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3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钢琴曲再起,霎时抓住阮青浓的思绪。
    她眸光颤悠,神色也舒展下来,似是瞧见美丽蜃景般地放松。
    阮青浓在一支清新惬意的钢琴曲里失神,近乎迷怔地瞧着正弹琴的少女。
    看她起浮跃动的指尖,看她被天光映得发亮的侧颈,最终,目光缱绻,落在许未晚脸上。
    琴音轻盈,阮青浓定定瞧了一会儿。
    似是拂散浓雾终见天光,眼底的痴怔逐渐消去,已不再是方寸大乱的模样。
    也不顾是不是无礼,是不是对弹奏者的不尊重。她腰身轻曳,倚在琴身一侧,以闲漫的姿态,听许未晚弹下去。
    阮青浓居于高处,目光从上方倾落,望着这个闭目弹奏的租客,放肆打量她。
    许未晚弹至收尾处,琴音渐缓渐弱。
    因熟悉琴曲再现的激荡心情已彻底平复,借着最后几个音符,阮青浓扬唇。
    她拢了拢领口,眼尾的春色还没消散,神情有几分轻佻。
    “阮青浓。”她事先吐露自己的姓名,“我的名字。”
    弹完最后一个音,许未晚适时睁眼。
    阮、青、浓。
    心声在胸腔里缓缓重复这三个字,似乎能咀嚼出清甜花浆。
    许未晚微微一笑,正要起身,却被阮青浓按回钢琴凳。
    满身冷香的女人俯身而来,发丝滑落,领口大开。
    “你呢?”
    她凑得很近,近到能看清那微微上挑的眼尾,羽睫下闪熠的眸光。
    叫许未晚耳尖发酥,后脊的皮肤都紧绷起来。
    阮青浓。许未晚抬起眼瞧她,感受到女人明晃晃的暗示。
    阮青浓重重拿起,被她轻轻放下,面容净冷的少女莞尔一笑,礼貌性地给予阮青浓答案。
    “许未晚。”
    “没想错的话,租房合同里应当有我的名字。”
    阮青浓的目光还在她眉眼间流连,颇具兴味的眼神,却又稍带着难以言说的迷蒙。
    很矛盾。
    阮青浓哦了一声,心不在焉的样子,眼神却更具侵略性,她随口接道:“你是我的租客。”
    许未晚神色未变,迎下女人的打量,她应了一声,“是的。”
    面对阮青浓的逼近许未晚分毫不退,直到几乎被女人揽在怀中。
    四面周遭全是这个初见室友的气息,浓郁的香气织成了网,将她网缚其中,色彩浓烈的花自网眼中生长,气势汹汹将她包裹。
    许未晚依旧坐得端正,“那么房东小姐,你能放开我了么?”
    听了这话,阮青浓眸光一动。
    她本以为这也是个朗月清风不容轻触的高岭之花,却不成想,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姑娘,在那满身文艺气息之下,似乎藏着更有意思的另一面。
    仔细再看,她的眼神远不是表象那般温软无害。
    阮青浓捕捉到那半分跃跃欲试的冲动,她嫣然一笑。
    “刚刚被你打断了。”她毫不避讳,提及刚才的事。
    “要不要做?”
