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2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许未晚看过一眼,除却积灰没有异常。
    现下并不方便使用除尘装置,反正今天只打算基础调音,除尘下次再说吧,许未晚思忖着。
    房内已经没了声响,许是结束了,许未晚轻轻敛睫,在钢琴前坐下。
    ——这架钢琴许久没动,不知有几分走调,动手调试之前她想先确认一遍。
    既然已经结束……她现在弹上半只曲子,应该不会吓到她们吧?
    一来提醒她们有人来了;二来也可以伪装自己并不知情。
    抬手搭腕的工夫,许未晚做下决定。
    指尖点下、按压、塌陷,只听一个音符颤巍巍地飘出来。
    许未晚拧紧了眉。
    与预想一样,这钢琴确实闲置了很长时间,不曾保养不曾调音,此时的声音俨然不能称之为钢琴。
    调跑得太偏了。
    许未晚眉心越紧,简直是百爪挠心头皮发麻,她僵硬地坐在钢琴前。
    她很快调整过来,神色恢复如常,又舒出一口气,像对待至爱一般慎重,将手指轻轻搭在琴键上方。
    手腕轻移间,续接的曲调便从指下飘出来。
    越是弹奏,许未晚越是肯定调音的必要性。
    可半支曲还没弹完,叫她心思不定的声音再度响起。
    隔着一扇房门,隔着半截过道,隔着颤悠不定的音符,清晰无比地钻进耳中。
    许未晚又一次拧起眉。
    莫名的心绪涌上来。
    不知为何,刚才听见出奇的琴音都没有如此心烦意乱。
    许未晚闭上眼,手上的动作不停。
    她弹着这架走调的钢琴,弹着以往从不会弹奏下去的“失败”的曲子,在暧昧不清的欢好声里,她继续下去。
    房内的人不在意,弹琴的人没有理由停止。
    琴音漂浮不安,许未晚的眉心紧了又松,落指的力道稍稍有些大了……节奏都快要失控。
    她可以忍受弹奏一架走音的钢琴,却忍受不了自己的演奏出现差错。
    脑子里全是那一眼的光景。
    秀背无暇,长发漾动,暧昧的光线里,那曲线起伏,软玉轻摇。
    绽放出极致的美丽。
    别再想了。许未晚对自己说。
    弹奏戛然而止,许未晚收手起身,屋内暧昧的呻吟越发拔高,可见其性事的激烈。
    许未晚神色淡淡,已是习惯了当下的境况,她对其充耳不闻,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钢琴之上。
    许未晚倾身取过调音器,她调整着弦轴,又凝眸听着音准。
    来回调试几次,这才继续下一次调音。
    她耐心极好,等到所有琴键都调音完毕,额角已覆上薄汗。
    许未晚浑不在意,再一次确认调音成果,这才放下调音扳手。
    她取过纸巾,拭过额角的汗,也擦去指尖沾染的薄灰,又一次坐在钢琴前。
    她重新弹奏。
    用这架音色恰当的、华美昂贵的老钢琴。
    她弹了最顺手的曲子,纯正优美的钢琴音从指下流泄,与若隐若现的喘息声交融,在盛夏的天气里,交织成午后的协奏曲。
    *
    到底哪里不对呢。
    奏完一小节,许未晚稍加停顿,她始终觉得,这琴是不是还没调好?弹出来的曲子远远没到平常水准。
    可音准是对的,音色也完美……到底哪里出了差错呢?
    许未晚继续弹下去,她在弹奏一首清新的曲调,脑海中的画面却翻来覆去。
    一个侧影、一个赤裸的肩,就让她久久不忘,神魂颠倒。
    许未晚向来心绪平静,情感单薄,这样的状况还是头一次。
    真是奇怪。
    “啊……”
    一声轻吟,惊得许未晚抬眸。
    并不是环境音,是方才的记忆,突然从心底冒出来,冒冒失失涌上头顶,好似就响在耳边,熏得耳尖生热。
    那房间里的那些声音呢?
