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

推荐阅读:绝对服从(H)(L伦)贫穷社畜点西索织笼(1v1强取豪夺)识魅(民俗怪谈)炮灰女配被扑倒了「快穿」少女的祈祷(1vNh)[综漫] 再不恋爱他就要去阿根廷天若有情(百合abo)荔枝有迹(1v1办公室恋情)自从那天起(1V2)

    经此一吵,言骁与母亲赵美霖的关系又陷入了冷战的僵局,眼看着快到了月底的跨年夜,言骁索性直接回了学校,专心写自己的论文,准备国外申请学校的材料。
    期间赵美霖曾来学校找过言骁几次,表面上是给自己的儿子服软,实际上也是明里暗里地推荐豪门里的大家闺秀让他去见面。
    言骁看出母亲的意图,也顺势给了台阶,缓和了几分母子俩的关系,只是以学业太忙为借口,逃避母亲推给自己的见面,只说明年去了国外之后,会把生活的重心放在进入言家海外的公司上,谈了恋爱恐怕顾不上女方的感受,等自己事业有了成就,再来考虑私人感情的事情。
    赵美霖一听儿子这样说,高兴得连连答应,督促他多多学习,去了国外抓紧时间进言家的公司。
    这场争吵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解决了。
    临近月底,言骁愈发忙碌,但每天仍会抽出空来给晏初发消息,打视频,两人的感情日益亲密,可是跨年夜那天言骁能不能回青山镇,仍然是未知数,言骁也只说了尽量能回便回。晏初虽然心底有些失落,但仍旧细心叮嘱他注意身体,等忙完手头的事情回来也行。
    青山镇的这边,晏初放下手机,自己一个人站在二楼的书架上耐心地整理新到的书籍,搬书到仓库时,偶尔会对着架子发呆,回想起这里曾有人从梯子上摔下来,可怜兮兮地冲晏初抱怨小尾巴太调皮。
    无论是书架旁,阳光透过的玻璃旁,还是两人无数次坐在一起的柜台旁,都有着言逍的留下的痕迹。分开了大半个月,晏初还是会很不习惯又回到了自己一个人的状态,虽然日常生活没有改变,但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缺了一块。
    小尾巴日渐圆润起来,冬天到了,它总不爱动,喜欢窝在有阳光的暖气片上,懒洋洋地晒太阳。
    店里的咖啡厅推出了跨年特惠饮品,每天到店看书和喝咖啡的客人很多,松松几人就在下面的饮品区忙碌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像是回到了正轨一样。
    十二月叁十号,赵峰带着妻子宋雨晴回来了,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雨晴的手术非常成功,已经可以离开医院,只要每日注意吃药和日常修养就好,咖啡店里的员工都特别高兴,为了庆祝老板归来,提前将跨年夜的聚会改到了这天晚上。
    这天咖啡厅提前下班,赵峰和雨晴带着咖啡店里的小伙伴们一起来到家里,吃了一顿盛宴。
    席间,赵峰郑重地起身感谢父母、晏初和店里的同事们,给每个小伙伴都封了很大的红包。谈到出院那天,赵峰喜极而泣,醉醺醺地跟大家讲述那天的情景。
    小夫妻从医院里出来的那天,医院外的阳光特别好,暖暖地打在人的脸上,雨晴说在医院这几个月看惯了生死,临床的病人昨天还好好地跟小夫妻说话,半夜就抢救无效,宣告死亡了。
    她说她很幸运,有赵峰,也有朋友,自己还能感受这样好的阳光,在余生未来的几十年中,她会用力地去爱家人,爱自己。
    赵峰则是流着泪在医院门口亲吻了妻子苍白的嘴唇,这对小夫妻度过了人生中最大的坎,也算是苦尽甘来。
    看着赵峰大着舌头诉说自己有多爱宋雨晴,大熊则是默默坐在小安身旁,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两人相顾无言,但已确定了彼此的心意。晏初默默地将面前的白酒一饮而尽,酒精的催化让他愈发思念远在天边的爱人,期望他平安无虞。
    这场聚会闹到很晚才结束,赵峰在聚会众人离开后硬塞给晏初一笔钱,晏初坚决拒绝,却被赵峰强行塞进口袋,认真地感谢他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回到青山镇帮他照顾店里的生意。
    晏初推脱不掉,两人你来我往,最后只抽出了一半的钱作为酬劳,剩下的则被晏初当作庆祝雨晴出院的庆贺,硬是回礼回去。
    赵峰回来了,晏初临时老板的身份也就自然消失,他回到家昏天暗地地睡了一整夜,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中午要吃饭的时候。
    晏初觉得家里冷清,于是便把小尾巴抱回家养着,起床后打开手机,铺天盖地全是跨年夜的消息推送,电视里的天气预报也在说着今天的跨年夜或许会下雪。晏初一个人坐在厨房的餐厅里吃面,怀里的小尾巴总是探头探脑地要吃他盘子里的东西,他点开聊天页面,是自己五分钟前给言逍发的消息。
    “今天青山镇或许要下雪,你会回来跟我一起跨年吗?”
