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牌

推荐阅读:[综漫] 身为直男却成了乙女游戏主角[名著衍生同人] 在名著世界当貔貅她的腰(死对头高h)抬头看(伪父女)H【崩铁乙女】总合集九尾夫人(古言NPH)夜晚将至(合集)惩处(1v1半强制)高冷败类(侄媳妇1V1 H)我好像遭遇了美人计(纯百)

    一场秋雨下了一夜,淅淅沥沥的雨滴砸在地上,形成一个又一个小水坑,然后又消失不见,随即而来的,是早上寒凉的空气,只要深吸一口,就能感受到秋天到来的凛冽。
    十一的旅游旺季过去,来寒钟寺参观的游客也变得稀少,寺庙也重新恢复了以往的古朴幽静。寺庙离言逍住的民宿不远,两人约好在寒钟寺的门口见面,等晏初赶到时,言逍已经站在寺庙门口一个卖桂花糕的阿婆面前,见到他来,手举着两块糕点冲他笑。
    “尝尝,刚出锅的呢。”言逍将有些滚烫的糕点递给晏初,自己则急急忙忙地拨开塑料袋,捧着另一块吃得津津有味。
    晏初接过糕点,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着身旁的青年。
    “嘶,好烫!好甜啊。”言逍被撕开的热气烫到,手忙脚乱地吹了一下发红的指尖,又轻咬了一口糕点,入口软糯香甜的桂花糕让他舒服得眯了眯眼睛,下意识地摇晃了一下脑袋。
    好可爱。
    晏初默默地在心里说了一句,脸庞泛起薄红,也将手里的桂花糕拿起来咬了一口。
    晏初并不嗜甜,许是阿婆的白糖放得太多,一咬就是一大口的糖霜,甜得晏初微微皱眉。但是身旁的言逍却吃得很开心,眸子亮晶晶的,像是他捡来的那只小三花。
    喜欢吃甜的。
    晏初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将言逍的喜好记下来。
    两人站在寺庙门口将买来的桂花糕吃完,在门口的水池边净了手,才进入了那座被朱红色大门掩住的庙宇。
    寒钟寺面积很大,参天的古树到处都是,此时已是秋季,除了一些常青的树种之外,其他树木的叶子正在慢慢凋零,偶尔传来几声鸟鸣,更添了几分清幽。早晨来上香的游客不多,两人便在寺内慢慢地逛起来。
    晏初从小就被父母带着来寺里上香,夫妇俩心地善良,在没有捡到晏初之前,两人常来寺庙里捐赠,因此他与寺庙里的老主持颇为相熟,也对寺里的建筑和历史也如数家珍,时不时地就会给言逍讲解一些知识和风俗。
    言逍听得认真,一路走来,更是对晏初平添了几分好感,看着他风趣的谈吐和丰富的学识,心里却隐隐生出几分愧疚感和心虚。
    他接近晏初的目的不纯,冷漠如他,只是将晏初当作自己一时兴起的消遣和游戏奖励。
    “那边庭院里还有一棵祈愿树,要去看看吗?”
    晏初浑然不觉身旁的言逍此时的想法,依旧是兴致勃勃地拉着他介绍。
    “好。”言逍一时间被晏初的笑容晃了神,等反应过来时,已经下意识地答应。
    这边庭院里的正中心,种着一棵巨大的百年古树,繁茂的枝桠上被前来祈愿的人们挂满了红丝带,绸带上是坠着的小木牌,上面写满了各式各样的愿望。
    离地面最近的那棵枝桠已经被挂满了许愿牌,红绸带随风飘逸,小木牌撞在一起,发出好听的清脆声音。
    言逍就站在那棵树下,随手轻拽住一个写满字的木牌,仔细看那木牌上的愿望。
    “希望我能早点娶到小宝,一辈子都让她开开心心。”歪歪扭扭的字迹里,掩盖不住写字人的兴奋和甜蜜,右下角还画了两个依偎在一起的情侣简笔画小人。
    无聊的愿望。
    言逍的心里毫无波澜,他又轻轻扯住其他的木牌,上面无非是一些祝福亲人身体健康,自己工作顺利的话语。
    “这是我小学写的,居然还在。”晏初在一堆木牌中翻找,找到当初自己写下的愿望,冲言逍摆摆手,招呼他上前来看。
    “写的什么?”言逍凑上去一看,只见木牌上稚嫩的笔迹写着“希望能收到爸爸妈妈送的滑板!还有考试一百分,天天吃奶糖!”
