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0

推荐阅读:她的猫猫男Omega反派的猫主子又在作妖小说he结局后女配开始反抗香樟少年新婚札记穿进男频文里当万人迷[快穿]失落银河春山黛穿到三国,丞相大人请用膳我也不想拿师尊证道的

    是什么……
    在缠着她困着她,让她不得逃离,成了蛛网上惶然无助的猎物。
    许未晚却不想逃,她主动分开腿,放软膝盖,敞开下身,迎请着女人的进攻。
    自腿心生出的酥麻成了绵稠的蛛丝,覆过腿根,覆过大腿内侧,最终使得小腹都陷入酥麻。
    软得再直不起腰。
    许未晚呼吸愈乱,她小腹不断起伏,时而又抽颤不已,她想要往后退,从女人给她的快感中逃离,可刚撤离半分,却以越发绵软的姿态,重新送予阮青浓口中。
    水汽弥漫,雾气丛丛,许未晚双睫微垂,快要看不清眼前的景色。
    只能模糊看见女人蹲跪在面前,埋头在她腿间,墨发雪肤,钩织成色彩鲜明的油画。
    许未晚眨了几次眼,想要看清深身前的人,却总是朦胧不清,许是睫梢的湿雾闪动不止,遮了视线。
    软热的触感自下身传来,许未晚哼了一声,紧跟着别开目光。
    少女红唇嫣然,双眼微眯着,眼尾尽是雾霭般缠绵清软的媚。
    她感觉到女人唇瓣擦过阴阜的触感,也感觉到那红唇紧贴时的熨帖柔韧感,而后是被抵开被舔舐时更切实的湿软。
    “哼嗯……”
    许未晚发出一声染着鼻音的哼喘,她咬唇想着,这样的确是不疼,但……
    也太羞人了。
    偏偏很舒服,偏偏她喜欢,偏偏不想拒绝。
    许未晚胡乱想着,又被下身传来的快感拽住思绪。
    ——阮青浓含住了更羞人的地方。
    拨开层层花瓣,快感和花核一起,被极用心地捧出来。
    少女身形清瘦,下体的形状并不丰满,稍微仰头便能尽数尝遍,阮青浓含住了那颗可爱的阴蒂。
    “哼…青浓。哼啊……”许未晚在情事里的声音并不放任,细细软软的,像是片片飘落的羽毛,轻柔地扫过心间。
    可它又沾了露水,湿漉漉的,留下一道濡湿的、绵长不去的痒。
    阮青浓微微偏头,她吻着抿着,反复爱抚过唇间那颗充血的阴蒂,直到许未晚颤得更加厉害了,她这才重新张唇,用舌面相抵。
    漫漫白雾涌进眼中,许未晚不禁喘出声来,她膝盖更软了,弓着身子想找支撑点,却只能抱着身前的女人。
    单手搭在阮青浓发间,她不舍得去推,却也羞于去揽。
    可她下身敞露,这样一来反倒像是她主动扣着阮青浓,央着对方来爱抚她。
    许未晚开始希望,花洒并没有被关闭,那这些叫人耳热的声音也就不会太明显了。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又娇又软地送出来,在浴室里滚了一遭,又重新回到耳中。
    不知道被阮青浓听了几成。
    怀着这样的心情,许未晚舌根一顶,不自在地抿紧唇,想要把不受控的呻吟都咽回去。
    阮青浓大概不肯,刚刚温柔有序的人,见她不再出声,忽地仰起下巴,径直送出舌尖,抵着阴蒂便放肆舔弄。
    快感被彻底搅乱,呻吟再无法遏止,许未晚近乎呜咽地喘了半声,不禁耸起肩臂。
    她双臂虚抬着,是个想要拥抱的姿势,足尖愈发紧蜷,几乎要站不住。
    “哼呃……”
    快感一波接一波袭来,思绪被反复冲刷,许未晚再记不起要控制声音了,她齿尖一松,被咬至发麻的唇肉滑脱,紧跟着漾出海棠花一般的嫣色。
    阮青浓的爱抚时刻不停,许未晚感觉自己又要高潮了,呼吸匆沉间,只觉耳根发胀头皮发麻,还能听见身体里血液奔涌的声音。
    她眉心紧蹙,鼻尖泛酸,快感彻底侵袭了她。
    需要更多的空气,所以再不用去咬唇。
    唇齿微张间,她忍不住地仰头,每一次呻吟里都注满颤袅不止的媚。
    她彻底放弃抵抗,全身心地迎接高潮的降临,水声、喘息声、心跳声,都在一瞬间重迭。
    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
    就快要——
    但阮青浓停了下来。
    大概是这个姿势并不好受,她蹲跪仰头,长时间地动用唇舌,久而久之无法获取足够的氧气。
    女人的呼吸很乱,她撤离几分,仍旧依在许未晚身前,略微低下头去,匆乱地换着呼吸。