    “我很想你。”
    而那边则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消息回应。
    晏初默默地关掉聊天页面,面前的面条已经冷掉让人失去了胃口,但他还是将东西吃得干干净净,洗了盘子后抱着猫,一人一猫窝在沙发上打游戏。
    天色逐渐黯淡下来,直至夜幕悄然降临,漆黑的天幕吞没了最后的一丝光。晏初的手机在旁边放着,而言逍始终没有回消息。
    不知过了多久,晏初发现外面竟然真的飘起了细小的雪花,他出门将院子里的灯打开,站在客厅外的屋檐下,看暖黄色的光把雪花照的一片一片,飘下来的小雪花落在手心,带来几分凉意。
    忽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晏初连忙拿起来,言骁打来了视频,接通后,就见他冻得通红的小脸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白色围巾将他整个人都衬托得清纯而又明媚。
    他说,“晏初,我在门口。”
    一瞬间,强烈的喜悦和思念将晏初吞没,他快步走出院子打开大门,只见日思夜想的那个人此时正站在不远处的灯光下,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鼻尖已经被冻得通红。
    整个人站在那里,修长的身影在地上拉开一道纤细的影子,碎发凌乱,风尘仆仆,拖着行李箱向他招手,见到他来,整个人跑了几步,就扑在他怀里。
    久别重逢的两人回到家里,自然是干柴遇烈火,晏初将人整个抱起,言逍则是直截了当地环住他的脖子亲吻,红着脸在晏初的耳边悄声说了一句话后,就被他抱进了卧室。
    粗喘的呼吸,肢体亲密的交缠,在这个下着初雪的夜晚,室内泛起了浓浓的春色,将这寒冬融化,迎来新的一年。
    周星许和祁乐穿着情侣的红色毛衣,在家里的两个人吃起了火锅。接到家人打来的视频电话,祁乐对着手机屏幕跟自己在英国居住的家人打招呼,他揽着周星许的肩膀,镜头对准了他,向家人诉说自己现在有多幸福。周星许则对着屏幕那边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得到了对方热情的回应。
    跨年夜,季泽先自己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这是季玉廷在他上大学时,在市中心给他买的一所独栋小别墅,平常他不怎么回季家,都是住在这里。
    他洗完澡后坐在客厅打游戏,忽然听到门外一阵动静和轻微的敲门声,他起身开门,却被满身酒气的季玉廷撞了个满怀,身后他的司机满脸歉意地说季总喝醉后非要来这里,让季泽先帮忙照顾一夜。
    他将人扶起来,比他足足高了一头的季玉廷大半个身子都倚在季泽先身上,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角不放手。
    季泽先将人半搂半扶地送到二楼的客房,将其放在床上,皱着眉冷声让季玉廷清醒一点,试图将自己的袖子从他手里拽出来,却忽然被对方大力拉住手腕,压在身下,随后按着肩膀直接吻上去。
    酒香和他身上的男士香水味道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令人迷醉的气息,突如其来的吻让季泽先头脑发蒙,但唇瓣上柔软的触感和对方唇齿间含糊不清的“泽先”却真真实实地砸在季泽先脑袋上,空白和茫然让他失去了推开对方的最佳机会,被季玉廷捏着下巴,迫使他张开嘴狠狠地亲了一顿。
    唇齿交缠间,季泽先反应过来,挣脱束缚,用力地朝对方的脸打了一拳,慌张起身,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客房。
    雪还在下,这是新的一年,也是他们最后一个宁静的跨年夜。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52/180966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