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议

推荐阅读:绝对服从(H)(L伦)贫穷社畜点西索织笼(1v1强取豪夺)识魅(民俗怪谈)炮灰女配被扑倒了「快穿」少女的祈祷(1vNh)[综漫] 再不恋爱他就要去阿根廷天若有情(百合abo)荔枝有迹(1v1办公室恋情)自从那天起(1V2)

    寒钟寺游玩分开后,晏初顶着有些晕晕乎乎的脑袋回家了,心里一半被言逍的脸庞占据,一半则是自己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欢喜心情。于是,接下来几天,晏初的脸上总是会时不时地浮现幸福的傻笑。
    “哎,松松,我怎么感觉晏初最近谈恋爱了?”饮品区的小安看着端着咖啡上二楼的晏初,不禁疑惑地戳了戳旁边的松松。
    松松此时正忙着给外卖员打包咖啡,听到小安的问题,也只是毫不在意地回答了一句:“有吗?我怎么觉得没什么区别啊。”
    小安一脸“孺子不可教”的鄙夷神情,又凑到自家老公身旁询问道:“大熊,你有没有觉得?”大熊也摇摇头,继续忙活自己手头的工作。
    “哎呀!你俩!不跟你们聊了!”小安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萎靡下来,不禁用圆溜溜的眼睛瞪着眼前的两个不解风情的直男。
    女孩子身体里的八卦血液让她迅速地感知到了晏初最近的特别,可又未曾看到什么其他的地方,这让她也觉得是不是自己的猜测有些错误。
    “哎,什么时候店里可以来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跟我做同事呢?”小安撑着下巴,心情有些忧伤。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啊的一声,兴奋地冲身后的两人说道:“我们招义工吧!让我们店里热闹热闹!”
    爱玩活泼的松松听到这个提议,也是来了兴趣。
    “好啊好啊,店里好久没来新人了,上次招义工,还是一年前的事情呢。”
    书咖在过去几年也招过几次义工,因为店里的员工老板跟朋友一样,气氛特别好,所以最热闹的时候,一年招了两三次,都是性格不错的大学生,离开时都对这里恋恋不舍。
    只是从去年到现在,宋雨晴的病情时好时坏,赵峰兼顾着店里和家庭,也没那么多的活络心思了。
    昨天赵峰打来视频电话,小安他们几个人挤在屏幕前叽叽喳喳,争相询问着雨晴的病情情况,得到病情好转,并且再住一段时间就可以回家疗养的消息,他们都由衷地为这对小夫妇开心,往常店里有些低迷的气氛如今也是烟消云散。现在店里有晏初照看着,赵峰也可放心陪着妻子在医院治疗。
    “下班关店的时候问问晏初和赵峰,我就希望给我们店里招个香香软软的女孩子!”小安被自己这个美好幻想刺激到,于是趁着休息间隙,她把放在储藏间里的义工招牌拿出来认真地擦了擦灰,看出来她对这个提议跃跃欲试。
    夜幕降临,晏初和小安几人在店里打扫卫生,松松和小安趁机来到晏初面前,提出了这个建议。
    “招义工?”晏初认真思考了一下,回想起自己前几年放年假的时候来店里逛过几次,但也未曾注意店里的员工情况和门口的招聘义工的牌子。想来当时自己也不认识松松他们几个,还以为店里的员工都是新员工呢。
    “对啊对啊,晏初,之前店里每年都招呢。”小安不住地点着头,眼睛里满是渴望。
    香香软软的女孩子,快来快来!