    热气阵阵喷洒在腿间,是很亲昵很暧昧的触感,但怎么抵得过方才的快慰?少女美目半遮,双眼迷离,陡然被放空的快感让她无所适从。
    膝盖绵软,大腿颤颤,连花穴也收缩了好几回,热气饱涨地塞在下腹,许未晚又是轻哼。
    身体的反应无比热切,接近于高潮时的状态,但经历过方才的快慰,许未晚自然知晓这并不是。
    还没有、还没有到。
    明明最美妙的快感近在咫尺,可阮青浓没有给她更多。
    许未晚思绪迷蒙,身体先一步感觉不满,即将到来的高潮成了最蛊惑人心的果实,为了采撷它,许未晚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做任何事。
    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所有的一切都因阮青浓而改变。
    统统都…啊……
    都属于阮青浓。
    顾不上思虑太多,许未晚知晓自己此时最需要什么。
    她仰起头,喘息匆乱,红唇艳艳,指尖颤抖着,她圈住身前的女人,将之往自己所在的方向带。
    “青浓。”
    阮青浓的惊诧只持续一瞬,眼中便漫出笑意,她以包容的姿态,心甘情愿地被引入花圃。
    她重新触及这片月光,重新埋入少女私处。
    她听见许未晚在唤自己的名字,已经不太像平时许未晚的声音。它更压抑、更无措,嵌在声线里的颤意在她心底牵出一道余音不绝的弦。
    阮青浓喉骨提了提,揣着无处发泄的心痒,她长舒一口气。
    近乎叹息地,她应下许未晚方才的呼唤,也重新吮住那颗可口的花蕾。
    她拨弄又舔舐,摩挲又轻咬,一番抚慰过后,许未晚重新进入状态,颤意更甚体香更浓,有热气靡靡,缠绕住鼻尖。
    阮青浓眯了眯眼,在许未晚愈发紧绷之际,扣着少女腿侧的手略微收紧,颇为强势地又拥紧几分。
    “啊……”
    许未晚指节拱起,足尖紧绷,熟悉的而感觉再度出现,颊边的热气熏得她睁不开眼。
    与此同时,阮青浓又是仰头,舌面扫过已经被刺激到极点的阴核。
    许未晚还来不及反应,又换作另一种叫她吸气的触感。
    裹着缠绵不绝的热气,裹着微黏的、暖热的湿液,阮青浓尝遍她腿心的每一处,又探进微张的肉穴之中。
    “呃…”许未晚的喘息只来得及送出半声,便被倾覆而来的快感塞了回去。
    她无意识地张唇,泄露出极压抑的呻吟,随着下身传来的触感,低低哑哑地哼喘着。
    阮青浓探入她身体里不够,甚至勾起舌尖,在穴口之后的敏感处胡乱搅动,送予她更激烈更美妙的高潮。
    伴随着啧啧不停的舔弄水声,时不时的嘬弄声响,许未晚发不出丁点声音。
    她启唇又抿唇,最终只得咬住下唇。
    按着阮青浓脑后的长发,她近乎痉挛地弓起身子。
    在阮青浓的爱抚之下,彻底溃败。
    高潮持续了许久,许未晚弯着腰腹,撑了好一会儿才软下去,紧跟着便是声声匆忙的喘息。
    许未晚像是从窒息状态里逃脱的猎物,品尝着好不容易获取的空气,她大口喘息着,声线掺了太多的哑,吐字都含糊许多。
    “青浓,青浓…”她反复叫着这个名字。
    阮青浓自她腿心撤开,唇侧和下颌被湿液染透,泛着莹润的微光。
    阮青浓浑不在意地侧了侧脸,她的神情舒展,有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
    她曲起指节,随意拭过唇边的湿痕,缓缓站起身来。
    女人的眸光又湿又软,有着难言的蛊惑,她弯起眼眸,有笑意流淌。
    她懒洋洋地笑,眼神却很专注,盯着眼前的少女瞧。
    许未晚的腿还泛着软,此时有些站不住,面对这欲色横流的眼神,腿心竟是又紧颤了好几下。
    她微喘着,想要去抱阮青浓,却被女人扶住了腰。
    那只手搭在腰间,轻柔而缓慢地摩挲着。
    “我们未晚啊……”
    许未晚望着女人莹亮而缠绵的目光,听着她惑人的慵懒嗓音,忽地有些无措。
    “真是可爱。”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1322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