半的咖啡道:“谢谢冷先生的咖啡,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那我送你上去!”冷迪非也跟着站起身来。

    “不用了,冷先生,你还是赶紧去机场吧!再见!”她直接拒绝了冷迪非的提议。

    冷迪非送她到酒店门口,看着兰若影进酒店大厅的背影,他的唇角扬起了不明的笑意,回到车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冷迪非忽然感觉很疲倦,一阵困意袭来,眼睛快撑不住!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想睡觉?

    他强撑着眼皮,神志却有些不清起来。

    眼前晃动的都是尹依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但很快就撑不住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清晨,冷迪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睡着一个女人!

    他蓦地翻身下床,瞪着眼睛看着女人,而女人睡得正香!女人眼角和唇角有着很明显的皱纹。

    他昨晚没有叫女人啊!怎么会有个女人?再说了即使是找女人,也不会找这么老的女人吧!

    他看了看房间,发现这里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酒店的房间里?

    这也太玄乎了吧!

    他跌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可是,他记得昨晚,明明是他花了钱,让那个服务生将那种特殊的药放进了尹依彤的咖啡杯里的呀!

    可是,他这种种的表现,倒像是自己的咖啡里有那种药呢?

    他咬了咬牙,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然后要去质问那个咖啡馆的服务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这个时候,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响起:“二少,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女人半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着他问。

    冷迪非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蹿上喉咙,女人不仅不好看,还老,起码快五十岁了!

    他昨晚竟然跟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他咬破了嘴皮,阴冷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缓缓的掀开被子,一边下床一边道:“二少,你难道忘了?昨晚是你打电话给我们老板的呀!说是要找个人,来陪你度过漫长寂寞的夜,怎么?难道二少现在打算耍赖?”

    “你?”冷迪非气得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女人。

    “我怎么啦?二少,我可不是那些初出道的小女生,被你这么一吓一吼,就只能哭着鼻子离开!老娘我可是出道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见过,所以......”女人说着,便朝着冷迪非走了过来。

    冷迪非看着穿着吊带睡衣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已经明显的松弛,就连下巴上的肉都有些下坠!

    “你,离我远点?”冷迪非连忙抱起衣服,朝一旁闪开。

    “哎呀!二少,你怕我干什么?昨晚,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么?我记得,你好像挺满意的呀!今天怎么反而还怕我了?难道,我的魅力太足,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冷迪非走近,而冷迪非却不停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边上。

    女人看他无路可退,便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冷迪非刚想推开女人“咔擦!”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房间里的俩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了进来。

    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冷迪非反应过来,进来的是记者,他连忙将抱着的衣服拿来蒙住自己的脸,而抱着她的女人,因为害怕曝光,干脆也将脸紧紧的贴在冷迪非的胸膛上。

    在别人的眼里,墙角里的两个人正在亲热拥抱,然后呢,被记者逮个正着。

    “冷少,请问你抱着的女人,是你新交往的女朋友吗?冷少,曾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恋母情节,你抱着的这位女士,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吧.........”

    进来的人,个个都看见了紧紧抱着冷迪非的女人,穿着吊带的睡衣,皮肤松弛,不难看出是个年长的女人!

    冷迪非听着记者们恶心至极的问话,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他便将蒙住脸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狠狠一把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道:“滚,你们胡说什么?我昨晚被人算计了!到此刻我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要是敢报道,我就起诉你们?胡乱编造谣言........”

    “冷少,我们可不敢乱编乱造啊!有人昨晚亲自看见你搂着这个女人进了酒店的房间,这都是别人亲眼看见的,而且还拍了照片,有证有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们也不知道这事啊!”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酒店,你们怎么能擅自闯入客人的房间?”一名穿着西装的酒店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赶记者。

    “请你们出去.......”另外有两名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员也跟着穿西装的人一起将一群记者赶了出去。

    穿着西装的是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赶走了记者后,连忙给冷迪非鞠躬道:“对不起,冷少,是我们疏忽了!实在是抱歉!”

    “滚!”冷迪非大声的吼道。

    酒店经理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

    经理刚离开,冷迪非看着被他推倒,还坐在地上的女人道:“你还不快滚?”