    “好,我去问问赵峰。”看着店里的朋友如此热切的眼神,也不忍他们失落,就笑着应和下来。
    小安和松松欢呼一声,身旁的大熊还由此获得妻子的庆祝香吻一个,一张脸也有了羞涩的笑意。
    几人把店里的卫生打扫完,将第二天的饮品材料准备好,就关店回家了。松松和大熊、小安三人的住处在一条街上,晏初跟他们打完招呼就向不同的方向回家了。
    在路上,晏初给赵峰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一下雨晴最近的病情,又将店里最近这段时间的情况陈述了一番,最后提到了刚刚几人在店里说到的“招义工”的建议。
    “行啊,店里一直都有招义工,松松他们最喜欢新人了。你跟他们商量商量,招几个你们自己决定。”赵峰爽朗的笑声从电话听筒里传来,一旁的雨晴听到了,也随声附和着。
    “对啊,这段时间你就是咱们店里的老板!晏老板加油干!”宋雨晴小辣椒一样的清脆声音也在一旁响起,听起来中气十足。
    晏初因为“晏老板”这个称呼笑了几声,随即又叮嘱了几句赵峰他们要在医院安心治疗,店里的事情自己还能照顾,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晏初打开聊天页面,在书咖的群里通知了他们可以招义工的消息,果不其然松松几人开心极了,在群里畅想新人来了之后要做什么活动欢迎他们,甚至还聊到了跨年夜员工团建去哪的话题。
    晏初看着他们聊,默默地退出了聊天页面,然后点开了跟言逍的对话框。最近的一条消息在两分钟前,是晏初把小三花的睡相拍给言逍,获得了对方一个亲亲猫猫头的可爱表情包。
    他不舍地将页面向上划,屏幕上密密麻麻地全是这几天他们的聊天内容,越看越觉得心里欢喜。
    忽然,晏初心头一动,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他会不会来店里做义工呢?
    这个想法一经产生,就在脑子里挥之不去,即便是自己已经洗漱完躺到床上时,也是有些辗转反侧。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晏初愈发地发觉自己的情感开始慢慢变得热烈,他开始想要跟言逍拥有更多的相处时间,聊更多的内容,深入地了解这个对自己有着致命吸引的人。
    但是他也明白,这或许是自己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对方有可能只是把自己当作单纯的朋友,甚至对方是个喜欢女孩子的直男。
    晏初不想带着目的去试探这段关系,即便是最开始陷进去的是自己,他也能在察觉到某些明确信息之后,不动声色地将自己从中抽离,在对方毫无觉察的时候,结束一些东西。并且由于自身性向的特殊性,晏初未曾跟身旁的父母和亲友吐露半个字,即便是发小赵峰,对于他喜欢男人这件事也是毫无所知。
    同性恋,对他来说,依旧是难以启齿的秘密。
    想到这些,晏初一时发热的头脑也逐渐冷静下来,他点开朋友圈,发现松松和小安已经在转发招聘义工的信息。他定定地看着那条信息,思考了好一会儿,才随即将其转发,点开可见范围的选项时,默默地设置为“仅言逍一人可见”。
    他耍了一点小心机。
    于是这一夜,晏初有些失眠了。
    在另一边,言逍坐在酒店的单椅上,盯着窗外的灯光一动不动。
    刚刚,他接到了来自母亲的电话,电话里质问他这段时间为什么不在父亲面前献殷勤,反而躲在学校里学习,最后说到情绪激动处,竟在电话里泪水涟涟,哭诉言逍不懂得自己抚养他的辛苦,不懂自己在为他未来争家产中的谋划。
    言逍在电话这边只是静静地听着母亲的责怪,未曾做出一丝反应,只是在母亲尖锐的声音传来时,才好声好气地解释了一番,面不改色地撒谎说着自己现在在学校里预备出国的英语考试,又说自己已经做好了出国后去言家海外公司实习的准备,哄得母亲的情绪逐渐缓和下来,做足了好儿子的派头。
    赵美霖又苦口婆心地在电话里劝说自己的儿子多在父亲面前出出风头,得到言逍诚恳的回答之后,才心满意足地挂断了电话。
    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言逍的手机屏幕在黑暗中发出的莹莹的光亮,亮光映照出此时此刻他的冷漠神情。过了一会儿,他停留在某个页面,盯着看了几分钟,手指微动。随后,他将手机扔在一旁,打开房间里的灯,拿起衣服进到淋浴间。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52/180473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