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

推荐阅读:[名著衍生同人] 在名著世界当貔貅[综漫] 白发千手的柯学恋爱日常[排球少年同人] 乌野高中事件簿[红楼同人] 林如海咸鱼摆烂日常[柯南同人] 酒厂教父教你做人[文野同人] 横滨禁止拆迁[快穿]给攻略对象生娃高H清冷美人怎么会变成海王(快穿np)以礼服人(NPH)伤寒

    冷淡尴尬的晚餐过后,言骁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僵硬的身体微微放松,他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忽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言骁猛地从床上弹起,快步坐到书桌前,迅速换上好孩子的面具。果不其然,是赵美霖端着水果上来了。
    “骁儿,来吃点水果。”赵美霖毫无顾忌地直接打开房门,看着言骁坐在书桌前学习,不禁展开了笑颜。“谢谢妈。”言骁接过,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赵美霖顺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问言骁:“刚刚在餐桌上,你怎么不向你爸争取争取机会?你今年大四开学,正是实习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懂妈对你的苦心啊?”赵美霖有些恨铁不成钢,语气也不复刚才的温柔,逐渐带上了几分急躁。
    “妈,出国也挺好的。我的确比不上大哥优秀,进公司也帮不上什么忙。”言骁淡淡地回了一句,出国反而能远离这个家,他求之不得。
    “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言煦管了公司这么多年,跟在你爸后面做成了多少大项目?前年跟时家大小姐结婚的时候,都不知道狂成什么样子!”赵美霖果然又急又气,对着这个不“上进”的儿子一顿训斥。
    “你爸那么大个公司,言煦独享合适吗?你也是言家的儿子,凭什么不能管?”
    又是这句话!又是让他去争家产!
    言骁看着激动的赵美霖,自己的情绪却没有什么大的波动,言家的血脉对外人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豪门荣耀,对自己来说,却是如此不堪重负的枷锁。
    “你没听爸说吗?我去国外读个研究生回来再进公司。”言骁烦躁地甩了甩头,狠狠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
    “等读完都不知道几年了,回来言家还不是被言煦言枫那两个狗崽子把持着。”搬出了言父,赵美霖的气焰逐渐弱下去,但是嘴里还不干不净地嘟囔着。言骁再不说话,留给母亲一个冷硬的背影。
    赵美霖不情不愿地站起来,走出了言骁的房间。
    门砰的一声关上,言骁盯着那扇门,起身将门反锁,随即把自己重重地摔进床铺。
    好想离开这里。
    他脑子里一浮现这个想法,就挥之不去,越来越强烈。
    开学的实习不用担心,大四他要出国,但国内学校的毕业证也要拿到,这样可以毕业后直接申请国外的研究生。所以,现在他即便是去哪个地方,家里人也不会管他。
    言骁盘算着,坐起来划开手机,查找城市。倏尔,一条广告推荐跳进来。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青山镇5A级景区欢迎您,有山有水有美景,有你有我有休闲。”
    配图是青山镇古色古香的房屋式样,小桥流水,远处是山峦重迭,云雾缭绕,最重要的是,这个小镇离言家所在的城市很远,甚至算得上偏远。
    言骁眉心一动,点开了购票软件,买了一张三天后去青山镇的机票。
    熄灭手机的屏幕,言骁闭着眼,重新将自己蒙进枕头中,紧绷的眉头终于轻松下来。
    终于,可以暂时歇一口气了。
    青山镇。
    没过几天,晏初把公寓退租,将东西简单整理了一下,打包寄回家,又将一切安顿好,开车离开了这个打拼了五年的城市。经过八九个小时的驾驶,周边的景色从繁华的市区渐渐变成了清幽古朴的小镇,一路上,晏初那颗烦躁疲惫的心逐渐被抚平,他望着窗外的景色,沉下了心。
    一年多没回来了。
