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9

推荐阅读:[综漫] 找不到尸魂界的路[古典名著同人] 打造五讲四美新魔王[清穿同人] 崽崽能有什么坏心思呢[综漫] 在柯学世界收集库洛牌[亨利八世] 国王要离婚[HP同人] HP寂静之声[崩铁] 社恐被迫绑定乐子系统后[红楼同人] 夺下那把鸳鸯剑[综漫] 最佳自由人今天去白鸟泽了吗[咒术同人] 全咒术界都知道禅院家主被骗婚了

    许未晚唤了两次,没有得到具体回应,只有颈侧的亲吻愈发灼人。
    耳尖生出热意,她蓦地有些紧张。
    她隐约觉得,这个本该温柔的举动,被阮青浓做得尤有深意,她看不见阮青浓的脸,听不见阮青浓的声音,却能感觉到对方对她的占有欲。
    以至于这些徘徊在肩线后颈的亲吻,都变得像是掠食者的锁定。
    她就像被狩猎的猎物,陷入了本能的僵直,处于弱态无法抗拒,只能一动不动地任由对方索取。
    女人用齿尖磕磨,一点点巡视她的弱点。
    “呜嗯……”许未晚双眼微眯,身子软得一塌糊涂,只能仰起脖颈,红唇微启着,想要获取更多空气。
    如此柔驯的姿态很明显取悦了强势的掠食者。
    本以为将离开的人忽然开始新一轮索取,身体里的手指重新抽动,极快速地抽送好几次后,紧跟出一次深重的撞击。
    随着纷乱的节奏,快感被再次拨弄,许未晚睁了睁眼,抖颤间却是将腿分得更开。
    她把腰压得更低,以冷清的面容,做出温驯可欺的姿态。
    “未晚。”阮青浓贴得更近了,这次的声音径直落在耳畔,女人温热馥郁的气息裹在四周。
    许未晚目光迷离,视野里只剩墙壁瓷砖上朦胧的反光。
    她看见阮青浓抱着她,下颌抵在自己的后肩,两人身体交迭在一起,水珠汇成束束缕缕的水流,她们的轮廓便在其中起伏。
    许未晚忘了回应,只能咬着下唇,跟随阮青浓的节奏轻轻哼吟。
    她越来越软,几近高潮之时,阮青浓没有再继续,一直堆迭加深的快感陡然转换攻势。
    “啊…青浓!”
    下身异样的触感让许未晚瑟缩,音调稍稍拔高,尽显无措地唤着正在抚弄自己的女人。
    不再只是中指,阮青浓极为果断,她又加入新的一根,食指和无名指并拢,一同在花穴里进出着。
    指间湿液越发满盈,这些体液流不尽似的,随着进出而不断渗出。
    旧的花液被带出,而新生的花液又被穴肉送过来,混着许未晚身体深处的体温,又暖又滑地裹着她。
    每一次的量并不多,是恰恰能感到滑腻的程度,并不汹涌,却足够热情。
    理智霎时松懈,再回神时,她已经被欲望驱使着,以更强硬的方式去占有许未晚。
    许未晚的反应果然更强烈了,她经受不住这般刺激,穴肉瑟缩不已,惊颤着夹紧了她的手指。
    “啊…嗯啊…青浓,青浓啊,我……”
    她喘得很厉害,即便已经在尽力控制了,但阮青浓还是能听出有别于方才的慌乱。
    清冷感未去,可欺的媚意已经占据上风。
    她听着许未晚越发诱人的呻吟,不自觉加快手上的动作,既想要更亲近许未晚,却又被姿势阻隔,只好转过手腕,改变角度来继续进入。
    阮青浓手掌朝上,以不同的角度插入。
    为了配合她,许未晚只得将腰抬得更高,膝盖曲起臀部上翘,阴户彻底敞露,湿液漫漫间,还有不曾停歇的水流在冲刷。
    她伏低身子,很快便要支撑不住,她只得往前倾,曲起手臂撑住墙壁,以求能得到更多支撑。
    但下身的异样感越来越浓,她一时分不清是快感还是别的,只是在女人一下又一下的进出中染上了哭腔。
    约莫是少女太蛊人,水温太合宜,心里的满足感叫阮青浓耳后发酥,近乎飘然。
    这样的角度让她没办法去勾动,去按揉,只能往复不止地抽插,她一时没收住力道,便惹得许未晚闷哼。
    “疼……青浓,这样会疼。”
    少女肩头都缩起来,肩胛和腰胯一同颤抖着,无意识地想往前方逃。
    当真是疼了。
    阮青浓眸光轻漾,心下微涩着,柔声哄了一句,“抱歉。”
    这个姿势太容易弄疼她,也不太方便寻找敏感点,但阮青浓实在不舍得离开,只能停顿在其中。
    “青浓……”直到许未晚又唤一声,已经有了些软哝的请求意味,阮青浓这才舒出一口气,从少女身体里退出来。
    “那我抱着你,好吗?”说不上来是什么心绪,阮青浓发现自己面对许未晚的时候,总是不自禁软下心神,以最柔软的状态来面对她。
    或许许未晚这样的人,就是天生招人喜欢,惹人怜爱。
    许未晚轻轻嗯了一声,身子却是软的,阮青浓又道她诱人,便揽了对方的腰,把她的身子扶正,又扣着那纤薄的背,以颇为强势的方式把人摁进自己怀里。
    许未晚的呼吸不甚平缓。
    一呼一吸间,都撩动人心,阮青浓跟着软下来,以最平常的姿势,她抱着怀里的少女。
    湿软的呼吸洒在耳侧,两人赤身相拥,就在淅沥的水声里彻底安静下来。
    “青浓。”许未晚搂着默不作声的人,轻声唤了两句。
    她唤一次,阮青浓便应她一句,往复几次之后,拥抱也紧密许多。
    “还疼么?”阮青浓没忘了再问。
    “不疼。”许未晚抵着她的肩,轻轻摇头,“换过来就好。”
    这般说上几句,许未晚又开始叫她的名字,似是叫不够似的。
    有点像是少女无处安放的多情,又像是只因她觉得这名字好听,含在嘴里抿在唇间,不知疲倦地反复呼唤。
    阮青浓被她唤得耳根都软了,干脆伸出手去,将花洒关闭。
    一直垫在环境里的水声陡然消失,也让少女的呼唤愈发明晰,阮青浓听着应着,干脆侧过头去,去找那张惑人的唇。
    许未晚本以为这该是一个痴缠的吻,但阮青浓只是将她的下唇轻衔,含在唇间,轻磨淡吮过,不等她回应,便退离开去。
    徒留唇肉上缠绵的酥痒在蔓延。
    许未晚不知女人所想,便抬起眼,想要去瞧阮青浓的脸。
    她对看清阮青浓的面容,分辨她的神情这件事有种莫名的固执,但阮青浓只是抬手,遮住了她的眼。
    许未晚微微启唇,“青浓?”
    唇边留下一片温热,而后是颈侧……阮青浓的吻犹如落花,染着初夏的温度,一点点滑落。
    许未晚蓦地紧张起来,脸上的手亦是滑落,沿着她前胸和上腹往下抚摸。
    视线不再被阻隔,许未晚却依旧没有睁眼。
    阮青浓的吻已经来到下腹,而后是阴阜。
    “唔——”
    许未晚咬住了唇,忍不住偏过头去。
    阮青浓在这时埋入她腿间。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1245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