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你还没告诉我你在干什么呢?」
    「在练习呀。」徐非眠的声音越发柔软了,比怀里的抱枕都要软上许多,叫阮青浓整个人都松软下来。
    连日来的课程带来的疲倦似乎也因为徐非眠,而平缓下来。
    阮青浓哼哼唧唧地,一声一声叫着徐非眠。
    「哪首曲子呀?」她望着钢琴前的少女。
    「兰帕德大师的春湖,如今春天了,算是应景。」徐非眠应道。
    「春湖?是哪首曲子,你弹给我听好不好?」她在徐非眠面前,总是不自觉地放肆,想要汲取更多徐非眠的温柔。
    「好。」徐非眠缓缓抬起手腕,有温柔轻俏的音符缓缓飘出来,「这是兰帕德大师最满意的曲子,相比于另外几首在后世的受欢迎程度,这支琴曲反而被埋没了。」
    「兰帕德大师在室外谱写了这支曲子,在谱写春湖之前,他原本正在构写另一篇华章……」
    伴随着清新温缓的琴音,徐非眠讲解的声音格外好听,几乎与这支《春湖》融为一体。
    不像是解答,倒更像是在讲故事。
    和以往很多次一样,为了和徐非眠多说几句话,阮青浓总会示意那些名家藏品,问徐非眠这些物件的来由。
    徐非眠极有耐心,对她的任何要求都无比包容,不厌其烦地为她讲解这些艺术品的来源,讲解藏品其后的故事。
    但阮青浓其实对艺术不太感兴趣,如果不是因为徐非眠,她并不会在这些“已故”之物上多留半分心思。
    饶是如此,她下一次、再下一次,还是会缠着徐非眠,就为了听徐非眠多说几句话,再在徐非眠身边多待一会儿。
    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徐非眠呀。
    阮青浓认真听着徐非眠的声音,最初还能搭上两句,问出几个有意思的问题,徐非眠自然会一一向她解释。
    但随着话题深入,一旦涉及到专业话题,阮青浓便只有傻眼的份儿了。
    她抱着抱枕,不去执着与徐非眠搭腔,干脆放松下来,认真去听徐非眠讲解的故事。
    「青浓。」徐非眠的声音一顿,琴音也微缓。
    「唔?」阮青浓偏头应声。
    「是不是很无聊?」徐非眠轻声问着。
    声线清冷,语调柔缓,似水流玉般淌出来。
    「当然不会!」阮青浓打起精神,扬起语气证明自己的兴致。
    徐非眠静默片刻,只手上弹琴的动作并未停止,琴音依旧,阮青浓看着少女绝美的侧脸,看着她跃动的指尖,只觉倦意更重,困意更浓。
    她攥了攥抱枕,不禁搜刮起语句,「刚刚说到春湖第三小节,兰帕德先生修改了几版,后世对此还有争议……比如说?」
    徐非眠弹着琴,依旧没有很快回答。阮青浓只能看见她眼尾微弯,红唇也微微弯起。
    露出一个很轻微的、很难以辨明的浅笑。
    这笑太难以捉摸,阮青浓还没来得及感知徐非眠的情绪,须臾间便隐去了。
    是什么呢?她在因为自己的举动而笑,自己把她逗笑了吗?徐非眠现在心情还不错吗?可是……这笑又不算开怀。
    至少在看见这个神情的一瞬间,阮青浓感觉到心口的刺痛。
    好似是浸着苦涩的笑。
    但阮青浓又觉得也许看错了,徐非眠包容一切,对待万物都温柔如水,她情绪太稳定,相处了这些日子,她就没见过徐非眠出现过其他情绪。
    徐非眠没有主动提及,她也就自觉没去多问,只是又缠着徐非眠,多问了几句。
    春湖已经弹了好几遍,关于它的故事却还没讲完,或许是这支曲子太好听,畅通无阻便能钻进心底,把疲惫和困倦彻底挖掘。
    十六岁的少女靠在床头,再撑不住眼帘,不情不愿地睡沉了。
    琴音还在继续,为阮青浓构筑着安稳的美梦。
    *
    熟悉的琴音、熟悉的弹奏手法、连坐姿都一模一样。
    是谁?
    弹着这支琴曲哄她安眠的人,到底是谁?
    睡梦中的女人眉心微颤,相比于少年时期,她彻底长开,眉眼间已是成熟艳妩。
    阮青浓挣脱深眠,却不肯彻底苏醒,半梦半醒间,她又听见那支曲子。
    她就知道……只有徐非眠曾为她弹奏过的,让她度过数个午睡的曲子,才能予她安眠。
    她在梦中努力睁大眼,去看那个正弹琴的少女。
    柔软的白裙,纤瘦而端正的身形,就连缀在颈侧的那缕黑发,也柔顺如墨。
    远比画家费心落下的那一笔更惊艳。
    她看清了那张脸,眉眼冷净,薄唇微抿,勾勒出几分倔强,可气质又温柔,浸着浅浅哀愁,冷澈干净的长相,便被衬得尤为易碎。
    是徐非眠,还是……
    许未晚?!
    *
    阮青浓彻底醒了过来,耳畔似乎还能听见那段琴音,她呼吸有些乱,急促地换过几次氧气,而后睁开眼。
    太阳穴一跳一跳地泛起闷疼。
    她抬指抵了抵,不禁轻叹,不知道这算是睡得好还是糟糕。
    和她所料的一样,遇见许未晚之后,那些过去的痕迹,反倒更为清晰。
    她看清了徐非眠的脸,又或者可以说,那其实是许未晚。
    睡意折磨思绪,阮青浓分辨不清,最终,她侧过身去,抬臂抱住自己。
    她蜷缩起身子,以一个尽量给予自己安全感的姿势闭上双眼。
    夜色寂寥,睡意朦胧,忽然很想去见许未晚。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0630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