    父母去世之后,除了祭拜的日子,他就没有踏足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
    不多时,青山镇就到了,这几年小镇发展得不错,路也通了,来景区旅游的人也多了。晏初回了家,刚放下行李箱,就看见赵峰风风火火地从门口进来,急急忙忙地拉着他去了自己家中吃饭。
    晏初拗不过发小的热情,只得洗了手就跟着赵峰来到他家。
    “叔叔阿姨,身体怎么样啊?”晏初一进门,就看到赵峰的父母站在门口向他招手,他心里一暖。
    小时候,他被人欺负说是野孩子的时候,赵峰是第一个跟他拉手说做好朋友的。小小的男孩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又向晏初伸手,脏乎乎的手心里放着一颗糖,小晏初看着那颗糖,又看着面前流鼻涕的小胖子,最终还是接下了那颗糖。
    从此,两个人成为了好朋友,二十多年过去,转眼间两人都成为了大人。赵峰没有晏初的成绩好,没考上一个好大学,选择了家周边的一个普通学校。但是他为人淳朴善良,又有商业头脑,对人真诚,在几个至交好友里,赵峰算是与他最有情谊的。
    “好,都好。小初快进来,洗洗手吃饭。”赵父乐呵呵地回答,旁边的赵母也过来拉他进屋,宛如一家人。
    亲亲热热的一顿饭结束,赵峰的父母就拉着晏初话家常。赵峰的父母跟晏初的父母是几十年的老邻居,情谊非比寻常。
    晏初父母去世后,赵家夫妇就担心他孤家寡人一个,于是张罗着,说要介绍镇上的好姑娘给晏初认识,但几次都被晏初以工作忙为借口推辞了。
    镇上的年轻后生大多都已经结婚,在未婚的青年中,论条件和样貌,晏初是实打实地优秀,所以上门询问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晏初推辞不过赵家夫妇的热情,只能含糊地应付着。赵峰见发小快要招架不住,找了个带晏初去书咖看看的借口,将好兄弟从催婚的魔爪下解救出来。
    “店你不用太操心,一楼饮品区有人管,你就在二楼帮忙收收银,整理整理书架就行。进货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会有人送过来的。暑假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等过了十一假期,店里就会稍微闲一点,也不让你太忙。”
    两人一边聊,一边就走到了赵峰开的书咖。赵峰跟店里的店员介绍了晏初,又嘱咐了几句接下来的安排,看样子也是打理好了一切,方便晏初照看。
    “这下好了,我可是一跃从社畜当老板了。”晏初看着装潢精美的书店,笑着打趣道。
    “好兄弟,我记着你的情,等我媳妇好了,我好好感谢你。”赵峰此时却认真感谢道。赵峰的妻子叫宋雨晴,一张娃娃脸看着安安静静好说话,但是性格却是个小辣椒一样的直爽脾气。当初也是赵峰倾心相伴了几年才抱得美人归,不料和和美美的日子没过几年,宋雨晴就被查出了乳腺癌,幸好发现的早,还没恶化。
    这次,已经是治疗的最后阶段了,小夫妻算是看到点生活的曙光。
    两人在书店逛了几圈,晏初就回到了自己的老宅子。离开小镇时,老房子托付给了赵峰照顾,打开门,小院子被收拾得整整齐齐,屋内也是干净整洁,床铺都换过了新的床上用品,可见是赵峰知道他要回来,专门请人打扫过。
    晏初将行李安置好,只觉得浑身疲惫。眼见屋内窗明几净,不见一丝灰尘,他连续失眠的身体,似乎在此时获得了新的慰藉。上了二楼,楼梯发出嘎吱嘎吱的轻微声音,他推开父母的房间,看到桌上摆放的全家福照片,不禁心头弥漫起悲伤的情绪。
    他记起一年前,父亲先查出了肺癌晚期,在医院被病痛折磨得形销骨立,弥留之际用布满针眼的手钩着妻子和儿子的手指,沉默着离开了人世。母亲被巨大的悲痛侵扰,回到家也是寡言,过了两个月,在睡梦中随丈夫离去。
    他们那时到了古稀之年,面对死亡已然能够坦然面对,唯一牵挂的便是晏初。而双亲的相继离世几乎要将晏初整个人打倒,但最终还是慢慢地走出那段难熬的时期。
    鼻息间全是熟悉的味道,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久违的幸福感席卷了晏初的身体,他轻声对着照片说了一句:“爸,妈,我回来了。”
    他的新生活,才刚刚开始。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52/180473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