    女人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滚?冷少,我还不会滚,要不你教教我,是怎么滚的,你滚给我看看,兴许我就学会了!”

    冷迪非愤怒的大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拧起女人的手臂,眼睛狠狠的瞪着她,阴冷低沉的声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迪非说完,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臂,女人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她依旧不气不恼,慢悠悠的说道:“冷少,这才是人话嘛,说离开还像话,说这滚,就太不礼貌了,我可以离开,可是,我昨晚陪你的费用.......”

    冷迪非狠狠的咬了咬牙,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伸手准备找钱包,这才发现钱包居然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我,钱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这样吧!你留一个卡号,我晚点给你打过去!”冷迪非很不耐烦的说道。

    “呵,冷少,我这个人,从来不赊欠的,这样吧!这里有座机电话,你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就等在这,什么时候拿到钱。我什么时候走!”女人说完,抱起手臂,顺势靠在了墙壁上。

    “你.....”冷迪非鼓着眼睛,看着眼前跟他妈年纪一般大的女人,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她一顿。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就眼前这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拳头,要是把女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就刚才那群记者.......哦,对,刚才那群记者,估计要把这丑闻给散出去了,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阻止吧!懒得和这个女人费口舌了。

    冷迪非拿起房间里的座机电话给冷思晨打了个电话!

    “哥,你现在赶紧找人,我在酒店时,被记者偷拍到和女人在一起,你赶紧找人压一压吧!”

    “你,在酒店被记者偷怕?是拍到你和尹小姐?”冷思晨的心,就像猛的被人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虽然尹依彤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却是和兰若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哥,你就别问这么多了!你赶紧找人去办吧!”这样的事情,冷迪非自然只能找他哥了,他不敢告诉父母,要是父母知道这事,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找人,只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冷思晨说完挂断了电话。事关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和兰若影长得像的人,冷思晨自然是不会懈怠。

    “喂,我说你赶紧找人送钱呀!我可还在这里等着呢!你可别耽误了我的时间呀!不然,我可开始计费了啊!”女人不悦的说道。

    冷迪非狠狠的瞪了一眼女人后,又给高万打了个电话:“一万,你带上现金到季雨酒店来一下,立刻,马上!”

    “季雨酒店?”高万有些惊讶!现在正是早上,这一大早的冷迪非居然要自己去季雨酒店,而尹依彤住的就是季雨酒店,难道,冷迪非昨晚和依彤小姐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高万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是的,季雨酒店,你赶紧来吧!别问为什么了!”冷迪非听高万反问,便催促道。

    “哦,好,我立刻就来,你等着!”高万挂断了电话后,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又给兰若影打电话,他现在要确定一下。冷迪非是不是和依彤小姐在一处。

    手机刚响了两声,兰若影便接起了电话。

    “依彤小姐,早安!吃早餐了吗?没有的话,我现在给你送来!”高万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有事,晚点再跟你联系!”兰若影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万看着手机微微发愣,怎么回事?冷迪非要他立刻送钱去!尹依彤又说现在有事!莫非,他俩真的在一起,昨晚他们......

    “哼!冷迪非,这么多年了,老子一直都像个孙子一样跟着你,处处让着你,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没有想到,居然挖我墙角,我喜欢的女人,你喜欢你就随便动?你以为我他妈真是个孬种吗?哼!”

    高万自言自语的发了一通牢骚后,才缓缓的拿起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

    刚坐上车,冷迪非的电话又打来了!

    “一万,你到了没?”冷迪非急切的口气。

    “二少,没呢,塞车,我出门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塞车了,急死人了!你那边很急吗?”

    “急,十万火急,你想办法赶紧来吧!”冷迪非心烦意乱的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高万扬起嘴角;十万火急?今天我这车啊,注定是要塞上两个小时了!

    酒店房间里,兰若影心情愉悦,洗漱好后,换好衣服,又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拉上行李箱离开了酒店。

    兰若影离开酒店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机场,她已经订好了十二点的机票回北国。

    兰若影到了机场后,她才给冷迪非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

    因为冷迪非的手机根本没有在身上,落在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她便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冷先生,谢谢你昨晚送我回酒店,今天我要回北国了!有机会再见!”

    快到登机的时候,兰若影才给高万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回北国了!

