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3

推荐阅读:空中楼阁镇抚大秦特种岁月之弹道无声经营无限流副本的第一步再遇男神,佛系糊咖在娱乐圈杀疯悔婚后死对头他后悔莫及裙臣现代才女穿古代爱豆总想跟我公开动机不纯(骨科sp)

    衣裙上沾了颜料,被阮青浓脱下,就堆迭在地板上。
    而同样沾了颜料的手,却被阮青浓牵过去。
    许未晚站在原地,指节微曲间,指尖轻轻颤了颤。
    最终,被染料裹得斑斓的指尖触上女人的前胸。
    一抹青蓝落于乳间,顺着乳肉起伏的曲线,妖娆地往下延伸。
    极随意,又极美丽的一撇。
    许未晚的心突地一颤,她的手被阮青浓牵着,更切实地触碰到那团绵软。指节换了方向去触碰,将那侧不同的颜色也沾染在玉白的皮肤上。
    这次是一抹偏深的墨蓝。
    鲜艳的青、深沉的蓝、乳尖明艳的红,点缀在晃眼透白的肌肤上,一概落入眼中,许未晚紧紧盯着,不愿错失任何一个细节。
    是无与伦比的绝妙画卷。
    许未晚的反应意料之中,阮青浓轻轻一笑,肩头微抬间带得胸乳起伏,微微颤动。
    没有停下太久,她将许未晚的手按在胸口,颜色涂抹间,她来到许未晚面前。
    少女受惊似的抬眸,恰恰瞧见女人艳秾的眉眼,阮青浓含笑侧头,在她唇边落下轻吻。
    “别发呆,亲爱的。”
    短暂的亲吻过后,阮青浓便转身,她腰肢轻扭,身姿摇曳,一步步走至房间一侧。
    许未晚望着她的背影。
    只见阮青浓左右瞧了瞧,最终挑了墙边的椅子坐下,她屈膝蜷坐,整个人便侧躺在皮质的躺椅上。
    她懒洋洋地支起侧颊,抬眸望过来,“就这儿吧,怎么样?”
    午后的日光很清透,让眼前的画面更加养眼,那好似从油画里生就的女人,美轮美奂,光彩惑人。
    许未晚没再盯着她看,她眼睑微紧,收回目光,眼睫搭落间,听见自己喧闹的心跳声。
    她暗暗抿唇,抬手展开画架。
    女人倚在躺椅上,柔若无骨的身形与躺椅结构极好地融在一起,侧躺的姿势也不端正,隐有着趴伏滑落的趋势。
    那身体曲线极其瑰美,腰太软太细,肩胸的曲线往下延伸,以陡峭的角度陡然下沉,而后又是丰盈的臀胯。
    腰被表现得越发细软,却又不显单薄。
    许未晚每瞧一眼,心底的热便更重一分,她在那副旧画前展开新的画架,抬手将右侧垂落的发丝别在耳后。
    做好准备工作后,开始着手绘制。
    在不长不短的等待时间里,阮青浓半眯着眼,似是困乏了。
    许未晚也没去叫她,在徐徐吹拂的微风里,她认真描绘起眼前的女人。
    画面很干净,调配颜料并不棘手,许未晚很快进入作画的状态里,她上半身站得端正,下半身却放松,微垂的眼眸里蓄着无人得知的温柔。
    落笔也尽显柔和。
    阮青浓似是睡着了,这个角度瞧不太清她的面容,只能看见那张艳丽的红唇,阮青浓此时很放松,她唇珠生来微翘,此时望过去竟有几分清澈的娇态。
    时光再次慢下来,作画的过程变成了重复动作,抬眸、落笔,再度深瞧,往复间许未晚将女人的模样深刻脑海。
    许未晚恍惚起来,蓦地回忆起那晚的极光,她不禁感叹,阮青浓是上帝落下的奇迹,是极光生就的女神。
    脑海中的画面成了另一种模样,大片莹亮的青色衬在阮青浓身后,女人就要融进极光青海里,化作深夜里那抹永恒的亮。
    许未晚这样想着,笔下的画面却忠实,她画下此时的阮青浓,一笔一划间,女人绝美的身姿初现。
    不知过了多久,本以为已经睡沉的人突然出声,“好无聊啊。”
    她拖长了音,“未晚和我聊聊天吧。”
    许未晚正在绘制她胸前那抹青色颜料,闻言一顿,而后应声道,“想聊什么?”
