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百合 > 误闯室友的做爱现场gl(纯百) > Chapter25 ρò18vs.čò𝓶

Chapter25 ρò18vs.čò𝓶

推荐阅读:一号战尊冬天里小圆满(1v2 h)韩娱之黄暴社不爱不行(BL)穿成死对头的性爱处理器今天也请杀掉我?【纯G无肉】6334逢冬候雪来(兄妹 1v1 )恶女自有恶人收[穿书1v1]辛夷

    已至收尾的美人图被撞倒在地,没人顾得上去瞧。
    少女下颌被按压而生的红痕还没消退,若隐若现地浮在皮肤上。
    许未晚眼底尽是女人赤裸的身体,绘画时的思绪还在脑海,便被阮青浓的索吻弄得失神。
    迎着强势的亲吻,只能亦步亦趋地往后退,磕磕绊绊间,调色板、画笔、画架,哐啷碰撞地跌落一地。
    “青浓……?”许未晚抽出空隙唤道。
    “嘘——”看書請到首發蛧詀:х𝓲𝓉ō𝓷g89.Ⅽōⅿ
    阮青浓吮着她的唇肉,齿尖尖锐地割磨过少女的下唇,她撤离开去,颇为不悦地示意许未晚噤声。
    她心下不愉,这份不愉并非因为许未晚,不……也可以说是因她而起。
    许未晚太纵容,温柔无边地宠着她,又一次让她恍惚。
    这人太好了。恰恰就是因为太美好,总会让她不可控地想起徐非眠。
    过往一幕幕浮现——她也曾和徐非眠相对而坐。
    徐非眠就坐在阳光下,浸在花香里,外面树叶娑娑,鸟鸣清脆。
    她也会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故事地讲给她听,一段琴音一段琴音地带她入眠。
    阮青浓不知用了多大的自控力才忍住泪意,才忍住鼻酸忍住愤懑,才忍住不向许未晚质问。
    为什么?凭什么!
    要这么像她……
    她花了许多年,才说服自己应该接受徐非眠的离去,可许未晚轻而易举撕毁全部假象。
    如果徐非眠还活着,她们是不是也会像刚才那样?
    不、并不是。
    阮青浓神情清醒,心底的疯狂却在沸腾,如果是徐非眠,会阻止她的逼近,会拒绝她的亲吻。
    而许未晚不会,她会接受自己的亲近,会回应她的亲吻。
    她们那么相像,又截然不同。
    阮青浓知道这些想法的矛盾,她贪留关于徐非眠的记忆,却想方设法证明她们不同。
    证明徐非眠的离开,证明许未晚的存在。
    她只不过想要自救。
    所以她去亲吻许未晚,去感受这份与徐非眠浑然不同的生命力。
    蓬勃、强盛,几乎要将她吞没。
    许未晚被她抵至身后那堵墙上,又随着她的亲吻往下滑。
    在纷乱无章、近似发泄的索吻里,阮青浓平复几分,而后尝到少女的清甜。
    清幽的冷香不断从许未晚身上送过来,其实就连这份玄妙的香气都与徐非眠近乎一致,但阮青浓已不会因此失神,她看定少女的眉眼。
    这张脸什么表情都是漂亮的。
    少女依旧清冷,只眼尾覆着潮红,唇瓣嫣色愈重,就连鼻尖也染上些微绯色。
    呼吸起伏间,被明亮的光线一透,好似有淡淡的水雾似的热气浮现,五官就模糊起来。
    阮青浓这才意识到,方才扯开了许未晚的围裙,布料下折,露出被小背心裹着的上身。
    这般还不够,她的左手甚至覆在许未晚一侧的乳肉上,少女并没有穿内衣,所有触感都被她感知。
    许未晚身形纤瘦,体态修实,胸乳的形状并不明显,乳肉绵软地盈在掌心,还能感受到它随呼吸而出现的颤动,以及被抚弄得动情的乳尖。
    意识到自己的视线过于直白,阮青浓撤回目光,撑在许未晚身上,去瞧身下女孩的神情。
    许未晚呼吸还是乱,唇上的水痕在一闪一闪地泛着微光。
    一瞬轻风拂过,阮青浓发觉,她因为过于着迷,而僵持在这里许久了。
    许未晚倒也顺从她,就乖顺地躺在她身下,依在她怀里。
    这个情形有些怪异……她赤身裸体,却主权在握,许未晚明明有着反抗的力气,却任由她欺负。
    如此柔软、温顺,明明是被动的一方,阮青浓却感觉到来自许未晚的宠溺。
    来自于这个比她小上许多,年轻纯净的少女的宠溺。
    不、不,也不像是宠溺,阮青浓反驳了这些怪异的想法。倒更像许未晚的顺势而为,接受她强迫似的亲吻,也接受她堪称粗鲁的抚摸。
    她不仅会回应这些吻,也会温软地把围裙拨下来,就连被抚摸胸乳时,也没有退却,只是轻轻地、柔柔地……在亲吻的空隙里缓缓喘息。
    胸腔里的不愉不知何时已经隐去,换作对许未晚的探究欲。不知道这是不是许未晚有意为之,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确为之入迷,在许未晚给出的这些反应里心魂颤悠。
    毫无疑问,许未晚是个惹人心颤的美人。
    心腔砰砰作响,不安的情绪退却,欲望就翻覆而来。阮青浓意识到自己动了情,想要继续、更深一步,去得到更多不同模样的许未晚。
    指尖轻颤间,她缓缓收拢指节,以虚握的方式,轻轻揉了揉掌中的乳肉。
    惹得许未晚轻轻吸气,眉头也蹙起来。
    少女轻轻曲起腿,阮青浓留意到她并拢的膝盖,还有轻轻蹬住地板的足尖。
    真是……无比可口的反应。
    不由阮青浓失神,许未晚侧过脸去,又抬起左手,指节微曲间,若即若离地抵在颊侧。
    似是想要遮住“失态”的面孔,又或是想要给予自己几分支撑。
    许未晚眸光潋滟,视线淡淡地挪向一侧,眼睫轻垂间,叫阮青浓看见她眼尾染上的湿意。
    “青浓要做吗?”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0998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