    本来想叫高万带她去看看当初冷思晨给自己弄的墓地,可是想想还是先回去,下次再去看,也是再接近高万的借口。

    还在酒店房间里的冷迪非,心里反复在想,昨晚到底是尹依彤自己调换了两杯咖啡?还是服务生将咖啡位置放错了,把本来该拿给尹依彤的那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呢?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问过服务生才有答案了!

    而这个时候,高万才姗姗来迟,到了酒店里。

    冷迪非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他了。

    来到冷迪非住的酒店房间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性感,但是年纪很大,似乎是在守着房间的门。

    高万敲门,冷迪非刚打开门,女人便一闪也跟着钻了进去:“你是送钱来的吧!怎么这么慢啊?都半天了!我都等不急了!真是的!”女人埋怨道。

    高万看着女人,又看了看一脸颓废样坐在床边的冷迪非:“二少,这位是?”

    “鬼知道她是谁?”冷迪非没好气的回道。

    “你管我是谁?你既然是帮冷少送钱来的,那就赶紧拿来,昨晚加上今天上午耽搁的时间费用,一共一万!”女人说完,将手伸向了高万。

    高万看了看女人的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又看了看冷迪非:“二少,这,是什么钱?”高万实在是不敢相信,冷迪非找女人,居然找个可以做妈的女人!

    “废什么话!给她,给完让她赶紧滚蛋!”

    高万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递给女人后道:“赶紧走吧!”

    女人接过钱,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酒店房间。

    高万坐在沙发上,看着冷迪非道:“二少啊二少,如今,你的口味很特别啊!”

    “别废话!送我回去!”冷迪非说完,便往外走。

    高万也只好站起身来,跟上冷迪非:“二少,感情刚才是那个女人把你堵在了房间里?”

    被高万说中后,冷迪非心底更加的愤怒:“一万,你帮我查查,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坐班的?”

    “这,二少,你今天好像火气很大,难道是那个女人,没有让你满意?”

    “砰.......哎吆......”冷迪非一拳打在了高万的胸口上,高万惨叫了一声。

    冷迪非斜着眼睛,看着高万道:“你跟着我这么几年,难道我是那种没有眼光,饥不择食的人?”

    “这......”高万揉着疼痛的胸膛,看着冷迪非气愤无比的脸!

    “二少,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的车在停车场啊!你这是要往哪里走?”高万追上冷迪非问道。

    “我去找个人!”冷迪非说完,朝着昨晚和兰若影喝咖啡的咖啡馆快步走去。

    咖啡馆里,昨天受冷迪非之托的那个服务生还在,看见冷迪非进去,便微笑着迎上来:“先生......”

    冷迪非的脸黑沉无比,他朝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出来,我有话说!”

    服务生看着冷迪非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他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的啊!

    就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难道还能出什么纰漏不成!

    服务生跟着冷迪非走到一个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冷迪非转身:“昨天晚上,是你故意调换了两杯咖啡?”

    服务生看着他黑沉的脸,赶紧解释道:“先生,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当时我还特意找了两只有点差异的咖啡杯,我敢保证我没有放错位置,两只杯子一只的口子是白色的,一只是灰白色的,虽然杯身都是黑色,但是口子上的颜色却不太一样!我当时将东西放进口子是灰白色的那只杯子里的,所以给你们送咖啡的时候,我特意将那只杯子放在了你对面的那位小姐面前!”

    服务生的语气异常笃定,冷迪非眯着眼睛看了看服务生后,才缓缓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不管是你放错了位置,还是记错了颜色,总之昨晚没有达到目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这事情散布出去,那你将会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服务生听了冷迪非的话后,心里虽然很不满,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放错位置,也没有记错颜色,可是在冷迪非的面前,他也无力辩解,只好应声道:“是,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冷迪非回到停车场,高万在车旁等着。

    “二少,你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高万看着脸色很不好的冷迪非问道。

    “回家!”

    冷迪非坐在车上,将昨晚所有的细节都想了一遍,如果服务生办好了事情,他怎么会喝了有药的那杯咖啡?

    那个女人一直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发现她调换了杯子,不过自己当时也并未注意咖啡杯的口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杯身都是黑色的,也不是很好分辨!

