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推荐阅读:绝对服从(H)(L伦)贫穷社畜点西索织笼(1v1强取豪夺)识魅(民俗怪谈)炮灰女配被扑倒了「快穿」少女的祈祷(1vNh)[综漫] 再不恋爱他就要去阿根廷天若有情(百合abo)荔枝有迹(1v1办公室恋情)自从那天起(1V2)

    第二天来到咖啡厅,言逍跟松松几人说了自己月底要回家一趟的消息,众人都颇有些依依不舍,但得到他还会回来继续做义工的肯定回复后,又不觉得十分难过,只当是朋友短暂离开而已。
    临近月底,离言逍回家的时间也愈发靠近。晏初这几天心神不宁,有时会不自觉地看着言逍发呆。言逍心里感到有些奇怪,但这段时间母亲一直打电话过来催促他赶快回家,这也让他无暇再考虑晏初的怪异举动。
    这天晚上,言逍在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小尾巴在他房间里跑来跑去地撒娇,他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和物品,又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第二天航班的时间,确定一切无误之后,就将行李箱放在墙边。
    躺在床上,言逍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发呆,回想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只觉得在青山镇的这段日子里,仿佛才是做真正的自己。
    没有继兄的冷嘲热讽,没有母亲的固执管教,这栋小小的二层小楼虽然没有言家的五分之一大,但却处处充满了温暖和爱意。
    “叩叩叩。”言逍的门外传来敲门声。
    言逍从床上坐起,打开了房门,只见晏初站在门外,额头似乎还有一层薄汗,他的背后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在门打开的那一刻,他似乎慌张得有些手足无措。
    一种强烈的预感从言逍心头涌起,他看着晏初,没有说话。
    晏初看着言逍的眼睛,从背后拿出了一束花,还有一块热腾腾的桂花糕。
    “我喜欢你。”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之前所有的奇怪举动,都在这一刻获得了解答的原因。
    没有辞藻华丽的铺垫,没有顾左右而言他的闲话,晏初就拿着花,在门口徘徊了许久之后,鼓足勇气敲开了他的门,在看向他的那一刻,所有想说的话都堵在心里,只有这一句,这句埋在心里许久的爱意,终于被诉说出来。
    “或者……你并不喜欢男生。对不起,我没有恶意,我只是……只是觉得这是最后一次见你了。”
    “如果你觉得为难,可以不再回来这里。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但我还是想说,我喜欢你。”
    如果这是一场最后的告别,晏初不想留下遗憾,他跑到寒钟寺前找到卖桂花糕的阿婆,去花店取来了一束寓意爱意和平安的花束,怯懦地站在他的面前,祈求一点点的回应。
    “你……唔。”晏初还要说什么,却被眼前的人一把扑在怀里,然后下一秒,唇瓣上感受到柔软的触感。
    这一刻,巨大的喜悦让晏初脑子一片空白,但手臂却像是做了无数遍动作那样地熟练,下意识地环住言逍的身体,加重了这个吻。
    什么都不必说,如果只有一个吻,那这就是最好的回应。
    两人都忘情地亲近着对方,加重了这个拥吻,直至双双滚入柔软的床铺。手里拿着的花束被压在一旁,红色玫瑰的花瓣扑簌簌地落下几片在枕头上,呈现靡丽的暧昧痕迹。
    “想做吗?”唇瓣依依不舍地分开,言逍眼尾发红,他环住晏初的脖子定定地看着他,眸中尽是一片迷蒙的水雾和情欲。
    晏初此时还沉浸在喜悦和亲吻的浪潮中,脑袋昏昏沉沉,听到这句话时,不自觉地就起了反应,顶在他的小腹上。
    “不行,家里……没有……东西。你明天还要赶飞机。”即便是身体上热情地对他这句话做出了回应,但是理智告诉晏初,现在还不是两人真正做到那一步的时候。
    他挣扎着从那明晃晃的引诱中脱身,只是低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轻声说道,“现在也还没到那一步。”
    言逍冷哼一声,作势用腰腹蹭了一下抵在身上的东西。
    “嘴上说着,身体可不是这样说的。”
    “嘶——不许胡来。”晏初连忙推开怀里引诱人犯罪的青年,顺势躺在他的身边,让那种感觉慢慢冷静下来。
    言逍反倒是被他纯情的模样可爱到,忍不住凑上去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桂花糕呢,给我,我要吃。”言逍看到一旁的花束,想到他的另一只手拿了一块桂花糕,于是问道。
    这可是第一次告白收到的定情礼物,当然不能辜负了。
    晏初一愣,刚刚接吻太舒服,忘了把它扔在哪了。他从身下摸了摸,只见一块软糯香甜的桂花糕此时已经被压得不成样子,成桂花饼了。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言逍起身把桂花糕拿到厨房,分成了两大一小,自己和晏初分吃两块大的,小的那一点被放在小尾巴的食盆里,两人一猫就在卧室里,津津有味地将这块糕点吃完。
    这块桂花糕,比第一次吃的还甜。
    就这样,这晚两人相拥着入眠,度过了在青山镇的最后一个夜晚。
    第二天晏初看着怀里躺着的言逍,似乎还是感到有些不真切,但又想到昨夜,不禁大早上就开始傻乐起来。
    晏初将行李箱放到车上,开车送言逍去机场。一路上,言逍望着出镇的风景,趴在车窗上出神地思考着,不知道是在留恋这里的风景还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到了机场,晏初将人送入大厅,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结结巴巴地说道:“嗯……关于昨晚,你可以再想想。如果……哎呦。”
    言逍伸手狠狠地掐了一把晏初的脸,把人扯成了半边肿的包子。
    “你想反悔是不是?亲了就不负责了?”