    伴随这句直白的话,一直扰乱心神的画面再度出现,许未晚想起方才阮青浓的背影,她眸色深了几分。
    阮青浓一直在看眼前的少女,似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从眉到眼,再到她通身的气质。
    很相像。
    但她始终清醒,知晓面前的人是她的租客,一个叫许未晚的大学生。
    她的相貌是伪装。阮青浓知晓她并不是不为所动,瞧,她听见自己暗示时,眼神可危险得很。
    完全不是她本以为的淡漠冷清模样。
    像是那个人,却又哪里都不是那个人。
    瞧出许未晚眼底的波澜,阮青浓本以为自己会得到肯定的答复。
    但许未晚很快恢复如常,像是情动的魅魔瞬时披上伪装,变回平常的冷清样子。
    “不。”许未晚轻轻摇头,站起身来,晃神间已脱离了她的环抱圈。
    “我先回房了,下次再聊。”
    阮青浓徒留在原地,而后反应过来自己被拒绝了。
    她懒洋洋地抱起胳膊,不禁哼笑。
    装模作样。
    但很有意思。
    阮青浓靠着这架钢琴,默了好一会儿,唇边的笑逐渐隐去,她缓缓闭上眼。
    女人的表情无喜无悲,像是一架毫无生气的塑像。
    *
    和阮青浓的初见流星般短暂,自那日分离后,许未晚便没见过她。
    生活回到原本的轨道,许未晚本不在意,只是在情绪放空之际,忍不住回忆起那个背影。
    从没有这样在意过一个人。她追求者甚多,见过的美人亦是不少,但没有哪一个,能让她如此在意,反复回想。
    不可否认,阮青浓很漂亮,摄魂夺魄,美丽至极。
    但这不是念念不忘的理由。
    这份在意反倒更像……命运刻意的安排。
    好似她就应该在此处,见到这样美丽的阮青浓,而后铭刻心间,等待下一次再见。
    命中注定么?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正在看书的许未晚忽地抬眼。她偏了一下头,绸缎般的长发扫过腰间,神色里淌过几分不解。
    阮、青、浓。
    许未晚眉心动了动,却听远远传来一声闷雷,她抬头一看,只见天边阴云翻滚,夏风沉沉。
    夏天的气候不讲道理。
    许未晚放下手里的书,将交迭曲起的膝盖放下,她伸直双腿,靠在飘窗的墙壁上,眺向远方天空。
    等到灰云泛起了浪,又是一声闷雷,许未晚收回目光,赤足点落在地。
    她转身离开,留下轻烟般清袅的背影。
    要下雨了。
    *
    雨势来得急。
    砸在遮雨棚上劈啪作响,大有要将所接触之物大肆破坏的狠戾。
    许未晚倒了一杯牛奶,她蜷腿坐在客厅沙发,抬手将电视打开。
    手机弹出一条暴雨预警的通知,她浅浅扫过一眼,未曾在意。
    密码锁的提示音在此时响起,许未晚偏头望过去,看见身形曼妙的女人正站在门口。
    那人逆着光,衣裙的制式贴身,勾勒着饱满起伏的身体曲线。
    许未晚目光平静,纵然瞧不清这人的面容,许未晚也知晓对方正是阮青浓。
    阮青浓进了门,随意扔下指间勾挂着的高跟鞋,她一步步走来,走至灯光之下。
    总算能看清她的模样了。
    暗色海棠的旗袍长裙,衬得腰肢细软,臀胯酥盈,极好地托出绝艳魅惑的气质。
    许未晚慨然于这衣裙极衬她,又不免为阮青浓担忧。
    她似是冒雨而来,此时已经湿透,半挽的长发淌着雨水,紧贴着面颊与颈侧。
    狼狈不已,又有别样风情。
    “阮小姐。”许未晚轻声开口。
    出于礼貌,她自沙发上下来,迎上阮青浓,“下这么大雨怎么过来了。”
    “先去洗一下,换身衣服吧。”说到这里,许未晚顿了一下,不禁又问,“这里有能换洗的衣物么?”
    阮青浓实在神秘,一直没在公寓里见到她,让许未晚生出这样的担忧,想着再不济穿她的也可以……
    她正要提议,又想起前几天阮青浓在这里时,为了澡后床事,分明换了一件睡袍。
    房里应该有备用衣物。
    想至此,许未晚略过这些忧虑,走至阮青浓身边,弯下腰去要帮她拿拖鞋。
    她正要打开鞋柜,一直沉默不言的女人陡然伸手。
    握住了她的手腕。
    阮青浓冒雨而来,体温有些低,纵然是掌心的温度,圈在她腕间,许未晚还是觉出几分凉。
    她维持着弯腰的姿势,侧头望过去。
    玄关里光线并不充沛,只能瞧出一个模糊轮廓,也让阮青浓的面容愈发靡艳。
    那红唇瑰丽,开合间送出酥哑的声线。
    阮青浓哑声唤出她的名字。
    “许……未晚?”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0480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