    字里行间寄托了一个小男孩最开心的愿望,他仿佛能看到小小的晏初咬着笔在木牌上苦思冥想,最后写下自己最希望能够实现的愿望。
    “然后呢?后来实现了吗?”言逍问道。
    晏初笑着点点头,把祈愿牌的红绸带轻轻地从树枝上取下来。
    “当时我年龄小,写完之后还让我爸妈把许愿牌挂上去,他们自然就看到了我写的愿望,没过多久,我爸妈就把商店里的滑板买回来,当作我八岁的生日礼物。”
    晏初珍惜地抚摸着那块发黄的小木牌,经过长时间的风吹日晒,上面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而他也不是当初那个只要吃糖就可以满足的小孩了。
    想到父母,晏初的眼神有些黯然。
    不料,言逍却快步走到一旁卖祈愿牌的商店里,买了两块木牌递给他。
    “喏,想再来一次吗?”言逍冲他摇了摇手里的木牌,俊秀的脸庞此时笑意盈盈,“许愿可不是只有孩子才有的特权。”
    晏初的心被那笑容狠狠地颤了一下,随即不自然地点点头,轻咳一声道谢后,拿过他手里的木牌和笔。
    察觉到晏初的目光闪避,言逍微微勾起唇角,暗道他可真够纯情的。
    两人分立在祈愿树的两旁,言逍拿着手里的木牌,却没写任何一个字。
    他从来不信这种东西。
    一旁的晏初却在拿到木牌后,认真地写下一行字。
    “如若有缘,就让我们成为最亲密的爱人吧。”晏初在木牌最下角不起眼的地方,落款“晏amp;逍”
    是谐音他的名字,也是他们的名字。
    他看向在另一侧挂木牌的言逍,只觉得眼前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吸引着他的视线,鼓胀酸涩的情绪在他的身体蔓延。
    明明只是一个才认识几天的陌生人,竟也让他生出了想要永远在一起的想法。
    另一侧,言逍将空白的木牌绑在一片红绸之间,顺手将其掩盖在大片的祈愿牌之下。
    两人挂好了祈愿牌,又在正殿中碰见了寒钟寺的老住持,老人慈眉善目,见到晏初便认出来他,笑得眉眼弯弯。
    “晏家的小阿初,对不对呀。你可是好久没回来了。”老住持望着眼前比他还要高不少的晏初,感叹时光飞逝。当初那个躲在父母后面怯生生看着自己的小孩子,如今也长成了这般高大的青年模样。
    晏初对着老住持双手合十行礼,也回应着这位老人家的问候。
    “慧安主持,好久不见。这是我的朋友言逍,今天我带他来寺庙里逛逛看看。”
    身旁的言逍也学着晏初的样子,礼貌地向这位僧人行礼。
    “好啊好啊,你的这位朋友看着,颇与你有缘啊。”老住持的眼睛里闪烁着柔和的光芒,他看向言逍,眼神中充满着善意与慈爱。
    几人在正殿外的走廊上聊了几句,便行礼告辞。言逍望着走廊处慢慢消失的僧人背影,忽然充满趣味地看向晏初,打趣道:“是晏家的小——阿——初啊。”
    小阿初三个字还被言逍故意拉长。
    晏初闹了个大红脸,耳尖不自觉地染上几分热意。本该只由父母和长辈叫出的乳名,现下却被自己的心仪之人用一种亲密的语气叫出来。那话轻飘飘的带着几分亲昵,尾音还带着不自觉的上扬,勾的人心痒痒。
    “咳,再去那边看看吧,那边殿里的壁画很有名。”
    言逍露出一丝鬼主意得逞的笑容,也不戳破他生硬的转移话题,随着他去旁边的偏殿继续逛。而两人的关系,也在这几句话中,不知不觉地拉近。
    约莫正午,两人才从寒钟寺出来,此时太阳已经高高挂起,温度也随之上升,阳光撒在脸上,有种暖洋洋的惬意感。晏初提议去寺庙旁的饭铺吃素斋,言逍欣然答应,于是这一上午的“约会”又顺理成章地延续到了下午。
    两人吃完饭站在石桥上看风景,言逍望着桥下清澈的河流,河面倒映出他俩的脸庞,水影绰约。远处几座青砖黛瓦的房子坐落在一起,像是水墨画里的建筑。
    “青山镇真是个好地方,如果能一辈子住在这里就好了。”言逍偏头,看向一旁的晏初,
    “晏初,你家真好。”
    青年面庞含笑,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微光,带着亲昵的语气说了一句“你家真好。”
    晏初想,他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刻了。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52/180473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