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在徐非眠的讣告面前,阮青浓只是望着这半幅画。
    徐非眠热爱艺术,做任何事都信手拈来,她会把这幅画画完的。
    怀着这样的信念,与其他被处理的东西不同,这幅画被留下来,放在这里,安静地、沉默地,一直度过许多年。
    这幅画还没画完,徐非眠才不会死去。
    *
    “青浓?”少女的呼唤打断了阮青浓的思绪,“怎么了?”
    阮青浓倏地回神,她眨了眨眼,习惯性地抚平心底颤栗,她扯开唇角笑了笑。
    “我知道的。”她回答的是许未晚之前的话。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么多年它都过来了。”
    笑意一直留在她的唇角,许未晚的视线也一直落在她脸上。
    少女眉心微敛,唇口动了动,似是要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
    “比起这个,我们未晚是在做什么呢?”阮青浓撇开话题,她看着许未晚手里的画布和画笔。
    许未晚注视着她,而后手里的画给阮青浓看。
    “这画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她这般解释。
    所以想要试试能不能再画一幅,或者彻底完成它。
    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阮青浓却很快地打断了她。
    “熟悉?”
    女人的声线出现变化,即便因为阮青浓修养好,不会出现太多外露的情绪变化,但许未晚还是听出她内里的急迫。
    虽是疑惑,但许未晚还是向她解释,“嗯。但我想这也正常,毕竟这幅画没有完成,而我对油画学习并不深,会觉得熟悉很可能是因为风格的相似吧。”
    阮青浓望着眼前的人。她身上的小背心勾勒着身体曲线,因为端着画板,手臂处于施力的状态,还能看见那形状优美的肌理结构。
    流畅、精秀,独属于年轻女孩的蓬勃有力。
    太鲜活了……阮青浓掩饰般地扯了扯唇角,接受了许未晚的解释。
    她又去瞧许未晚的画,发现少女说的没错,两幅画颇为相似,几乎找不出不同。她虚虚抚过未干的笔触,眸光幽澈间,一时是徐非眠的身影,一时又是许未晚绘画的模样。
    最终,她蜷起指尖,抬头去瞧许未晚,“画得很好。”
    许未晚没有自谦,她柔柔笑开,转身把手里的画板和画笔搁置在置物小桌上,弯腰间去收拣那些零散的颜料罐。
    “我想试试能不能用我的方式画完它。”
    “如果是未晚的话,一定没有问题。”
    说完这话,阮青浓忽然意识到自己摆出了在工作上习惯的笑,她在心不在焉地敷衍。
    她潜意识排斥这些话题。
    阮青浓悄悄吸了一口气,调整着自己的心情,她往前跟了两步,来到许未晚身后。
    少女正在收拾绘画用具,弯腰蹲伏着,透过单薄的女式背心,能看见她微微颤抖的肩胛,还有那杆明明纤瘦柔软,此时却蓄着力道,而显得精炼有力的腰。
    很漂亮。
    许未晚静下来的时候清甜而易碎,像是戳一戳就会破碎支离的瓷器;但她现在在活动,在轻缓的午后暖风里,在透亮的日光中,她便像是挣扎破土充满生命力的叶芽。
    阮青浓静静看了一会儿,不知是出于什么缘由,她心念一转,突然出声道:“先不用收。”
    “给我画一幅吧,怎么样?”
    “我做你的模特。”
    妩媚的女声自身后传来,许未晚听清了阮青浓的邀请,她动作顿了顿,而后重新放下盛着颜料的瓶罐。
    “好。”她端起盛装颜料罐的木箱,转身应道。
    *
    许未晚本想再多问些细节,比如阮青浓想要什么样的画,什么姿势?什么角度?什么风格?
    但阮青浓却是抬手探向腰间。
    不同于上次的旗袍裙,阮青浓身上这条虽款式合身,却远不如旗袍裙那般紧贴,布料更单薄也更柔软,似乎只靠那过于优越的肩臂线条支撑着款型。
    这个动作太具暗示性,就算不知这条裙摆的设计,但许未晚也能猜出来,阮青浓在解腰间的系扣。
    随着扣绳松解,那腰上的布料陡然一松,许未晚的呼吸却跟着发紧。
    阮青浓的动作在眼中被一帧一帧放缓,许未晚的喉咙慢慢上提,她无所适从,偏又紧盯着面前的女人。
    那只手又来到肩头,阮青浓的目的明确,动作绝不含糊,她指尖探入肩头的布料,单薄的布料随手滑落,领口大开间,裹在身上的布料彻底散开。
    眼前的景色晃白一瞬,许未晚的呼吸凝滞,直到衣裙彻底滑落,女人赤裸着,那粉青色的轻薄布料堆迭在小腿以下,像是初绽的花叶,正亲昵地拥托着阮青浓。
    阮青浓将衣裙脱了尤觉不够,又屈膝脱去内裤,直到不着寸缕,赤身裸体地站在许未晚面前。
    许未晚之前就猜到阮青浓的打算,此时亲眼所见,她的反应倒不显激动。
    少女眉眼微展,视线落在阮青浓赤裸的身体上,似是真的将她当一名绘画模特来分析观赏。
    和上次灼热的目光截然不同呢,阮青浓轻轻挑起眉。
    但许未晚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她的心里绝不平静,倒像是为了在掩藏什么。
    阮青浓微微一笑,干脆迈步走近,她越过脚边堆迭的衣裙,径直站在许未晚面前。
    离得近了,阮青浓终是能看见许未晚眼底漾动的眸光,她几乎能看见那些汹涌的暗潮,她哼声一笑。
    “在想怎么画我?”
    “青浓想要什么风格的画?”许未晚没有回答,反倒反问出新问题。
    话一开口,许未晚才发觉嗓音已经泛哑,她不自然地抿了一下唇。
    “听未晚的。”阮青浓的反应反倒自然多了,她又是笑,眼睛都弯起来,眸光更是璨亮,有着难言的张扬傲气。
    “不过……与其这么盯着我看。”阮青浓继续逼近,她拖长了音,同时伸出手。
    她握住许未晚的手腕,将人往自己身前带,剩下的半句话跟着送出来。
    “不如摸摸看?”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0709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