    晏初哑然失笑,眼神真挚地看着他:“我是怕你反悔,现在还有考虑的余地,如果真的有了别的想法,我都可以接受。”
    看着晏初脸上认真的模样,言逍定定地看着他:“如果我反悔了,你会恨我吗?”
    晏初摇头,漾出一个笑容,回答道:“我的心意已经传达到了,结果如何取决于你,即便这段时间里你有了反悔的想法,却害怕我不高兴而埋在心里,那才是真正的伤害我。对我而言,仅仅只是那些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足够我去怀念。”
    言逍被他的话打动,心底那点愧疚愈发强烈。这样好的人,是他该沾染的吗?他犹豫着想说什么,却被大厅内的航班播报打断。
    “快去吧,你该走了。”
    晏初挥手跟言逍告别,看着自己的爱人逐渐消失在视线中,心下也有些落寞。
    时间还很漫长,他们能见面的日子还有很多。
    飞机从机场起飞,言逍坐在飞机上,看着晏初发来的消息,一字一句地回应着。
    “到了给我发消息。”
    “在飞机上可以稍微睡一会儿。”
    “我和小尾巴都会想你。”
    他看着手机屏幕,回了许多可爱的表情包,最后,也慢慢地打下那句,“我也会想你。”
    A市机场。
    一辆红色法拉利超级骚包地在机场大厅外停着,跟周围许多出租车的画风很不一样。
    言逍出了机场大厅,就看到一个帅气的青年正举着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言骁跟哥go  home”,引来许多人注目。
    这是言逍的发小,季泽先,季家最小的小少爷,欢场有名的花花公子,人傻钱多的代名词。此时他已经眼尖地发现言逍出来了,兴奋地举着牌子朝他挥舞。
    言逍无奈扶额,从包里拿出墨镜带上,一点也不想跟眼前的显眼包搭上关系。
    “这儿呢,往哪走?哥亲自来给你接机,感不感动?”季泽先把牌子随手丢在机场的垃圾箱,跟上言逍的脚步。
    走出机场,言逍甚至都不用看车牌号,就知道那么多车中,最骚最显眼的那辆法拉利就是季泽先的。
    这个人像来做事高调,恨不得一生下来就是全世界的焦点,当然,他也的确做到了。有他在的地方,从来不会冷场,通宵狂欢都是常有的事。
    “上车吧。言骁,你架子可真大,出去玩怎么都不告诉我在哪,喊你回来你就说有事,到底有什么事能让你离开两个多月?”
    季泽先带上墨镜,将他的行李箱往后座一扔,还顺便向旁边看过来的美女抛了一个媚眼。
    “季泽先,你明明比我小三个月,还哥哥哥地喊,不怕折寿啊。”言逍可不吃他那一套,两人的关系远比发小还要亲近,说话自然不留情面。
    “呸呸呸,说什么呢?说正经的,你这段时间到底去哪了,前两天你妈到处打电话找你,差点给我骂一顿。”季泽先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有事。”言逍一点也不想透露自己在青山镇的日子。
    季泽先跟他关系最为要好和亲近,但言逍也未曾将自己喜欢男人的事情跟他说过,所以季泽先只知自己这个发小颇为洁身自好,夜店欢场一点也不沾惹,清心寡欲得很。
    他不知道的是,言骁不招惹女人,实际上招惹的可不是女人。以至于后来知道他的真实取向,呆愣了许久,对着言骁痛骂,声称要绝交,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得嘞,您是爷。走吧,先把你送回家,给你家老爷子和你妈交代交代,把你这好孩子的样子给装足了。”
    季泽先可是知道言骁在家的虚假样子,他明白这是由于他出身的问题,不得不保护自己的盔甲,但与此同时,他也愈发觉得真正的言骁似乎也与这个带着面具的言骁逐渐融合在一起,连言骁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是自己最本来的面目。
    (以下几章,言逍回到家里的情节,名字统一为言骁)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52/180473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