    许未晚这才意识到,房间里的暧昧喘息不知何时停了。
    喘息声消失,琴音也停歇。
    许未晚没有太在意,她停下弹奏,站起身来。
    抬手扶住顶板,这次的调音工作结束了。
    *
    阮青浓奔过来的时候,瞧见的便是这样一副景象。
    一席白裙的少女站在客厅里,夏风轻浮,从半开的窗户闯进来,撞得裙摆飘卷。
    这人身形清瘦,被薄软的夏裙裹着身体曲线,更显得高挑纤柔。
    肤色净白,楚腰纤细,好似轻轻一折就能伤到她。
    干干净净、柔柔弱弱,满身艺术气息的大学生。
    一个侧影,叫阮青浓怔了许久。
    她凝眸定睛,正想瞧清少女的面容,刚刚在床上和她热烈相缠的女人跟了过来。
    阮青浓管不得更多,全部注意力都紧锁在眼前的少女身上。
    她这房子就在丹云大学外围,能自由出入的人只会是那位陌生的租客。
    阮青浓正要上前,身后的女人又缠上来。
    “啊。”尚不知名姓的‘陌生’女人自背后拥住她,“不做了吗?”
    阮青浓没有回答。
    她们今天才相识,一个对视,几句交谈,就确定了彼此的属性。
    正好离公寓近,索性选在这里做上一场。
    瞧阮青浓紧盯着这少女的样子,和刚才在床上时简直判若两人。
    女人搂着阮青浓,交颈相拥,探唇过去在她鬓边落下一个暧昧的吻。
    ——难得遇见这样合她喜好的女人。
    美丽艳绝,万般风情。
    虽是可惜,女人也识趣,她叹道:
    “行吧。是瞧上新目标了?”
    许未晚注意到这侧的动静,她先是慎重地放下手里的顶板,而后侧头望过去。
    阮青浓总算能看清她的面容。
    很漂亮的一张脸。
    青稚朝气的年纪,面容却盈满破碎感,净秀、不染纤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清寂。
    阮青浓又恍惚了。
    女人回了一次房,再度出来时,已经收拾妥当穿戴整齐,身上的欲色却分毫不减。
    她走过阮青浓身边,满是暗示性地拂过阮青浓的后腰。
    “走了,有缘再见。”
    “再见。”阮青浓无暇顾及她,随口应了一句。
    门开了又合,少了一个人,气氛反倒更古怪了。
    许未晚静静望着眼前的女人。
    她出来得急,只草草裹了一条睡袍,没有拢实的领口遮不住太多,胸前大片肌肤敞露。
    隐约可见那道流尽艳色、棉桃般酥软的轮廓。
    许未晚眸光动了动,她目光挪得很慢,一点点往上瞧,最终落在女人眉眼之间。
    她正要开口提醒,女人已经来到她面前。
    “刚才的钢琴,是你弹的?”
    阮青浓问得直白。
    她的语气浮荡不稳,隐有躁意,忽地听在耳中,让人觉着这人颇为强势,不好来往。
    和刚才瞧见的那一眼大为不同。
    许未晚听了,淡淡抬了下眉。
    她点头,“在调音,抱歉。”
    阮青浓依旧盯着她,近乎质问的语气,无比用力的眼神。
    似乎要从这个初次见面的少女身上榨取更多可探析的有用信息。
    许未晚的神色依旧清淡,坦然应下打量,她抬起尾音,“嗯?”
    “再弹一次。”阮青浓又向前半步。
    两人的距离被急速拉近,近到让许未晚能闻见对方身上馥郁的香气。
    香水?沐浴露?还是这个绝艳浓烈的女人,与生俱来的体香?
    调音已经结束,顶板也已经合上,许未晚本应该拒绝这个陌生女人无理的要求。
    对视了两秒,许未晚敛了下睫,随手理过颊侧的乱发,她重新托起钢琴盖板。
    目光已经从阮青浓身上收回,她随意提醒道,“你该去换一件衣服。”
    阮青浓却不在意,似乎对让她弹钢琴这件事很执着。
    许未晚闭了闭眼,脑子里再度出现那个背影。
    风情妩媚,暧昧多情的一个侧影,就连床事上的哼吟,也一同刻进心底。
    许未晚摆着淡漠的表情,心底却不再纯净。
    这是第一次。
    她坐在钢琴前,没办法找到弹奏前的信念感。
    指下的搭琴键纯白,她的心思却斑斓旖旎。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0480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