    “不知道。”阮青浓要做什么,要说什么,似是都是随意为之,她有些傲慢地哼声回答,紧跟着又道:“你来想话题嘛。”
    是在撒娇吧。许未晚唇角微翘,她很是纵容,把注意力从绘画上挪开几分,略微思索着。
    她们之间暂时没什么话题,她的生活单调,而她对阮青浓不了解,自然不打算把触角伸进阮青浓的私人空间里。
    能聊的似乎只有她身侧这幅画,亦或是这满墙贵重的艺术品。
    此时在阮青浓的斜侧上方便放置着一座雕塑,许未晚扫过一眼,而后说道。
    “那就聊这些藏品吧。”
    听了她的话,阮青浓似是意外,神情略微不自然,随后又展开笑意,“好啊。”
    “都说每件作品都有它背后的故事,未晚对这些很了解吗?”
    许未晚凝神描绘着笔下的色彩,她慎重地落下关键一笔,又听见阮青浓的问题。
    “不太了解。”她浅浅笑了笑,“但能说上一二。”
    阮青浓的目光在她的脸上逗留,少女的笑没有更深层的含义,但这张脸太漂亮,以至于无意的浅笑也勾人。
    许未晚见她没有回应,事先打开话题,“藏品里有一件雕塑作品,《晚归的爱犬》,很漂亮。”
    阮青浓懒洋洋地掀起眼帘,似是想起这件作品的存在,“嗯哼。”
    “这件两百年前的作品在前几年被人提及,有人企图找到它的所在,倒没想到会在青浓这里。”
    许未晚想了想,将话题继续下去。
    “似乎有这回事。”碍于正在做模特的原因,阮青浓并没有动作,只凝神想着,而后找到些浅淡的记忆。
    许未晚瞧出她的心不在焉。想来也是,阮青浓花了大量的财富带回满墙的藏品,却将它们滞留于此,做法虽然矛盾,却像极阮青浓会做的事。
    这侧面证明了阮青浓并没有太看重这些艺术品,态度淡漠倒也正常。
    两人方才的气氛确实太安静,料想阮青浓该是不自在,许未晚将阮青浓所说的“聊聊天”继续下去。
    她换了个小话题,简直为了哄阮青浓开心似的。
    少女心下不解,却是如常开口。
    “贾戈大师在完成这件作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趣事,在此之前,她未曾尝试过对动物的雕刻。”少女娓娓道来。
    “嗯哼。”阮青浓懒声点头。
    许未晚不知她有没有在听,但阮青浓并不排斥,一时也找不到更好的话题,便如同睡前故事般的,向阮青浓讲述这件作品其后的故事。
    她此前没做过这样的事,此时做来却不生涩。
    “所以她先寻找了好几份相近的料子,想要先行练习,但等开始雕刻的时候,却一气呵成。第一块料,就成了现在的《晚归的爱犬》。”
    阮青浓整个人都慵懒,周身的气场黏糊起来,似是有暧昧的柔光拢着她,叫人瞧不清她的神情。
    似是在认真听,又像是在走神。
    许未晚望着她,不久,阮青浓抬了抬下巴,示意自己在听。
    许未晚便继续往下说,“而这个作品有两处瑕疵……”
    正要继续解释时,阮青浓此时搭话。
    女人声线媚软,语气依旧慵懒。
    “但贾戈大师并不认为那是瑕疵。”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0818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