    这么分析来,就是那个服务生办事不力了,以后有时间再收拾他。

    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哥到底有没有找人将记者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像给压下来,要是真的上了新闻,见了报纸那可怎么办!那样他的父亲肯定会对他很失望,将来他还指望能够独揽冷东集团估计是不大可能的。

    --

    兰若影回到北国自己住的公寓里,心情甚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给欧星辰发了条微信;“星辰,想你了,后天飞机几点落地,我来接你!”

    欧星辰看见微信秒回:“后天下午三点左右到,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送我妈回景天苑后,就来找你!”

    兰若影给欧星辰回了个亲亲的表情后,便打开了网络新闻的页面,查看南国的新闻,在她的意料之中,看见了冷迪非的丑闻。

    标题:“冷东集团代理总裁与夜店女在酒店开房”

    冷东集团的代理总裁冷迪非带四十多岁夜店女在季雨酒店开房.......

    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处,更是不堪入目,大部分网友留言语言犀利。

    三点:“呵,这有钱人经常换口味是很正常的事情......”

    夜魅精灵:“都说老牛喜欢吃嫩草,这搞反了啊,是小牛喜欢吃老草,哈哈哈哈.......”

    二十四:“啊啊啊!这才带一个啊,不算刺激,要是带上两三个老牛,冷二少就更风光了,毕竟可以证明自己的年轻力壮,雄风不减啊......”

    魔偶:“这折鞭值得吗?????”

    .......

    这网络新闻一出,多家新闻媒体都疯狂转载,虽然冷东集团在南国排不上前十,可是却也是有一定名气的,其实更让人感兴趣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代理总裁,虽不是特别英俊帅气,也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居然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夜店女.....

    兰若影看着网络新闻,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迪非咱们慢慢玩儿,你当初暗杀我,把我囚禁在孤人岛,想要折磨我,想要我折服于你,然后为你所用......这一切,我会慢慢的全部都还给你,冷家,冷思晨,戈玉婉,你们都等着!

    --

    高万将冷迪非送回家后,冷迪非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冷思晨打电话。

    “哥,早上记者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迪非,这事,我打遍了所有我认识的记者和报社管理人员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对这事情不知情,爱莫能助,所以......”

    冷迪非在听到冷思晨的回答后,他的心瞬间就掉进了冰窟窿,握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是啊,他哥自从兰若影死后,便一直颓废不堪,所以就连总裁的位置都没有做了,他已经做代理总裁一年多了,他怎么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他哥去做呢?

    他哥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个废物,只知道儿女情长,没有半点事业心的男人罢了!那些什么不知情的话,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当初,他又怎么能让别人去处理这种事情呢?

    他身边的助理秘书,全部都是他爸亲自指派的,如果他安排他的助理去办这事,他爸肯定会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果!

    冷迪非跌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就送尹依彤去个酒店,自己也就是想走个捷径,和尹依彤发生点什么!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冷迪非,你给我出来!”房门外,冷展成气急败坏大吼道。

    冷迪非虽然知道事情没有压住,却都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网络上,他听到冷展成的吼声后,知道事情败露,便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冷展成狠狠的一巴掌就扇在了冷迪非的脸上:“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孝子,居然会干出那种丢脸的事情来!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啊?”

    “展成,你消消气,儿子太年轻了,他是一时糊涂犯错了,你就别生气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才是啊!”戈玉婉上前拉住冷展成的手臂劝说道。

    冷展成甩开了戈玉婉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犯错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他今天之所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与你平时的教育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平时处处护着他,我看他就是没有责任心,不知廉耻,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看来,他不适合做总裁,我要取消下个月的董事会,不用开会商议他正式接管总裁一职了!”

    冷迪非听冷展成这么一说,顾不得被打得火辣辣的脸,‘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冷展成的前面:“爸,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我昨晚并没有做什么,我那是事出有因啊!爸,我真的没有做丢脸的事情,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冷迪非抓着冷展成的手哀求道。

    “展成,我平时虽然护儿子,可是我从来不会护超出原则的事情,你就听儿子解释吧!你是儿子的父亲,你都不听他解释,那谁又会相信他?”

    冷展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说:“好,你说吧!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